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不會講台語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本集無字幕)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我的好朋友江述凡先生,還有我的朋友金帝[?]先生
他們都紛紛的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上次講的一個事情講錯了
我講什麼呢?
我講說大陸人愛惜水源,很缺水,所以老媽子打了一盆水
打了一盆水之後,先請老爺洗
老爺洗完以後,太太洗
太太洗完了以後,小姐再用這盆水
小姐洗完了以後,歐巴桑,老媽子她才洗
可是我講說是江西人,江西人的一個老媽子
因為他們講的話這個「洗」字,「洗水」的「洗」字,跟「死人」的「死」字,音分不清
所以她講說:老爺先死,老爺死完了,太太死,太太死完了,小姐死,小姐死完了,我死
後來江述凡跟金帝[?]他們分別打電話告訴我說:這個不是江西人的話,這個是安徽合肥的話,是典型的安徽合肥人的發音
為什麼我發生這個錯誤呢?
我就聽人家說,可能聽錯了,聽成了以為是江西
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對我所以發生,就是我遊歷各省的地方很少
我現在六,這個月我就六十一歲了
這六十一年之間我沒有去過外國,從來沒有去過
我也,除了我生在中國東北的哈爾濱,兩歲以後就到了北京,在北京住了十一年
然後就到天津,經過天津到了上海,在上海住了一年
然後就到台灣,在台灣的時候,我還不到十四歲,連續住在台灣,住了四十七年
四十七年之間一天都沒有離開台灣,只是到澎湖當過兵,澎湖當然也算台灣,所以我就連續住了四十七年
比很多自命為「台灣人」的台灣人還台灣人,因為我住了太久了,連續住了四十七年
我交友的活動非常的狹窄,所以我沒有機會精通南腔北調
像我的好朋友江述凡先生他主持中廣的「三至六立體世界」
他雲遊了很多中國的地方,他又有語言天才,會講很多種的方言,南腔北調都會講
尤其講湖北黃陂人的土話講得黃陂人聽了都笑,他很好的語言天才
我的一個好朋友,一個法官,黃奠華,他也是,精通南腔北調
我這方面能力就很差,學習語言的能力不高明
所以最有趣的一個現象,我在台灣住了四十七年,我居然不會講台灣話
不但不會講台灣話,還聽不懂台灣話,可見我是多麼的遲鈍,也多麼的頑固
有一次我在講演的時候,台下就有人質問我,說是:李敖,你在台灣住了四十多年,喝台灣的水、吃台灣的米長大,你不會講台灣話,你是什麼心態?
我說:我的心態跟你們來了四百年還不會講高山族的話,同一個心態,就這個心態
當然我很會講話,把這個話擋回去了,等於挖苦你們也不會講高山族的話,各有各的語言
並且我還開了一個玩笑,我說我不會講台灣話,可是我可能是台灣人的王
這話什麼意思呢?
就請大家看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什麼人呢?
英國的國王喬治第一
他這個國王很有趣,他做了英國的國王,可是他跟我一樣,他跟我聽不懂台灣話一樣,不會講台灣話一樣,他不會說英文,他也聽不懂英文,他會講一口很彆腳的法文
什麼原因呢?
因為當時英國王位繼承的時候,輪流等於繼承,正好繼承到他的頭上去
他生在日耳曼,等於現在的德國,嚴格講他是德國人
可是後來跟英國皇室的生殖器關係,鬧了半天,最後輪到他去做英國的國王
他不會講英國的英文,他的大臣也不會講他的話,雙方接觸不良
接觸不良的話,他就不太管事
不太管事有一個很好的效果製造出來了,什麼呢?
就促成了英國現代的民主政治,什麼意思呢?
因為他不管事,所以國王的權力慢慢就鬆懈了
他特別開創了一個首相辦公室,結果把權力交給了首相
結果英國的首相從他開始就變大了
現在英國我們可以看到,英國雖然是帝國,可是真正的權力在英國首相堶
所以英國的首相有權力,英國的民主政治跟英國的內閣制有關係
英國的內閣制是首相的原因,可是這個首相把皇帝的權力搶走了,搶走的原因就跟喬治第一他不會英文有密切的關係
所以由於他不會英文,陰錯陽差,促進了英國首相權力坐大,促成了英國的民主政治
這喬治第一他很有趣,他晚年死的時候,他又到歐洲去玩,玩回到他的故鄉,就回到他以前出生的房間,他突然死了,就死在生他的那床張上面
所以這個喬治第一是非常有趣的一個人
喬治第一這故事我曾經在警備總部表演過
當年我為了幫助彭明敏偷渡,當然還有其它罪名
譬如說我的文章、文星雜誌得罪了我們的大有為的政府,這政府把我抓起來
抓起來之後,因為彭明敏在海外咬我,說我是台獨份子,等於洩露我是台獨份子,事實上我不是啊
然後警備總部也很高興,居然是彭明敏這些人,還有上次上我節目的謝聰敏,他們師徒二人就咬我
既然咬你是台獨份子,我們警備總部也歡迎你李敖是台獨份子,這話怎麼說呢?
這個故事就是說,外面人咬你,說你是
台獨份子覺得,你看台獨不是只有台灣人搞的喔,外省人也加入喔
外省人也不是什麼三輪車夫搞的,是有頭有臉的大作家李敖參加的,等於增加了台獨的勢力、聲勢
那警備總部也希望李敖參加台獨,為什麼呢?
變成一個大的案子,這個案子李敖參加變大了,大了以後怎麼樣啊?
他們獎金就領得多,破獲大的案子,獎金就領得多
所以裡應外合,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他們咬我是台獨份子
警備總部,當時是聯合小組,由警備總部主持,警備總部、調查局、憲兵隊、警務處聯合的小組來辦我們的大案子,越滾越大
結果我就變成了台獨份子
我也有苦說不清,有理說不清,我也就承認了
為什麼承認呢?
後來警備總部就奇怪,為什麼你承認呢?
我說我看到水滸傳裡面一個故事,水滸傳媕Y軍師吳用找到了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阮氏兄弟
阮氏兄弟就講了一句話:他說我們這顆頭,這個腦袋,是賣給識貨的,誰識我這個頭,識貨,我就賣給他
我說:既然他們看得起我,說我是台獨份子,那好吧,我就是台獨份子吧
這個東西鬧了一年,我由警備總部移到軍法處的時候,警備總部頭一天等於要移送我到那個,坐軍事監獄了,他跟我講了秘密的話
他說:李先生啊,很對不起,我們搞錯了,原來你不是台獨份子
我說:我告訴你們我不是,你們不信嘛,現在果然,現在說我是台獨份子給台獨佔了便宜,你們領了獎金,這個事情是冤獄
我說:你們怎麼發現的呢?
他說:我們發現原來你不會講台灣話,也聽不懂台灣話,這奇怪啊,台獨份子怎麼不會講台灣話,也聽不懂台灣話呢?
我說:我告訴你們英國一個國王叫做喬治第一,他聽不懂英文,也不會講英文,他照樣做英國的國王,所以我雖然聽不懂台灣話,也不會講台灣話,可能我是台獨份子
因為比照這個例子,我還最後跟警備總部開了一個玩笑才到了軍法處,才開始坐牢
所以我特別聲明,關於安徽合肥老媽子這句話,被我搞錯了,我以為是江西的老媽子
事實上,「老爺先死,老爺死完了,太太死,太太死完了,小姐死,小姐死完了,我死」這個話是安徽的合肥的老母雞的話
我特別解釋了一下


我進一步就談這個月三十號東吳大學的校長章孝慈在台灣埋起來了
我在同一天,禮拜六這一天我答錄機埵洧鴗@個電話,就是章孝慈的哥哥章孝嚴他留話給我
他說要跟我談談孝慈的這個沒有能夠埋在東吳大學的這個事情
當然我跟他,他也很忙,我跟他沒有再聯絡
前後兩個電話給我,我跟他沒有聯絡
我沒有參加章孝慈的喪禮,這個追悼儀式我也沒參加
我不但沒有參加他的追悼儀式,我告訴各位聽眾,我不參加任何人的追悼儀式,任何人的喪禮我都不參加
我不但不參加喪禮,也不參加婚禮
婚喪喜慶我一概不參加
前一陣子有一件事情很奇怪,鄧麗君死了
鄧麗君死了以後,從中國時報到TVBS,還有很多報紙媒體都發出了一個消息,說鄧麗君開弔那一天,那天早晨第一個來的,就是李敖
李敖在鄧麗君的靈前默哀,默哀了一陣以後就走了,然後還簽了名就走了
事實上全沒有這種事情
第一,我不參加任何人的喪禮
第二,我也不認識鄧麗君
第三,我也不欣賞鄧麗君的歌
第四,那天早上我還有別的事情,到法院打官司,所以不可能分身有術,還跑去參加她的喪禮
所以我就寫封信給TVBS,也給中國時報,其它的報紙,我就聲明請你們給我更正,他們也做了一個更正
後來他們就查,奇怪簽名冊上面有來賓的簽名,有你李敖的名字
我請他們影印來給我看,原來是假的,那兩個字不是我的簽名
後來我就查這個事情,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有這麼個怪事呢?
後來就查到了,原來是他們慈濟功德會他們的一位師姊姓方,叫方師姊,我也不認識
她們做了這個事情,她們向外發消息,說李敖第一個來過了,站在靈前默哀,然後就簽名,然後走了,她們發的消息
後來我就查為什麼有這種消息呢?
喔∼才搞清楚,原來這些佛教徒啊,她們很崇拜鄧麗君,也蠻崇拜我的
她們覺得鄧麗君死了,如果李敖來參加這個喪禮,這個是一個佳話,所以就不容分說,也不通知我,也不告訴我,然後就把這個消息發出去了,說李敖參加了這個喪禮
各報的記者們以耳當目,以耳朵來代替眼睛,他應該親眼看我去才算,他沒有,聽到別人的這個,以耳當目
大家注意啊,這在新聞工作者是最犯忌的一條,什麼原因呢?
新聞工作者一定要親自去看過
我以前我,二十多年以前,我認識一個紐約時報的記者,他叫做包德甫,就是苦海餘生的作者
那個時候他來台灣做紐約時報的記者,我、彭明敏先生、我跟包德甫我們都有來往的
包德甫就跟我講個故事,他說我們紐約時報有個信條,就是說好比說你李敖跟我包德甫是這麼好的朋友,你李敖從台北市的東門過來,信義路的東門過來
東門著了火,然後你親眼看到了,你到了大安區你的家裡,然後告訴我包德甫說是東門著了火了
那麼我這個包德甫呢,我一定親自再到東門看到著火了,火著起來了,然後我才向紐約時報發這個消息
絕不因為你李敖告訴我,我就不親自去看一遍,我就回來發消息
並不是說我不相信你李敖先生,而是我們紐約時報的規定,就是任何的新聞事件一定你的本人,你記者本人,要到現場親自用眼睛看過,你才能回來寫這個新聞稿
否則的話,就會發生鄧麗君死的時候,台灣從TVBS到中國時報,其它各報,鬧了這個笑話,就是我李敖根本沒有去,然後說我去了
幸虧我有這個習慣,就是我不參加喪禮,那天我還要去法院打官司,所以我有不在場的證明,證明了我沒有去
否則的話,不由分說
我為什麼要更正,我告訴你
因為我頭幾天我的老朋友,就是當時的陸軍副總司令張光錦,前一陣子他母親死掉了
我跟張光錦是台中一中的老同學,從初中到高一我們都同班,像我、張光錦、那個壞蛋施啟揚我們是同班的
張光錦的媽媽我們都常見面叫伯母的,結果他媽媽死了,我絕不去,因為我不參加喪禮
如果張光錦看到鄧麗君這個消息,哦!你李敖真夠朋友,我媽媽死了你不來看,鄧麗君死了你去,你是什麼意思啊?
所以我必需要更正,所以特別把這個更正
我所以不參加喪禮的原因,我可以告訴各位
我覺得浪費時間
我們紀念一個朋友用我們的方式
我的一個難友叫做李世傑,他做過調查局的副處長,因為被調查局的內鬥,整他的冤獄,被判過兩次死刑,跟我一起坐牢
後來坐了二十年以後,最後把他放出來了,饒了一命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說,我要找到這個李世傑,請他幫著我寫這二十年這個監獄的內幕,因為他坐牢坐的時間太久了,不像我們坐牢的時間沒有他資深
他坐了二十年,可是他有一個特色,他坐牢的時候膽子很小,他一定要求有人陪他一起坐牢,他絕不一個人在一個房間裡面
換句話說,二十年之間,走馬換將,跟他同坐房間的人,不計其數
他又是個老特務,頭腦又好,博聞強記
所以他記得這個監獄裡面來來往往的人,跟監獄裡面的案情,這個冤情,這些內幕,他知道得最多
所以他一出監獄我就找到他,請他寫
他說:我可以寫,可是我用筆名可不可以,不要用我真名字,不要用李世傑,可不可以?
我說:你寫出來以後,國民黨官方一看到,這些事情只有你知道,別人不可能知道,所以你用假名字也是一樣,乾脆用真名字
他就寫了真名字
後來寫了調查局黑獄多少天,寫了景美軍法看守所,那麼厚三本
又寫到了火燒島,在綠島的,這段沒寫完就死掉了
這書我都幫他印出來
我舉這例子,他一死掉,我去都不去看他,立刻把他的書印出來
這就是我紀念朋友的方法,用我的方法
同時我也不參加婚禮
我記得我最後一次參加婚禮,那是因為我的前妻胡茵夢的原因,去參加一個畫家的婚禮,那是我最後一次,二十幾年以前,我參加最後一次,我從來都不參加婚禮
所以自由時報登了一個,就捏造一個事實,說在一個東北的國大代表的討兒媳婦的婚禮上面,李敖出現了,李煥也出現了,然後兩個人就擁抱在一起,李煥跟李敖擁抱在一起,自由時報就發表這個消息
這個自由時報立刻就被我告
告什麼呢?
告你捏造這個事實
第一個我不參加婚禮
第二個我也不會跟李煥擁抱
跟李煥擁抱的人,有人會覺得擁抱了很高興,那是別人,那不是我,為什麼呢?
我整天,第一個抱女人都還抱不完,怎麼有閒情去抱李煥呢?
第二點,李煥是大官,我李敖整天寫文章罵大官,那麼我抱了李煥,我還是人嗎?
我就不對了
自由時報就辯解說:對李煥擁抱對李敖構成什麼妨害他的名譽呢?
我說:我講一個拉丁文給你聽,拉丁文叫做"Innuendo",什麼叫"Innuendo"呢?
這個字就是構不構成誹謗的字眼啊,要看你怎麼解釋它,因當事人而異的
為什麼呢?
你說啊,說一個計程車司機你不懂法律,這個不是誹謗的,說法官不懂法律,哦!這是誹謗了,法官一定要懂法律
說一個小女孩子,一個兩歲的小女孩子膽小如鼠,像老鼠一樣膽小,這個不是誹謗
小女孩子膽子就小嘛
可是你說郝柏村,郝大將,是膽小如鼠,這就是誹謗
因為他是個將軍,將軍怎麼可以膽小如鼠呢
所以這個誹不誹謗是因他的人而決定這個名詞構不構成誹謗,構不構成妨害名譽
我李敖是靠罵這些大官來建立我這個聲譽的
結果你說我跟大官擁抱在一起,那你對我而言,就是誹謗
所以這個官司呢,以台灣的司法,當然打不嬴的
結果自由時報我告他沒有成立
可是我舉這個例子就是我不參加喪禮,所以鄧麗君的事件我必需更正,我也不參加婚禮,所以跟李煥擁抱的事情,我也會更正
原因就是我不參加婚喪喜慶
我特別給大家看看古代的希臘雅典有一個大哲學家,他叫做伯里克利斯

這個大哲學家他一輩子不跟別人來往,也不交朋友,也不參加宴會
為什麼呢?
他有他的身價、他的尊嚴,他高高在上,他去為國家去努力,不參加這種婚喪喜慶
再看一個人
這是美國的在小羅斯福時代,就台北市羅斯福路,羅斯福時代的國務卿赫爾

他很有趣,他不參加國宴的,也不參加一般宴會
他就很多時間用來替國家辦事情,他不浪費時間做這些交遊的活動,他不參加
我個人就是這樣子,我基本上是不通人情的,婚喪喜慶一概不參加
所以我可以保持很多的時間來寫我的書,做我的案頭作業
我也可以保持很多的自由,跟別人不來往
所以我也不在乎得罪誰,跟大家不來往嘛
所以變成我獨來獨往的性格,跟我不參加婚喪喜慶有關係
上次我也講過,現在我們講包公,包公的特色
第一,他跟別人不來往
他臉板著臉,你給他寫信,他也不回,那就是包公
所以我們特別注意這個有關係的,跟他的做人有關係的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大夫無私交」
就是真正高階層的官吏,他們相互之間沒有私人的交情
為什麼沒有私人的交情,原因就是可以維持他的這種公平、正義,不是那樣結黨營私
結黨營私就不是很好的政治的工作者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事情發現大家弄混了
我記得在一九七O年三月二十五號當林洋港做省主席的時候
這天晚上他很疲倦睡覺了,結果兩個立法委員去找他,夜堨h找他
結果他的門房就拒絕了
結果立法委員就鬧得很兇
第二天林洋港還向兩個立法委員道歉
為什麼有這個現象呢?
我覺得林洋港錯了,為什麼錯呢?
就是「大夫無私交」,什麼原因呢?
就是我跟你們之間,你們有事找我,請到我辦公室來找我
你不能說在我預備睡覺了,我回到家裡,你到我家來敲門,敲門我不見你,然後你還發脾氣,第二天我還向你道歉
這種歉是道錯了
所以台灣整個的社會現象,他把公事跟私事整個的混在一起了
所以你看看當蘇南成做台南市長的時候,發生了弊案
監察委員跑去調查,蘇南成以台南市長的身份還可以擺酒席請監察院的監察委員,來調查他的監察委員,吃飯
這時候監察委員應該迴避,蘇南成也應該迴避
可是整個都混成一團了
所以我們知道,我這種跟別人不來往,不參加婚喪喜慶的作風,其實也為台灣立下一個很好的榜樣
請大家不妨學習,不妨學習

今天呢 講到這裡

 

[註: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不會講台語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01-11 16:29:01 

視貨-->識貨 

回避-->迴避 

關於合肥口音在<別開死面><<中國命研究>>就有提到,李先生自己也忘了.

主  題:Re: 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不會講台語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01-12 14:28:46 

還有 

1.鱉腳--->彆腳 

2.黃奠華 

<<回憶錄>>:多年不見的台大法學院老學長黃奠華也來了。他是最高法院的法官,在台大時帶我們參觀過台北監獄,我一直記得他。 

在五五日記也有提到 

以字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