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你跟我.我整你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自古以來
人被關起來
我們都知道被關在牢裡面
大牢裡面,黑牢裡面,監獄裡面
事實上,除了這種關在監獄的方式以外
還有一種啊
他不把你關起來
他把你呀放在,好比你在家裡,他把你家裡包圍
你去逛百貨公司,他跟著你走
這種情形呢
在英文呢,我們看出來,字典看看啊

他說house arrest
就是你在房子裡面,我把你關起來
連你的房子一起關起來
換句話說呢
那就是一個公開場合啊,就把你關起來,好比說醫院裡面
你住院醫院裡面來代替呀,把你關在監獄裡面
當然如果你像是一個螃蟹,有一個叫做寄居蟹
你自己房子呢,你帶著走
那當然也是連你帶房子都關了
否則的話呢
他只是這種不把你關在監獄裡面
可是呢,也是妨礙你的自由
這個呢,在中文的說法呢
叫做軟禁
在這種警備總部啦,調查局啦,這些國民黨的情治單位的說法啊
叫做跟監
什麼叫跟監呢,就是跟蹤監視,叫做跟監


好,我們現在看到這個第一段
我講過,當年我幫著彭明敏偷渡
彭明敏走了以後啊
我就發現呢,我被跟蹤
怎麼樣被跟蹤呢
我怎麼發現的呢
我生活沒有什麼經驗
可是呢,我看書看的極多
我看過一本書呀
這個書名叫做美軍犯罪偵查
這麼一本書
我是很會讀書得間的人
什麼叫做讀書得間呢
就是啊,書是一行一行字,在兩行字中間的意思
沒有字的那行字
那個空間裡面
你可以看到他的真的意思
叫做讀書得間
讀書得間的意思呢
就表示一個人呢
並不死讀書,他很會讀書
能夠在書裡面呢,看到真的意思
並且呢,能夠從書裡面呢,得到豐富的經驗
我看過美軍犯罪偵查這個書
所以呢,在彭明敏走了以後呢,逃掉以後呢
我很快的,就發現
我被便衣,就是穿著普通的衣服的人呢,跟蹤
我還把這個情形哪,就告訴了謝聰敏跟魏廷朝
他們當年呢,三個人呢,跟彭案一起的三個人
他們不相信
後來呢,我就告訴他們,怎麼樣子去發現
果然呢,他們也發現了,他們也被跟蹤了
被跟蹤以後呢
這個幾個形式
跟蹤謝聰敏的人哪
謝聰敏是喜歡活動的人
所以呢,他就啊到處跑來跑去
跟蹤他的人呢,就是兩個人,跟著走
那謝聰敏呢,常常的方法呢
好比說,他要進電梯了,到了百貨公司要進電梯
電梯門哪,他進去了
那兩個人呢,也跟著進去了
然後在電梯門快關的時候啊
他突然從裡面,從電梯裡面又衝出來了
那兩個人呢,有時候跟著出來會被電梯門撞到
有的時候呢,他進了電梯,那兩個人進去以後呢
電梯裡面還有別人啊
他在電梯裡面就罵他們
所以後來這些跟蹤他的人呢,就很抱怨
向台北市警察局抱怨
當時呢,這個便衣人員呢,是警察
所以當時台北市警察局的安全室主任,叫做盧金波
大家注意,叫做盧金波
他呢就跟那個警察啊,勉勵他們
說啊,你們不要難過,很快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他們這些人呢,我們就把他抓起來了
這謝聰敏呢,對付跟蹤人員的方法
那魏廷朝呢,更...,另外一種方式
他是胖胖的,身體非常壯
他在這個跟蹤人員呢,快下班的時候啊
魏廷朝吃飽了飯,帶好了水壺,穿好了球鞋
在他們快接班的時候啊
突然從家裡面衝出來,就跑...
他們只好跟他在跑啊
他吃飽了,帶著水壺,穿著球鞋
跟蹤他的警察,這些便衣呢,又沒有他方便
沒有準備好嗎
他那裡去呢
他跑去爬山,去爬山
結果呢,跟蹤他的人呢
又沒有穿球鞋,又沒有吃飽飯,又沒有帶水壺
就跟蹤他爬
爬得非常的辛苦
滿頭大汗,跟在後面
有的時候呢,這個魏廷朝啊,爬到一段山上去以後呢
還回頭等他們
看他們有沒有爬上來
最有趣的一次呀
是魏廷朝爬山的時候有一次啊
他一失足啊,從山上滾下來了
滾下來之後呢,這個警察啊
就很高興,在旁邊拍手
說,你這個壞蛋,整天裡你害我們爬山
現在呢,你掉下來了,我們就應該鼓掌
這兩個作風是不一樣的
對付這些跟蹤的局面呢,是不一樣的


我呢是比較那種,很安靜的,並且是很陰險的那一種
他跟蹤我啊
我就不出門
換句話說呢
你們在下面跟蹤我啊,索然無味
我住在台北市現在是安和路的一個巷子裡面
當時是信義路四段的一個巷子裡面
一個公寓的四樓
他們在對面呢,就租了一個農家的兩個房子
就整天,就這樣抬頭看著我,看著四樓
我沒有動作
我常常挖苦啊,我說像看個死人一樣,像守靈一樣,看著我
一開始跟蹤我呢
因為我那時候是汽車階段
所以呢,跟蹤我的不同
除了人以外呢,還有一輛汽車
怕我開車出去呀,就跟蹤我
這個汽車呢,前後經過三次的這行號的變化
第一次呢,叫做華賓車行
這個車行,沒有這個車行
這個車行呢,就是警備總部的保安處
第二個呢,叫做興業車行,跟蹤我
也是警備總部的保安處
第三個呢,叫做永炯車行
什麼炯呢
因為當時的保安處處長叫做吳彰炯
吳彰炯這個人少將退役以後啊
現在在台北市啊,仁愛路敦化南路交叉口
有一個遠東百貨公司的五樓
他現在在叫做一個富貴樓,他在富貴樓裡面做老闆
他怎麼有這麼多錢做老闆
那我們是不清楚了
反正啊,吳彰炯少將啊,是個壞東西
當時呢,他是負責這個主持我們的,主持這個整我們
他的上司呢,還有一個壞東西
這個人呢在警備總部做了十八年的副司令
是個湖北佬
他的名字啊叫做王潔
這是王潔自己出的一本書

叫做我的家
就是王潔
他的弟弟很有名叫做王章清
是俞國華的大將
這些壞東西們,他們就聯合起來整我們
整我們的時候呢
當時所謂第三次的計程車呢,就名字叫永炯
永遠是吳彰炯,永遠是吳彰炯,這個意思了
這就是我在樓上給他們拍的照片
我在樓上,我在四樓,四樓外面呢裝了一排百葉窗
所以我是在暗地裡
他們是明的,我是暗的
這個合乎共產黨整敵人原則
敵人明,我們暗
我只要把百葉窗推開一點點
就可以把我的照像機呀
長鏡頭啊,插進去
就可以給他們照相
我在四樓呢,一開始照的相,就看到了

這是我的窗戶
看到外面呢,就是農家
現在都變成高樓大廈了
本來是農家
他們農家裡面就租了這個房子
然後呢就擺了一輛汽車
就是興業字號的汽車
他們就在,就看著我
我告訴大家呀
有時候啊,你在馬路上面
你去叫一輛計程車,他理都不理你
大家注意,你看他車行怪怪的
這種車啊,都是警備總司令部的,或者是調查局的
就是國民黨的情治單位的
他們開著車,滿街跑
他不做生意的,他也不理你的
原因呢,就是做個機動的這種調查的這種情況
當時呢是一輛車,兩個人輪流,八小時就換成另外兩個人
八小時下班了
我在家裡面,坐在那裡,就看到當時跟蹤我的兩個人呢
一個是大胖子,一個是矮矮的
我給他們每個人都起個外號
那個大胖子,我叫做胖子
另外那個矮子呢,我叫他小子
有一天呢,我又不下樓,就看他們的變化
看他們這樣子,朝四樓啊,東張西望
有一天下午,我聽到下面一個聲音
就"咚"的一聲
我就走到百葉窗前面,一看
看到什麼呢
看到他們這輛汽車啊

撞到了我自己的汽車
請大家注意啊
當年啊,這個汽車啊,很少
做為汽車階級呀,是很少的
我是呢,最早就有汽車的人
那個時候啊,我的朋友劉家昌拍電影
拍電影的時候啊,他自己找了資本
可是呢,別人不相信
他要有錢,就是希望啊,他找到一個製片人,製片人有錢
表示製片人投資的
劉家昌啊,就找到我啊,給他做製片人
為什麼呢
因為我有汽車
大家想想看
那時候有汽車,就變成有錢的人
因為我有汽車
所以劉家昌啊,就請我來扮演,做這個製片人的這個身分
當然我的架子也是製片人的架子
出了汽車以後,他的女明星,我也手就摟過去
表示這個製片人就要吃女明星豆腐嘛
我們也就演這個戲碼
所以呢,我有汽車
所以警備總部跟蹤我呢,也派汽車
可是汽車當時是警備總部的
可是派出來的,一開始派出來的人是警察化妝
我剛才講過這一組呢,是一個胖子跟一個小子
我下午聽到咚的一聲以後呢
我從窗戶口往下看呢
就看到他們的汽車就撞在我的汽車屁股後面
撞上去了
這時候呢,我家裡的門哪,就被敲門
我打開門一看哪
那個胖子啊站在我四樓的門口
滿臉通紅,額頭上流著汗,向我鞠躬,跟我講話
我想你也知道為什麼我們在你家附近
雖然我們見了面
不認識,你也不理我們,我們也不便跟你講話
甚至我們不可以上樓來敲你的門
可是今天的情況太特殊了
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的汽車啊,出了事情,撞到了你的汽車
怎麼撞到的呢
他說,也不瞞李先生說
我們祕密呀可以告訴你
我們現在呢奉派兩個人來跟監你
跟蹤監視你
這個汽車呢,是警備總部的汽車
我們警察負責跟監你
可是呢,剛才很不幸很不巧
我正好跑去大便
另外那個人哪,另外那個同事啊,他跑去小便
一個人去大便,一個人去小便,這車裡面沒有人
一個小孩子跑進來,來開汽車玩
結果呢一開一發動啊,一不小心就踩到了,轟了油門
一轟油門,就衝出來,正好就撞到你的汽車後面
把你的汽車啊,當然撞壞了
不過呢,情況很輕
請你給我們機會,向你道歉
給我們機會呀,我們會把你的汽車修好
我就笑一笑,我說啊,小事情,小事情
我下來看,我下樓看了一下以後
我說啊,小事情,小事情
我明天哪,找我的管區警察來跟我談
你們不要直接跟我談
第二天呢,這個管區警察就來跟我談
這個管區警察名字叫做羅翼飛
我記得很清楚
是一個湖南人,叫做羅翼飛
他跑來跟我談
這個管區警察就說啊,說他們太渾蛋了
他們跑來跟蹤李先生,把李先生的車啊,撞了
今天呢因為李先生點名要我來跟你談
因為我跟你比較熟
那麼我們願意呀,他們說願意賠償李先生
那時候呢,我就開了一個清單給他
這個清單呢是這個,國產汽車公司他們的估價單

就修這個汽車的估價單
好比說板金,當時的錢,注意喔
好比說要五千五
好比說噴漆要一千五
那個前保險桿要九十五塊
這方向燈要什麼八十塊
電鍍什麼東西都要錢
總共要八千一百八十塊
注意啊,八千一百八十塊
這個是當年的錢,這個錢是相當貴的錢,相當值錢的錢
當時的車撞到什麼樣子呢
我也拍了照
大家看
這是啊,他們跟蹤我的時候的照片

他們的汽車放在這裡 [註:上面那張照片]
我的汽車被他們撞了以後呢 [註:下面那張照片]
撞到這裡
旁邊有水溝,就靠牆了
大家注意呀,注意這個照片 [註:下面那張照片]
整條的現在安和路的這個巷子裡面
看到沒有,看不到一輛汽車
現在你走過這個巷子啊,兩邊都是汽車
可是當時呢看不到汽車,什麼原因呢
汽車很少人有
這算是特權階級了
所以我的汽車啊,到那裡就可以停在那裡
非常的方便
請大家繼續看

這汽車被撞了以後呢,正面照的照片,靠牆...
然後呢,汽車被撞了
我這個汽車是什麼汽車呢
也不是好汽車
就是一輛計程車
當時的計程車的這個...完全一樣的,只是我的車而已
就變成好汽車了,到處可以停,並且被劉家昌看中,變成了製片人
那麼這個羅警察呢,羅翼飛呢,就來跟我談
我就拿出這個帳單來
我說,你們照這個帳單啊,賠我好了
後來呢,他就來跟我談
他說啊,這個帳單呢太貴了
我們他們希望啊,李先生這個車啊,拿去給他們修
修好了以後呢,拿回來給李先生
我說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呢
我說,你們警察拿去修,亂給我修
並且呢,你們可能找到了修車廠,你們又不好好給他錢
就吃老百姓
這個不可以
那當時他們就表示說,李先生這個帳單開的未免範圍太寬了
我們只不過你後,撞了一下下
結果你整個都要噴漆,要做板金,好像整個的大修一次
為什麼撞了一下,就整個就要做修理呢
我說,人有腦震盪啊,是不是
我這個車被你撞了一下,整個車都經過震盪啊
所以要特別花錢來修理
那他們說啊,這個數目太高了,表示有困難
我說,有困難呢,我能夠理解
可是呢,我會寫一個公文哪,給你們的上級單位
好比說警備總部
我信裡怎麼說呢
我說啊,你們奉命來跟蹤我,跟監我,我不怪你們
因為下命令的不是你們
可能搞不好是蔣經國這些人下命令
我不能怪你們
你們小人物
你們來跟監我,我不能怪你們
我不能要你們撤離
可是我想我有權利要求一種人,什麼人呢
就是大便少一點,小便少一點的人
屎跟尿啊,少一點的人
因為警察們騙我
警察們說是一個人呢,去大便,一個人去小便了
所以一個小孩子跑進來開車,轟油門撞了我的車
我說哪,事實上的真相是什麼呢
事實上的真相是那個小子,那個大胖子以外那個警察
他不會開車,他待得無聊,就開始學車
在下面學車呢,不會開,一開始就採了油門,轟油門
一轟衝出來就撞到我的車
那他們不敢承認啊
就只好說一個去大便了,一個去小便了
當然我也不說破
那麼我說呢
至少我可以要求你們執行單位的上級單位,像警備總部
你們派人來跟蹤我,我不能夠拒絕
可是呢我可以要求你們換人可不可以啊
換一個屎少一點的,尿少一點的
大便小便少一點的
換句話說
他們可以乖乖的坐在汽車裡面不要動
或者只要一個人走,另外一個人在這裡面
以防止外面的那些野孩子跑進來開車
來撞我的車
總可以吧
找一個屎尿少一點的,總可以吧
我會寫這麼一封信哪,給警備總部
我把這個意思轉達給這個羅警員
他們以後呢,他們覺得很難看
那李敖真的寫的出來啊
他寫這封信,寫給了警備總部
那他們多難看啊
所以呢,當時就由大安分局局長,表示願意賠我錢
照著這個數目賠我錢
他們,可是沒有這個錢啊
他們由大安分局局長開始,大家捐,警察攤派
大家捐啊,就捐了八千多塊錢
那天呢,就派這個同樣的警察啊
羅翼飛先生到我家來,拿錢拿出來,同時呢有一個條件
就是啊,我們跟李先生和解,要辦個手續
可是呢,李先生必須配合我們警察,做一次假的和解
什麼假的和解呢
就是啊,我們抓到一個計程車司機,他犯了法
我們逼他跟你和解
就是啊,那個計程車司機承認他撞了你的車
他賠錢給你
跟警察局沒有關係
我說好嘛,這個可以嘛
所以呢,他們就跟我和解了
大家看到沒有

59年4月7號
看到沒有
和解書
立和解人,甲方嘛叫做張頌德,我從來沒見過這個人,也不認識這個人
乙方啊,就李敖,"茲因甲方於59年4月7號"
等於在台北市信義路4段201巷,這當時的號碼
"32弄內,因本人所開之計程車,偶然煞車失靈"
"不慎呢撞到了乙方白色自用小轎車"
多少多少車號,這麼多號
撞毀了,撞壞了
"經信義路派出所調解,由甲方負責乙方小轎車修理費用"
這個八千一百八十元整
以後呢,乙方呢,"不再提出其他任何異議"
"恐口無憑,立和解書為證"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鬼計程車司機
這個倒楣鬼呀,這個張頌德
那麼這邊呢就是我簽字
見證人呢,信義路派出所啊,這個王貴成
什麼人呢,我也不曉得,這麼一個人
就見證,就達成了和解
他們把錢就賠給我了
賠給我以後呢
過幾天呢,我車就全部修好了
誰給我修的呢
保險公司
為什麼保險公司給我修好了呢
因為保險公司我保的是全險
我這車被人撞了之後
你就無修件,你給我修
所以都修好了
這件事情啊,引起了警察單位,吃不消了
警察單位呢就向警備總部反應
說啊,最好以後,這個跟蹤李敖這個事情啊
跟監李敖的事情啊
不要我們警察單位來做了
最好你們警備總部保安處直接派人過來跟蹤他
警察單位呢表示因難
不願意做了
最後呢,警備總部保安處處長吳彰炯,這個壞東西
他同意呢,除了派計程車以外呢
派他們的情治人員
改成三個人來跟蹤我
他們辦移交的時候啊
正好就是這個大胖子
胖子啊跟他們辦移交
胖子就跟他們說
說你們特別注意呀,這個李敖,這個李先生
這個人哪,講話非常的客氣
笑嘻嘻的
我們向他報告,說他的汽車被撞了以後呢
他還下來說小事情,小事情,沒關係,沒關係
結果呢,他要我們賠他這麼多的錢
賠這麼多的錢
事實上呢,他根本這個錢哪
拿去給他的女朋友呀,買了很多漂亮的衣服
因為保險公司啊,全部給他修好了
他硬吃了我們警察
他說這個人哪
我們現在辦移交的時候啊
告訴你們
這個人可怕的不得了,厲害的不得了
他笑嘻嘻的,可是厲害的不得了
你們要當心哪,你們要當心
大胖子就講了這個話以後呢
後來呢,就把我這個,跟監我的這個頭疼的職務啊
就移交給了警備總部的保安處
後來呢他們跟我熟了
才把這個秘密告訴我
警備總部保安處的人為什麼跟我熟呢
因為他必須跟我熟
什麼原因呢
他們是八個小時一換班,換三個人
他們那時候換班的時候,就靠著這個軍車
我也照相了,照下來
大家看

這就是我在上面照
他們開了輛軍車 [註:上面那張照片]
然後呢三個人下來,三個人上去
然後呢軍車就開走了 [註:下面那張照片]
我算得很清楚,他們什麼時候下班,什麼時候換班
所以他們如果跟我不合作的話呢
好比說他們下午五點鐘下班
我四點鐘吃飽了,也是喝足了
開著汽車,去日月潭
他們只好跟蹤我去呀
結果他們這班呢,下不了,下面這一班呢,接不上去
只好跟著也去,跑到日月潭
他們不能下班
所以他們苦的不得了
所以只好跟我合作
把很多的消息呀告訴我
把很多有趣的情報也告訴我
所以呢,這就是一個例子
例子什麼呢
就一個人在困難的時候
在被國民黨跟監的時候
我還可以這樣子作弄他們
來取得對我有利的一個情況
這點呢,證明給大家看,我李敖是多麼厲害而有幽默感的人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