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回信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我曾經跟大家說過
我收到過很多觀眾的信
我過去寫文章也收到很多讀者的信
我極少回信
原因是我要用我的主要的時間去做我的寫作這方面的事情
沒有很多時間去回信
看起來是很傲慢無禮
可是我們人的時間,能做事的時間就這麼多
做了這個就不能做那個
所以過去美國總統,林肯總統在的時候
人家就問他說:那麼多人罵你,你為什麼不答覆
那麼多人捧你,你為什麼不答覆
他說:那麼多人罵我,我沒辦法一點一點答覆
如果這件事情最後證實我做對了
證明他罵我罵錯了,白罵了
如果最後事情證明我做錯了
十個天使站出來替我證明我的清白,都沒有用,我還是被罵
所以一般我是不太回信的
看起來很無禮
可是原因我已經解釋出來了
當然還有一個內幕我可以告訴大家
林青霞有一次跟我說
她說:李敖,人家給你寫信千萬可不要回信
她說回信以後就把他得罪了
我說為什麼?
她說你不回信他還不怪你
你一回了以後,他第二封信又來了,第三封信又來了
你又不回
最後他認為你是他的朋友了
你再不回還是把他得罪了
這林青霞告訴我的內幕
事實上我必須向觀眾跟讀者道歉
就是我李敖很少會寫信
所以你看我寫的李敖大全集
我那麼多的著作,上千萬的著作寫出來
可是其中寫信的部份很少
原因就是我不太跟別人寫信寫來寫去
當然我很仔細的讀別人給我的信
我也願意在可能的範圍以內,我也願意答覆,也願意幫忙


今天我就拿一封天母北路的一位老讀者,他叫李明德,寫給我的信
他的信裡面有段話寫得很有趣

他說,"為了幫助別人,你挺身走險出錢出力,最後你又傷心被幫助的人忘恩負義,你是否應該深入自我檢討"
這句話我覺得說得很有道理,很有趣
你為什麼不檢討
你幫了別人忙,為人家冒險犯難
最後這些人忘恩負義,你李敖為什麼不檢討
我應該檢討
好比說對柏楊,我那樣幫他的忙
他被抓以後,我不但幫他,跟屠申虹他們,我們去救他
並且把他的那些判決書,答辯書什麼的,我們都運到海外,在海外登了紐約時報
作家會議開會的時候,報出柏楊的名字給他聲緩
最後換得是忘恩負義
彭明敏也是另外一個例子
我們幫他忙,結果忘恩負義
可是反過來說,我要檢討什麼呢
如果我檢討,就告訴我自己
下次如果再有人,你的朋友也好,你的碰到的人,他遭遇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的時候
你李敖不要管喔,你袖手旁觀喔
因為管了以後,最後他會對你忘恩負義
所以我為什麼對柏楊不諒解,或者對彭明敏不諒解呢
就是這種人他摧毀掉了人間的一個很重要的信念
什麼信念呢
就是一個人在受迫害的時候,受苦難的時候
你的朋友要不要幫他?
如果你柏楊被補以後,彭明敏被跟蹤的時候
請問你的朋友要不要幫他?
真正的結論如果出來了,說不要幫,幫了之後他會忘恩負義
這樣的話人都變成冷血的
我李敖不是這樣的人
我願意幫助你
我幫助你的意思不是叫你感恩
而是我指出來,就是說你有這種忘恩負義的現象
我並不稀罕你感不感恩
可是你不報恩,於我無損
可是對你而言是一個敗德的現象
你有道德上的缺失
所以我覺得只要合乎正義的標準
我們不要灰心,我們還是要幫助一些人
幫助一些陌生人,或是幫助一些朋友
即使他們有朝一日這口氣緩過來了,忘恩負義
像寓言書裡面,有一個人碰到一條蛇,被凍得很難過,凍僵了
他把這個蛇拿起來放在胸前,把牠弄暖和起來
這個蛇血液循環好了以後,立刻咬他的恩人
很多人也有這種事情
可是呢,除非你說你救他不對
否則的話,不要考慮那些救他以後,幫助他以後
他對你忘恩負義的那種嘴臉
你可以罵他,可是你不會難過
我李敖從來不難過,我罵回去
你這個人忘恩負義,我就把他罵回去
揭發出來,告訴你,你別以為你是什麼漂亮的中國人
你就是醜陋的中國人,醜陋的台灣人,給你講出來


可是對有一種人可能很安全
你還可以對他好一點
對什麼人呢
我不是說做了一件事情嗎
東吳大學的校長章孝慈,他受了東吳大學的一個學生叫做黃宏成的影響,就請我去教書
我覺得章孝慈有這個膽量跟度量請我去
我當然對他另眼看待
可是章孝慈很苦命,很歹命
他做了這件好事以後就到北京去
結果就變成植物人回來了
在他做植物人的過程裡面
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拍賣我所收藏的藝術品
然後捐了很多錢給章孝慈
有人就說,你何必捐這麼多錢給他呢
這位讀者也問我,說你這些錢為什麼不捐給老兵呢?為什麼捐給章孝慈幹什麼呢?
這種疑慮我今天願意答覆一下
首先我要告訴各位
你看美國那些有名的資本家他們的傳記
他說當你有一筆錢的時候,記住一個原則,你不能把它散開
好比說天女散花一樣,把它散開,每一個人雨露均霑
這個錢沒有力量的
為什麼原因呢
因為這種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
你以為你很有錢,其實這個錢一散開的時候,沒有任何的作用
並且很多這種事情不是你該做的
這種事情常常是國家的責任,政府的責任,社會救濟機構的責任
像這個道理,連我常常罵他的那個蔣介石都懂
你記得蔣經國有一篇文章回憶跟他的父親
他們等於出去出巡,碰到一個好像乞丐很苦
蔣經國就很惻隱之心,就要掏錢給他
蔣介石就阻止蔣經國,說你不可以這樣子救濟他
那意思就是說,就不可以是一對一的救濟
而他們這種情況要靠政府社會來去救濟
救濟機構救濟的
當然蔣介石他的政府,他的統治下的政府也沒有救濟這些人
可是這個理論本身是對的
我們現在台灣很多事情都發生在有很多的問題明明是政府的責任
可是,好,變成大家來捐錢,大家來解決問題
這是錯的
很多問題屬於政府的責任的時候
要政府處理,我們私人不做這方面的處理
這樣處理的話,是使政府推卸了責任
好了,現在我們把問題談到章孝慈這方面
當時我拍賣這些藝術品的時候
理由清清楚楚是救章孝慈校長,他在生病可能需要很多錢
等於是幫助他的
所以這樣子賣這些東西是這樣子來的,所以我們可以知道
當時有張慈讓先生,還有黃秋雄會計師
他們張慈讓先生花了三百二十萬買了孫中山這個字,另外又捐了一百萬
黃秋雄先生他買了左宗棠的字以後,又捐了五十萬
都指名是捐給章孝慈章校長的
我不能把它拿給老兵的
對不對
所以最後錢是七百萬捐出來的給章孝慈校長
然後我就交給東吳大學
東吳大學就希望我把這個錢給分一分
就是說什麼時候多少錢留在東吳,多少錢就給章孝慈的夫人
那麼我就說,那麼就留一百萬給東吳 
章孝慈臨死以前,還做了一件事情
就是臨做植物人以前
他說希望給東吳大學,給女學生蓋一個第四女生宿舍
這個宿舍蓋起來以後,很多女孩子女同學就可以很安全的住在學校裡面,不要在外面租房子住
章校長很了不起
他把他在東吳大學
東吳大學很小,可是有一個地方是校長的一個房子,校長住的地方
他把這個房子,自己不住了,把它拆掉
用這個地皮來蓋一個第四女生宿舍
他希望捐一點錢蓋第四女生宿舍
所以我就寫信給東吳大學
我說這七百萬啊
六百萬捐給章校長,給他看病
另外一百萬用章校長的名義
注意啊,不是我李敖的名義
用章校長的名義,捐出來去蓋第四女生宿舍
那東吳大學他們也接受我分配的方法
所以一百萬捐給東吳大學蓋女生宿舍,用章校長的名義
另外六百萬就捐給章校長本人
由章校長的夫人就收了這個錢
所以我們可以看,當時看得很清楚
當時這個義賣捐款收據裡面

傳家藝術公司主辦的"李敖所藏中國美術精品拍賣會"
"承張慈讓先生以關懷社會及莘莘學子之心"
"感佩章校長孝慈高風亮節及雍容豁達之意"
"特捐贈新台幣一百萬,以共襄李敖先生善舉"
"特將本項捐款轉請李敖先生親收,後轉交相關機構"
"以為主辦單位及李敖先生公信"
我簽收的
這個錢也是在這個七百萬裡面
由這個張慈讓先生捐的錢
同樣一個情況

黃秋雄先生也捐了錢,他也捐了錢,是不是
新台幣五十萬,也在這個錢裡面
所以呢我講過
這七百萬不是我李敖的功勞
這個七百萬是靠著張慈讓先生,黃秋雄先生,還有其他的每一位能夠掏錢來買這些藝術品的這些朋友們
大家捐出來的錢
這樣子才成全了這件好事
不是我李敖一個人決定的,這個錢不要給章校長,或者給少一點給章校長,然後就散去給老兵的
所以原始上面我們這個義賣活動,本人就是用捐助章校長的這個名義來行使的
所以不能夠做其他用途
所以我就一再給大家做個解釋一下
這功勞是張慈讓,黃秋雄這些先生們的
這不是我李敖的功勞
我李敖的只是做了一件好事,還惹了一身麻煩
麻煩就包括秦孝儀說這個字是假的
說我那個孫中山那個字是假的
現在我因為告了秦孝儀,法官把它送到刑事警察局去科學鑑定
鑑定的結果到目前為止是真的
證明了故宮博物院的所謂院長,所謂秦孝儀的這種專家是禁不得科學鑑定的


好,我講的個事情呢,我又想起來一個感想
感想什麼呢
就是很多人在做好事
做了好事以後呢
可是也出了些問題
上一次我談到了台北市怎麼樣對待一個他們所認為有精神有問題的人
把他抓去關起來
我對這個事情特別責備了台北市的社會局局長陳菊,我的老朋友
責備了阿扁,陳水扁
那當時那位女士,被抓起來的女士
她的哥哥叫做俞作人先生
他有封信給我
談到什麼呢
談到就是慈濟功德會的事情
像慈濟功德會這個證嚴法師,大家都說她很了不起的
我們也相信,她是一個很肯做慈善活動的人
可是這個慈濟功德會假借慈善之名
她的手下有很多的所謂的好的佛教徒,他們可能做了一些不很好的事情
像俞作人先生就寫了一封信,等於就檢舉這些事情
告訴我,他們懷疑這慈濟功德會裡面的手下的冷血佛教徒
他們常常會用他們表面上的慈悲去換取利益
好比說,一個單身的一個人,一個老先生有點財產,快死了
他們就跑過去幫他忙,給他搞了半天
最後人死了以後,房子也給過繼過戶過走了
常常有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俞作人先生特別提醒我,有這種現象
那麼我在這裡也要特別提醒出來給證嚴法師想想看
就是你們的功德會裡面,有沒有很多人為了做慈善的事業,中間動了手腳
我們也值得查一查
否則的話,我們覺得很多事情是很可疑的
尤其好比說,我們每一次什麼水災啦,什麼捐款啦
這個徵信的情況從來沒有
換句話說,這錢哪兒去了,我們都不知道
最近還發生了水災捐款
很多南投的這些鄉間的人根本拿不到
可是錢都捐出來了
這錢哪裡去了呢
所以這就是說很多慈善事業本身是有問題的
比如我講過,這種事情,有的事情純粹屬於政府責任的,政府不可以逃掉
我們不可以幫政府解決這個問題
該政府做的,政府去做
真正,好比說章孝慈這個事情,政府做不到
他是一個私立的大學的校長
政府對他的照顧,照顧不到
所以我才出來做了這樣的一個,一般人所看起來覺得很義氣的一個舉動
所以我現在也離開了東吳大學
人家開玩笑說,你為什麼教了三年書離開了
我說,開玩笑,我這個靠山倒了,章孝慈死了,我自己要離開
事實上東吳大學也沒有解聘我,也不會解聘我
可是我已經教了三年書,教得興味索然就不想再教了
原因可以很簡單的告訴大家
就是我發現這些年輕的朋友們都被台灣這些爛教育給辦壞了
很多年輕人已經不太會唸書了,也不喜歡唸書了
我發現我每個禮拜花一天的時間去一趟東吳
還不如做一些更積極的事情來做
所以我教了三年書就不想再去教了
我舉這個例子
這個俞作人先生特別還告訴我
這個俞作人先生還特別告訴我這個一個故事
就證明了當時有一個慈善團體
他們那時候對一位國民黨大特務徐恩曾
徐恩曾的太太就是立法委員費俠
他有一個妹妹叫么姑
後來么姑老了以後,財產就被慈善團體給做手腳給吃掉了
這種例子很多,不止於慈濟功德會
所以我特別點出來
我們要當心這種情況出現


我拉拉雜雜談到這裡
我要特別聲明我笑傲江湖的一個體例
有的時候我會很完整的談一個主題
有的時候談的主題有點拉雜,不完整的
什麼原因呢
就是有的時候我會配合新聞事件談
有的主題可以一談談半小時
有的題目很小,談不完半小時
所以我需要用幾個主題把它補充一下
所以看起來有的時候難免主題會亂一點
這個就好像你喝牛肉湯一樣
有的時候要吃原汁的牛肉湯
有的時候這牛肉湯還要摻一點水
節目不是每一次都大家都聽得很完整的
原因就是說我們這個資料本身很難完全是
在半小時以內,做一個很完全充足的而完整的說明
有的時候資料不夠,有的時候資料太多
所以就經過這種剪裁,所以有這個現象
這一次我看到美國的選舉,我有一個感想
美國的共和黨的總統,共和黨的總統他們這種選舉

他談到一個新的方向
他的意思就是說,現在美國政府是被那些少不更事的人
他們沒有經驗,也沒有犧牲的精神,也沒有責任感
交到這批人手裡
他的意思,他還在回憶到,回想到,當年他年輕的時候那個美國
他說那個美國我曾經經歷過,我也曾經見過
換句話說,他要呼喚,回到了我們那種早期的美國的那種精神
現在很典型的有一個例子我們在選舉裡面看出來
柯林頓總統是二次大戰以後嬰兒潮出現的
換句話說,他是二次大戰打完了以後出生的總統,現在才五十歲
可是對方這共和黨這個總統候選人,他不一樣
他是二次大戰等於是英雄
大家看他照相沒有,他用左手跟你拉一下
為什麼呢
整個右手作戰的時候殘廢了,不能用了
他用左手跟你拉
換句話說,他當年是二次大戰保衛國家的英雄
可是柯林頓是什麼呢
柯林頓是美國越戰時候的逃兵,逃掉了,根本是逃兵
當然你可以說越戰對不對,正確不正確,那是另外一個問題
在程序上面,別人去當了兵了,別人被打死了,別人受了傷了
你開小差,你逃掉了
你說你逃掉了是為了你不願意作戰,反對越戰而逃掉
那些被徵兵的人他們是該死的嗎
所以我認為美國的道德標準出了問題
什麼問題呢
就是居然像柯林頓這種人居然能夠當選美國總統
他還老臉皮厚還不在乎,還去跟退伍軍人致詞
我們如果當過兵的人,打過仗的人,當然會看不起他
你是什麼意思
可是美國居然這種人還能當選
為什麼呢
美國的道德標準出了問題
美國的對人間的是非標準也出了問題
對愛國不愛國的標準都出了問題
所以美國目前總統大選的時候
我覺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的這種精神是值得佩服的
他說我們是代表那種老一輩的美國人
可是我們所宣傳的,所希望的,所恢復的也是我們曾經見過的,曾經活過的那種道德標準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準
現在美國的道德標準很亂了
像柯林頓這種人少不更事,沒有責任感,品性很壞,逃兵
這種人居然能當美國總統,還要得到更高票的,可能還連任
證明什麼
證明美國的道德標準出了問題


我上一次也談到了像陳師孟,我批評到陳師孟
這種人道德標準根本是有問題的
當年他是國民黨的教授,靠著國民黨給他的方便
靠著他的爺爺,就蔣介石等於貼身秘書陳布雷,這種淵源
然後進了台灣大學,幫著國民黨執行他的黨化教育
然後搖身一變就變成了民進黨
然後他們搞學生運動,被警察打了兩下子,然後招待記者,淚流滿面,大哭
你這麼軟弱的人,你哭什麼嘛
就好像柏楊一樣
你在綠島回來,現在又要發起立一個碑,垂淚碑
你垂什麼淚,哭什麼東西
所以你這麼軟弱的人,今天搖身一變,這種人變成民進黨的大員,變成台北市的副市長
我認為你們這種人是太糟糕了,品格太糟糕了
做了二十年的國民黨,佔盡了便宜
然後把國民黨黨證一燒,搖身一變
你覺得你清白了嗎

過去國民黨黨化教育的那些走狗什麼人呢
就是你們
跟國民黨鬼混的人,佔便宜的人,欺負別人的人,就是你們
喔!你過去做了二十年不算,黨證一撕就算了
你過去做的事都賴掉了不算了
那個壞事誰做的,是你們陳師孟做的
好了,現在最近又是陳水扁手下的環保局局長林俊義也談到了

他說當年他怎麼抗爭
"他們當時台灣戒嚴時代,為了政治理念,他們一群人不惜冒著生命的危險和政府來對抗"
他冒著什麼生命危險,什麼生命危險
什麼生命危險都沒有
他自己競選台中市長的時候,公開講他過去的履歷
什麼履歷呢
他說在戒嚴時期,他曾經寫信給蔣經國,叫他好像對我們這些政治犯要寬大
這叫什麼履歷?這叫什麼資歷?
我們政治犯在裡面坐了牢的時候
你在旁邊寫封信給蔣經國希望對我們寬大
這個變成你的勇敢啦
那麼我們坐在牢裡什麼人啊
我們的勇敢怎麼計算呢
怎麼樣的計算方法呢
這種人居然敢把這種事實拿出來印在報上,說是他們的勇敢的行為,是他們不惜冒著生命代價的行為
我覺得太可恥了
可是這種人現在在台北市政府做什麼?
做環保局局長
像林俊義這種人,像陳師孟這種人
在我李敖眼裡是最看不起的一群知識份子
你們是大學教授
陳師孟是台灣大學教授
林俊義是東海大學教授
在我眼裡我是最看不起的一群
你們這些人就是我上次所說的文革時期
我說余紀忠很像文革時期的那種風派
風就是牆頭草
吹來的風,這種風
東邊吹來,你就這邊倒
西邊吹來,這邊倒
風派,你們就是風派
現在發現國民黨的勢力衰弱下去了
民進黨走紅了
然後搖身一變就是民進黨,都做了官了
林俊義居然講
當年搞運動的時候,我們是被警察打
現在呢我們的警察保護我們了
別人搞運動,我們要警察保護我們
這種話都講得出來
我覺得這是很可恥
我講這個故事什麼意思呢
證明了我們台灣的是非標準也在混亂
跟美國一看,我們也在混亂
我特別提醒大家
我們要唾棄這些人
我們要看不起他們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