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求知的方法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我們人類追求知識有很多的階段,也有很多的方法,也有一種基本的態度。這個基本的態度,過去我們讀古書,孔子曾經告訴我們一個基本態度,他說,他先來描寫人類,人類呢,孔子認為下層階級的人,我們可以叫他怎麼樣做事情,可是無法使他知道怎麼樣做。這句話的原文請大家看一看。

孔子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般的解釋方法就是說,老百姓能夠講得通的,叫他去做,不必使他知道怎麼樣。這句話看起來像是個愚民政策,可是我覺得我們用一種新的標點來標點這句話的時候,可以發現新的意義出現,請大家看我的講義第二行,大家看。如果我們這個地方加個標點,「民可」,加個標點,「使由之」,「不可」,多個標點,「使知之」。請看,這個意思跟上面的意思完全不一樣了,下面什麼意思呢?如果老百姓能夠照我們的意思去推動我們的政令的時候,政治法令的時候,叫老百姓去做;如果老百姓做不到,跟不上的時候呢,我們要使他了解,使他跟得上。換句話說,這個又變成一個有相當的民主思想的一個標點方法了。上面一句是說,老百姓不必知道,我也不要告訴你。下面這一句,你知道了,就這樣子做,如果不知道呢,「使知之」,我來教你知道。可見我們求知的態度,根據孔子的解釋裡面,其實我們加個新的標點以後,也可以賦予新的解釋。

  再看論語的話,孔子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這句話它的意思就是說,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樣就是真的知道了。不知道呢,不要冒充知道。我覺得這句話呢,我年紀越大越發現,傳統的這個解釋是有問題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傳統的解釋發生了問題,應該怎麼解釋呢?應該我知道的就是知道了,我不知道的就不知道,我不必知道的就不必知道,這樣是求知識的態度,我李敖的解釋是這樣解釋。這話什麼意思呢?換句話說,有的東西是我內行的,我知道的,有的東西不是我內行的,我可以不知道的,我不一定非知道它不可。

  我記得很清楚,當年我坐牢的時候,那時候每個禮拜外面可以送兩本書進來給我看,然後要經過檢查,不是隨便書都可以看的,如果書不合適,就把你扣留了。當年我的好朋友叫趙承厚,趙承厚,我的好朋友。

他在,幾年我還寫下來,一九七三年五月二十五號,我收到,「木毅」,就是他的化名,趙承厚送我的書。這書什麼書呢?叫做「空氣動力學」。請看,然後經過軍法處檢查過了,這個書可以看,沒有思想問題,蓋了一個圖章,叫「毋忘在莒」。

這個圖章一蓋,表示這個書經過檢查了,可以給你看了。這個書叫「空氣動力學」。我的老朋友趙承厚把這個書送來給我看,那麼我也看,我承認我看不懂,原因呢,這裡面涉及的數學的部分跟物理的部分太多了,我李敖的內行部分不在這個數理方面,所以我看不懂。所以我就想到了「不知為不知」,我看不懂,就承認看不懂,這個書雖然我也看了一些,承認看不懂。

  譬如說,我在台中一中的同班的老同學,叫做陳正澄先生,陳正澄。

他後來在我們班裡面都考第一名的,後來做了台大經濟系主任,今天還在台大經濟系教書。他是最有名的學者,因為中國的學者能夠在日本講學的,幾乎數不出來,他在日本講學的,最有名的學者。他送了一本「計量經濟學」送給我,他還特別題字,「李敖同學敬請指教,陳正澄」,這在一九九O年十二月三十號送給我的。

我看了半天這個書,看了半天只看懂他的序,其它我都看不懂,原因又是這種東西,整個都是數學,計量經濟學都是數學的東西,我承認我看不懂。

  過去我常常努力去看很多東西,我看不懂,而要努力把它學會的。後來我年紀越大,學問也越來越大,就知道有些東西我可以不必知道它。所以「不知為不知」,不知道的東西,可以不知道的,就不要知道它了,「是知也」,這才是求知識的、求學問的正常的道路。這也就是我個人這麼多年看書、研究、努力工作得到的一點經驗,這個經驗正好把孔子的話做了最新的解釋,就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不該知道的,就不必知道了,不必要強著自己去知道。

  像李登輝,就覺得他自己無所不能。大家挖苦他,他第二天要見什麼外國專家了,頭一天還要惡補,第二天見到專家以後,頭頭是道,講給人家聽,人家心裡暗笑,你根本是外行嘛。所以大家不是說嗎?說除了他不向李遠哲談化學之外,他可以向任何人談任何的問題,表示他很淵博。事實上呢,李登輝這種淵博是假的。我的淵博是真的,當然我也承認有些東西我是不知道的。譬如說,剛才我所說的,空氣動力學,計量經濟學,這種東西我是不懂的。

  我們再進一步談求知識的方法。在我上次節目裡面談到了,我不相信學中國的學問,需要到外國去學。可是我們今天流行的,我們看到這些中央研究院的這些院士們,什麼余英時啦、許倬雲啦這一些人,林毓生啦、張灝啦他們這些人,都是跑到外國去研究中國學問,得什麼博士回來,我就不相信他們這種東西能夠在外國學。而外國的這些中國通、這些教授們,能夠教他什麼真東西,我就不相信。中國的東西要靠我們中國人自己去研究的,而不是靠這些洋鬼子們所能了解的。

  我上次講個笑話,我說外國一個漢學家,因為讀不懂諸葛亮傳,三國志裡面的諸葛亮傳,所以他們就說諸葛亮是音樂家,因為他諸葛亮自比管仲樂毅,就是自比管樂,外國人一看「管樂」,那麼就管弦樂嘛,是音樂家。同樣的還有一個笑話,大家看,這是晉朝的大詩人陶淵明。

當然這種像,我們敢說這不是當時的像,因為什麼樣的像不知道了,這也是古人所想像中的陶淵明的像。陶淵明有兩句詩,大家看,這句詩大家看看是,看這詩。


他說:「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這兩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個洋人,洋學者就講了,說陶淵明眼睛是斜的,斜眼,叫陶斜眼。為什麼眼睛是斜的呢?因為他在東籬之下,面朝東的這個籬之下,採菊,他採這個菊花,卻能夠看到南山,這一定是斜眼,眼睛斜的人才能有這個本領。他不曉得這完全是個笑話,為什麼採菊東籬下,不能夠側過頭來向南方看南山呢?所以他們說陶淵明的眼睛是斜的。其實眼睛不是斜的,而是脖子是硬的。

  所以我們講到很多笑話,過去陳誠,陳誠到台灣以後,是比較開明了,過去在大陸時代,國民黨的這種軍頭,很少人不是很頑固的,或者這種軍閥式的軍頭。陳誠有一次笑話,我是在陳誠做過師長的這個師裡面做過排長,當時我做排長的時候,十七師,就以前的十一師,以前陳誠做過師長的。他們講過,部隊裡面流傳那個陳誠的笑話,說中秋節帶著部隊去賞月,大家排好隊排好了以後,然後大家立正站好,然後喊口令,人家是向前看、向左看,向右看,他是向上看,看什麼呢?看天空的月亮,下命令一起看月亮,換句話說呢,頭就這樣看。換句話說,我剛才講到這一些外國的所謂中國通,所謂漢學家,把這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解釋成陶淵明是視力有障礙,我覺得非常可笑的。

  我講這些故事就告訴大家這個求知識的這些方法,所以我今天不但是能夠現場現身說法,告訴大家如何展示我們的知識跟融會貫通這些學問,同時告訴大家求知識的方法跟態度,並且告訴大家什麼人他們的知識是不可靠的,好比說到外國去搞博士,學的這種漢學,是不可靠的。

  在軍隊裡面有一個術語叫做「機會教育」,就是來了一個機會一個情況,我用這個情況來教育你,不是平常這種教科書這樣教育你,不是的。這樣子有一個情況出現了,我給你的教育或傳授你的知識,這時候你聽才聽得進去。好比說最近我在我的節目裡面,一連兩次談到了三國演義,為什麼呢?因為現在台灣大家電視在炒三國熱,所以我趁機我也談一談三國。就是有這麼一個機會,大家談三國,我李敖出現了,你們都談錯了,你們都演錯了,我來談談三國,這叫做機會教育。

  所以我談到這個機會,就是順便跟大家談一談。今天呢,我首先要講一個故事,在清朝的一個筆記小說裡面有一個故事,什麼故事呢?說有三個,一個姓莊的一家人,有三個流氓,叫做莊氏三虎,外號叫三個老虎,莊氏三虎。

當時有一個叫顧捕役,捕役是什麼呢?就等於現在的刑警,就是警察、刑警,姓顧的。他老是發現這個地區很多強盜案、竊盜案發生以後,可是被偷去的、被搶去的金子跟銀子,找不到,他們就懷疑藏在莊氏三虎的家裡。所以這個顧捕役,這個刑警顧先生,他有一天晚上就爬到莊家的這個房頂上去,偷偷的往下看,結果看到大廳裡面燈光很亮,一個棺材擺在那裡,大家在照顧這個棺材裡面的死人,可是卻看他們照顧死人沒看到他們表情很哀戚的,家裡死人應該很難過啊,可是看不到很哀戚的表情,他就感到很奇怪。然後他第二天呢,這個顧捕役,這個刑警顧先生,他就化裝成叫化子,化裝成乞丐,就到這個莊家裡面附近去玩、去混、打聽。就打聽出來,在半個月以前,這莊氏三虎的叔叔死掉了,不過那個棺材好像已經埋掉了,怎麼現在家裡面又出來一個棺材呢?他就斷定說是這棺材裡面一定是假的,沒有人,是用來藏這些各方偷來的、搶來的這些金銀財寶。於是乎他就跟縣太爺申請了以後,到現場去搜查。進了現場搜查以後呢,他們就看到這個黑棺材,他們就要求說打開棺材看,這個莊氏三虎就拒絕了,說是我們叔叔死了,已經棺材都封好了、釘好了,你要看就不太近人情吧。可是縣太爺說,根據我們顧捕役,刑警顧先生的調查,你們棺材裡面有問題,我們現在就是要查。結果棺材打開了,打開看,一個老先生死在裡面,是他叔叔沒錯,穿著衣服死在裡面。穿幫了,果然是死人在裡面,你說裡面是金銀財寶,我人死在裡面,死人在裡面。結果那個縣太爺弄得灰頭土臉,說很抱歉就回去了。那個顧捕役,這個刑警,也被人家揍一頓,說你們根本搞不清情報,你跑來搗亂。可是這個顧捕役被揍了一頓以後,越想越不對,他就跟縣太爺說,我們再去查。然後又衝進去查,打開棺材一看,還是死人在裡面,這個顧捕役用手把死人身上衣服一撕,衣服一撕開,發現裡面都是金銀財寶,都是偷來的、搶來的金子銀子,什麼意思啊?死人不見了,死人的身體不見了,只剩下一個頭擺在上面,下面穿著衣服,衣服裡面蓋的我們以為是身體,不是,都是金銀財寶。換句話說,顯然的莊氏三虎在他叔叔死了以後,他把他叔叔頭切下來,就裝在第二個棺材裡面,第一個棺材是沒有頭的,為什麼呢?就是準備你們官方來搜查,打開棺材一看,老頭子死在裡面,殊不知身體是金銀財寶,身體沒有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告訴這個顧捕役、這個刑警很精細,經過你們這樣子作假,也瞞不了他,還是查出來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個故事,就是人死了以後,他的人頭跟他的身體分開的這個事實,我覺得我們談到三國志或是三國演義最有趣的一個現象就是關公。關公的人頭是分開的,大家知道在孫權把關公殺了以後,他的屍體埋在襄陽,湖北的襄陽。可是人頭要傳去給曹操看,就傳去了,最後關公的這個頭是埋在河南的洛陽。大家注意,在中國的說法,這叫做不能夠全屍,叫做「身首異處」,他的身體跟他的頭顱、腦袋是分開兩個地方的,這關公死了以後,他是身首異處的。

這在中國裡面是最忌諱的,最不喜歡就是這個頭跟身體分開了。所以古代這種劊子手來砍人頭行刑的時候,很多人的家屬,當事人的家屬,他們付錢給劊子手,說你這刀下去的時候要客氣一點,不要把頭跟身體砍成兩段,怎麼辦呢?希望你砍下去的時候,能夠砍到這裡,裡面的喉嚨斷掉了,可是這層皮沒有斷,希望那個皮能夠連在那裡。這樣子這個劊子手刀下去以後,刀砍下去還能收回來才有這個特殊的效果,當然這是特技表演了。劊子手要很多很多的錢,要給很多很多的紅包,劊子手才給你做這種特技表演,把這個頭跟這個身體留下一層皮不砍斷。

  可是一般都砍斷了,砍斷之後還是要求,劊子手常常把人頭藏起來不給你,這怎麼辦呢?家屬求劊子手或怎麼樣,人頭給錢要回來。要回來以後怎麼辦呢?這頭跟身體分的啊?沒有關係,有人就要把他釘在一起,縫在一起,縫在一起並不是縫一圈,三百六十度,不是的。縫三針,這裡一針,後面兩針,表面上就連在一起了,頭跟身體就連在一起了。這個名字,一個專門的名字,這個名字叫做「綴元」。什麼叫做「綴元」呢?元就是頭顱,把這個頭顱連在一起叫做「綴元」。

  所以有一個另外一個故事我給大家講,唐朝的高重傑,他守梁山。他被賊,就是當時反叛的這些人,這頭子叫朱泚,他把他殺掉了。他被殺以後,這個皇帝呢,他被賊殺了以後,賊把他的這個頭就帶跑了,沒頭。這個皇上就覺得他是忠臣,就哭他,他的頭沒有頭了,給他做個假頭裝在棺材裡面,身體是真的,頭是假的,哭他說忠臣。那這個賊們就是這個叛亂份子,殺他的人,這個朱泚,他也覺得這個人很了不起,能夠守梁山,殉職。結果他們手裡只有一個頭,怎麼辦呢?他們就給他接個身體,接個身體,也哭他說他是忠臣。這個有名的一個很好玩的一個故事,就是兩邊都說他是忠臣,可是一邊有個頭,一邊有個身體,這也算是身首異處的一個例子。

  我講這個故事證明什麼呢?證明我們,好比說看到三國演義了,看到三國的這個電視劇了,我們才知道這裡面有很多的有趣的解釋。換句話說,這就是有趣的一個現象。

  我們再看看,好比說三國演義裡面,我們說「草船借箭」,孔明草船借箭。

有沒有這個事情呢?歷史上有,是唐朝張巡的事情,他不是用草船去借箭,用草人去把敵人的弓箭騙來,可是諸葛亮沒有這個事情,所以這個事情是假的,只是把唐朝的故事裝到了三國,就有這種故事。所以只有我們對歷史通的人,才能夠把它的原因這個源流能夠查出來,並且告訴大家。

  我們再舉個例子,現在我們吃的這個包子,包子裡面有餡的,可是古代的饅頭裡面也有餡的,我們現在吃的饅頭就是等於諸葛亮發明的,為什麼諸葛亮,諸葛孔明發明饅頭呢?因為諸葛孔明去跟蠻人...七擒孟獲了,這個事是假的,沒有那麼多次,他跟蠻人作戰的時候,發現蠻人用人頭來做祭祀,你不祭祀的話就行軍行不過去,就是等於鬼神跟你搗亂,軍心也不穩。可是諸葛亮認為用人頭這多不人道啊,所以他就用麵做成一個人頭的樣子,裡邊有餡,就是我們講的饅頭。饅頭的意思,古代的意思叫做蠻頭,就這個蠻,野蠻的蠻,野蠻人的頭叫蠻頭。

所以七擒孟獲的時候,這個饅頭就這樣變出來的,包子也是,饅頭跟包子是同類的東西。所以現在我們知道,我們現在吃的饅頭原來就是跟諸葛亮有關的,這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有趣的例子,才真的知道歷史真相是怎麼回事我們才能夠知道。我們再舉個例子給大家看。三國演義裡面有個曹操一個大將叫做夏侯惇,曹性這個人射了個暗箭,一射射到他的左眼,然後這夏侯惇講一句話,說「父精母血,不可棄也」。

他是我爸爸的精子,我媽媽的血,所組合出來的我的眼珠子,「不可棄也」,不能夠把它丟掉。所以他把他那個,很勇敢的將軍哪,箭射他左眼,他把這個箭拔出來,拔出來以後,發現眼珠子也跟它出來了,在箭頭上面,他就講這句話。我父親的精子,我母親的血,造成我的全身,我是我父親母親一體生出來的,我把它吃掉,他就把他這隻眼珠當眾就吃掉了,這在三國演義裡面都有這個故事。

  這種觀念我們看起來是個故事,可是事實上我們要知道,這裡面有來源的,來源就是我們看孝經,孝經裡面講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身體,我的頭髮,我的皮膚,是父母給我的,我不能夠把他們破壞掉,這是孝的開始。就是保護我的身體,就是保護父親母親給我的身肉體,這是孝的一種,我破壞我的身體,就是不孝。

  所以請大家看這一段話,曾子快死的時候,他把他的學生找來了,他說你看,「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這段話在論語裡面的話,什麼意思呢?我再講給大家聽,他生重病了,找他學生過來說:「啟予足,啟予手」,這意思就是說,你們「啟予足」,看看,抬起來看,看我的腳,我的腳好好的,沒有少掉一塊,沒有瘸腳,都好好的,為什麼呢?「啟予手」,看看我的手,我的手也好好的,幹什麼呢?我父親母親給我的身體,我現在展示給你們看,我活了一輩子沒有損失掉。所以詩經裡面說,戰戰兢兢,好像在深水旁邊,好像踩在薄的冰上面,隨時會掉下去,我這樣子我戰戰兢兢的保護我的身體。「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今天以後我要死了,我才知道,「而知免夫」,我才身體可以不受到傷害了,我可以很完整的還給我父親還給我母親。

  這就是曾子這個觀念,從孝經到論語我們看到這個觀念,就是我的身體頭髮皮膚都是跟著爸爸媽媽來的,所以我要孝順爸爸媽媽的一條,就是我不可以毀壞了我的身體,所以我們才看到三國演義裡面,這個夏侯惇這樣子眼睛被射了以後,他把眼珠子吃掉,為什麼呢?這是父親母親留給我的一體的一部分,我不可以把它毀壞掉。所以比照古人這個觀念,如果你得了盲腸炎,盲腸你也要把它吃掉,你拔了牙,牙也要吞下去,所以當然這是很荒謬的一個觀念,可是基本上我們的古人真正相信這個東西。所以我們了解歷史,看三國演義,看三國志,看三國的這種電視劇,我們覺得對我們不完全是個故事,我們要給它一個更多的學理上的、背景上的解釋,這樣子我們的思想才能夠更充實,這樣子才不算白白的看了這場戲。

  今天呢,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敖江湖--求知的方法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5-06-22 22:37:31 

三國誌-->三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