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答覆讀者劉兆宏先生來信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感謝網友jarvisdd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註:前面大約有四十秒沒錄到]
這個呢絕不代表我的傲慢
我都很仔細的看了這些信
有的信呢我也會特別來處理
所以請各位觀眾啊有什麼指教隨時寫信給我
我最近呢就收到一封信
他這個是,這個叫敬仰你的這個劉先生,劉兆宏先生寫給我的信


[註:http://geocities.com/liuchnga/Correction.html]
這個信寫得很清楚,我特別給大家看一下
他說:"李敖先知大鑒"
他很捧我,他說我是先知
"在一月二十六號晚上十點播出的李敖笑傲江湖中"
"你真的說錯話了,不是說溜了嘴",真的說錯了
"你說出賣耶穌的猶大,不是十二使徒之一的猶大,一般人不清楚,只有你李敖當然知道"
"現在就引和合本的新約聖經給你參考"
這個劉先生說根據新約聖經堶悸滌角蚨眴結臚Q章一至四節,後面有一段話
他說:"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且醫治各樣的病症"
"這十二個使徒的名字是頭一個叫西門,又稱彼得,還有他的兄弟安得烈"
"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腓力,和巴多羅買,多馬,和稅吏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和達太"
還有那個"奮銳黨的西門,還有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太"
並且劉先生告訴我類似的經文出現在"馬可福音"以及"路加福音"
還出在"使徒行傳"的第一章,請我自己去看,"請自行參閱"
那個劉先生的意思說:"我是你的長期讀者,不過不會背你的詩,因為你的讀者中,像我這樣有盡信李敖不如無李敖的求真精神的人不多"
"因此你在節目中如果說錯了話,其影響恐怕就難以估計了,希望你能夠有接受指正的胸襟,儘速更正,以免誤導黎民蒼生"
劉先生對我的期許非常高,希望我更正我的錯誤


我先講個故事給大家聽
有人說他自己的道德是零缺點的
我先聲明我不是零缺點的,我沒有
我雖然也姓李,可是啊沒有這樣子狂妄
我的道德呢,相當的完美而已,談不到零缺點
可是我在知識上面啊,我幾乎做到了零缺點的,這個很少錯誤
我這六十年來,我寫了近兩千萬字的文章
大概堶惘陳A及兩百個字的樣子,這個量,就有一點點問題的
我講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在知識上面追求的是絕對的完美
當然也難免,寫了兩千萬字呢,也難免有錯
可是這個錯誤大部份都發生在,因為我太有學問了,而發生了錯誤
我自己開玩笑啊,叫做"博學的錯誤"
要沒有這麼多的學問,反倒不會發生
我舉個例子,當年我被國民黨偽政府關在軍法監獄的時候
有一次我就看到一個小的消息
它說,大陸的共匪放出來很多的國民黨以前的將軍們,坐牢坐了十年多少年以後,把他們放出來
不但放出來,還讓他們選擇可以自由出境離開中國大陸
所以有一批這個將軍們就到了香港,其中有一個人叫做張鐵石
這個金銀銅鐵的鐵,石頭的石
它說這個人到了香港想來台灣,結果沒有來成,在香港自殺了
我看到這個消息以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說,喔~這張鐵石是誰呢?
根據我的記憶力啊,這是國民黨當年的河西警備司令,那麼他現在放出來了
我當然就是覺得有了解了
我對不對啊?我錯了
這個張鐵石啊不是國民黨的那個河西警備司令
他是另外一個國民黨的上校,他後來改名叫做張鐵石
所以我因為學問太大反倒搞錯了
如果我不知道當年那個張鐵石是河西警備司令的話呢,是個將軍
我就不會發生了這種博學的錯誤
所以我常常這個犯了錯以後呢,還很得意
因為我太有學問了,所以才發生錯誤
就好像那個鋼琴家魯賓斯坦,他彈琴彈得非常的好
那人家就問他
你這麼樣的有名的鋼琴家,你彈琴的時候有沒有彈錯呢
魯賓斯坦說:當然有啊
他說:我把我彈錯的部份哪,把它集合在一起,可以印成一本書,印成一本樂譜
錯的部份就可以印成一本書
可見呢,這個錯誤啊是人在所難免的


這個劉先生指我說,說是我說這個出賣耶穌的猶大不是十二門徒之一的猶大
事實上這句話是我講錯話
為什麼原因呢,我講給大家聽
我家裡還沒有第四台,所以真相新聞網的節目我自己錄了以後還看不到
我常常無法修正我的話
我告訴各位,我講話因為年紀大了,難免有口誤
寫字有筆誤,嘴巴說呢有口誤
口誤的時候,有時候鬧了很可笑的程度
人家指出來我才發現
我記得我來台灣四十週年的時候,我在耕莘文教院講了一個演,其中呢提到了宋子文
我研究蔣介石他們,我是專家
可是嘴巴講出來呢,明明是宋子文是宋美齡的哥哥
我講出來的就變成弟弟
後來人家告訴我,我是怎麼講出這種錯誤來
我就是把兄弟,在嘴巴媮縞X來就走了樣了,自己還不知道
這句話呢是什麼意思呢
我的原意是說,這猶大不是十二個門徒堶悸滌艉@的猶大
可是呢被我講錯了,變成了這個不是十二使徒之一的猶大
事實上我的原意是說:猶大不是耶穌十二個門徒堶悸滌艉@的猶大
這話什麼意思呢
十二個門徒裡面,事實上有兩個猶大
另外一個呢,他也叫猶大
可是因為這個出賣耶穌的猶大,他這個出賣了耶穌,所以他就變成這個臭名字
所以大家在歷史上面,在解釋上面,在記錄上面,就把那個人的名字另外用一個名字來代替了
那個人是誰啊?
那個人就是劉先生提供我的"馬太福音"堶悸熙o十二個門徒堶悸熙o個"達太"
這個達太這個人,他就是猶大,他也叫猶大
不過呢,我們在說法上面是這個變成了,他後來變成了聖猶大
什麼叫聖猶大呢
就是他變成了這個殉職,殉難了
他為了傳教死掉了
所以他很了不起的一個人,可是他就是猶大
所以嚴格說起來,十二個門徒堶惘釣潃茈s猶大的人
我的簡直是錯誤了
並且我再以我的博學告訴各位一下
整個如果你們看新舊約全書,新約舊約啊
發現堶惜@共有十二個人叫猶大
在舊約堶惟O有六個人叫猶大
在新約堶惟O叫猶大的不止這個達太跟這個加略人的猶大
事實上呢,另外還有四個猶大
所以呢,當我們看這個新舊約全書的時候,發現有十二個猶大在堶授蝶u
所以你搞不好呢,就搞亂了
我舉個例子
像這個大陸最近出版的這個叫做"聖經百科全書"
這是大陸的一些學者們,當然他們對於基督教很有研究的人,出了這個"聖經百科全書"

堶悸漱@段話,我請大家看一看這段話
它說啊,他們講猶大,它這堶惜@段話
它說啊,這個猶大這出賣耶穌的猶大
他跟這個耶穌說:"主啊,為什麼要向我們來顯現,不向世人顯現?",這個顯現出來啊,問這句話

對不起這就錯了,為什麼呢
問這句話的人,我們可以查看在"約翰福音"第十四章第二十二節這段話

他說:主啊,你為什麼要向我們顯現,不向世人顯現呢?"
這句話猶大說的話
這個猶大呢,他特別加括號注明,"不是加略人的猶大"
不是那個出賣耶穌的猶大講的話
可是在大陸出版的這個聖經百科辭典堶,就把這句話收到了那個出賣耶穌的猶大的這個故事堶悼h了
可見呢他們專家也會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錯誤
像這種例子,我再舉個例子
像劉先生指教我,我非常的感謝,可是劉先生自己啊,也發生個錯誤
什麼錯誤呢
就這句話,你看到沒有
請我看"使徒行傳"第一章,請我自行參閱
那麼"使徒行傳"堶捲臚@章堶惟O
這堶悸瑭羲熊S大,對不起不是這個猶大,不是出賣耶穌的猶大
使徒行傳堶掄羲熊S大,很可能的就是達太,或者根本就是達太
所以呢,在使徒行傳堶惕畯怚i以看到了,他們所說的這個猶大,並不是這個猶大
所以劉先生叫我看使徒行傳第一章呢
這一章堶惇搕ㄗ鴠X賣耶穌的這個猶大的任何的痕跡
所以呢他這些證據,在使徒行傳第一章堶,等於是這個不能符合的
我對我這話呢還是非常感謝劉先生
可是告訴各位,我們追求這個真理,追求真相是多麼地困難
這種知識的追求,需要多麼的細膩
可是我必須承認我的年紀大了,有時候講話呢,這個前後也不銜接
發現有這個錯誤,請各位不斷地指教我


劉先生第二段話堶,我們再看一下
他說:"另外,你節目中一直強調陳履安是個偽君子,怎麼他去你家",到我李敖家堥
"給你拜拜碼頭",加個括號,是不是給你摸摸頭
"你就改口說他是有良心的,偉大的,君子"
"如果我還記對了的話",他說得很謙虛
劉先生說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呢,你為什麼有這種改變
然後祝福我
我還是很感謝劉先生
關於這一部份,我上次已經做了解釋,我還願意解釋一下
我可以告訴各位,陳履安禮賢下士來看我,不是一次而是兩次
第一次呢發生在一月二號,當時在場還有周渝他們,一共三位,一共四個人
第二次呢是一月二十號,陳履安單獨又跟我談,談了兩個多小時
我為什麼對陳履安的看法,在人家看起來有改變呢
其實沒有改變,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我到今天為止,我還主張,除非我們不選總統,我們可以不選,不選這些爛蘋果
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還是贊成林郝配
我贊成林郝配而不是陳王配,而不是選陳履安這一組
可是呢我基本立場上,並不因為陳履安來看我,我就有改變
為什麼呢?我講過
林郝兩個人他們的行政經驗跟他們的過去的行政記錄,可以給台灣在目前短時期以內帶來安定跟穩定
他們比那個亂來的李登輝好
比那個沒有行政經驗,也這個等於亂來的彭明敏好
所以我贊成林郝配
我並沒有支持陳履安去選總統
可是呢我必須指出來,陳履安有一個性格的轉變
我要特別說出來的就是他本身一個轉變
他在五十歲以前哪,他跟一般的這種國民黨的第二代,跟國民黨的這種官場上的人,沒有很大的不同
當然他也很清新,可是沒有很大的不同
甚至他還給人家一個很傲慢的感覺
我聽到有人講他,當時他很自負,記者們跟他講話呢,他都好像不太理的
他為什麼五十歲以後有轉變了
他後來自己也承認,他五十歲以後,受宗教的影響或其他的原因,他開始轉變了
譬如說陳履安他跟我講,他本來是喜歡喝酒的人,並且他有一個特殊的技能,特異功能,很會品酒
可是他能夠把酒不喝了,把酒送給別人
他最後送給別人的時候,他還告訴我,還有七十瓶有名的洋酒在他家堶,他都全部送給別人
這領帶多了,多的部份送給別人
他家堶悸漫苳l啊,捐出來了,還出來了
我開玩笑叫做"陽宅"
還有一個,他媽媽的墳也拿出來了,也獻出來了
我笑他"陰宅"
陰宅陽宅都捐出來了
打高爾夫球的這個球棍,那個技術,也都捐出來了
我們想想看一個人為什麼忽然有這麼多的轉變
當然你可以說他是虛假的
可是虛假的,如同我上次節目堶惟珨〞,所講魯仲連的那個故事
就是這個人是偽君子,可是他不斷地做,一天兩天這樣做,一小時兩小時這樣做,一年兩年這樣做
結果呢,就弄假成真了
他就變成了這個君子
這個我們講叫做"衣冠易人"
這個衣服,這個帽子會改變你的性格
外國一個小說堶掄蕃﹞@群賊去偷東西
結果就派了一個人,賊化萓乖給謢b門口把風
結果呢這個人穿了警察的衣服,拿著警棍走來走去,就很神氣,就覺得自己是警察了
結果他那些小偷的朋友偷了東西跑出來的時候,他忽然去抓他們去了
因為他以為他自己是警察
所以這個衣冠易人
所以我們,我希望能特別注意這個衣冠易人這一部份
這個有一句說法呢,不一定適合陳履安,不過我們也看看

中國一句俗話叫做"聲妓晚景從良,一世之煙花無礙"
"貞婦白頭失守,半生之清苦俱非"
聲妓,就是有名的妓女
妓女年紀老了以後,不做妓女了,從良了
那她一輩子所做的這種風流的行為,沒有防礙
因為她最後開始做了好的女人了
改行了,做好的女人了
可是那種守貞節的女人,一輩子守貞節
到了老的時候忽然守不住了,她開始偷人了或怎麼樣子
看她這樣子半輩子,她的清苦,這辛辛苦苦守寡守這個貞節都錯了
有這樣子一個說法,並不一定完全成立
可是對某一些人呢,它是成立的
所以呢我們的俗話叫做"看人只看後半截"
就後面呢,後半生改變的好不好
我們對他一個人呢有重要的一個評論
我舉一個例子給大家看
請看這個人,這個人什麼呢?
這是貝當元帥,法國的這個元帥

不但是將軍,不但是上將,還是元帥
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他是守這個凡爾登要塞,守住凡爾登保衛戰
大家注意啊,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人沒有攻陷了,沒有打下來法國的首都巴黎
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個攻下了法國的首都巴黎
第一次為什麼打不下來巴黎呢
就因為在凡爾登的部份被守住了
守凡爾登的英雄就是貝當
可是呢,這個人很奇怪,他活到八十四歲的時候啊,一直是法國的英雄
可是他八十四歲的時候,德國人打到二次大戰,佔領了法國,把他推出來做傀儡政府的頭子
他開始跟他當年的敵人合作了
結果他後來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他被關起來,判死刑
後來呢,他以前的手下,就戴高樂將軍,就給他網開一面,判他無期徒刑,改成無期徒刑
結果他活到了九十五歲才死
大家想想看,他如果活到八十歲以前死了
他永遠留下了記錄是法國的民族英雄
可是呢就最後他多活了十一年,這十一年呢他也做了一件等於法國的漢奸,法國的這個台奸這個事情
結果呢,他半生的清苦辛苦啊,都毀諸一旦
所以在一個某種程度堶,我們同意看人看後半截
當然有人就說了,那你李敖對蔣經國就不承認嗎?
蔣經國臨死以前解除了戒嚴,解除了報禁,解除了黨禁,允許老兵探親
你李敖不承認嗎?為什麼不看蔣經國的後半截?
我告訴你,那後半截太短了
這蔣經國臨死前半年,就病得一蹋糊塗了,最後他同意開放
我認為那太短了,這個不算,不能算
所以我們看後半截,對陳履安而言,算不算構成了他的後半截呢?
陳履安五十歲以後,忽然就洗心革面看破紅塵,把我們所世俗所看到的榮華富貴,他都一個一個丟掉了
甚至他留下遺囑,都要出家了
我們認為這個人在某些程度上,構不構成給我們一個覺悟,給我們一個想像的空間
什麼呢?
就是別人,這些官僚們,他們是那麼樣的,永遠是那個樣子
你看看李登輝,看看林洋港,看看郝柏村,看看這些人
他們一輩子都是那個樣子,沒有改變,國民黨的官僚
可是你看看陳履安,他忽然有這麼一個大的改變
我問問你,國民黨那一個官僚做得出來呢?
所以我認為從這個角度來看,陳履安有他的可取之處
他的心路歷程,他的轉變,有他的可取之處
當然陳履安目前來選這個總統啊,我認為有他的某些程度的盲點
他的一個盲點什麼東西,什麼事情呢
也許在佛經堶捱c成的
佛經堶惘陪茧媊Y經,華嚴經堶惘陪"回向",回向品
就是說我們要成仙拜佛,拜佛以後呢
然後我們信了佛以後,看破紅塵,我們思想出世了
出世以後還要回來,還要入世,入世呢就回向,回來以後,救人
一般的佛教徒都做不到這一點
只是自己數念珠,唸這個阿彌陀佛,然後就自己管自己
可是有的人出世以後,還會回來
陳履安是不是有這種回向的傾向,這一點值得我們觀察


不過呢,陳履安對他的很悲哀的地方啊
我認為他做了一個想像,我認為是有問題的
就是明朝的這個大政治家張居正,這是個湖北佬,湖北人

他講的一句話,他說:一個人哪,又要做好官,好的官,又要做好人,好的人,是不可能的
做好官就不能做好人,做好人就不能做好官
很多人以為這兩個可以一致的
在張居正眼堶惇O絕對做不到的
為什麼做不到呢?
因為政治啊是最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性格跟品行的這麼一個東西
所以一個人搞了政治以後,他本身會改變
當然有的人他搞了政治以後,希望他能夠影響這個政治
可是呢常常他們都是失敗的
我記得國民黨的外交部長葉公超,他年老的時候,臨死以前不久,他跟我做了一次談話
他說:李先生我告訴你,我當年加入國民黨的意思,是希望由於我們第一流的知識份子的加入,影響國民黨的改變,使國民黨變得更好,我們來影響國民黨
可是呢,我加入了很多年以後,發現不但不能使國民黨變好,反倒使我葉公超變壞了,這國民黨影響了我
換句話說,我們這個想影響政治,事實上是影響不了的
最近彭明敏也說,他加入民進黨呢,是要影響民進黨,改變民進黨的這個低調的體制
結果呢,我看哪彭明敏是被民進黨影響了,他影響不了民進黨的
這就是所說的,想搞政治的人呢,同時要做一個好人
我認為是,從張居正以下都認為是有問題的,我也認為是有問題的
陳履安他現在拿他自己做一個切身的試驗
想告訴我們,有一個道德形象好的人,一個提升自己道德形象的人,加入政治活動以後,他認為可以改變這個政治
由於好人的原因,宗教的原因,可以改變大家在政治上的這個結構
當然我們希望他成功,當然我們也覺得他壯志可嘉
可是呢,照了張居正的定律啊
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認為真正的選總統的人,這個對象啊,可能不是選好人,也不是選聖人
而是要選那種能幹的,穩健的,有政治上的這種經驗的
這種並不是好人,可是他也能夠帶領我們,不給我們闖禍的人
使我們台灣目前的處境呢,能夠得到短時期的安寧
這種人當然不是道德零缺點的人
而那種道德零缺點的人,像這種人根本呢我們只能說是臉皮厚到一百分的人
這種人我們是不可以信任的

今天呢,就講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