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只是"炒陳飯"嗎?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最近有一些觀眾向我反應
說李先生呀,你在笑傲江湖裡面,批評時事的問題
最近好像罵得不夠兇
我在這裡要給觀眾一個答覆
就是我的節目的基本性質
並不是針對時事的問題來談的
並且我還很看不起這種時事的問題
什麼原因呢
如果把我們的注意力,把我們的精力
完全貫注在新聞事件上面,時事上面
基本上是一個錯誤
我曾經講過
以前美國艾森豪總統時代的國務卿叫做杜勒斯
他都不太看報紙的,他覺得他研判很多的事情
他是美國的國務卿
可是他認為他研判很多事情
不要老是跟著新聞媒體來打轉,跟著它轉
什麼原因呢
新聞媒體是唯恐天下不亂的
所以整天他們追蹤新聞,炒作新聞
然後追蹤炒作一兩個禮拜以後,再換一個主題,再追蹤再炒作
如果我們人的精神,我們的注意力
整天跟著這些東西在轉的時候,我們會變得非常的無聊
並且我們也在犯了一個數學上函數的一個錯誤
就是他是變數,我們是應變數,跟著它轉
好像今天李登輝一舉手一投足
我們這邊立刻就跟著他轉
我覺得這也是很被動的,也很無聊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基本上並不是跟著新聞的事件來轉
可是我會用新聞事件作為一個機會教育
就是發生一個機會,我提供一個教育
在軍隊的術語,軍隊中的術語叫作機會教育
我也會作這方面的解釋
當然解釋的方法是跟別人不一樣的
可是基本上,我的目的呢
用這種解釋來給觀眾提供一個思考方法的訓練
我根本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頭腦有一個能夠辨別是非的一個訓練
我有一點倚老賣老,61歲了
一輩子讀書無算
香港有一個雜誌說,李敖是他的年紀裡面的人,讀書最多的中國人
我想他們說的對了
讀書多沒有用
讀書多的話,頭腦不好的話變成了書呆子
所以我不但作為一個示範
就是讀書最多,同時還告訴大家,如何讀書多,不要變成書呆子
如何把自己的頭腦變得非常的好
這也就是我在我的節目裡面一個希望
希望大家由於我的現場的表演,給大家一個參考的機會
取法的一個樣板


基本上我講過,我不是太重視新聞的事件
所以有的人就問到了,說你為什麼談了一些很多歷史的事情,很多炒陳飯
每當有讀者或觀眾向我提出這種問題的時候
我就覺得很好笑,為什麼好笑呢
因為這種讀者,這種觀眾,他們的頭腦太糟糕了
為什麼呢
因為了解很多事情
尤其了解很多中國的問題
很多方面,要用歷史的方法來了解
如果不了解這個歷史的話,你就不會了解現在
不了解過去,就不了解現在
當然有人說我了解現在就好了,我何必了解過去呢
可是因為你對過去不了解,你對現在就無法解釋他了
很多例子我們到處都出現的
所以我今天特別把我方法上的標準講給大家看
就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夠給我們自己
幹什麼?
洗腦
我上次談到了中國現代最聰明的一個思想家胡適先生
他曾經在自由中國雜誌社公開給自己洗腦
我還特別拿了一本書給大家看
這個是共產黨所要做的這個洗腦的工作
洗腦
這本書就是這本書的翻譯

就是洗腦
講究這個洗腦
可是胡先生說,我們不要共產黨給我們思想改造
我們是自己有本領給自己洗腦
知道自己什麼地方是正確的
知道自己什麼地方發生了錯誤
所以我的這個整個節目就在這個方面上作一點發揮


我順便插播一個小的笑話
以前交通大學的等於畢業的
也就是南洋大學,早期是南洋大學
他們的校長叫作淩鴻勛

交通大學的校長淩鴻勛
他的字,字竹銘
現在新竹的清華大學跟交通大學常常有一個比賽
籃球比賽,什麼比賽
叫作梅竹賽
梅是指清華的校長梅貽琦
竹是指誰,竹是指淩校長
交通大學的淩竹銘校長
叫竹字,叫梅竹賽
可是很有趣的一個字
他這個淩鴻勛這個淩字,大家注意
是三點水的淩字,而不是兩點水的凌字
所以有人就問到他
把他字有時候寫錯了,寫成兩點水了
就向他道歉,對不起我們寫錯了
人家問他說,你的淩是幾個點啊
他說,我的淩是比你所寫的多一點
我們是三點的,不是兩點的
人家就跟他道歉說,對不起啊,我們寫錯了,把你的淩字寫成兩點了
他又說,我們不在乎這一點
換句話說,一方面比你們多一點
可是呢,我們又不在乎這一點
什麼意思呢,就是告訴你
我們的學問是又很大,比你多,又可以展示
但是在你對我有所弄錯了,有所誤會的時候
我又有某種程度的不在乎
譬如說,你說我李敖常常炒陳飯
炒陳飯的意思我告訴你
是歷史的方法來了解現在
如果你不懂得這個規則的話呢
我敢說你並不了解現在


我可以舉很多例子給你看
現在我們再看看最近有一個消息在85年11月3號
報紙上登出來說,"治平掃黑專案",掃黑,"逮捕了環保流氓"
誰呢,什麼人呢
[註:圖中的人頭照是俞中興]
"俞中興"
大家看,講這個俞中興被抓到了
剛才我講為什麼要歷史的方法呢
因為俞中興這個人他跟我認識
在我當年,在警備總部坐軍法處的時候
他給我送飯,送水,還幫我油漆房間
為什麼呢
我曾經講過,他當時是個大流氓
可是警備總部很妙
我們是政治犯抓進來了
可是任何流氓只要開槍打人,手上有槍
警備總部,警察局就先把他抓來
抓來以後,先假設他是一個叛亂犯,因為你有槍
先假設是叛亂犯,就關在警備總部
然後給你檢查了半天,發現純粹是流氓
有槍可是純粹是流氓,不是叛亂犯
然後再把你送到司法單位
所以就在那個階段裡面,他們有槍,就把他運到了警備總部,當叛亂犯來起訴
然後查清楚就沒事了
可是那個時候,因為他是流氓,知道結果就送到司法去
所以警備總部的這種監獄,對他們這種人就管制比較放鬆
叫他們出來給我們這些政治犯倒水,送水來喝,送飯來
然後給我們粉刷房間,都是他們做雜役
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認為沒有問題,做雜役
有一次他在我的房間裡面粉刷,並且還跟我聊天
他在笑,他說警察真不能夠交朋友,警察實在是可惡
我說為什麼呢
他說我們把別的流氓打死了,警察不感謝我們,還把我們抓起來
他說我們為民除害,這個流氓是害,我們為人民除了這個害
警察應該感謝我們
不但不感謝我們,還把我們抓起來
我就笑,我說你也是一害啊
他說不錯,他說我俞中興是一害
可是我把別的流氓打死了,是替老百姓少了一害
除掉了一害,總是少了一害
多幹掉一個流氓,多死了一個流氓,就少了一害
所以我聽了以後就很好笑
這個俞中興特別的思想,有他一個獨到的思想
過去也是啊,我們講周處除三害,就這個故事
他結果變成發現
父老說你也是一害,結果他自己覺悟了,改過遷善,後來還為國死掉了
周處除三害
俞中興的故事使我就想到了,想到什麼呢
就這些青年人,他們如果有好的機會,好的教育,好的環境
他不會去作流氓,可是他為什麼去作流氓呢
他坐了十幾年牢以後,出來以後
政府又要抓他,他跑到大陸去了
最近又回來,回來又繼續搞了一些朋友們
結果又變成環保流氓,給抓起來了
事實上,如果俞中興這種人都可以當流氓抓起來的話呢
那台灣的流氓可以說抓不勝抓
什麼原因呢
這種類型的人太多了
他們是那一種類型呢
他們基本上是個小市民,可是他要保護他的權力
他要爭取出人頭地
他的方法,用叢林法則
樹林的法則什麼呢
就是比力量,看誰的拳頭大,看誰牙齒尖
就這樣
他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靠這種打鬥,來打出天下來
很多人不一樣啊
好比說,他不需要嘛,他靠著家庭的背景,靠著老子有錢
他們有很多出身的,出人頭地的管道
可是像俞中興他們這種人,他們很可憐
他們沒有機會管道,只有靠原始的本錢,靠著打架來出道
所以我們看起來
年青人,他們要有給他們出道的機會,我們要關心到
如果這個社會沒有關心到這些人
這些人有的人是弱者,小市民,一輩子受氣算了
有的人他不肯,他要好勇鬥狠
俞中興是非常勇敢的人
可是他不幸就淪入黑道
可是警察們,這些國民黨的掃黑專案
要掃黑的時候,永遠忘不掉他們
因為很容易就把他們當黑道,再重新坐牢了
可是真正的黑道,國民黨也可以包庇
換句話說,每次掃黑的時候,俞中興這些人都變成替罪羊就掃進去了
其它真正被國民黨掩護的黑道,大的黑道,大的流氓,反倒沒有事情
可是這個故事使我想起什麼例子呢
使我想起來,歷史對我而言,簡直在重演
二三十年以前,我在牢裡碰到俞中興
二三十年以後,他還要回來作流氓,我李敖也垂垂老矣


我們想到,為什麼有這種變化
這個變化告訴了我們,就是很多人要出人頭地是很難的事情
我們講過,我也一再講過
人有很多慾望
好比說我們要吃東西,食慾
要搞女人,性慾
可是要出名,希望我變成一個名人,這也是很正常的一個慾望
很可惜,在台灣的這種環境裡面,一個人想要成為一個名人,很難
大部份都要走兩條路
一個呢,走政客的路,搞選舉
走政客,然後有名氣
另外就走唱歌的,演藝人員這條路
演藝人員,歌星這條路,才有機會
否則的話,一個人要滿足他成名的慾望是很低的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最近台灣蔡康永他們的GQ雜誌,還有聯合世界電影雜誌
他們幾個單位去作了一個票選
選什麼呢
選叫做這個,壞男人
就是什麼壞男人呢
就是選中國的跟外國的各選十個算是壞男人
所謂壞,他們有他的定義的
壞是男人本色
大家看他們這個選法,叫魅力壞男人,有魅力的壞男人
他們這裡面就選出來了
選出來以後,我看了這個表很有趣
這國外十大魅力男人
還有台灣跟香港十個大的魅力壞男人

前面是這個
第一名,梁家輝
第二名,梁朝偉
第三名,陳昇
第四名,庚澄慶
第五名,伍佰
第六名,鄭伊健
第七名,黃秋生
第八名,李敖
第九名,王偉忠
第十名,廖學廣
我看了為什麼覺得好笑呢
請大家注意
在我以前這七名全都是演藝人員
或者是歌星,或者是歌手,或者是唱歌的
並且都是很年輕的
為什麼他們變成魅力壞男人呢
他們也講過很多定義
什麼叫魅力壞男人
看起來很壞,很討女人喜歡,弄得女人癢癢的
這種人,為什麼我李敖也當選了
我也覺得很奇怪,跟他們不相干的人
只有一個解釋,什麼解釋呢
就是我的知名度一直保持在相當高的地位
像這次十大魅力壞男人的投票裡面,像阿扁他們都落選
這廖學廣掛了車尾
我李敖年紀比他們高很多了
我也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跟他們不相干
為什麼我當選呢
就是我們真正的有魅力的人
這個魅力其實是超乎了這些人之上
應該我是第一名的
什麼原因呢
因為前面這七名在我李敖看起來
這些人可能穿得很漂亮,或者唱很很漂亮
他們沒有頭腦,這些人
根本沒有頭腦,沒有大腦的一群人
小男生的一群人
這批人有什麼魅力呢
我記得法國的服爾泰他是很醜的一個男人
他有一次講了一句很有趣的話
他說,任何的漂亮女人,只要有機會他先跟她談一小時的話
然後再有任何的漂亮男人都不會把這個女人搶走
這個女人就愛上他了
換句話說呢
只要先給他優先一小時,他就可以征服一個女人
可見很多男人靠魅力,並不是靠臉蛋,也不是靠年齡
而是靠他們性格上的,跟智慧上的這種吸引別人
可是我敢說有這方面本領的人,只有我李敖一個人
除非別人不識貨,其實只有我李敖一個人
我覺得性格上的這種獨來獨往跟智慧上的高人一等
這才真正代表是魅力的壞男人
否則的話,這些人不是魅力壞男人,只是魅力的壞男性
雄性的動物而已,他不算男人
我認為男人的真正定義
要有這種獨來獨往的氣魄跟這種高人一等的智慧
並且呢
當然他表達這些智慧的時候,也需要很高的技巧
這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看到中國時報登的這個排行榜

我覺得,喔~我李敖現在變成
看到標準,國內藝人十名之內,我變成國內的藝人
然後國外藝人,像喬治麥克什麼雜七雜八的
現在我跟廖學廣
我們都變成國內的藝人
我覺得很荒謬的,也很好笑的一個現象


我講到這些,拉雜講的這些,告訴大家就是
所謂頭腦要好的原因,並不是說有什麼了不起的本領
而是說你隨時能夠觀察出進到你眼前的資料
你立刻用剛才我所說的,讀者所懷疑的歷史的方法
就可以面對著資料,立刻解釋出來
請大家看中央日報
85年11月3號的中央日報第二版講到了

黃輝珍接掌中央日報,然後移交了
請大家看11月3號的中央日報
這個報頭下面發行人黃輝珍
11月1號當然包括11月2號
發行人唐盼盼

大家看,這兩個不同
11月3號黃輝珍,11月頭兩天還是唐盼盼
什麼原因
大家不會看這個標題的,我會看
不會看這個報頭的,我會看
為什麼呢
在我看起來,這裡面就有文章
什麼文章啊
一個違法的記錄
怎麼違法呢
報紙的發行人變化,由甲變到乙
由唐盼盼變到了黃輝珍
不可能一天就變過來了
不可能的事情
為什麼呢
按照法律要變更發行人要重新辦理登記
重新要繳錢到銀行堨h
然後要查你帳戶有沒有這個錢
然後還要交證件,然後到新聞局辦下來到新聞處
這整個流程裡面要一個月到一個半月的時間
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變過來了
一夜之間變過來表示什麼
表示兩點
就是中央日報公然違法,自己就變更過來了
而台北市政府陳水扁跟他的手下新聞處處長羅文嘉
他們幫著中央日報或者閉隻眼睛任憑中央日報這樣亂來
不可以的
發行人不能這樣變更
可是我們表面上看,陳水扁跟羅文嘉跟中央日報過不去
可是只要看那麼一條就知道
陳水扁跟羅文嘉這些民進黨的新官僚
他們其實是閉一隻眼睛在掩護中央日報這樣子公然違背法律在變更發行人
沒變更好就開始登載出來了
這種情形只有在國民黨特權的狀態底下才會發生
過去我的節目裡面曾經談過一個人
就是當時在文星的時代
等於奉蔣經國之命來寫的很多書
包括文星與李敖的這些書的一個人叫侯立朝
我也談過他
我認為他後來轉變了
他這些書寫了以後
我認為他有某種程度的悔意
請大家看,當時打擊我們文星的時候,侯立朝辦的雜誌
大家注意

"現代雜誌",每期攻擊我們的,請大家看

看到沒有民國55年6月15號
請看到辦雜誌要登記執照啊
請看到沒有
看這句話沒有
"發行人侯立朝"

"本刊依法申請登記中"
這個不可以的啊
你不可以沒有拿到雜誌執照,就開始發行雜誌
還是"依法申請登記中",就是我還在申請中
這是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呢
違法的
沒有執照不可以的
像我們李敖這樣辦雜誌,立刻就政府來查扣了
可是不查扣他的
不但出了第二期到了第三期
你看到沒有

"本刊依法申請登記中"
看到沒有,出到第三個月了
還在依法申請登記中
當然到了第四期以後,他就拿到執照了
可見他沒有執照,就可以發行雜誌
連發行三個月,連發行90天給你看
他打擊你李敖的時候
國民黨政府就可以認為這個雜誌沒有申請登記就可以發行
證明什麼?
證明這是官方所默許的
任何人都沒有這個權力,可是侯立朝有
同樣的,任何報紙也不可以沒有經過發行人的變更登記就變更發行人的
可是現在中央日報可以
為什麼可以
我剛才講過民進黨的新官僚,陳水扁跟羅文嘉他們默許,他可以
可見所謂出版法,出版法施行細則和這些相關的法律
很多新聞局所解釋的法令
新聞局有解釋,特別解釋過不可以正在申請登記中的這種字樣,擺出來,來發行雜誌
不可以,不可以
絕對要有執照,否則就查扣
可是也不查扣,證明了什麼
證明二三十年前的政府掩護他所支持的言論,打擊他所反對的言論
跟現在民進黨政府作為作風,其實沒有不同
現在你要了解民進黨的陳水扁跟他的羅文嘉
要不用這種歷史的方法
我們怎麼能夠深刻的了解這種有趣的真相呢
這麼一個小事情,大家注意啊
變更發行人的小事情
要不要發行雜誌,要不要申請執照的小事情
法律規定的清清楚楚
出版法,出版法施行細則,規定的清清楚楚
當然我李敖懂
一般人是不懂的,一般人不注意的
所以一般人買到這個雜誌覺得不稀奇
殊不知這是政府默許的
一般人看到陳水扁的這種作風,看到中央日報這樣的橫行
居然陳水扁他們沒有意見
我們只有從歷史的解釋
追溯到二三十年以前我們才清清楚楚的知道
歷史的解釋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現在
如果沒有歷史的解釋的話
我們單看這個
任何人也看不出毛病來,對不對
所以歷史的解釋是多麼重要
在我的節目裡面,隨便展露一手,就可以使大家清楚的了解到
從此以後,大家不要再責備我炒陳飯
因為只有炒出陳飯來,才知道新飯是多麼難吃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