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打著紅旗反紅旗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母親節過去了,我想起一個笑話來,爸爸跟媽媽說:「今天是母親節,你放假一天,不要洗碗了,也不要洗衣服了,留著碗跟留著衣服明天一起洗。」我想到啊,台灣的母親節很多情況呢,都是這個樣子的。做母親的並沒有躲開她這一天應該做的事情,而是只是留在第二天補做,或者一起來做。

  談到母親節啊,發現我們中國人,尤其是古代的中國人,對母親的這種情感特別強,就是所謂孝道這個情感。外國人也有孝道,可是他們這個孝呢,不像中國講「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這種孝,就是非常把它理論化的,找了很多的事實跟理論來支持這個孝的構想。可是事實上,中國人很多的孝道觀念呢,他不是來自真正的母子之間的這種倫理上的感情,而是來自叫做「母子戀」,母子相戀的一種感情,我們歷史上看到很多的例子啊,是母子戀。這在奧國的心理學家,近代最有名的,叫做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他就研究出來,發現這叫做,從小孩子開始有一種叫做「戀母情結」,對母親的這種迷戀。

  可是一般這樣解釋呢,有很多例外,我們也看起來他對母親並沒有戀母情結,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像美國的第三任總統,就傑佛遜。

他有一段話回憶,他老的時候回憶,他說:「如果時光倒流,兒時可在」,我要回到年輕的時候,重新活一次的話呢,我人生裡面,我如果重新活一次的話,我願意跟我母親那一段生活啊,不要再重新活了。他活了八十多歲了,他說那一段我寧願短壽,不要再活了,為什麼呢?表示他跟他母親這一段生活啊,有不愉快的回憶,他不想重新再活一遍。很顯然這就沒有佛洛伊德所說的戀母情結,美國的第三任總統傑佛遜。

  再看看這張照片--

這個照片呢,這位一臉橫肉的這個女士啊,就是林肯的太太。我過去提過一次,林肯的太太,她的名字叫Todd,陶德。林肯曾經挖苦過他太太,說這個God,這個上帝呀,只有一個D字,可是他們陶德家的女人啊,要兩個D字,這個陶德。不但這個女的女權高漲,並且林肯的三個兒子都有他媽媽的名字,都有陶德的名字。這是他們的全家福,可以看到,就年輕的時候,這個林肯、林肯太太、他們三個兒子。可是很不幸的,他這兩個小孩子小兒子(坐著的那兩個),都分別在十二歲跟十七歲的時候死掉。後來林肯也被刺了,這個女士她後來精神狀態有點問題,她的大兒子就這個(站在後面那位),把她媽媽送進了精神病院。當時人家就批評這件事情,她的大兒子說:「我們家裡面的情況,每一個家裡面的情況啊,都不是外面人所能了解的」,我把我媽媽送到精神病院這個情況啊,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我也是有苦說不出。這位先生(大兒子)也活了八十多歲,他老大,後來還做過美國的國防部長,後來也死掉了。林肯這一家的人呢,整個絕後了,現在在美國沒有後代,整個絕掉了。為什麼他這個媽媽變得這麼樣的,跟兒子關係那麼尖銳呢?這表示這個媽媽也是個很難相處的一個母親,我過去曾經講過,她一直欺負林肯。可是欺負林肯的原因呢,也有原因,因為在結婚那一天的時候,林肯逃掉了,新郎逃掉了,所以這新娘弄得很沒面子,所以她恨林肯恨一輩子。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這個沒有戀母情結,而是母子關係啊,也是非常的緊張的一種。

  所以我談到這個母親節呢,雖然我們大家拚命的讚美、美化這個母女之間的或者母子之間的這種感情。事實上呢,有很多很尖銳的母子之間衝突,或母女之間的衝突,在這個世界上面,我們也不能完全抹殺,事實上也有這種現象。

  我覺得最令我感動的一個母子之間的例子啊,最近發生的,是美國的一隻貓。大家看到沒有,一隻貓在著火的時候,一個房子著火了,這隻貓牠就是衝進去把牠的小貓叼出來救出來,然後又衝進去,一次只能叼一隻啊,又衝進去又叼出來,又衝進去又叼出來,結果牠渾身都燒得毛都燒出傷來了,這麼一隻貓一個貓媽媽啊,我覺得是全世界最偉大的貓,因為牠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母親。

  我個人的母親呢,現在在加拿大跟我弟弟住在一起,本來前年還跟我住,後來她比較喜歡我的弟弟,跟我弟弟去了,現在他們過著快樂的日子,在加拿大。

  進一步呢我們再看,最近一件事情,就是這個新聞事件我們追蹤起來,這個證嚴法師獲得了內政部僑委會的一等獎章。

這個證嚴法師呢,這個...這裡面有一段話我覺得...最使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他給證嚴法師這個獎章的時候,他稱讚證嚴法師有四個身份。第一個身份,說她是宗教家,第二個身份呢,說她是慈善家,第三個身份呢,說她是哲學家,第四個身份呢,說她是教育家。我覺得這個說法章孝嚴是說得不對的,不應該這樣子說的。我認為證嚴法師呢,甚至不算是一個宗教家,因為宗教家有它固定的定義,大部份呢有宗教的理論或者創世什麼宗教這種。可是證嚴法師呢,她是一個沒有什麼學術基礎,或者佛學基礎也沒有什麼在這方面有很高深的文化水平的這麼一個很慈祥的一個小尼姑,她並沒有這方面的本領。她現在年紀跟我,她比我小兩歲,她是1937年生的。至於他說她是慈善家,我覺得倒很接近了,因為她的確是慈悲為懷,是個慈善家。至於他說她是哲學家跟教育家呢,我覺得這說得很離譜了,當然她不是教育家,當然也不是哲學家,用這種頭銜給證嚴法師,我認為是完全不正確的,是僑務委員會委員長章孝嚴說錯了。

  可是為什麼我們會發現,我們給一個人的稱呼,給一個人的尊稱,給一個人的定位,會發生這麼大的差距呢?原因呢,發現這跟章孝嚴他的祖父蔣介石啊,也不無關係。因為過去我們常常發現呢,這個蔣介石就承擔了一切跟他這個人完全不相干不相當的一些榮譽,我列了幾項給大家看一看,請大家看我的這個文字說明。



照著國民黨過去的中央常務委員谷正綱說:「蔣公是我國歷史上偉大的軍事家、思想家和政治家。」我想這個話說得是不正確的,蔣介石懂得一些軍事,還談不到軍事家,因為他常常是打敗仗的。不錯,經過北伐這些例子說打過勝仗,對不起,那個勝仗不是靠軍事的,而是靠情報的,因為蔣介石很有本領去收買別人,然後買到別人的電報本的密碼這種的,他是靠這個情報起家的,而不是靠著作戰起家的。至於說抗戰跟日本人作戰,對不起那個是美國人打嬴的,不是...,蔣介石指揮的部隊呀,簡直一路是打了敗仗,沒有打過什麼勝仗,所以他不是一個...,最後被共產黨打敗打垮,跑到台灣來,他在軍事上面一塌糊塗,談不上是軍事家。那政治家呢,我們也知道他也談不上政治家,他只是一個很奸詐的政治人物而已。至於說他是思想家,胡說八道!蔣介石有什麼思想啊!所以這種稱呼是不正確的,就好像章孝嚴說證嚴法師是哲學家一樣,證嚴法師怎麼是哲學家呢。

  我們再看,國民黨以前駐美大使董顯光說:「我民族領袖蔣公介石為近代最偉大之軍事政治家。」這又是胡扯了,這個我講過了,這個是不能成立的。

  再照國民黨國大代表老賊蔣一安的說法「蔣公發明力行哲學」,是「大哲學家」,比證嚴法師還多個大字,我認為這是胡說八道,他是什麼哲學家呢。

  再照國民黨理論家林桂圃說:「蔣公是當代世界上一位了不起的大政治思想家。」這又胡說了,本來是軍事政治家,現在變成了政治思想家,這是不能成立的。

  我們再看,照國民黨教育廳長劉真的說法:「蔣公不僅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而且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教育家又來了,我們不承認的,不承認蔣介石是教育家,這個頭銜不能亂給的,就好像章孝嚴說證嚴法師是教育家一樣,這不正確的。

  照國民黨訓導專家洪同說:「蔣公是一位偉大的思想家」,我講不對的,「更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實行家。」這是胡扯的。

  照國民黨新貴魏鏞及國民黨教授繆全吉說:「蔣中正先生更是一位推動行政現代化的理論家與實踐者。」這變成行政現代化的這種專家了,我們也不相信。





  照國民黨以前台北市議會議長張建邦所說的,現在,「蔣公是都市管理學家」,這什麼鬼話,什麼「未來學家」,胡說八道,蔣介石什麼什麼變成未來學家呢。

  照著這樣說法,我們看看蓋台北中山樓的,也是花園新城的建築師叫做修澤蘭,他的說法:「蔣介石實在是藝術家」,我們看起來很荒謬,他怎麼是藝術家。

  照著以前,秦孝儀以前的故宮博物院院長蔣復璁的說法,說:「蔣介石實在無異於書法家」,怎麼又變成書法家呢。

  照著天主教的主教于斌的說法呢,「蔣介石是宗教家」。

  照著金克和的說法,就銀行界的,他說:「蔣介石是經濟學家」。

  我們看了這些近乎肉麻的這些奉承,我們知道這些什麼什麼教育家啦,什麼這些家啦,不可以隨便用來稱呼一個人,因為這樣稱呼呢就離譜了。蔣介石我講過,他只是一個政治上的一個人物,或者是軍事上的一個常常打敗仗的一個人物,談不到這種成家。所以我們覺得,從對蔣介石的這種過份的讚美,到他的孫子章孝嚴對證嚴法師的這種不準確的這種描寫和讚美,我們要表示一種譴責,覺得這個辭彙是不可以這樣亂用的。

  我們記得,這樣亂用的結果,泛濫得沒有標沒有道...不可收拾了,我講個笑話給大家聽。以前的國民黨的一個等於老軍閥,叫做閻錫山。

他現在的墳呢,還埋在陽明山。他是國民黨在一九四九年從大陸撤退的時候,他是行政院長。他是老資格的老革命黨了,因為在辛亥革命各省獨立的時候,他就鼓動了山西獨立,所以他是山西王。他到台灣來以後,還發表一個怪論,他說孔夫子啊,孔夫子是衛生家,什麼叫衛生家呢?因為他說我們看四書五經,看四書裡面,孔子有一句話叫「割不正不食」,這個肉不切得很好,不擺得很好,不弄得很乾淨,我是不吃的,可見孔子注意衛生,所以孔子是衛生家。那麼這樣子講起來,這還得了嗎,這種頭銜滿天下亂飛了,是不可以的。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就是我們看到新聞事件,看到章孝嚴的這種說法呢,我們就要表示異議。這就我隨便到處都是,看到新聞需要加以解釋的和批評的,我敢說現在只有我李敖有這個本領。一般呢,就聽大家胡說八道,亂說,這個是不可以的。

  好,現在我們再轉換一個主題,請大家看看,看看這個人--

這個人是被共產黨捧到天去的,捧到天上去的這個文豪,叫做魯迅。這是他死的時候,當時的一個畫家叫做司徒橋,用了五分鐘的時間,做了一個臨時的速描,來描寫這個魯迅。

  再看看一張照片--

這是當時陳獨秀在北京大學的文科學長,搞新文化運動的時候,魯迅也加入了,當時的陳獨秀的照片。請大家注意這個照片,幾乎所有的書裡面,包括匪情專家所談到的書裡面,因為陳獨秀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都用錯了照片,用那一張呢?用到這一張(照片右),都說這一張是陳獨秀。錯了,這一張才是陳獨秀(照片左),這一張是彭述之,是陳獨秀的好朋友。他們是托勒斯基派,所謂托派的大將,這個時候才講到陳獨秀。陳獨秀,我給大家看,目的有什麼原因,等一下告訴大家。

  第三個呢,請看這張照片,這個照片是登在了,我講過,我們台灣很少能夠登到這種像國際媒體的這種雜誌上去。這個呢是當時1962年3月2號,登在時代雜誌的。

這裡面有張照片,就這張照片--

這就是胡適博士的照片。胡適死掉了以後,這個美國時代雜誌弄出這麼一欄來報導他、讚美他,這個照片。

  為什麼我舉了這三個人呢?因為我有一個目的,什麼目的呢?就告訴大家啊,魯迅、陳獨秀、胡適三個人呢,在一個人的嘴巴裡面,跟我李敖有一點點關係,什麼關係呢?

這個人叫王崇五,王崇五什麼人呢?王崇五就現在政大有一個叫「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這個研究中心在以前叫做「國際關係研究所」,當時那個所的所長叫卜道明,所的主任呢,叫做卜道明,下面兩個副主任,一個副主任就是現在的中國電視公司的董視長,叫做吳俊才,另外一個副主任呢,就是王崇五。王崇五是什麼人呢?王崇五是國民黨的濟南市的市長,山東省省會濟南市的市長。可是呢,他以前是共產黨,他不但是共產黨,他還給共產黨辦過它的機關刊物叫做「紅旗」。有一次呢,當然後來他被判死刑,後來因為他的舅舅啊,就國民黨的大員,所以在中間等於做了一點工作啊,就開始跟國民黨就合作了,死刑也取消了,所以他後來變成國民黨的一個大員。他後來退休以後呢,有一次他請我吃飯,跟我談了一件事情,他說:「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親口告訴李先生」,他說:「我以前給共產黨辦過機關刊物『紅旗雜誌』」,他說:「我看過什麼是好文章,我們也寫過好文章,可是發現有一個人呢,他的文章有三個人的長處。第一個,他有魯迅的諷刺性,第二呢,他有陳獨秀的犀利性,第三呢,他有胡適的清楚」,清楚明白,他說:「這個人啊,就是你李敖,就是你李先生。你有這個本領啊,把三個人的文章的優點全寫在一起。」事實上呢,他還忽略了一點,我還有第四個人的優點,就是梁啟超,寫起文章裡面感情充沛,非常的多情的。事實上呢,我覺得他真的內行人,在三十年前就看出我李敖的文章有這種本領。

  所以今天呢,特別把這個事情講給大家聽,一來是捧我自己,二來是用專家來告訴你們,怎麼樣捧我自己。目的何在呢?就是要談出來這個雜誌,紅旗雜誌。共產黨這個紅旗雜誌是他的機關刊物,後來在文革的時候,就出現一個口號,給對方罪狀的時候啊,一個口號,叫做「打著紅旗反紅旗」。

什麼叫做「打著紅旗反紅旗」?你表面上是支持共產黨的,支持黨中央的,拿著這個紅旗雜誌,事實上呢,你是反對黨中央的路線的。

  這個為什麼我講到天馬行空啊?在跑野馬一樣,在談這個問題,談到這個紅旗呢?因為最近有一個例子啊,使我想到,民進黨裡面有一個人呢,在打著紅旗反紅旗,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陳文茜,民進黨的現在的做了文宣部主任,使我...我為什麼有這個感想呢?請大家看看報紙上這個,在五月十一號,陳文茜他們在民進黨內部檢討裡面,晚報登的,「陳文茜痛批台獨激進份子沒有包容心」。

我們再看看,第二天報紙談到的,聯合報等於這個頭條了,「陳文茜痛批台獨基本教義派」。


  我舉這個例子告訴什麼呢?陳文茜以她那麼聰明的人,她批評台獨基本教義派,說這些人呢,一些少數的人尤其是他們的學者們,對民進黨沒有功勞,在整個黨外打拚的過程裡,他們也沒有功勞,結果呢,就跑來講評提倡台灣獨立,一廂情願的提倡,也不給別人生存的空間,並且非常的獨斷,陳文茜批評他們。批評得對不對呢?完全的正確,可是,別人也在反駁她,可是我們看到報紙上登,是怎麼登的呢?登的頭條都是陳文茜的話,什麼原因呢?就是陳文茜她有她的號召力,她的講話有她的技巧,有她的內容,有她的深度,那別人講話講不過她,所以別人講的話呢,聲音不能出來,報紙也不登。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理論,就是「能爭到一時,才能爭到千秋」,我們說「爭一時,也爭千秋」,錯的!爭不到一時的人,也爭不到千秋。陳文茜能爭到一時,所以她的理論能夠擴散出來,為什麼能夠擴散出來呢?就是因為陳文茜有這個聰明的本領,為什麼呢?可是基本上我看起來,陳文茜雖然口口聲聲批評了你們這些台獨份子啊,怎麼怎麼樣的,事實上,這個陳文茜呢,也沒有說她自己她抹煞了台獨。可是事實上,我認為以陳文茜這麼聰明的人,在她的內心深處啊,她是認為台獨啊是不可行的。所以我認為陳文茜呢,她的真正的作法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就是她真的知道台獨是做不到的,可是她並不公開否認台獨,可是她譴責了、批評了、挖苦了、拆穿了這些台獨的基本教義派,罵他們不負責任,罵他們器量狹窄,罵他們排斥異己。所以呢,她表面上她是斥責這些人,可是事實上,我認為在陳文茜的內心深處,以陳文茜這麼聰明的人,她認為台獨是不可行的。所以我的看法,依我對陳文茜的了解,我認為她是,她的聰明完全知道了這一點,可是她不願意完全百分之百的說破,她只譴責了這些極端份子,事實上,我認為在她內心深處,是認為台獨不可行的。

  這個話呢,我要告訴大家,就是在樓蘭女,就這個五月十一號樓蘭女的座談會上面,他們請我跟陳文茜講話,我當場就講出這一點來,陳文茜在旁邊笑,她不否認的,我點破這一點,她不否認的。所以我覺得可以證實到,陳文茜是一個打著紅旗反紅旗的聰明人。我們看看過去中共在文革的時代,那時候每個人都拿著那個小紅書「毛語錄」,大家這樣喊喊喊,那個老狐狸的國務總理周恩來也拿著一本小紅書在跟著喊。周恩來真的相信毛澤東這些鬼話嗎?我認為他不相信。可是呢他把這個,他是國務總理的位置,行政院長的位置,他不能不把這個事情把它,怎麼軟化它。所以當江青他們搞個寫作班子,就提倡說打擊變成人民內部矛盾的時候,周恩來也弄個寫作班子進去,把它寫寫寫,把人民內部...把那個「敵我矛盾」改成「人民內部矛盾」,當江青他們宣傳是「敵我矛盾」的時候,周恩來把它攪攪攪,把它降級改成了「人民內部矛盾」,這就是周恩來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本領。他公開反對你們,他不會,可是呢,他把你們給軟化了,把你們給降級了,把你們給縮小了,「親愛的,我把你們的理論縮小了」。我想這就是從周恩來到陳文茜的這些本領,今天呢,我要特別把它提出來,請大家想一想。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