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不伐賊,王業亦亡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在上一次的節目裡面,我曾經提到軍隊中的一個術語,軍隊中的術語說「機會教育」,什麼叫做機會教育?就是一個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利用這個情況給你教育,這個時候你會印象特別深刻。

  我曾經說過,最近電視裡面在炒三國熱,大家都炒三國演義,你演你的,我演我的。我呢站出來講了三國演義的一些真的事情跟假的事情。大家現在弄混了,不曉得三國演義很多東西是假的,可是它影響了我們,影響了我們的思想,所以我把它加以解釋。

  今天我再談一點點三國裡面的一個有問題的事情。大家念古文觀止看到兩篇文章,諸葛亮寫的叫做「前出師表」,前後出師表。前面的出師表,它是真的文章,因為在三國誌的諸葛亮傳裡面,都收了這篇文章。可是後出師表就有問題了,有什麼問題呢?這裡面出了一個現象,就是他提到了三個字叫做「喪趙雲」,這句話。

可是後出師表是說建興六年遞上去的,可是趙雲是建興七年才死,換句話說,趙雲沒有死。沒有死怎麼會出現趙雲死了這個事實呢?你諸葛亮怎麼不曉得趙雲死沒死呢?不錯,諸葛亮投奔劉備晚於趙雲,趙雲那個時候,跟劉備跟了十六年以後,諸葛亮才出現。我上一次講過,諸葛亮二十六歲的時候,劉備才跟他等於是,一直在請他做軍師,可是那時候正式職務還不是軍師,正式職務做軍師還是在很後來,赤壁之戰以後的事情,劉備才開始重用諸葛亮,可是趙雲在這個時間以前十六年,就跟了劉備。所以後來諸葛亮在後出師表的時候,這個時間,很多人死了,可是趙雲還沒有死。趙雲沒有死,你諸葛亮當然知道趙雲沒死啊,你怎麼可以說後出師表裡面,出現了趙雲死的字眼呢?所以才被人家懷疑這篇文章是假的,所以因為假的,才搞不清歷史真相,所以才出現了趙雲沒死而當他死了這個現象出現。

  不管是真的假的,後出師表裡面,其中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影響了我們中國人。什麼觀念呢?請大家看後出師表裡面的前後的兩段話,前面說,請大家看。

「先帝慮」,這先帝指劉備,就是阿斗的爸爸,擔心,「慮」是擔心。「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計臣以討賊也」,所以要用我來討賊,討賊就是討曹操這個人。「以先帝之明」,以你爸爸劉備這樣聰明,「量臣之才」,他能夠衡量我諸葛亮的這個才幹,有多少才幹。「固知臣伐賊」,當然知道以我諸葛孔明去討伐曹操他們,「才弱敵彊也」,我的能力很弱,可是敵人很強。可是「不伐賊」,我們不去打這個賊,「王業亦亡」,我們的蜀,魏、蜀、吳三國,蜀國的天下也要亡,為什麼呢?守不住的。「惟坐而待亡」,與其坐在這裡我們等著死,「孰與伐之」,那不如去打他。這最後一段說,「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大家都念過的。「至於成賊利鈍」,將來會不會成功?我不知道,我是鞠躬盡瘁,死了算了,「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不是我所能看到的。

  這裡面最關鍵這兩句話,就是「不伐賊」,不打他,「王業亦亡」,「坐而待亡,孰與伐之」,這話什麼意思?這話就是說,我們四川守不住的,我們只有北伐中原,如果北伐中原不成功,我們要在四川做這個守一個小朝廷,也守不住。這點破了當時魏、蜀、吳三國,蜀國的處境。就是說,我們想在偏安做小皇帝,守不住的,為什麼呢?沒有台灣海峽,守不住的。台灣為什麼短時期守住了呢?因為有台灣海峽,沒有台灣海峽,我們守不住的。所以只好與其我坐在這裡等著滅亡,我不如打你,打你也許還有機會。所以孔明就我們講的「六出祁山」,事實上沒有六出,只三出,至多三出,就打,往北伐。開始北伐的時候,我告訴你,當時這個蜀國只有多少軍隊,只有五萬個軍隊,蜀國沒有人,四川沒有人,四川人很少。所以諸葛亮沒有人去打仗,可是他每一次北伐失敗回來,大家注意,他不是撤退,不是潰退,他都是整整齊齊的兵退回來,所以諸葛亮他是非常能幹的一個人,只是說蜀國的天下沒有這麼多的人跟物質跟資源給他耍,所以他沒有辦法。

  所以孔明講說,劉備告訴他,擔心「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可是到了台灣以後,蔣介石學會了這兩句話,只學會了前面這五個字,沒有學會後面這五個字,什麼意思呢?「漢賊不兩立」,我學會了,有敵無我,共產黨要進聯合國我就退出,我是漢你是賊,我跟你不兩立。可是「王業不偏安」,蔣介石忘記了。「偏安」就是說,你躲到邊彊去了,你的真正中央政府不可以躲到邊彊去,他劉備不可以躲到四川去,你蔣介石不可以躲到台灣去啊。可是蔣介石王業偏安,他只能做到漢賊不兩立,做不到王業不偏安,為什麼呢?因為當時還有一個機會,就是在聯合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去以後,把蔣介石趕走的時候,把台灣趕走的時候,當美國人曾經一開始跟台灣商量,說你們就承認你們是台灣,你們不要代表整個中國了,如果你們承認現實的話,我們美國人希望給你幫忙,希望以台灣的名義在聯合國裡面插一腳,在共產黨進來以後插一腳,世界各國都承認你就算了。蔣介石不肯,所以叫做「漢賊不兩立」,有他來,我就走,共產黨來了,台灣離開了聯合國。當然事實上,他蔣介石想這樣幹可能也幹不成,只是美國人跟蔣介石的一個構想而已。漢賊不兩立成功了,可是王業不偏安做不到,躲到台灣來。

  躲到台灣來之後呢,蔣介石就知道諸葛亮的這句話了,就是說「然不伐賊」,不消滅共匪,「王業亦亡」,我的中華民國,我的中國國民黨啊,蔣家天下也要完蛋。「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等於我坐在這裡等死的話,我不如去打他,反攻大陸。可是蔣介石試驗過,東山島一次,灰頭土臉被打敗了,所以蔣介石趕不上諸葛亮,諸葛亮以五萬的阿兵哥,還一次又一次去北伐,蔣介石趕不上諸葛亮。那你可以說蔣介石在台灣情況不一樣啊,諸葛亮在四川啊。那有的人在台灣也反攻啊,反攻到南京的,那什麼人呢?鄭成功,對不對?鄭成功反攻的時候,打到南京了,對不對?這蔣介石在哪裡啊?蔣介石他連個大陸邊都沾不上,所以證明了蔣介石這批人是無能之輩。

  我們看看蔣介石當時要來台灣的時候,當時他發表幾個談話,大家看看幾個層次的。

他那年第一次講話,他說:「我們半年整訓,革新精神,一年反攻,三年成功」,這第一次空頭支票。



後來就說,改變了,請大家看。「我現在把去年『一年反攻,三年成功』的計劃,改為『一年整訓』」,本來半年整訓的,現在改成一年整訓了,「二年反攻」,本來一年反攻的,改成二年反攻了,「掃蕩共匪,三年成功」,改成了「一年整訓,二年反攻,掃蕩共匪,三年成功」,「就是說:從現在起,少則三年,多則五年,要來達到我們消滅共匪,復興中華民國的目的」。好了,然後又立刻空頭支票退票了。



我們再看第三次,蔣介石的話。「我可以很確實的來告訴你們,今後三月內,共匪如果來侵犯台灣,那就是我們國軍迎頭痛擊乘勝反攻大陸的時機,這樣三個月以後,我們就可以正式反攻大陸了。如果共匪始終不敢來侵犯台灣,那麼我們要在一年以內,完成我們反攻大陸的準備,至遲一年以後,亦必能實行反攻大陸」。請看這是什麼鬼話,共產黨再三個月來打我們,我們也打回去,乘勝反攻大陸,他不打我們的話,我們一年以後反攻,這什麼意思啊?你該反攻就反攻,跟他打不打你有什麼關係啊?他不打你,你也可以反攻嘛,為什麼他打你,你就急著要反攻,他不打你,你可以一年以後?這胡說八道嘛!我們現在一句俗話,叫「勝利沖昏了頭腦」,把你頭腦弄昏了,這蔣介石是失敗沖昏了頭腦,語無倫次,亂來了,失敗沖昏了頭腦。




再看他第四次講話。「現在我再講政府反攻大陸的計劃,總括四句話來對同胞們重說一遍,就是『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看到沒有,由半年準備變成一年準備,一年反攻變成兩年反攻,那三年成功變成三年掃蕩,最後五年才成功了。換句話說,從半年到一年,從一年到兩年,兩年到三年,三年到五年,空頭支票一路開下來。我給他列個表大家看看,這蔣介石--現代諸葛亮,他這個空頭支票表,請大家看一下。



「蔣介石反攻大陸空頭支票表」,一九四九年六月二十六號,他說準備期限半年,反攻期限一年,掃蕩期限沒有,成功期限三年,兌付結果,退票。再看,一九五O年三月十三號,準備年限一年,反攻年限兩年,掃蕩年限沒有,成功年限三年,兌付結果,退票。再看第三項,一九五O年五月十六號,準備年限一年,反攻年限兩年,掃蕩年限三年,成功年限五年,兌付結果,退票。蔣介石變成拒絕往來戶,一再退票。退了以後,把蔣介石自己也退昏了頭了,一連兩年以內,退票一大堆,你看看這一九四九年六月到一九五O年五月,前後十一個個月之間,就退票三次。他老臉雖然臉皮厚,雖然不要臉,也不敢再談反攻了,也不吭氣了。

  不吭氣到什麼時候呢?到了最後,最後他到了一九五九年,他就講了一句話,一九五九年,這個四十八年,就來台灣十年以後,他講了一段話,他說:「再過十年,如果我們不能夠反攻大陸的話,一切都完了,一切希望都幻減了」,這句話是一九五九年說的,來台灣以後十年說的,到了一九五九說,再過十年我們回不去,一切希望都沒有了。結果呢,不幸,真的不幸,一九六九年到了,十年過去了,回不去了。不但一九六九年過去了,一九七九年也過去了,一九八九年也過去了,都回不去了。蔣介石他在這邊也死掉了,來台灣二十六年以後,死在台灣。這就證明什麼呢?證明了,整個是春夢一場。注意啊,春夢一場這話不是我說的,蔣介石自己講的,他說革命了半天,最後撤到台灣,最後是春夢一場,整個是春夢一場,並且是好夢一場。對我們人民是噩夢一場,最後你鬧了我們半天,喊了二十六年的反攻大陸的口號,最後呢,回不去了。證明了什麼呢?證明了,蔣介石的下場,他不如諸葛亮,也不如鄭成功。我講過,諸葛亮人家也是北伐兩次到三次之多,鄭成功也北伐反攻了南京,蔣介石什麼都不是,所以變成一個空頭支票。

  蔣介石口口聲聲學後出師表,「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結果呢,聯合國給趕出來,漢賊不兩立,你給我滾蛋,你是漢也好,你是賊也罷,你滾蛋。那個王業偏不偏安呢?偏安了,偏安以後,回不去了。

  所以出師表的精神、出師表的意境整個出來了,對不對?「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我們不討伐曹操,我們也完蛋,翻成現在白話,我們不討伐共匪,我們中華民國也完蛋。現在我們看到了,己經在越來越完蛋,越來越完蛋,為什麼呢?聯合國趕出去了,邦交國家一個一個跑掉了,全世界承認所謂中華民國的,都是些小國家,大的國家都沒有了。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來整個的,我們有句俗話叫「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現在就是一年不如一年。

  以前宋朝的詩人叫做陸放翁,就陸遊,寫了一首詩,他說「一年老一年,一日衰一日」,衰弱,一日衰一日,「譬如東周亡」,像東周國家的滅亡,「豈復須大疾」,難道還要等到有大的病我們才完蛋嗎,不需要等到有大的疾病,我們就完蛋了,為什麼呢?身體整個弱下去了,整個的局面不對了。「一年老一年,一日衰一日,譬如東周亡,豈復須大疾」,難道還需要更重的病嗎?台灣現在局面百病叢生,大家看到沒有,就是說越來越不行了,越來越不對了。

  我從三國演義講三國,才談到了這些有趣的現象,我們才知道目前台灣的處境是多麼糟糕的一個處境。

  我談到了三國,三國是魏國、蜀國、吳國,蜀國就在四川。這劉備逐鹿中原,逐鹿不過,逃到四川去了。逃到四川去以後,後來劉備的兒子投降了,阿斗投降了。投降以後,就給他遷到中原去,人家就問他說:「想不想四川啊?」阿斗說:「不想」,我們講「樂不思蜀」就這個典故。可是阿斗為什麼想?何必想呢?阿斗是河北人嘛,他何必想四川呢?他根本就是中原的人。所以問題我們也可以看到了,當時的省籍觀念可以注意,當時在中國逐鹿中原的人都是河北人,或者是江蘇蘇北人,像曹操,蘇北人,或者像劉備,河北人,或像關公,山西人,都這個小範圍的。後來中國隨著擴大以後,中國的中原也變大了,大了以後,當時人變得省籍也多了。

  後來我李敖罵人的時候,我常常各省都罵,因為各省人有各省人的立場。好比說春秋時代,楚國公開楚王自己講,說我是蠻人也,我們是野蠻人,為什麼呢?我們不在中原。可是現在中原的楚國人,就是湖北人,已經不是蠻人了,可是湖北人有他省籍上的特色,每一省都有。好比說,我們說湖北人「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就是說湖北人比較滑。我還講過,湖北人相互之間還罵你,雖然我也是湖北,你也是湖北,可是你更滑,我過去講過一段他們的口語叫做「奸黃陂,狡孝感,又奸又狡是漢川」。

黃陂人是最奸,湖北的孝感人最狡猾,可是又奸詐又狡滑的是漢川人,就是王作榮,王作榮就是漢川人。這個湖北人有一個特色,像文天祥寫正氣歌說「時窮節乃見」,遭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的氣節可以展示出來。可是湖北人正好奇怪,他是「時窮節先見」,為什麼呢?就是第一個困難出現的時候,先放水、先扯後腿、先叛變、先出賣朋友的,一定是湖北人,我對湖北人印象很不好,雖然我也幫忙過、也贊助過、也支持過像湖北人殷海光,我的女朋友裡面,有很好的兩個女朋友都是湖北人,可是我覺得湖北人有他省籍上的這種情況。

  同樣的,我也舉過例子,好比台灣人,我舉個例子,陳綏民在九一年四月二十二號,他到我報社來看我。

他是什麼人呢?他是國民黨的大特務,就是等於一個大陸工作會,那時候相當於現在大陸工作會的一個搞統戰的,陳綏民,總幹事陳綏民。他告訴我,台灣的蔣渭川秘密告訴他一個台灣人的性格,說台灣人的性格「畏威而不懷德」,蔣渭川告訴陳綏民,畏威而不懷德。就是你厲害,我怕你,可是你對我有德意,我不感謝你,就是忘恩負義,你對我有好處,我不在乎,可是你厲害,我就怕你。可是這個性格在日本時代已經發現了台灣人有這個性格,「畏威而不懷德」。

  那麼我罵的人,你還要罵什麼人?譬如說,河南省人我也罵,河南省的人的特色叫「愚而詐」,就是他很壞,可是他很笨,又笨又壞,就是他壞了半天,他的動作我看得很清楚,叫「愚而詐」。

人家說河南人就犯這個毛病,愚而詐。

  所以我們看到了各省的這種特色,我李敖那一省人都罵的,包括我的家鄉我也罵的。可是呢,每個省他的壞、他的蠢、他的笨,還有他的地區的特色,有一點點,不是完全沒有的。好比說,我不相信血型,也不相信星座,什麼原因呢?這胡扯的事情,為什麼呢?血型可以對人有一點點影響,可是後天的變化以後,會把這個影響全部給他遮蓋掉,那個影響力也變得很小了。

  好比說,我們看英國的小說家叫巴特勒,他的一句話。他說,巴特勒講,他講得很反諷的一句話,他說:「我不介意,你對我說謊我不介意,可是我恨這種粗製濫造的謊話。」

什麼意思?什麼謊話?就是你騙我我不怪你,可是你拿一個一眼就看穿的謊話,那種粗製濫造的那種謊話來騙我,我恨你。為什麼我恨你呢?就是你騙我,不但來騙我,你還拿我當傻瓜來騙我,你覺得這種粗糙的謊話可以騙過我,你來騙我,這個我要恨你,就代表反諷的話。

  可是國民黨整個的謊話,國民黨整個的宣傳,都是粗製濫造的謊話,這就是我李敖為什麼看不起國民黨,一直看不起它,就這個原因。它拿它自己都不信的東西,來丟給你,讓你去信。譬如說,施啟揚這些壞東西,他們說我們台灣沒有政治犯,在戒嚴時期就講這種話,蔣經國也講過這種話,「台灣沒有政治犯」。全世界都知道你台灣有政治犯,你說沒有政治犯,誰信呢?就好像中國大陸也說,中國大陸沒有政治犯,只有刑事犯,誰信呢?這就是用一個粗糙的謊話來騙人,這整個的國民黨的特色,就是用粗糙的謊話來騙人。

  好比說,最近我們看,你看到沒有,「國大每天花費八百萬元。秘書處說:只有四百四十三萬元」。

請問,這種謊話不算粗糙,可是我們覺得好好笑,為什麼呢?你每天國民大會選這些爛的考試委員,花了我們老百姓這麼多的錢,八百萬,你說沒有那麼多,四百萬也是很多了,他就好意思說有四百萬。這就好像意思是,以前馬可仕夫人,就是馬可仕太太,菲律賓的總統,馬可仕太太,她說:「我沒有三千雙皮鞋,我只有一千零六十雙」。人家說她有皮鞋很多,她說我沒有三千雙,我只有一千零六十雙,說我三千雙的人是誹謗我。好不好意思?一千零六十雙,好不好意思?就好像說,我沒有浪費人民的八百萬,我們浪費的是四百四十三萬,四百四十三萬也是錢哪。就好像以前四川軍閥講的一個故事,他說人家罵我,我只有十六個姨太太,人家誹謗我,說我有十七個姨太太。他覺得很冤枉,只有十六個,為什麼被人家講成十七個?十六個又怎麼樣呢?我舉這個例子,這種宣傳看起來,我們這些都是很可笑的、很可笑的、很可笑的。

  我就講過,你看這些在七十三年十月二十號,中央日報登,「施啟揚表示我國沒有政治犯,審判依據法律行事,絕不受到任何干涉」,這種鬼話。

這就是我所說的,國民黨的這些理論,國民黨這些宣傳,在我們看起來非常的好笑,非常的好笑。

  所以我們記得「笑林廣記」裡面的一個笑話,一個醫生專門給人看病,結果給一個病人看病的時候,那病人說:「你嘴巴講給我看看好了,嘴巴講好了,請你千萬不要給我按脈,不要摸我」,那醫生說:「為什麼不能摸你呢?」,那個病人說:「你一碰我的手,我們就死掉了,你一動手,我們就死掉了」。換句話說,很多的好的理論,甚至於真理,你國民黨一說,就砸掉了,別人就不信了,你一說就完蛋,反倒別人不信了。可能你說了一句對話,別人不信了,當然你說的很多錯話,我們更不信。所以今天我談到了國民黨的這種宣傳,國民黨的話,是不可信的種種的原因,請大家特別注意。

  今天呢,我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