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檢驗人格的第一標準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首先請大家看一張有趣的圖片,請看這張圖片--

這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人在主持的這個東京審判,就是審判發起二次大戰的這些日本的軍閥。在這個照片堶惟O,有一個人請大家特別注意,請注意他的這個造型。別的軍閥們像東條英磯這種,他們穿的這個衣服,就坐成一排。這個人呢穿著一個睡衣,瘦瘦的,旁邊站的是美國憲兵,這個美國憲兵在給他扣這個扣子,衣服沒扣好,在給他扣扣子。

我們再看第二張圖片。他在那裡呢?他坐在,他坐的位置就像坐在這個禿頭的人後面。這個禿頭啊,就是大名鼎鼎的二次大戰最後打敗的時候,日本的首相東條英磯,東條首相。然後呢,他坐在後面衣服被扣好以後呢,他開始出手,看到沒有,這手伸出來,就伸出來,伸到這個東條的腦袋後面哪,開始打他,打他。


這個東條就回過頭來苦笑,看他。苦笑,被打了以後苦笑。然後這個美國憲兵就兩個手把他按住,不讓他打了。然後就把他帶出去了,看到沒有,把他帶出去了。而他的表情呢,很這個遇到錯愕,這個表情看起來神經兮兮的。事實上他就是一個戰犯,可是他就是精神出了問題。

  這個人什麼人呢?這個人叫做大川周明。

他是什麼人呢?他真的是日本人當時的精神領袖之一,他曾經寫書談到日本哪,寫過「日本的精神研究」,也寫過談到「復興亞洲的問題」這些書。可是他講了一句話很有趣的,很有趣的話,什麼話呢?英文字democracy,這個民主啊,他把它講成democrazy,本來cracy,他變成crazy,變成什麼呢?變成了「瘋狂」。這個字在英文的字根(demo)堶惇O民間人民的意思。民主呢,被他講成了「人民瘋狂」。他雖然自己後來得了精神病,之後他沒有接受審判,醫生裁決啊,他精神有問題。可是呢,他把這個英文字,當時他宣傳這個字的時候,他這個英文字改寫了一個字,就把這個瘋狂這個'z'字來代替這個'c'字,所以這個非常有趣的一個字的一個變化。

  所以我覺得他真的把這個民主這個字啊,給寫活了。事實上很多所謂的民主啊,不是「民主」,而是「人民的瘋狂」。這種情形怎麼樣證明呢?從現在美國人,美國這些媒體堶掩“黤n輝是「民主先生」這一點就證明了。

台灣的這個民主啊,事實上在真正嚴格的民主標準上面,不是民主,而是人民的瘋狂。因為人民的瘋狂,所以選出來這麼一個混蛋東西來,還用百分之五十四的選票選出來這麼一個混蛋東西來,這證明了台灣的民主出了問題。

  這個問題在那裡呢?問題啊,我可以告訴各位,問題出在就是我們這麼多年來,我們思想開始閉塞。思想閉塞呢,大家已經不了解什麼是真的民主了。所以有一天即使所謂開放人民直接選舉的時候呢,事實上選出來的也是亂七八糟的一個局面出現了。這證明了我們台灣多少年來,社會也好,教育也罷,文化宣傳也罷,都是過去呢,真的方向被壓抑了,真的民主被誤解了。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看什麼東西呢?看當年我李敖神通廣大,我們找到的一個等於秘密文件,什麼文件呢?就是台灣這些箝制我們言論自由的這些單位,跟他們這個單位首長,開秘密會議,怎麼樣的來箝制我們的言論自由。請大家看看這個秘密文件,大家看。


「現階段加強文化審檢」審查檢察「措施暨現存問題座談會記錄」。「時間中華民國七十三年」就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七日中午十二點」。「地點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貴賓室」。主持人誰呢?「陳上將」,什麼上將呢?「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陳上將」,叫做陳守山。記錄呢,「曹建中」,曹建中是他們的這個就是負責,警備總部負責查禁我們李敖的書的這個處長,曹處長。可是參加的人呢,大家注意,「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許上將」,就是許歷農,許上將。「中央文工會宋主任楚瑜」,就是宋楚瑜,那時候是文工會主任,文工會就等於國民黨的中央宣傳部,他等於部長。「行政院的新聞局局長張局長京育」,張京育,「國家安全局何副局長恩廷、法務部調查局局長翁局長文雄、內政部警政署署長羅署長張」,就羅張,「警總政戰部主任孫少將、警總政戰部副主任繆少將」,就繆綸,然後這個「第六處處長曹上校」,就是做記錄的這個曹建中。

  我們看看它什麼東西呢?看到它堶掖o些談話,我們看有一段呢很有趣的,請看看這一段。


「宋主任楚瑜」,當時新聞局局長宋楚瑜講什麼話,他說:「警總」,警備總部,「領導有關單位執行文化審檢工作,績效」,績,成績,效,效果,「績效卓著,表示欽佩與感激」。看到沒有,你宋楚瑜是行政院的新聞局局長,你是這樣子無恥,這樣子不要臉,向軍方表態,感謝警總,感謝這些軍人們來管制言論,壓迫言論自由,你新聞局長美國留學的,你曉得什麼叫做自由民主,你不但不據理力爭,不向這些軍頭們抗爭,居然你在會議堶悸磳僈‘L們警總領導的這種查禁的工作、管制的工作,他表示欽佩、表示感激。我們可以看到宋楚瑜這種人是多麼的不要臉、多麼的無恥,多麼的曲學阿世,為什麼呢?這些軍人們他們沒有留過學,他們可能笨頭笨腦的,他們不了解這個真相,不了解什麼是自由民主,你宋楚瑜你到外國留學的,你沒有吃過豬肉你也見過豬走路啊,你知道什麼是自由民主,居然你以新聞局長的地位跟這些軍頭們開會,然後又共同來研究怎麼樣的箝制言論自由,然後你還讚美這些軍頭,讚美軍方表示欽佩與感激,是多麼可恥的事情。

  我們再看當時這個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許上將,許歷農的這兩段談話,大家看啊。


「總部提報之強化做法精要具體,要有效貫徹才能達到檢肅文化污染之目的」,這文化被污染了,檢肅文化污染之目的,被誰污染啊?被李敖這些人污染了。「據瞭解少數政府機關尚有訂閱偏激雜誌情形」,就李敖辦的這些雜誌,「部份鐵公路車站販賣部有代售違法書刊的這些情事,均應徹查糾正改進」這是許歷農上將的談話。

  真是風水這個轉過來了,今年許歷農上將他還到我家堥茷臛X我來看我,當然這個我還跟他開玩笑,我說當年我的九十六本書被查禁啊,大概一半都是你負責的,他也笑,為什麼呢?他現在已經不是國民黨的中央常務委員了,也不是負責查禁書刊的人了,這個事情對他而言都是過去歷史了。許歷農將軍是很愛國的人,沒問題,人也清廉,絕對規規矩矩的,絕對是為了他的理想啊,誠誠懇懇兢兢業業去做事,所以呢他是個可尊敬的敵人。可是呢必須說當年他們做的錯事,他們做的事情錯的,他現在會到我家堥荂A覺得對我有表示某種程度的友好跟慰問,可是呢他們當年的確做了錯事,為什麼呢?他們頭腦不夠,他們頭腦覺得,他們的方法是箝制言論自由,而不是疏導它,而不是開放它,所以我認為他們當年做了錯事情。像許歷農,他有他的單純的信仰,他的信仰就是為了國家他可以拋頭顱灑熱血,許歷農是沒問題的,可是現在呢,他現在這種轉變證明他有某種氣魄,什麼氣魄呢?他不再是國民黨了,看到沒有。他在中常會上面,他最後跟李登輝衝突,李登輝不許他講話,他站起來說:「主席啊,你要讓我把話講完。」他把話還講完。當然啦,李登輝把他這種人看成眼中釘。最後呢許歷農他有機會繼續在黨堶掠肅劓,他也不要做了,最後他加入了新黨。

  我認為許歷農最了不起的一點,就是他加入新黨。當時沒有人敢以他那麼高的地位來加入新黨,可是他肯。我記得在趙少康跟陳水扁他們選台北市長的投票的頭一天晚上,一個國民黨堶惚雃釵W的外交官,他也做過駐外的一個大使,他們夫妻請我吃飯。在吃飯的時候,這個大使夫人就告訴我一個秘密,他說:「李先生啊,明天就投票了,你知不知道啊,在我們的整個的這棟樓堶情A我們住的家堶掖o個大樓堶情A每一戶的人都要投新黨的票,你知不知道,很多還是國民黨的大員,都是要投新黨的票。」我就跟他說,跟這位大使說,我說:「你這種精神很了不起的,可是你為什麼不學一學許歷農將軍呢,他根本就脫離了國民黨,就出來就支持新黨了,他是軍人,如果以你這麼高的地位的文官,你也脫離了國民黨,然後你就出來幫著新黨的忙,你的這個效果絕對超出你自己偷偷摸摸投新黨一票這個效果,對不對?你現在你再努力也是偷偷摸摸投新黨一票,可是那個時候如果你站出來,站在第一線,脫離了國民黨,站在新黨這一邊,那你不得了,以你的聲望,以你的號召力,你就可以更幫著新黨的忙了,為什麼你只能幫個忙的方法只是偷偷摸摸投一票呢?為什麼不像許歷農那樣子,英雄好漢站出來呢?」當然這位可尊敬的大使有他的困難啦,他當然無法接受我的建議。可是我舉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像許歷農將軍這一點,他是多麼了不起。雖然在我李敖看起來,過去你是我的敵人,你是我的搗亂鬼,並且你的頭腦我認為始終不好,因為你是個軍人的頭腦,那種過去的那種忠黨愛國的軍人頭腦,可是他的精神很了不起,他能夠站出來脫離了國民黨到新黨。他給新黨拉了多少票,因為他真正後來做了退輔會的主任委員,並且他直接的影響了郝柏村。

  所以我們這次看到林洋港啦、郝柏村啦、像梁肅戎啦這些都被李登輝趕出來,不給他們總統府資政來做了,證明了李登輝度量是多麼狹小、多麼小氣,這給他們又怎麼樣嘛,都不給做了。可是我們可以相對的講起來,郝柏村、林洋港、梁肅戎雖然這些人都是國民黨的這些官僚,很討厭的官僚,可是他們有他們的那種大志。他們要聽話的話,那郝柏村要聽話的話,他的地位難道不在李煥之上嗎?林洋港要聽話的話,他要做什麼司法院長,不給他做嗎?還繼續給他做嘛。所以可見他們還是有大志的,因為他們不聽話,所以寧肯丟掉了總統府資政,丟掉了司法院長,丟掉了這些官,他還是...像梁肅戎門口最後保護他的警察都撤走了,連個警察都沒有了,司機也沒有了,汽車也沒有了。他們如果聽話的話起碼有這些待遇嘛,可是他們還是有很大的志向,跟你李登輝幹了,我們就是要跟你幹。結果呢正好碰到個小氣鬼李登輝,全部把他都撤消了,什麼都沒有了。所以我們認為郝柏村最後能夠轉變出來,明明知道沒有希望還跟李登輝拼一拼,都是受了許歷農的精神感召。並且這個秘密我可以告訴各位,當時郝柏村,林洋港拉郝柏村出來的時候,郝柏村還猶豫不決,那天晚上在吃飯的時候還猶豫不決。後來許歷農趕到了郝柏村家堙A認為他不能退縮,一定要幹啊。這時候呢,郝柏村的兒子郝龍斌就在中間攔在這裡,就他希望他爸爸不要出來選這個副總統,因為知道是沒有好下場的。許歷農板著臉跟郝龍斌說,說「我跟你爸爸我們是老朋友,他還是我的長官,我們長輩要談話的時候,請你迴避,你不要擋在旁邊搗蛋。」就逼著郝龍斌退出了,退出以後呢,這許歷農最後說動了郝柏村出來選這個副總統。所以郝柏村雖然不能像許歷農這麼乾脆,很灑脫的,就不要幹他的資政,也不要幹他的國民黨的副主席,最後等於是被人家資政被撤消了,副主席也被註銷了,完全是被動的狀態,可是究竟郝柏村也跟著許歷農也下海了,做了這些事情。所以我們要從這個角度來看,許歷農的這個精神哪,是的確是很了不起的,雖然他是我的敵人,並且他的頭腦我認為始終不是一個很開明的頭腦。可是呢我們覺得他們就有這種氣魄,能夠丟掉了眼前這些現實的這些好處,可是很多國民黨的大員,他們最後被李登輝這樣子攏絡,被李登輝羞辱,被李登輝把他們聊備一格的這種人,像李煥這種人,我覺得實在是太沒有個性,也太沒有出息了,我覺得我們必須談到這一點。

  講到這裡我們才知道,反過來說,反過來說什麼呢?說「不做國民黨就是檢驗人格的第一個標準」,就是我上次所說的,我覺得他們做了這麼多年的國民黨,忠黨愛國的國民黨,最後不做國民黨了,我覺得這一點就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我記得我帶來給大家看一本書,就是德國出版的等於國家的這種手冊一樣,這堶掃苳j家看一張照片。這張照片--

這是什麼人呢?這是當年的德國的總理艾德諾。這個人他當年是科隆市長,我講他簡歷大家看一下。

他是艾德諾,一九一七年到一九三三年,做德國的科隆市長做了十六年。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被納粹迫害,希特勒迫害,連續迫害了十二年,就是五十七歲到六十九歲的時候,他被希特勒迫害。可是那時候被迫害的時候大家注意啊,德國人那時候納粹人起來了,起來了之後,到科隆市去...當時國務總理等於行政院長到科隆市去,他不去接他,他為什麼不去接希特勒,他說「你是以政黨的身份,黨主席身份來的,我是市長我不接你的」,結果希特勒就恨他。然後納粹黨他們就在科隆市要辦一個集會,就掛起旗子來了,滿城都是旗子,他下命令全部拆掉,你們沒有向我申請,怎麼可以掛旗子。可是再過了兩年,納粹統治了整個德國,他開始被迫害,從科隆市長把他拉下馬,他的財產被沒收,薪水被凍結,他結果呢被,藏在修道院堶情A最後他們要抓他,他逃亡了很多地方,他太太,他們德國人這些納粹們就把他的女兒抓起來,兩個女兒抓起來,就逼他太太講出他藏在什麼地方,他太太只好講出來,為了救女兒,把他講出來,所以他又坐牢,在德國坐了一次牢又坐一次牢,只是因為太老了,德國人沒有殺他,那個德國的統治者沒有殺他。所以五十七歲到六十九歲之間哪,他十二年之間呢,就是等於沒飯吃,等於藏在修道院堶情C可是到了二次大戰德國被打垮的時候,英國人來了,美國人來了,他們就要找一個人,說「你們德國人都是納粹黨啊,有沒有一個人他沒有加入,跟希特勒不合作,有沒有這麼一個有聲望的人呢?」厚!發現了誰了?就發現了艾德諾。整個德國堶情A這些名流堶情A都找不到了,只有他一個人,真的沒有跟德國希特勒合作過,只有他,就請他繼續做科隆市長。可是後來英國人把他趕走了,說他是無能,把他趕走了。可是呢,在一九四九年到一九六三年之間,連續十四年,請注意這個年代,他做了德國的總理,就是說他從七十三歲一直做到了八十七歲。在這十四年之間,他使德國開始從戰敗的國家開始復活。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為什麼現在德國西德這麼強啊?德國這麼強的原因就是因為艾德諾所打的基礎,給德國打了這個基礎。他從七十三歲做到八十七歲,真是能活呀,那麼好的身體。後來他一九六七年九十一歲的時候才死掉。

  
  他告訴我們什麼意思啊,他給人間的人格啊,所謂人格訂了一個最高的標準,就是說在舉世滔滔,整個國家啊,整個國家被納粹黨搞得天翻地覆的時候,整個的德國人民都喊「希特勒萬歲」的時候,他老先生敢站出來,我不買你希特勒的帳,不買你納粹黨的帳,我有一個清白的記錄。所以二次大戰以後呢,他能夠被...聯軍進了德國以後,就發現這個人真好,人格最完美的,他沒有跟納粹黨合作過,並且也改變了戰勝者,像美國英國這些人的印象,知道你們德國人哪,不完全是納粹黨的走狗,還有那種特立獨行的人士。所以這個艾德諾是我李敖最佩服的一個人,我覺得他就在當時德國的勢力啊,不是台灣國民黨這種勢力,台灣國民黨是被共產黨打到台灣來眼看著完蛋的一個勢力,當時德國的勢力可以統治全世界耶!並且幾乎成功耶!希特勒是那麼強的一個敵人在他眼前,他不跟他合作,他要保持他個人的獨來獨往的人格,雖然受盡了迫害,坐了兩次牢,可是他還是不合作,所以我們知道這才叫做人格,這才叫做男子漢,這才叫做大丈夫。

  所以我的結論是說,就是說我們在台灣最大的苦惱就是失掉了以最高標準要求自己的能力。

這話怎麼講呢?最高標準就是國民黨是個壞的政黨,國民黨是個壞的政權,我李敖我們不做國民黨,我們是最高的人格的展現。好比說現在又談到了馬英九,馬英九你是國民黨啊!給國民黨做狗的人啊!這在基本看起來你人格都有問題的人,這居然我們大家已經不譴責了,「你是國民黨,沒關係」,已經不譴責這種事情了,我們覺得什麼呢?覺得我們失掉了以最高標準要求自己的能力,我們不敢抬出最高標準了。可是德國就有最高的標準留給我們,像艾德諾,他用最高的標準告訴你們,在一個強大的敵人面前,在一個邪惡的勢力面前,我獨來獨往絕不跟你合作。在台灣我告訴你們,只有李敖有這個氣魄,別人都沒有了。

  關於艾德諾的傳記很多種,我最近看到了鄧維楨先生,我的老朋友鄧維楨先生他們印的這些「關創時代政治巨人」的這個系列,有一本就是艾德諾的傳記。

寫得還不錯,當然有很多部份,就是我剛才講的部份它也沒有。我覺得大家可以看看這一類的書,這些好的傳記呢,真正的可以使我們開展我們的眼界,知道什麼是世界的第一流的標準。台灣我們今天的苦惱呢,是已經忘了那第一流的標準了,我們了解的標準都是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標準,可是當我們看看這些,我們沒有吃過豬肉,也看看豬走路,人家的豬怎麼在走路,知道這個標準,我們可以看到了完全有不同的結果。

  所以我在今天的這一段話的結論就是說「一個好的國民黨就是開小差的國民黨」。

這什麼意思?就是過去你做國民黨,我們基於你的處境、成長這些原因,我們可以諒解,甚至可以同情的,可是你繼續做國民黨,你就不對了,所以我說「一個好的國民黨就是開小差的國民黨」。換句話說呢,「唾棄國民黨就是檢驗人格的第一個標準」,我們今天談到了,最好是不加入,像我李敖不加入,可是如果加入了以後呢,你能夠從現在開始洗面革心,唾棄國民黨,然後就是檢驗人格的第一標準。所以像許歷農將軍這種,就是我們覺得很了不起的,他唾棄了國民黨。

  今天呢,講到這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