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真話假話肉麻話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這個月的,就是七月的十八號
傳訊電視中天頻道請我去了一次節目
這個節目事實上啊,跟我這個李敖笑傲江湖的第一次的播出時間呢,是撞檔的,都是晚上十點開始
所以這個節目請我去啊,等於變成了李敖的節目打李敖的節目
我所以願意去的原因呢
因為傳訊電視主持這個節目的人哪,是商業周刊的老板金惟純先生
惟純呢是我的小老弟,我前後在他那邊也出過書
在商業周刊出版過「蔣介石評傳」,我跟美國的汪榮祖教授合寫的
也出版過「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
所以惟純主持的節目呢,我也很願意去參加
當時他們有這樣一個傳真給我


就是"傳訊電視台北中心,發件人馬政",馬政先生
他們就這個題目
就是七月十八號約我去錄影
先錄影,錄影以後就播出了
"金惟純"
金惟純主持的
在這個節目裡面,我談到了這一次蔣緯國跟蔣孝勇他們提議把蔣介石跟蔣經國的棺材運到大陸埋起來的事情
我談到了蔣孝勇
我在那個節目裡面有一段我說啊,蔣孝勇他得了喉癌,一年以內可能都熬不過去了,都快死了,所以他最後提出來的意見如何如何
這個節目做完以後,這個傳訊電視他們就跟我談,說你談到蔣孝勇這一段,說他一年以內就快死了,可不可以把它消音,把它刪掉
我說不行,我說我們約定約好的
就是我說什麼就要錄什麼,錄什麼就要播出什麼,不可以刪
所以當時他們也表示說是不刪,因為一開始雙方都有這個約定的,事後也有承諾的
可是第二天我看這個節目的時候,發現我講到這段話的時候,忽然我的畫面,忽然變成鬼臉了
什麼鬼臉呢?
就是濃縮了一段
換句話說,我的畫面,我的臉呢,不能銜接了,好像出了一個鬼臉一樣
然後下面就是一句話,說反正快死了怎麼怎麼樣
看那個鬼臉好像是我李敖快死了
那個前面這段話,講到蔣孝勇這一段呢,說他一年以內快死了,被消,被剪掉了
我當然就覺得傳訊電視這樣子負責的人,這負責這節目的人不是金惟純,他們顯然是做了手腳
兩個原因
一個呢,他們是討蔣孝勇的好,把這段話刪掉了
另外一個原因呢,可能他們覺得這樣比較,可能厚道一點
不管那一個原因,都是違反了這個電視台跟我當初的這個協議
我認為他們不講究誠信,也不遵守新聞道德,也不遵守言論自由,是需要譴責的
我也認為金惟純應該負起責任來,向他們抗議,怎麼可以這樣子做
他們所以這樣做的原因呢,我覺得他們不了解一點
不了解什麼呢?
不了解我們中國的一句古話,就是曾子所說的,他說人要快死的時候,他講的話,會講出一些真話出來
鳥快死的時候,一個鳥快死的時候呢,牠會叫的聲音也會哀悽
這段話是曾子的話,原文是「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曾子的話
我為什麼要談到這句話呢?
為什麼要談到蔣孝勇快死了呢?
因為這話不是我說的,這句話是在七月十五號真相新聞網「真相一九九六」這個李慶安的節目裡面
那天她請我來,同時也請來了馮滬祥
馮滬祥跟蔣緯國他們都很熟,所以馮滬祥在節目裡面公開講出來的,他說啊蔣孝勇得了喉癌,搞不好熬不過這一年了,是他講出來的
傳訊電視的負責人根本沒有注意到在馮滬祥這個重點的談話,居然就把我講出這一段呢就給消音了,就給刪掉了
我認為他們既無知又可惡
換句話說,這句話並不是說我李敖講這話幹什麼
就是說蔣孝勇這種人,他快死的時候,才會講出一些真話來
為什麼呢?
這是我要引證曾子這句話「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像蔣孝勇這種壞人,像蔣緯國這種壞人,他們這些人哪,大部份要在快死的時候,或者是他的政治權力被剝奪的時候,這種人他們才會講一點真話出來
平常不會的
也不單是他們,任何的政治人物,這些討厭鬼,你注意
他們快死的時候,或者是政治權力被剝的一乾二淨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才口吐真言
所以我要特別點破蔣孝勇快死的原因呢,目的是要告訴大家,這種人在這個時候才會講真話,我們才會聽得到一些真話
所以我認為蔣孝勇呢在這個時候講的話是比較真的話
就是他們真的是要表達了對李登輝的不滿,真的是為了中國傳統思想的遷葬的原因,或者是風水的原因,或者所謂孝道的原因,真的是要把他們的父親埋到大陸去
所以我的意思,講這個話的這個「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呢,不是揭他的隱私,也不是洩露他的秘密
而是說他有這種情況之下,這種人我們才能聽到他口吐真言
我講這個意思就告訴大家,我們研究很多事情都要從某些角度切入,才懂
否則的話,我們不懂這些事情的真相
我們到處都看到了不斷的新聞事件出現,在於你呀能不能分析它,會不會分析它
如果你不會分析它,整天被這些新聞事件兜著轉,你自己看著電視也好,看著報紙也好,跟著他轉,你沒有主見了
如果你會分析它,到處都是笑料,我們都恍然大悟了
隨便舉個例子
最近國民大會在審查監察院院長候選人王作榮跟考試院院長許水德、副院長關中的這三個人的資歷的問題
我們隨便舉個例子,請看
請先看我們這個許水德
這個我拿到的哦,請大家看到

許水德報出來他在八十四年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書
許水德跟他的老婆許楊素華,他們兩個人的財產狀況

請大家看許水德收入"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他繳的這個錢啊,然後這個錢我們覺得合理的,因為他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秘書長
然後他又是中央委員會拿的錢,這個是拿的這個,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兩百八十六萬
那麼這個是五萬四千多
"華夏投資公司",又出了一百五十幾萬
這個是國民黨的黨營企業,這種錢拿的就不太對勁了
你怎麼可以黨營企業為什麼不分給,那麼多的國民黨員為什麼不分給別人呢?為什麼要分給你呢?
大家再看"中國電視公司",又是黨營企業了,這裡面又分了多少多少錢
請問該分的人多了,為什麼只分給你秘書長呢?
我們再看"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錢
這個"泰興企業公司",然後"華信商業銀行"
看到沒有,又來了,分到這些錢
再看,我們再看
然後呢,我們又奇怪了,你講的這些東西這些企業也許雜七雜八跟到這個黨營企業扯在一起,可是我們再往下看
請大家注意
"台灣銀行",他拿到七萬一千多塊錢 [註:李敖口誤,應為七十一萬]
請問台灣銀行,這是七十一萬,這邊七十一萬
請問這兩筆錢怎解釋?
三筆錢,又台灣銀行,這第三筆錢是他老婆的
請問台灣銀行跟你許水德有什麼關係?你怎麼可以在這裡面拿到錢
我們再往下看
他的太太在中國信託銀行,這個是辜振甫的關係企業,這個等於資本家的關係企業
你許水德老婆,妳跟他有什麼關係,妳要拿這個錢
還有"中國行為科學社"拿錢
還有什麼
我請問你這些錢是怎麼回事?怎麼解釋?
解釋不下去了
原因就是說,你許水德也許可以拿國民黨黨營企業裡面的錢,你老婆也許可以拿國民黨黨營企業裡面的錢
可是你們拿到了台灣銀行的錢,台灣銀行是政府的機構,你們拿到了台灣銀行的三筆錢
又拿到了中國信託投資公司的錢,中國信託銀行的錢,那換句話說,這是資本家的錢,這就扯不清了
所以我的意思,只要我們,像我李敖拿到這張申報書,就可以證明了許水德在金錢上面,絕對是一個有問題的人,他跟他的老婆都有問題
他們不覺得有問題,這資料就慢慢流到我李敖手裡去
可是你可以看看,經過我們一分析,就發現有問題的
換句話說,你許水德做考試院院長,你在金錢上面
[註:進廣告後,部分節目內容未播出]
關中呢,當時這個提名的時候,新黨的這些要員,從趙少康到陳癸淼,都說關中是沒有問題的
甚至還傳出來這個話,說趙少康還說過「沒關中就沒有新黨」
這話怎麼說呢?
因為當年關中是在黨裡面是炙手可熱的人物
當時在沒有被宋楚瑜鬥倒以前,也沒有被李登輝趕走以前,關中是個很厲害的人
我們那時候辦黨外雜誌啊,鬥來鬥去的一個對象,也是關中
因為他是一個很兇悍的一個幹將
並且我們可以,當時所謂這個七起,「SEVEN UP」
他們那個投他投,提名的這些人哪,開始把這些有問題的,當然過去也有問題,這關中手裡面的提名出來的這些國民黨的這些候選人,很多有這種金錢的、金權的這種資本家的人,都在他手塈r常常冒出來
所以國民黨風紀的敗壞,關中有很大的責任
可是後來因為關中被李登輝跟宋楚瑜迫害,把他趕走的時候,那時候關中他手下提拔了很多人,像趙少康啦,像郁慕明啦,他們跟這些人就聯合起來,預備在國民黨裡面另外搞了一個小團體
這個團體被國民黨打壓以後,就變成了新黨
可是在成立新黨的時候,關中那個時候,在那個以前呢,關中也競選立法委員,也當選了,並且他也想在立法院裡面有所作為,至少對選民的承諾是這樣子承諾,他的表現也不錯
可是當李登輝最後丟出來一個官兒給他做的時候
就是那種很不起眼的考試院裡面的一個部長,銓敘部長,他立刻立法委員也不做了,跑掉了,丟棄了他的選民,跑去做官去了
我們舉這個例子
在新黨成立的時候,關中也不加入,甚至也沒有什麼支援
這一次關中要經過國大代表的同意,而國大代表裡面新黨的代表他們就有意見,覺得關中已經投奔了李登輝,已經去做官兒去了,為什麼我們要投他的票
新黨的國大代表的新生代啊,這個看法是很正確的,這個感覺也是很正確的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像趙少康他們,陳癸淼他們,他們站出來等於給關中背書,講了這麼多話,關中當年是怎麼跟我們新黨什麼交情,沒有關中就沒有新黨,講了很多感性的話
他們等於也保關中,讓他過關
可是這種話對另外一個人也適合啊,這個人是誰呢?
這個人就是周荃最討厭的人,周荃眼堶惜@個忘恩負義的人,他的名字叫李勝峰
李勝峰也當年跟他們一起打拚的啊
他的功勞也跟關中一樣啊
為什麼這些條件、這些讚美之詞不適合李勝峰呢?
李勝峰雖然對不起周荃,可是我們怎麼能夠說這個這樣子講這個
你們在趙少康陳癸淼這樣子讚美關中,用這個理由來保關中過關的時候,為什麼不用這種理由來讚美讚美李勝峰呢?
李勝峰現在等於競選立法委員垮台以後,現在等於沒落了,沒沒無聞了
可是你們這些新黨的人,如果這樣子懷舊,如果這樣子夠朋友,為什麼不用同樣的理由、同樣的讚美的詞彙去講一講李勝峰呢?
這就是我看到這個消息的一個最大的感想,我覺得政治人物真是勢利眼,政治人物真是無情
雖然李勝峰有很多的缺點,可是在李勝峰淡出了政壇以後,你們用同樣的標準也可以讚美讚美他嘛
何必用同樣的理由來讚美關中,而不讚美李勝峰呢
這是我的一個看法
同樣的又提名的這個王作榮的部份,又發生這個問題
王作榮是一個,大家對他的讚美說他是
李登輝,從李登輝開始,看我面子大家投王作榮一票,理由是這王作榮是一個剛直的人,性格剛直的人
沒有錯,比起這些做官的人而言,王作榮性格的確是有剛直的這一面
我也講過,我說國民黨的這個大臣的作風裡面,王作榮是上榜的
他是我的老師,可是我也公開批評他,從來歷史上沒有一個剛正的人會向統治者寫了這麼多的文章,發了這麼多的肉麻的話,來拍統治者的馬屁
過去的監察院長,雖然也是唯唯諾諾之徒,可是從來在做監察院長以前,或者做監察院長以後,從來沒有說對當今聖上,對當今的皇帝,對當今的統治者,對當今的總統,公開表示這個樣子的一篇文章又一篇文章又一篇文章又一篇文章的這種肉麻的捧場
直到最近的一次,國民大會在審查王作榮的時候,王作榮還在替,在台灣電視公司的節目堶情A替李登輝捧場
也為了,譬如說人家問他
說是李登輝跑到新竹的義民廟去還願

請問李登輝既然是基督教徒,請問李登輝這種作風是什麼作風呢?
按照基督教徒,你是不可以去禮拜或者像這個其他那些有偶像崇拜的地方,或者其他的神,你去頂禮的,去上香什麼都不可以的
這是假基督教徒
問王作榮是什麼意思呢?
那王作榮就在台灣電視公司裡答覆,他說李登輝不是一個基督教的總統,他是全民的總統,他對所有的宗教都要表示這種頂禮,表示這個禮拜的這種...
這樣說嗎?
這是理由嗎?
王作榮可以這樣子曲學阿世嗎?
那如果這樣的話,那來個鴨蛋教,那李登輝也要去頂禮啦
來個什麼這個妖魔鬼怪的邪教,也是全民的信仰之一呀,你李登輝是不是也去呢?
可見呢這種理由啊,都是胡說八道的理由
我很可惜,我覺得以我的老師,王作榮老師,以他的聰明、他的智慧、他的透視力,明明知道話是不可以這樣講的,可是他為了掩護李登輝,公開這樣講
我認為這在名詞上面講,這叫做曲學阿世,委曲你的學問來去討好世界
這是王作榮講,你看這個

"李登輝是全民的總統,不是基督教的總統,所以他必須對所有的合法教派「一體尊敬」,走到哪裡都要拜,因為他是國家的總統,不是基督教的總統"
這是我講嘛,這是絕對的錯誤的,絕對沒有這個道理
你的宗教信仰是你的宗教信仰,你不能夠拿你的信仰跟政治混在一起
李登輝顯然混在一起
因為他到義民廟拜的原因是當時要爭取客家人的票,所以他就拜了基督教眼裡的這些邪神,他去拜
不單是拜了義民廟,也拜了,碰到廟就拜
所以李登輝為了目的啊,是不擇手段的
王作榮這樣掩護他,是不正確的
現在我們再看王作榮這個,這裡面我們隨便拿一篇,拿一篇,他寫了好多篇拍李登輝馬屁的文章
我們隨便看一篇
這在八十五年,就是一九九六年,今年一月二十一號中央日報的話
他講這種話
他說這個好像是罵李登輝是不正確的
這個是"換一面,只有這樣愚蠢的人民或觀眾,這些政治人物才敢於玩弄這種愚蠢的遊戲,這個在西方進步文明國家,不敢"

就是說罵了李登輝這個叛黨,這個叛國的這個話

這話我李敖也罵過,我認為它沒有錯
可是王作榮這樣子替李登輝辯護,並且最後他還引證了說像英國邱吉爾落選,邱氏只好自我解嘲引用希哲,希哲的話,「偉大的民族的特性就是無情」

這話我又打個叉字,為什麼呢?
這證明了王作榮啊,書都沒有好好念好
為什麼原因呢?
因為這不是希哲,這是羅馬的,不是希臘的
羅馬的歷史家叫布魯達克的一句話,他說:「對偉大的領袖的無情,就是強大民族的特徵」
這是布魯達克的話,根本王作榮已經錯誤了
可是李登輝是偉大的領袖嗎?
我們對他有情也好,無情也罷,跟他的標的不相干
李登輝是偉大的領袖嗎?
王作榮可以這樣子用希哲,用希臘哲學家,用希臘的這個有名的哲人的話來捧李登輝,這樣子比擬不倫嘛 [註:李敖口誤,不是希臘,是羅馬]
所以我們認為王作榮實在糟糕,一扯到李登輝問題啊,我覺得他把他一輩子的清望,一輩子的剛直的性格,都毀於一旦
我講過很多人是剛直的,可是從上到下都是要剛直的
你不能說你對一些小市民是剛直的,可是你對真正的提拔你的人,這種領袖級的人,拍馬屁
這不是剛直,這是肉麻
我們再看看王作榮這本書裡面,請大家看
王作榮談李登輝的這本書裡面,我們可以看到
他裡面還談到很有趣的話,後面一段更有趣了,大家看啊

他說,"欽佩與遺憾"
"在中國人受苦難中,在台灣的多事之秋,有二個中國人的作為與品格最使我欽佩"
"一個是余英時先生",看到沒有,"因為余英時跟他有數面之緣,不很熟的朋友",怎麼怎麼樣
"以他的地位與聲譽,要訪問北京,必會受到隆重接待,而他不去大陸,反而一再譴責中共政權的獨裁專制,踐踏人權"
然後開始讚揚中華民國的民主自由,支持中華民國與李總統
他佩服這個余英時
我覺得這更荒謬的一件事情
余英時我上次已經講過了,他是最曲學阿世的一個知識份子,他過去拼命的拍蔣經國的馬屁,蔣經國死了呢,他又趕緊搭車,要拍李登輝的馬屁
余英時給我們這個整個感覺啊
余英時,就這個嘴臉
大家看看這個余英時,中央研究院院士
看看這個嘴臉

我們講他現在又拍李登輝馬屁
可是現在我發現哪,整個的一個合流的現象,就是知識界像余英時,外省界的中央研究院院士,像台灣界的這個李遠哲跟杜正勝他們,包括這個學術界的
然後串聯,串聯到這王作榮,這所謂有剛正之氣的這個政界人物,在跟李登輝整個做成大串聯
聯合起來呢,招朋引類啊,做了很多錯誤的宣傳,肉麻的宣傳
今天我要正式向我的老師王作榮先生提出譴責跟抗議
你是不可以這樣子的,這樣做的話,絕不是一個剛直的人

今天呢 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真話假話肉麻話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3-11-30 20:58:54 


李遠哲跟杜正勝他們,抱括這個學術界的 

--->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