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笑傲江湖一週年了!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這個節目已經作滿一年了,我又跟真相新聞網重新訂了下一年的合約,換句話說,第二年就開始了。為了慶祝第二年開始,也把我第一年所穿的紅夾克洗一洗,我今天換了一件紅夾克,並且請大家注意,我還換了一條領帶,這個領帶值得大特寫一下,請大家看這個領帶的圖案。

  這個領帶上面都是書,一個書架子,上面都是書,可以看到一層一層的書架。這個領帶是很難得的一條領帶,為什麼呢?因為我的學問太大了,所以我打的領帶,不但肚子裡面是書,打的領帶穿的衣服都是書。

  這使我想起一個笑話,在中國大陸文革時代,全國的人都受到騷擾、干擾。當時紅衛兵他們就鬥,鬥爭一個很有名的說相聲的人,叫做侯寶林。就叫「侯寶林出來!我們要鬥爭你了!」並且警告「你不許講笑話、不許說相聲,並且要衣著很樸素、打扮得很乾淨來看我們!」結果,侯寶林就到了文革的鬥爭大會,很多紅衛兵就鬥爭他,說「今天你衣服有沒有穿得乾淨啊!有沒有穿好呢!」侯寶林說「為了參加你們眾位諸位革命小將對我的指教,我不但衣服都穿得很乾淨,皮鞋也打得很乾淨,擦得很亮。不但皮鞋擦得很亮,連皮鞋的鞋底子,都擦了鞋油,為了來看你們」大家忍不住的笑起來了。所以今天我李敖作這個節目,不但我是滿腹的經綸、滿肚子的書來帶過來給大家講,並且我穿的衣服上面都有書的圖案。我想起宋朝大文豪蘇東坡有一次躺在太陽底下,拼命肚子露出來躺在那裡曬太陽,他的解釋方法就是他曬書──因為書在他肚子裡面,所以要曬這個書。今天我等於展示這個書。

  這個節目作了一年下來,我把我今天穿了一件新夾克、新領帶給大家看,我順便再講一點我個人的一個習慣,衣食住行四方面我很考究「住」,為什麼呢?因為當年坐牢坐得太久了,所以坐得很不舒服,住得很不舒服。台灣的環境也很討厭,所以我基本上把我的家就住的比較舒服,因為我不太出門,我最長不出門的紀錄是五個半月,在家裡面從不出門。所以我對住比較考究。可是我不注意「吃」,並且討厭吃,一般人是很考究吃的,尤其很多男人學得很會,除了廚子以外,很喜歡做飯,花很多時間去做飯炒菜,我覺得是浪費時間,我覺得是不可以的。我不考究吃,可是考究住。還有呢,我不考究「穿」,我對穿覺得很隨便,我覺得很麻煩,為了考究穿衣服,尤其我看不慣就是那男模特兒在伸展台上扭來扭去,我覺得這不像是男人做的事情。我不喜歡穿,也覺得浪費,穿得太多的衣服,換來換去,浪費。可是我比較考究「行」,我出門坐的汽車是兩百萬以上的汽車,雖然汽車不屬於我,我坐的汽車是這個價錢的汽車,朋馳汽車。我戴的手錶是兩千元的手錶,為什麼呢?這手錶就是有一次我被我兒子搞丟了,搞丟了我跟我太太到忠孝東路去買手錶,進了那些鐘錶店,每一個手錶都上萬的,我們都捨不得買,就跑到百貨公司就買了一個手錶,這個手錶倒也不是仿冒的,就是日本的一個錶,很準確。後來陳文茜就笑我,她說「你李敖戴的手錶,人家不相信你李敖戴的是兩千元的手錶」,陳文茜就笑,她說「因為你坐的是朋馳的汽車,賓士汽車,所以人家懷疑你的錶一定也是什麼滿天星的手錶,以你的汽車來掩護你的手錶,使你的手錶價值增加了。」事實上我都是以實用為主,我坐好汽車的原因,因為安全。我戴手錶的原因,對我完全很好,很準確的。所以我可以向大家順便聊天,談談我的衣食住行這方面。

  我最近,電腦雜誌,台灣出了個電腦雜誌登了個消息,等於挖苦我的一個消息,說「李敖買了一個全套的電腦設備,花了十七萬的台幣。」有沒有這個事呢?有的,因為我那個電腦設備是超乎全套組合的,因為包括我坐的椅子,皮的椅子都在內,當然還是買貴了。因為我買了一些不該買的,好比說各種字體的字型的那種。反正總而言之我不懂,就人家專家幫我設計,結果鬧了一個笑話。可見李敖是,外面所宣傳的印象認為我這個人是非常精明的,其實在很多地方我也是很大而化之的。

  我們大家看有一部字典是很早期的,在商務印書館印的一部英漢字典叫「綜合英漢大辭典」,它對英文和中文的翻譯,其實現在所有的英漢字典都超不過它。雖然,它是一部老的字典。我在牢裡面把這個老的字典重新讀過一遍,後來就發現這一段,請大家看──

荷馬,荷馬是古代西方最有名的文學家,他是個瞎子,荷馬。可是英文諺語裡面關於這個Nod這個字,英文這個字裡面有兩個意思,一個就是點頭點首,表示點頭了,一個就是表示打盹,就是我們睡覺、打瞌睡、假寐。

英文這句話「即使是荷馬有時候也打盹」,翻成中文的意思,「雖然詩聖」,他是寫詩的,「他的作品有時候他也會睡覺」,什麼意思呢?也發生疲倦,「雖然聖人也不能無瑕」,也有缺點,中文的意思「智者千慮時有一失」,就這個典故。這個英文,這表示說我們中文的觀念裡面有「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也會錯誤,也會發生錯誤。西方諺語裡面「既使荷馬也會打瞌睡」,表示說他也會發生神智不清的時候,也會發生這個錯誤。大家記得有名的一個笑話,英國的科學家牛頓,他作實驗的時候,實驗室裡面,他家裡面養了兩隻貓。一頭大的貓,一頭小的貓,這貓要進進出出,要給牠開門非常不方便。所以他就在牆上挖了兩個洞,注意啊!一個大洞一個小洞,大洞給大貓走,小洞給小貓走,他就想不到,兩個貓可以走一個大洞嘛!所以他雖然是大科學家,有的時候他的思想也會短路。還有大科學家愛因思坦,他是有名的物理學家,數學好的不得了,可是他在上公車的時候,曾經被車掌小姐當面罵他,說他不會算術。可見他這大科學家也會發生短路,遇到這種笑話。過去我也談過,譬如說以我對中文的造詣和了解,我對毛澤東的那首詞應該一看就想到,那「嫦娥」兩個字應該是指毛澤東另外指嫦娥的,而不是指毛澤東上了天的老婆。可是就會短路,然後就講錯,我認為講的至少不妥了,然後承交通大學的教授指正我。我認為我也會發生如荷馬打瞌睡的現象。

  不但是我會發生,很多有名的人也會發生,我覺得使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人,就是等於中國文藝復興的一個重要人物,五四運動和它以前的新文化運動,大師級的人物,就是胡適,他到台灣以後,死在台灣,就是以中央研究院院長的身份死在台灣,請大家看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就是他在一九五八年四月在東京的照片,這是他送給我的,可是這張照片是製版的,他在東京的時候跟一些日子鬼子合照的相──

這胡先生看起來他本人是這樣一個人,看起來他天庭──我們講的北方話叫額頭──非常的寬,他是天庭非常飽滿的一個人,非常聰明的一個人。可是他也鬧過一個笑話,也不算笑話,就是胡適死了以後,我印了一部書叫做《胡適選集》──

給他印了這樣一部書。這部書還惹來官司,胡適的太太胡夫人來告我們,說我們「影響了胡適全集的完整性」。我們是選集,選集就表示不是全集,她說「影響了胡適全集的完整性」,我不曉得這是什麼邏輯。當然這胡老太太被人家挑撥。可是胡適全集到了今天,請注意哦!三十年後了,到了今天,還沒有出來。換句話說,胡適先生的夫人就是干涉胡適思想流傳的一條攔路虎,他的親人攔阻了她的丈夫,他的太太攔阻了丈夫思想的流傳。在這個胡適選集裡面我就收了一篇胡適先生的一篇講演稿,講演稿是他在自由中國雜誌社,在一九五四年在自由中國雜誌社,寫的一篇講演稿,叫做「從『到奴役之路』說起」──

一篇講演稿,我收了這篇文章。這篇講演稿是什麼原因呢?就是胡適在自由中國社的歡迎的茶會裡面,他作了一篇講演。講演講什麼呢?他說他當年寫過一篇文章,寫過一篇文章講到他當年說「十八世紀的新的宗教信條是自由、平等、博愛。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的新宗教信條是社會主義。」


胡先生講了這麼一句話。可是胡先生在作這個講演的時候他作了一個反省,他說,錯了!為什麼錯了?他說,當時我們全世界的這些聰明人,大家都想到十九世紀的社會信條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基本精神就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政府要關心窮苦的大眾。所以這個社會主義本身是一個理想的主義,並且我們相信社會主義會給人類帶來了前途。社會主義給一個延伸的說法就是共產主義。當時胡先生作這個講演的時候,作這段說明的時候,是在一九二六年,可是在他講演以後,在歐洲一個有名的經濟史專家,也是一個算是思想家叫做海耶克

海耶克他就寫了一本書叫做「到奴役之路」

這個書是我們過去在文星給它出版的。「到奴役之路」,這由殷海光先生把它翻譯出來的。「到奴役之路」,殷海光翻譯的。

海耶克這位經濟史家,這位思想家,根據他對整個人類經濟史的研究的結果,他下了一個結論。他說我們提倡社會主義的最後一個結果,就是一條路通往了奴役,就是人類不是走上自由了,而是走向了奴役。為什麼呢?他說社會主義被那麼推行,基本上是靠一個強大的政府來推行的,而這個強大的政府不論是極右派的,像希特勒這種法西斯式的政府,或是極左派的,像蘇聯的史達林的共產黨的政府,他們都主張集權的經濟、計劃的經濟。在這種情況底下,他們整個形成的結果就是政府越來越有錢,政府越來越能幹,政府越來越有力量。可是老百姓變得越來越窮,越來越聽命於政府,因為政府計劃經濟計劃到你吃這碗飯都跟政府有直接的關係了。好比說過去在大陸你要吃飯要買米票、糧票,他給你糧食,你要憑個票去領米。換句話說,你跟政府的統治力量變成一根直線,他直接一動,你的胃就受影響。換句話說,你抵抗政府的力量沒有了。他給你一切都規定得好好的,他給你飯吃,你就有飯吃,他計劃裡面沒有你吃飯,你就挨餓。這個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平等,可是最恐怖的一點,就是人民沒有力量去跟政府抵抗!什麼原因呢?政府完全一把抓,把你整個的控制住了。好比說你李敖有什麼本領跟國民黨政府作對呢?我可以告訴各位,秘訣就在三四十年以前,我李敖就感覺出並且以先知的敏銳感覺出:我李敖這樣子獨來獨往批評政府、批評個人、批評每一個政黨,最大的一個下場,最嚴重的下場,就是餓死。被餓死了,被封鎖了。為什麼呢?大家都怕你,大家都恨你,你沒有辦法跟別人有正常的交往了,別人也不允許你有正常的交往了。換句話說,你被封死了,被封鎖了,封鎖了你就挨餓啊。那我李敖不在乎,我李敖可以挨餓啊,可是要你生了小孩子,生了小孩子他得了盲腸炎了,這時候你要不要救他,要不要跟他一起挨餓,看他生病嗎?你要把他救出來,怎麼救呢?你沒有錢,要求人,去求啊,求王永慶張永慶啊,低頭,這時候你李敖個人,你的尊嚴、你的骨氣、你的理想、你的原則、你的理論都崩潰了,都沒有了!為什麼呢?你要求人,為什麼呢?你沒有錢。

  所以我講過,常常講的,美國哲人富蘭克林的一句話,他說「兩個口袋空的人,這個腰挺不直」,為什麼呢?一錢難倒英雄漢,你沒有錢,你談什麼呢!換句話說,你人沒有錢的時候,人是英雄錢是膽,你就沒有這個膽量了,沒有這個辦法了,那怎麼辦呢?你就會屈服了,就沒有自由了,誰給你飯吃,他就是老闆,你就要朝九晚五為他服務。換句話說,你要有自由,第一個條件就是老子有錢,老子可以不吃你的飯,老子不要看你的臉色,老子也不聽你指揮,也不叫你指使我去跟誰交朋友或者去罵誰。沒有這個事情,我是獨來獨往的。換句話說,獨來獨往,一個條件──代表你獨來獨往而換取自由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你要能夠在經濟上面能夠獨立。換句話說,老百姓要有錢的時候,這個時候才能跟政府去討價還價要自由、爭民主,才可以,否則的話政府把你一下就扣住了,你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在中國有一句古話叫「藏富於民」,把財富藏在人民身上。「藏富於民」這句話是對的,為什麼呢?老百姓有錢,政府才慢慢有錢,老百姓有尊嚴,政府才慢慢會被老百姓逼迫的尊重人民的尊嚴。可是在計劃經濟之下,在管制的經濟之下,不管是極右派的希特勒的法西斯政府,或者是極左派的史達林的政府,不管是當年的德國,或者是當年的蘇聯,都是實行計劃經濟的。計劃經濟的結果,老百姓失掉了自由。為什麼呢?老百姓的胃跟政府的統治變成一條直線,政府一抖,胃就疼了,你的胃就疼了。所以我們才知道英國美國他們這種真正的自由民主的國家,第一條就是老百姓不是窮的,老百姓可以還能夠忍耐,他的失業還可以忍耐,還可以忍耐他的生活得不好,可是他保留他的自由。所以我們才知道,老百姓不受這種計劃經濟的管制是老百姓爭取自由的一個很重要的條件,也是人類爭取自由的很重要的一個步驟。可是這一點很多的全世界的古往今來的思想家都沒看到,他們只有一個很好的夢幻,覺得我們只要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一個主張人類平等的一個社會主義是好的。沒有錯!在理論上是好的,可是沒有想到這種嚴格發展的社會主義會有一個流弊,就是「到奴役之路」,把人類的自由給毀掉了。所以經濟史專家思想家海耶克,他用一本書證明了這個觀點,在胡適他們宣傳社會主義是十九世紀,當然也涵蓋二十世紀的,一個重要的夢想的這種宣傳以後,海耶克提出來這一點。大家注意啊!從孫中山講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對不對?三民主義也是社會主義,對不對?台灣很多公營事業都是社會主義的表現,那中國大陸更不要說了。換句話說,這個社會主義在經濟政策方面會有這麼大的流弊出現。

  所以,胡適當年在自由中國歡迎會上面,講「從到奴役之路說起」的這個講演裡面,他談到了最後一段話,請大家注意。



他說「資本主義的哲學個人主義,這是天經地義顛撲不破的。由這一點想,我們還是由幾個人來替全國五萬萬人來計劃呢?還是由五萬萬人靠著兩隻手一個頭腦自己建設一個自由經濟呢?這是我們現在應該討論的,我覺得這是一條路開的對;值得我們今天向大家懺悔」,注意啊!胡先生公開表示懺悔!「大家都應該懺悔。我們應該自己洗腦,被別人洗腦是不行的,我以為我們要自己洗腦才有用。所以我今天當眾洗腦給大家看。」什麼意思呢?為什麼用洗腦呢?因為當時外國也出了這個書,談到共產黨怎麼樣洗腦,給自由份子洗腦──

所以胡先生在台灣自己在一次公開講演裡面,反對這種強迫式的被政府來給我們洗腦。可是他公然表示他在寫文章的時候,曾經發生了錯誤,就是他曾經說十八世紀思想重點是自由平等博愛,十九世紀是社會主義。他公開洗腦,承認他說錯了,不應該是社會主義。我們的思想主流不應該是社會主義,應該是自由主義。可是,胡先生在作這個洗腦以後,(我們)才知道中國近代最有名的思想家,頭腦最好的人,像胡適先生,他的思想都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發生了這樣嚴重的錯誤,我們才知道那些,正因為(如此),那些市井之徒、那些小市民他們發生錯誤那就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

  所以今天我們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還是滿口的,從第一條到第六條到第二十八條,還是滿口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社會主義

所以我們才知道,到今天為止,我們在中國大陸的同胞還沒有轉過來這個彎。可是胡先生早在二三十年以前就轉過來了,就知道了我們人類的思想是多麼的閉塞。你看大陸跑出來王希哲這個人,根本是個大渾蛋,講了半天話都是渾蛋講的話。就知道這種大陸所逃出來的我們這些同胞們,他們的頭殼真是壞掉了。為什麼壞掉了?就是純粹的一個美麗的夢想,我們要相信共產主義,相信社會主義,不曉得有很多的流弊。當然社會主義也有它的一個好處,譬如說它真的到今天為止,還關切到窮人到底怎麼辦,所以大陸沒有它這個殘餘的社會主義,大陸這些窮的省份就變得更窮了。今天大陸為什麼發生了嚴重的貧富不均的現象,這也是一個我們所面臨的一個苦惱的問題,就是,完全沒有社會主義的理想,真正的窮苦大眾我們會把他遺忘掉。所以如何能夠調節性的用到社會主義,也是今天我們中國人所面臨的一個課題,值得我們大家進一步的想一想。

  今天,講到這裡。

〔CW監製、jarvisdd後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