標題: 妄想你我她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最近發生的宋七力事件
引起來民進黨的謝長廷跟新黨的璩美鳳兩個人在電視媒體裡面的,類似的公開辯論
璩美鳳在這個事件裡面,忽然聲名大大的擴張起來
從一個新黨的台北市議員變成全台灣都特別注意的新聞人物
報上說她在電腦族裡面,很多人把她當成性幻想的對象
我想到這個幻想本身是人之常情
有很多幻想也是蠻好的
對自己有益處的
可是有一些幻想就不一定
在心理學裡面有一些討論,這種類似不正常的幻想的這種例子
例子呢在一般心理學的書裡面,舉得不夠
為什麼呢
因為心理學者他們的知識並不像我李敖這樣淵博
所以他們的例子舉得沒有趣味
有些例子是可以舉出來很有趣的
心理學上曾告訴我們有一些幻想

譬如說一個幻想叫做妄想
叫做受制的妄想
就是這個人疑神疑鬼,老覺得別人在搖控他,自己被別人搖控
有這種妄想的人
當然這心理不正常
還有一種人呢,叫關聯的妄想
什麼呢
就是啊,你說張三,他認為你是罵他
你說李四,他認為你是罵他
你指著和尚罵賊禿,他覺得他自己就是賊禿,或者自己就是和尚
總而言之,他永遠是疑神疑鬼的感到不安
這種叫做關聯的妄想
還有一種是罪惡的妄想
就是覺得自己是罪人
老對人家不起或者做了什麼壞事,覺得犯了什麼罪惡
好比說美國的有名的一個得諾貝爾獎的文學家,叫海明威
他有一個小說裡面就講到
一個小男孩子他學會了打手銃,學會了手淫
可是手淫以後,他就有罪惡的感覺
最後瘋掉了,人都不得了了,用刀子把自己的小雞雞給割下來了
這種叫做罪惡的妄想
很多基督教徒,我們看到,就是罪惡的妄想
滿街都掛著牌子,我是罪人
這些昏頭昏腦的人呢,耶穌的信徒,都是罪惡的妄想的一種毛病


還有一種叫做光榮的妄想
光榮的妄想是說,他自己變得很偉大
他是救星,人類救星,民族救星,是大明星,是國王,是林青霞的表弟,是辜振甫的表哥
總而言之,他整天在做些這種很有體面的這種幻想
這叫做光榮的妄想,這種妄想很普遍的
我舉個例子
我們如果在台北走到了這個敦化南路仁愛路口,有一個銅像
那個銅像就是于右任的銅像
于右任當年是監察院長
有一次我在開國文獻會幫忙找史料
我們就搞來一部很難得的史料
就是中部同盟會,是宋教仁他們中部同盟會的,開會的時候,一個會員的簽名冊
有這麼一個史料,很珍貴的
當時開國文獻會負責人就是大漢奸陶希聖
他找到以後,就特別送去給于右任先生看,鑑定
于右任看了以後,一連幾天睡不著覺
什麼原因呢
他說當時我也參加了中部同盟會啊
為什麼開會時候,這個名冊裡面沒有我于右任的簽名啊
這怎麼回事啊
我也是革命元勳,革命先進,怎麼沒有我的名字
那大漢奸陶希聖拿去給他看,討個沒趣
就回來叫我給他考證一下,這為什麼沒有這個于右任,于右老
我就根據很多史料來給他寫了篇文章,送給了于右任
于右任一看,服氣了
當時開會的時候,他老先生並沒有參加
到那裡去了不知道,也許找女人去了,幹什麼不知道
總而言之,當時你老兄不在場
所以這個歷史史料裡證明了,沒有你
在你的幻想裡面,一直以為有你
可是事實上沒有你
于右任不是寫了有名的兩個詩嗎
二句詩是說

"不信青春喚不回"
"不容青史盡成灰"
我相信我的青春可以叫回來
我相信歷史不可以變成灰燼
可是事實上歷史在他面前成了灰
為什麼成了灰
因為他沒有參加,他以為他參加了
他80多歲以後,以為他參加了
還有一個有名的人叫做許世英

這個人當年還做過于右任的上司
這是北洋時代有名的一個老官僚
他後來死在了台灣
他在民國時代做過部長,也做過省長,也做過國務總理
很有名的一個老官僚
他老的時候就開始口述回憶錄
回憶錄裡面就發現了,很多事情啊跟他無關的,他回憶起來都跟他有關
什麼原因呢
好比說,當年啊,他說他審過汪精衛的這個案子
錯的,因為那時候他根本不在國內
他又很多案子他都審理過,都是錯的
為什麼
他把我們這種小說裡面,傳說裡面,新聞事件裡面
當時發生的這些人物,年老以後都跟他結合在一起
認為他做過,他參與過
事實上呢,是他的幻想
這個幻想並不是很丟人的
可是呢,叫做光榮的妄想
那麼我們可以看到法國有名的文學家叫做都德
他寫過一篇短篇小說叫柏林之圍

這裡面談到一個朱屋大佐
朱屋大佐怎麼樣呢
朱屋大佐是說一個法國的上校跟德國人打仗打敗了
可是呢,他整天在法國的巴黎凱旋門旁邊的樓上面
整天幻想,幻想我們法國人打嬴了,有一天打嬴了
可是有一天果然很多軍隊進來了
進來,他以為法國人打嬴了
錯了,進來的是德國人
德國人佔領了法國
結果呢他當場不能接受,死掉了
所以叫做朱屋大佐
他靠著幻想來活
靠著光榮的幻想來活
一旦這個幻想破滅的時候
這個就不能適應了
還有這個中國清朝有名的一個能文之士叫做全祖望
他寫了一篇文章叫做"節愍趙先生傳糾繆"
這個趙先生也是
當時這個明朝亡國了,他就跑到山裡面去
他整天要靠謊話才能吃飯
他的學生跑來,哦~今天清朝人那裡打敗了,哦~明天滿洲人怎麼樣出了紕漏了
然後他聽了高興才吃飯
最後證明明朝亡國了,他也死掉了
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光榮的妄想
他要靠妄想來活,並且這妄想並不是很低級的,都很高層的
最後呢,他活不下去了
原因呢這個名字啊,在心理學上我們可以解釋叫做自我涉入的一種
什麼叫自我涉入
大家注意,兩歲不到的小孩子,他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沒有自己
我們現在哲學家講說,無我,沒有自己,忘我,忘掉自己
其實這種本領,這種境界,兩歲以下的小孩子都有
他沒有我的觀念
所以小孩子說,寶寶要,寶寶抱抱
什麼意思呢
他說寶寶並不一定是他自己,可能是第三者
可是兩歲以後,這個小孩子慢慢有人我的觀念
什麼東西是屬於我的,什麼東西是屬於別人的
年紀越大,他這個自己涉入的這個觀念越深
跟人家的觀念,各種關係糾纏不清,越來越大,糾纏不清
到了老年的時候
或者當他的心靈上面發生故障的時候
就把這種自我涉入的現象,就非常的嚴重,非常的嚴重


我講這些話證明什麼呢
證明了
台灣,我發現從1949年,民國38年國民黨政府流亡到台灣來開始
大量的外省人流亡到台灣,其中包括我
那時候我李敖還不到14歲,快到14歲了
那時候年紀很高的人,像蔣介石也不過63歲
蔣介石以下這些,當時不算老賊,這都是小賊,因為都很年輕
你看那時候梁肅戎才30歲啊
都是一些年輕人
他的年齡越來越大了
在台灣40,50年下來,都變成一個一個老的不成樣子,都是老賊
這個老賊們有一個大特色,大家注意到沒有
他們每一個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活得很久
健康都非常好
每個人比一下,70歲75歲80歲85歲90歲
很多人都在活
為什麼這些人這麼能活啊
我給他分析
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呢,是他們金錢的原因
這個政府給他們很多錢
好比說立法委員,國大代表,這些老賊們
從1949年在台灣就養起,然後免費給他們房屋,等於免費貸款
好比說,新店的這個房子
好比說,內湖的房子,每一個人住在小別墅裡面
然後呢,最後退休金的時候,還給了五,六佰萬退休金,每個人才走路
所以我認為他們第一個能活這麼久的原因跟他們的退職金有關係
注意啊,老賊長壽三個原因,第一個跟退職金有關,有錢
第二個,榮民醫院有最好的設備照顧他們
第三個,我在開玩笑式的時候講的,叫傳記文學
傳記文學是我的同鄉,我的老大哥劉宗向,劉紹唐先生辦的這個刊物
為什麼我要挖苦他這個雜誌
這個雜誌從他辦第五期開始我也寫過文章
可是也就寫了那麼一篇文章
從此呢我的身份越來越跟政府關係緊張
當然他也不便登我的文章
可是呢他一直是我的同鄉的老大哥
我也很敬仰他
可是我必須說這個傳記文學的雜誌啊
目前他也揭發了很多國民黨的真相
前一陣子中國時報還登載了他發表的談話
他說這幾十年來揭發史料,揭發國民黨的真相,有兩組,兩個人
一個是傳記文學,事實上就是他
另外一個就是李敖
他非常肯定我在這方面的努力
可是他的努力我也肯定,有一部份我也否定
原因是什麼原因呢
就是他的這個雜誌啊不像我那麼激烈
他是慢慢的轉變出來,最後變成也揭發了很多國民黨的黑暗
一開始呢,國民黨的很多的醜事,他也幫忙的宣傳
為什麼呢
因為看他早期的傳記文學,你會發現
有很多那些人,這些老賊們,每個人寫他們過去,把他們寫得那麼好,寫得那麼了不起,那麼樣的忠黨愛國
如果他們所說的內容都是真的話
大陸怎麼會丟呢
這麼多好人,怎麼大陸會丟呢
證明什麼呢
證明當年這些老賊們沒有那麼好
他們沒有做過那麼多的好事,或者呢也做了很多壞事,他們都不提了
所以呢,由於他們做了很多壞事不提了,很多好事被誇大了
結果呢,我們的歷史被搞亂了
可是他們自己很快樂,好漢專提當年勇
提了過去當年勇以後,這些文章絕大部份都登在了傳記文學
當然也有其它的,跟傳記文學學的這些爛雜誌,也學
他們自己很爽,很快樂
可是這些東西出來以後,把歷史很多東西給搞亂了
到底怎麼回事,真相亂了
可是他們自己很爽
所以由於有退休金,有榮民醫院,有傳記文學幫他們整天在回憶那些光榮的過去
滿足他們那些光榮的妄想,所以他們變得很快樂
可是我們變得很慘


還有一種妄想叫做迫害的妄想
從文法學上講,就叫做被迫害的妄想
什麼叫被迫害的妄想呢
就是老覺得別人要整他
別人沒有要整你,可是他覺得別人要整
尤其要整他的人呢是四方人馬組成一個大的集團要整他
過去30多年前,我在文星雜誌跟一位立法委員胡秋原他們打筆仗
本來是一個很單純的筆仗
結果胡秋原他一開始就陷入一個錯的感覺
他認為一個大的集團來整他
所以他就開始很多疑
看他的文章


他說,"據幾個教書的朋友告訴我,現在是由一個教育機關",他在暗指台灣大學
"一個學術機關",暗指中央研究院
"的人組織了一個參謀團,還加上一個後勤機關",這大概是指文星書店
"不斷集會三個星期"
然後就說要整他
有沒有這種事情呢
絕沒有這種事情
台灣大學整你幹什麼呢
台灣大學是學術當權派
你胡秋原根本進不了台灣大學
你人在外面,他們整你幹什麼
中央研究院整你幹什麼
你是中央研究院的近代史研究所的通信研究員
每個月領錢,直領到現在哦~
現在還每個月領錢哦~
請問中央研究院整你幹什麼呢
你是學術界當權派的一份子
後勤機關連續集會了三個星期來整你,幹什麼呢
沒有這個事情
他又懷疑那時候我在開國文獻會兼個差
每個月拿壹千塊錢
老闆就是陶希聖
他又懷疑陶希聖整他,利用李敖來整他
陶希聖跟我講,他說李敖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我整他胡秋原幹什麼
胡秋原,當年我們來台灣,那時候他沒有跟我們一起過來,他在大陸
後來他逃到香港,他回台灣辦入境證,辦入境還是我陶希聖幫忙的
我幫忙把你搞進台灣來整你嗎
胡秋原這樣子疑神疑鬼
所以他一開始跟我打筆仗啊
就不覺得是一個單純的筆仗
他認為我背後有一個大後台
從胡適以下這些人都開始是我的後台老闆,整他
所以我認為,他錯了
那後來我也發表到胡秋原參加叛國事件這些照片
哦~他又懷疑了,這是情治人員情報機關人員整他,提供我李敖照片
其實這些照片都是當年日本的這些雜誌裡面發表過的
胡秋原自己,他的視野很狹窄,沒有看到這個東西
他就懷疑照片也是從情報機關出來,給李敖來整他的
所以整個疑神疑鬼的這個構想
造成了他跟我之間,我李敖,三十年的樑子結到現在
還有他一直懷疑我是背後有後台,完全搞錯了
我李敖就是一個獨來獨往的英雄好漢
他完全搞錯了
譬如說,他不相信我看過那麼多的書
很多人到我家參觀過我書房的人,都看到我一個人有這麼大的本領,看了這麼多的書
所以胡秋原他自己啊有他自己的一個錯誤的錯覺
以為是文星集團來整他
所以造成了很多的沒有必要的不愉快
後來他跟漢奸陶希聖,後來又手拉手又變成好朋友了
他這疑神疑鬼,他自己也澄清了不少
發現陶希聖有沒有承認派李敖或利用李敖整他
沒有這個事情
可是太遲了
這個樑子已經結下去了
可是呢當時胡秋原也做過了這種錯誤的感覺
我也舉過例子,當時像侯立朝他們也跟著胡秋原這個思路寫了書
叫"文星集團想走那條路"

後來這個雪球越滾越大
滾到了這個侯立朝在寫文星與李敖以後
他最早出版的是文化界中的一株毒草
這是侯立朝出版的
那時候中國大陸搞文革的時候,正在抓大毒草
所以侯立朝在台灣呢也抓這種大毒草

"文化界中一株毒草"
然後出版"文星集團想走那條路"
然後出版"文星與李敖"
我在前幾次的節目裡也談到了
侯立朝自己應該心裡有數,做了某種程度的這個覺悟
他知道他搞錯了
所以侯立朝也出書給我
知道我在電視裡面公開的談到他以後
我認為他應該向我道歉
他又寄書來
侯立朝在10月11號又寄書來

他說,"保全中國再抗戰,分裂台灣即漢奸"
"漢奸史學余英時,還請李敖大批之"
要我來批判這個余英時

他這本書是寫"美帝漢奸臺獨反華"
"並斥漢奸院士余英時"
"侯立朝著"
最新的作品,他就寄來給我,寄到東吳大學給我

侯立朝他雖然現在沒有勇氣向我公開道歉
可是呢,我講過他再也不談什麼文星與李敖了
他的著作目錄裡面也沒有文星與李敖了
換句話說,他認為當年寫這些書,我認為他承認他自己錯了
可是當年文星集團的這種思路發展出來以後
由這個周之鳴編了"費正清集團在臺灣大陰謀"

換句話說,文星集團不但在台灣鬧,還勾結費正清集團
費正清是美國哈佛大學有名的教授
台灣政府把他定位為國際奸人,奸詐的人
變成費正清集團
周之鳴後來也變成了我的朋友了
可是在寫這個書的時候呢
他說費正清集團就是從文星集團裡面再包括王惕吾,聯合報的王惕吾,都跟我們一個集團
因為啊周之鳴當年是聯合報的創辦人,他恨王惕吾
所以呢這集團越滾越大
最後戴紅帽子,戴我李敖還有幾分像,戴到王惕吾沒有人信
所以最後這個集團的想法越滾越大,滾到沒有人信
所以我舉這個例子
這是一個幻想,他們幻想才鬧出這些事情來
當然我被他們整,他們有沒有集團呢
胡秋原他們有沒有集團整我
後來我發現跟他們一起整我們的時候
當時說我們是賣國者
後來文星的老闆朱婉堅蕭孟能我們告到法院去

告胡秋原跟徐高阮
最後台北地方法院就說他們雖然罵我們是賣國
可是因為他們愛國,他們等於愛國的熱忱而為評論
所以罵我們賣國也不算
換句話說,這個檢查官是王綱
這種檢察官都配合他們來整我們,說我們是賣國
檢察官把他們不起訴
這被告徐高阮死了以後,參加喪禮的有總政治部主任
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王昇這個壞東西
有調查局局長沈之岳這個壞東西
有情報局局長葉翔之這個壞東西
都去參加徐高阮這個喪禮
所以我們才知道,哦~原來徐高阮你們這些人利用胡秋原的雜誌這樣整我們
當你死了以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你的背景是這個樣子的
情報局局長,調查局局長,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
都是跟你有關的,給你參加喪禮的
後來呢,胡秋原文章裡面也承認他跟國防部總政治部
就是王昇這個壞東西所主持的這個機構,也做了某種程度的合作
可見原來我李敖被整,我們所面對的,倒是真正的是一個集團
如果我李敖沒有這種迫害的妄想的時候,倒真有這麼一個集團在整我們
如果我李敖沒有被迫害的妄想
可見他們有這個錯誤妄想,造成我們整個之間的緊張的關係,火上加油
證明這種迫害的妄想就是被迫害狂的這種妄想症,是很可憐的一種人


我講到這裡,講到什麼呢
話鋒一轉,就轉到謝長廷的頭上來
謝長廷現在也講了
什麼呢

"警方有個集團在整我"
看到沒有,宋七力的案子
謝長廷也列了一個表,倒謝集團的組織圖

上游是誰,中游是誰,下游是誰
最後呢,就變成了是璩美鳳
謝長廷有很多的優點
可是我認為他現在由於拼命的抵抗
聲嘶力竭要轉移話題,轉移論點,轉移重點
他犯了迫害的妄想的毛病
這個案子有什麼人現在出來聯合起來要整你謝長廷呢
我就不相信,我就不相信
沒有這麼複雜的集團的原因
個人的原因整你是有的
可是絕不會有集團的原因
你謝長廷那麼聰明
我希望他不要再走入,過去的人所走過的迫害的妄想這種錯誤的路
這就是我今天的最後的話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