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一)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上一次節目裡面,我請來台灣一位有名的律師叫做許文彬律師,我特別介紹過他

因為他負責辯護了華定國的案子
並且最近蘇建和他們三個死囚的案子,也是許律師出面辯護的
因為上一次我請許律師來做特別來賓,所以我當面不太好翻他的底牌
今天呢,我還要開個玩笑,翻一翻許律師的底牌
翻他的底牌什麼目的呢?
是證明我李敖是多麼有度量,氣量特別大,為什麼呢?
因為過去我打過一些官司,替我對手辯護的律師啊,不是別人,就是許文彬
我告過中央研究院院長吳大猷,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所長張玉法,也告過王世杰的兒子王紀五,王世杰的女兒王秋華
這些案子都是許文彬替對方辯護的
我兩次告自立晚報也都是許文彬替對方辯護的
有一次我記得很清楚,在告自立晚報的時候,我當庭跟許文彬律師發生衝突
後來我舉出來他當年寫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跟他現在辯護的內容,法理上正好是互相敵對的
我弄得許文彬律師,弄得他覺得很難為情,因為我用他的證據推翻了他
後來許文彬律師他很有勇氣,有服善之勇,很接受真理的一個感召
他辯護一半以後,他不再替自立晚報辯護了,他閃開了
所以我記得很清楚,我們這個老學弟非常的有正義感,我也非常的佩服他,雖然他常常站在我的敵人那一邊
雖然如此,目前我在追究這個華定國的案子的時候,我還是對許文彬律師頂禮有加,我特別請他來上我的節目,這證明了我是非常有度量的
並且我告訴各位一個秘密,許文彬律師當年他受了我們在文星雜誌寫的這些書的影響
他在中學的時候,事實上是喜歡寫詩、喜歡寫散文的一個人,並不是一個從事法律活動的
我現在手媮晹野L二十歲的時候發表的,九月二十七號的,五十七年的一個日記

證明了許文彬當年他是一個習慣是
「秋雨」應該是「語言」的「語」
他是一個很好的文藝工作者,而不是一個律師
後來他為了打抱不平、主持正義,他也做了一個很好的律師
雖然他有的時候在一些小案子方面,為了親戚朋友的原因,他也跟我作對
我舉一個例子給大家看
有一個法官的名字叫做張劍男,這個法官幹什麼呢?
就是在華定國案子裡面,前後經過十八次的審判,嚴格講是二十次,十八次更審加上地院跟高院的兩次
二十次審判裡面,第一次地方法院的時候,他判決了華定國有殺害直系親屬,死刑
第一個錯誤判決就從他開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張劍男
許文彬律師一直為了華定國案仗義直言,直到最後華定國還是沒有被法官放過去,可是到了第十八次更審的時候,法官就又把他判決了無期徒刑,就是饒他一死,其他一路呢也判他死刑
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我要公布這些法官的名字
可是像許律師上次也說過了,他說他們做律師的人,只談案情,不談那一個法官判的
當然他們很客氣
事實上呢,他們做為律師的人也不便得罪法官
那我李敖不在乎了,我就得罪了
譬如我舉個例子,像華定國案裡面,我們判他死刑的人,除了張劍男以外,譬如說像這個林晃
這個法官林晃,以前判過我罪的,判決錯誤的,林晃
像這個林錫瑚,現在法務部的次長,也跟我過去一起在TVBS我們上電視,兩個人互相質問過的
看起來好好先生,他也做過錯誤判決,判這個華定國的案子錯誤的
像這個鍾曜唐,現在的台灣高等法院院長,這個客家人非常的官僚的,態度非常壞的,他也是判了華定國的這個死刑
像這些法官的名字,我們要把他揪出來呀,我們不可以說是你判了以後就算了
沒有算的,我們一個一個都把你找到,這是我李敖的本領
並且我在這個月二十五號,就是我李敖六十一歲生日的時候,我在商業周刊發表一本新書有五百多頁,叫做《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書名叫做《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
我中間放了一個榜,什麼榜?
給這些判決錯誤的法官們放一個榜,其中公布的法官名單四百五十人,四百五十人上我的榜
告訴大家,你們亂判就上我的榜
上了我的榜,我李敖這個書是,我是歷史家,我的書是青史留傳的一個書
你們啊,對不起,跟著我一起走,你們的大名名垂青史
你亂判,我就歌頌你;你亂判,我就揭發你;你判得對,我也肯定你
可是這四百五十人的名單放出來以後,給大家看看,法律上面是怎麼樣的法官們在亂判
我現在講到張劍男這個案子,他就是判這個華定國案第一次判他死刑的,發生錯誤
可是很有趣,在我跟自立晚報的案子裡面,也是他判的,他又判,也判決錯誤了
在當時誰替自立晚報辯護的呢?
那個律師不是別人,就是許文彬
他為什麼替自立晚報做這個錯誤的辯護呢?
因為他們屬於台南幫,許文彬是台南幫的律師,他是屬於台南幫的這個吳家的系統的
所以他不得不替他們來辯護
什麼案子出了問題?
就當時啊,林正杰的手下人誹謗了我,出了一本書,書名叫做《李敖死了》,說我死了,書名叫《李敖死了》
這本書登了廣告,登在自立晚報上面
廣告登出來以後,我也不吭氣
我就用我母親的名義,我母親叫張桂貞
用我母親的名義,在自立晚報也同樣的位置,就花了一萬九千塊錢,我們訂了,我們保留一個篇幅,也要登廣告了,登了一個篇幅
他們也給了我們收據,給了我們位置,收了我們的一萬九千塊錢
到最後我們交廣告稿的時候,廣告稿上五個字,什麼字呢?
是「吳三連死了」
是我當時就整他們,你們不是登這個「李敖死了」嗎
自立晚報的發行人就是吳三連啊,你們老闆吳三連
我李敖我們也寫一本書,書名叫做《吳三連死了》
廣告丟進去了
自立晚報當然不登啊,退給我不登
不登呢,構成我告你的理由了
什麼理由呢?
別人登廣告說李敖死了,你就登
我登廣告說吳三連死了,你不登
那證明了你知道這個廣告不妥,為什麼呢?
好好一個人說他死了,你當然你這個對人不禮貌
有的人忌諱的話還構成這個迷信的原因
我沒有啊,可是你說我死了,對我的評價當然有問題的,構成誹謗
那麼既然你自立晚報不登,證明了你自立晚報認為這件事情不妥
那麼我就問你,為什麼不登?
自立晚報就回信給我,給我母親,他不曉得張桂貞是我母親
他說因為我們有別的廣告稿子把你擠掉了,我們不登
這不是理由啊
因為我在訂你廣告位子的時候,你在六天以前我去下訂的
我訂的時候,你不但告訴我登在那一天,並且登在那一版,你都告訴我了,位置你都給我畫出來了,都告訴我了
並且給我收據了,這個在民法上面等於契約
等於你答應我,某年某月某一天那一版上面,你必須登我這個廣告
換句話說,你跟我訂了契約了,到時候你賴掉,說我給的這個東西賣給別人了,這個不可以
並且賣給別人以後,你還要進一步跟我補救啊
你告訴我,對不起禮拜二這一天太忙了,版太擠了,對不起把你的廣告擠掉了,現在請你給我們機會,我們登在禮拜五
也可以啊
你不能說永遠不給我登,永遠沒有機會
這樣子自立晚報就被告到法院去
告到法院去以後,這個自立晚報呢最有趣的一點,他要退錢給我們
我們交了一萬九千塊錢,廣告沒有登出來
他退給你呀,不是一萬九千塊錢,他要退給你一萬八千塊錢
什麼理由呢?
因為登廣告有一點點回扣,還有一點點稅金的部份
他說啊,要交這個部份,要把這個回扣、手續費要扣掉一千塊
所以要還給你一萬八千塊錢
請大家想想看,通不通呢?
當然不通啊
為什麼呢?
我花了一萬九千塊錢,你給我登廣告,我才願意接受這個手續費呀,接受這個回扣啊
現在你沒有登我的廣告,把我的廣告退給我了,不登
不登以後,你怎麼還抽我的手續費呢
這個事情情理上說不過去
所以我們認為,你不但不能退我錢,你要退我一萬九千塊錢,十足退給我,並且還要加利息
因為我的一萬九千塊錢,在你手裡面這麼久了,你要給我利息,那怕是五塊錢、十塊錢、五毛錢你都要給我
這是我們的立場,就把自立晚報告進去了
那自立晚報就不肯按照這個原來的數目加利息把錢賠給我,就被告到法院
告到法院以後,我就要求法院要假扣押
大家注意啊,法律上有一個方法,就保護這個債權,我把你東西扣留
我怕你變賣呀,我把你扣留
這是很正常的一個現象
就我要提存,我提供擔保金,原告提供擔保金,要求扣押被告的這個東西
好比說真相新聞網柴松林欠我李敖一萬塊,那麼我怕他跑掉啊,那怎麼辦呢?
跑掉以後,我就跟法院說,我一邊打官司要柴松林還我錢,一方面請你把柴松林家裡的冰箱、冷氣、電視都給我貼上封條,要保護我的債權
萬一柴松林不能還我一萬塊,請你法院拍賣他的冰箱、冷氣,然後來還我錢,這叫假扣押
我提出來相對的提存的錢,扣押他的東西貼封條
所以我們就提出來提存的錢,要求扣押自立晚報
結果法院不願意,可是被我逼得沒辦法啊,只好法官陪著我去了,到了自立晚報的社長室,查封他什麼呢?
好,查封他的壁畫,社長室的壁畫,查封
他的這個社長室的
就那時候吳豐三了,臉黑黑的,吳豐山現在垮掉了
就查封他的社長室,貼上封條
自立晚報有一個方法可以把我的封條拆下來,什麼方法呢?
就是他要按照刑事訴訟法,他要提供擔保,什麼擔保呢?
就是李敖要求的錢,李敖的媽媽要求的錢是一萬九千塊錢,那我們也把一萬九千塊錢放到法院裡面,我們提供擔保
這時候封條就可以撕下來了
換句話說,李敖這方面就不要發愁了,說這到時候你倒掉了不還我錢,為什麼呢,因為我有一萬九千塊錢放在法院裡面,放在法院手裡
萬一你打嬴官司,法院直接把這個錢就賠給你了
所以按照刑事訴訟法,這個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和五百三十條的規定,規定的清清楚楚
就是這個假扣押不能撤銷,沒有法定的原因不能撤銷
可是法定的原因這裡面很重要的一條,對債務人而言,你就是要提供擔保
你不能說你有錢還我,那不行,你要拿出來一萬九千塊錢給法院,你才能夠撕掉這個封條
可是我們的許文彬律師就把這個案子鬧到了高等法院,他們上訴
上訴以後,當時這個法官就是張劍男是其中法官之一,還有別的法官
別的法官的名字請你們看我的,就要出版的,四月二十五號出版的這個《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我都公布了這些法官的名字
其他的兩個法官叫做謝俊峰和王德雲
謝俊峰、王德雲、張劍男三個法官居然判決,判決什麼?
判決自立晚報許文彬的這個要求是成立的
換句話說,把你李敖的假扣押撤掉
什麼理由呢?
他說自立晚報很有錢,有房子、有地、有汽車、有這麼多的人,他欠你的錢只不過是一萬九千塊錢,他有能力還你的,你李敖不要擔這個心
所以我們認為自立晚報不會倒的,所以把你撤銷了
謝俊峰、王德雲、張劍男三個法官犯了什麼毛病呢?
犯了公然破壞了民事法規裡面的假扣押的制度
假扣押的制度規定得清清楚楚的,按照民事訴訟法規定的清清楚楚
就是債務人你要提供擔保才能撕下封條
你法院應該叫他們提供擔保,可是法院並沒要他們提供擔保,反而是說他們有錢,他們會還你的,他們不會倒,用這個理由把封條撕下來
這什麼意思呀
什麼叫做不會倒
自立晚報今天的吳家班在那裡啊?台南幫在那裡啊?
沒有了,台南幫倒掉了
當年盛極一時的大華晚報那裡去了?
倒掉了
當年盛極一時的民族晚報王家班那裡去了?
倒掉了
當年盛極一時的第十信用合作社蔡辰洲那裡去了?
倒掉了
一個這麼大的銀行都會倒掉,何況區區的一個報社呢?怎麼不會倒掉呢?
所以法官謝俊峰,謝俊峰,英俊的俊,山峰的峰
還有一個就王德雲,道德的德,雲彩的雲
還有一個就張劍男
謝俊峰、王德雲、張劍男,你們做法官的居然不要求他們按照民事訴訟法來提供擔保,反倒把我們提供了提存的人,這個當事人把我們的封條撕下來
理由是說,對方有錢,不會倒你的帳
剛才我所說過的,民族晚報、大華晚報、第十信用合作社都倒了,自立晚報自己的吳家班也倒了
怎麼不會倒,當然會倒
按照一九五O年三月十三號蔣介石的秘密談話,中華民國都倒掉了,中華民國都沒有了,一個國家都會亡,一個報紙不會亡嗎
你憑什麼你法官說這個自立晚報不會倒
所以今天我公開譴責這個法官謝俊峰、王德雲、張劍男,就是你們以高等法院法官的地位,公開藐視民法,公開推翻了民事訴訟法,你們是什麼意思啊
所以上次我跟許文彬到來做節目的時候,我在車裡面還挖苦許文彬,我說你怎麼可以跟他們打這個案,打這個官司
你這麼有名的律師,怎麼可以打出這麼一個丟人的官司來,這個官司不可以這樣打的嘛
你不可以替他們辯護,不可以要求他們撤銷封條的嘛
你們自立晚報有錢,拿出錢來嘛
所以這個又是一個有趣的案子,證明了縱使像許文彬,這麼有名的律師,他在一個為了感情的原因,也會幫著台南幫做了這麼一件我認為是錯誤的一個辯護
雖然許文彬是我的老朋友,我到今天還是非常的佩服他,尤其他做了很多的義務的替為了人權的案子來辯護,是很了不起的
那個時候,像替華定國來辯護,那個人敢替他來辯護啊?
那個時候在黑暗時代,在冰河時期,在白色恐怖時代,雖然這是司法的案子,他敢站出來辯護,還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們看起來,這一次在蘇建和的三個死囚的案子裡面,當許文彬站出來為他們辯護的時候,我們才發現
喔∼這麼多的教授們跑出來簽名了擁護了,這麼多的這個,連馬英九這些人,像最高檢察長陳涵,陳涵這麼可惡的檢察長都站出來,要求這個案子要仔細的處理了
可見呢經過當年的許文彬,當然也包括我們李敖在內了,我們這些人的努力的耕耘,到今天有很多人他們開始勇敢了,開始有正義感了,開始站出來質問,或者不得不站出來,像馬英九跟他的陳涵,他們不得不站出來提起非常上訴了
證明我們的這些多少年來辛苦的努力,也沒有白費,至少有很多膽小鬼今天敢站出來了
可是相對的可以證明,當年的李敖,當年的許文彬律師,是多麼的膽大
雖然在我李敖這麼多年爭取的自由的活動裡面,爭取自由,爭取正義,在跟法院的糾纏的過程裡面,許文彬也曾經站在我對方來跟我搗過亂
雖然如此,我還是這麼樣的有胸襟有氣量把他請到我的節目裡面來,來談大的案子,我們這些算是小的案子
我覺得我今天特別還要講到這一點,證明了我的氣量是多麼大
我講這個故事,證明什麼
證明了我們追求司法的正義的過程裡面,我們是很艱苦的,是很寂寞的
我們在這個艱苦的寂寞的過程裡面,我們知道我們怎麼樣在努力,才知道這個真相
這個真相有時候法律上是不能判決的,可是最後我們還是逼著法院判決
法院判決錯誤了,我們會,說難聽話,我們會把你法官名字揪出來,告訴大家這個法官如何在做錯誤的判決
所以我們爭取真理的方法呢,都是用這種方法在爭取的
這也就是今天我們可以用一些狠話來講這些事情
最後我再補充講一點,也是法律問題
最近報紙登了一個消息,說「士林官邸六月前還給台北市」

還給台北市什麼呢?
還給台北市,台北市會把士林的蔣介石原來住的地方,所謂官邸的地方,佔了很大很多的地皮,要回來
可是有一點很奇怪
就是總統府官員主動來訪表達意願
表達什麼意願呢?
就"官邸正館",蔣介石住的房子,"繼續保留管制"
什麼意思啊?
整個官邸土地有麼多,還給你台北市政府,可是蔣介石這個核心地帶,住的房子的核心地帶,不還給你,也不開放給台北市
什麼原因呢?
因為說蔣介石的未亡人蔣宋美齡,那是她的家,所以他們還要繼續保留
我現在公布一個文件,什麼文件呢?請大家看
現在民進黨代主席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在一九八八年六月四號她做立法委員的時候

她曾經要求說是你們這個士林官邸的部份怎麼解決?曾經要求這個問題
結果呢,行政院答覆是說"士林園藝管理所,台北市政府業於本年",就七十七年,一九八八年,"四月十一日起對市民長期開放,自由參觀"
就是蔣介石官邸旁邊有一個很大很多花園,園藝管理所他的意思啊,市民可以來看花,我們可以來看花了
注意啊,一九八八年就開放了
另外一個請大家注意,"蔣夫人忠誠愛國,抗戰期間,領導全國婦女抗戰救國,且在外交上,貢獻甚多,功在國家,七十五年因參加先總統蔣公百年冥誕而歸國,為懷念先總統蔣公,故仍居住梅園特區"



看到沒有,蔣宋美齡她要懷念她的老公,所以她現在住在那裡,所以現在不能還給你們
我請問,這是什麼鬼話啊,什麼鬼話
可不可以說美國總統死了,他的夫人說我要懷念我的丈夫,所以我來住在白宮,可以嗎?可以這樣子嗎?
我們為什麼呢,因為他整個的答覆裡面只說了四個字,就蔣夫人「功在國家」
為什麼功在國家就可以霸佔國家的財產不還呢?這什麼道理呢?
另外一方面,說蔣夫人"為懷念先總統蔣公,故仍居梅園特區"
這是什麼說法啊,更是莫名其妙了
我們不懂為什麼一個女人懷念她的丈夫,她就可以住在公家的房子裡面不走,這是什麼邏輯呢?
這種邏輯如果成立的話,那還得了嗎
換句話說,如果這個李登輝死了,那曾文惠就可以住在現在這個總統官邸,就可以不走
為什麼呢,她懷念李登輝,我懷念李登輝,我就可以不走
換句話說,這樣子搞下去以後那還得了嗎
我剛才也舉了一個例子,美國的每一個總統的未亡人都可以住在白宮不還,原因就是說我要懷念我的老公
你懷念你的老公就可以不還嗎?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來,行政院在一九八八年答覆立法委員許榮淑的這個話,這個鬼話一直延續到今天
八九、九O、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八年以後還用這種理由來騙我們,還來騙我們的阿扁,陳水扁
那陳水扁到底接不接受呢?
我請問你,眼看六月就到了
當六月來的時候,你陳水扁接不接受,是不是保留了蔣介石士林官邸的梅園特區以外的地方,其他部份你都放水呢?這個部份你放水你不要呢?
這是我李敖在這裡正式質問你陳水扁,你有沒有氣魄把它要回來,今天我在質問你

今天呢 就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