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和尚與女人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在以前的節目裡面,我請了一位特別來賓,就是谷正文將軍
谷將軍八十六歲了,那次做為來賓呢,他特別指出來就是國民黨的偽總統李登輝謀殺了安全局局長宋心濂
並且尹清楓命案,尹清楓的這個神秘死亡,也跟李登輝的有關
谷正文將軍講這些話啊,他是以他的專業人員的身分,等於在法庭上我們請一個專家來做鑑定人一樣,他是一個專家,為什麼呢?
他以前哪,谷將軍在北京,就國民黨所謂的北平地區負責情報業務
當時北京,國民黨在撤出大陸以前,北京是局部和平的,就跟這共產黨講好了,大家就不打了
那個時候北京市的市長叫何思源,當時國民黨的特工系統就很恨他,要把他炸死,這個負責人就是谷正文將軍
他跟我說他們炸何思源的時候,是在他屋頂上放定時炸彈,每一個屋頂都爬上去放
結果當時的設備沒有現在好,結果何思源何市長他女兒房頂上那個定時炸彈先爆炸了
先炸的時候,這個何市長就趕緊衝過去救他女兒,衝到女兒房間的時候,他自己的這個房間呢,定時炸彈才炸開,所以何思源沒有被炸死,他的女兒反倒被炸死了
那後來谷正文將軍到了台灣,他們在香港有一次國民黨的一個重要的將軍叫楊杰,被謀殺的時候,這谷正文將軍也是,他是重要人物
為什麼我請谷正文將軍來呢?
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谷正文將軍他是專家,他深深的知道國民黨當權派怎麼樣的謀殺他們眼裡的眼中釘
第二個,他自己又是一個參加過這種作業的一個老情報人員
所以他到現場來做的證詞,是非常有公信力的
谷正文將軍我本來不認識他,是我的律師龍雲翔大律師介紹我認識的
我很喜歡在法院打官司,那麼谷正文將軍常常來旁聽,就跟他這樣子熟起來了
谷正文將軍他年紀大了以後,很勇敢的能夠揭發他們過去所做的這些事情,一般所謂是不太樂意為外人所知道的事情,他能夠揭發出來
他還寫了一本書叫做《白色恐怖秘密檔案》

這只是他的書裡面的...他知道的很多事情的一部份,谷正文口述的
這個書他還很客氣特別還請我給他寫一篇序
所謂這個序,就是谷正文白色恐怖序,是我替他寫的

這個寫了以後呢,他還有他自己寫自序裡面呢,非常客氣

他說他"六十多年不曾寫文章,因為一拿起筆來就滿身出汗,他心裡面也跳,手也跳,手也顛",為什麼呢?
"想發脾氣,原因呢,是他二十多歲的時候,就情書一夜之間一瀉千里,能寫一萬多字,自從他的太太吳春蓮入獄病死了以後,他就對執筆呀,就精神失控,到八十歲那年,被我的老師"
他認為我是他的老師,當然是寫文章的老師,不是殺人放火的老師
開玩笑啊
"李敖多方面的逼迫,被我的老師李敖多方面的逼迫,才試寫了桂花巷的人與事及軍統敗類葉翔之,老師大加讚賞令我恢復了自信心"
這谷老啊,這個谷正文老先生,八十六歲了,他還認為我是他老師,對我特別的禮遇客氣,所以他寫了這個書讓我給他寫序
這裡面谷正文先生,老先生,前幾天跟我聊天,電話裡面聊天
我們發現一個共同的構想,這個構想是很奇特的,當然是有賴於谷正文老將軍他的職業性的這種敏感跟啟發
他說:根據星雲法師的說法
登了報的
四海幫的大寶,在臨死以前,曾經到了佛光山,向星雲法師請求開釋,他很困惑,困惑什麼呢?
他說李登輝找他,星雲法師說是找他來助選,找四海幫的老大大寶幫著李登輝選舉,可是他本人想選陳履安,所以很困惑,請求星雲法師開釋
這星雲法師呢也...他說:你也可以幫李登輝忙嘛,人在江湖啊,你也可以幫他的忙
谷正文將軍跟我的結論是,我們不相信李登輝找這個大寶去幫他競選,為什麼呢?
大寶是四海幫的龍頭,沒有錯
可是四海幫加在一起能夠有多少票呢?
這個票有限的
所以我們認為真正的原因,李登輝找大寶,不是向他拉票,而是找大寶替他辦一件事情
辦什麼事情?
就希望黑社會四海幫出面去剷除,就換句話說,就是制裁消滅他的眼中釘,李登輝的眼中釘
為什麼大寶困惑呢?
因為當年蔣經國要消滅《蔣經國傳》的作者「江南」的時候,他們由情報局局長汪希苓出面,找到了竹聯幫的陳啟禮他們幹了這一票,到美國殺了江南
當時江南在美國寫文章的時候,人家就警告他說:江南啊,你寫蔣經國傳,你這樣子寫文章,你不怕嗎?
江南就說:李敖在台灣寫文章都不怕,我在美國寫文章怕什麼
結果呢,在美國寫文章就給幹掉了
什麼原因呢?
因為在台灣我李敖寫文章,我自己的這個風吹草動、任何情況都要證明了這個政府的治安有問題
對我李敖殺我一刀,人家不是流氓殺的,你是政府派人殺我李敖一刀
所以政府必須要破案,破案問題對他很困難
可是在美國這一票呢,他們認為做得天衣無縫,結果美國的聯邦調查局很厲害,他們錄到了他們所有的錄音,最後被聯邦調查局破了案,證明了這是陳啟禮幹的這一票
結果台灣的這個偽政府賴不掉了,只好把陳啟禮他們都判罪,把情報局長汪希芩也關起來
這個例子證明了什麼呢?
證明了黑社會替這個政府幹一票的時候,替他辦事的時候
辦了事以後,他們用一清專案把這些人抓起來了,雖然不是殺人滅口呢,至少把你關起來使你不能講話
替你辦了事以後,你還來整我們,這個時候對黑社會是非常痛苦的一個選擇
所以我想大寶呢,就面臨了這個選擇
李登輝可能叫他去殺,殺誰呀?
也許是殺陳履安,也許是殺什麼人
那麼他就感到很困惑,結果呢,請求星雲法師開釋
那星雲法師呢,說的很含糊了,星雲法師是比較滑頭的人,很含糊了
所以我認為,我們我跟谷正文將軍共同的結論是,李登輝是找大寶,不一定李登輝親自喔,像蔣經國要殺江南也不是親自找了陳啟禮呀,他找了情報局局長就可以啦
李登輝要幹掉他的眼中釘的時候,找大寶去辦
那麼大寶不但不肯辦,還要幫他的眼中釘,像陳履安這種人
結果呢,惹來了殺身之禍
到今天為止這個案子,台北市市長,民進黨的市長阿扁,說他二十天破案,二十天破不成,那麼要延期十天
我認為這個案子是破不了的
即使破了案子,那些兇手也是假的
為什麼呢?
陳水扁要限期破案
我講過,限期破案是一種國民黨的這種很封建的這種破案方式
要求你限期破案,你給他固定的期限,不破案不行,那麼警察就會製造假案子來交差
所以限期破案的時候,就交不出來真的兇手
所以我認為陳水扁這個作法,事實上我懷疑他是替李登輝來圓這個場,擦這個屁股
就李登輝又闖了禍,挑動了,把四海幫的這個大寶殺掉了,挑動起這個外省族群的黑社會的動盪不安
我上次講過,你欺負一個外省人哪,他被你欺負了,他怕你算了
可是黑社會不一樣,黑社會你不公平的對待了他,他會報復
報復的結果,就造成了族群的很尖銳的衝突
所以陳水扁說:他不惜任何代價要掃黑
你掃什麼黑呀
掃黑是你陳水扁的事情嗎?
他要掃黑意思就是要替李登輝辦事情
我認為陳水扁,阿扁呢,已經在某種程度裡面已經非常的擁護了李登輝,他已經背離了他當年的這些理想
那...我們說你派這個大寶去,等於說做刺客去,為什麼刺客會發生變化呢?
在中國歷史上刺客發生變化的人太多了
刺客要行刺,後來他發現被他行刺的對象他很佩服他,刺客叛變了,刺客不幹了
所以大寶這種行為是很可理解的,他可能為了佩服陳履安,而不肯接了這條生意,引來了殺身之禍
那這裡面關鍵呢,關鍵在星雲法師
我認為星雲法師應該講實話,講的更坦白的話,把大寶向他告解,等於是告解一樣,這個困惑的真相,一五一十的真正的講出來
可是星雲法師啊,我覺得他從十二歲開始做和尚以來,這個人不太...不是很老老實實的和尚,他是有點滑頭的一個和尚
所以我認為,我們勉勵星雲法師要做一個勇敢的站出來,講這個真相
如果星雲法師不講這些真相的話呢?
我覺得我們應該開給星雲法師一個玩笑
把他的過去的歷史呀,我們翻一翻,查一查
譬如說星雲法師跟女人的關係,這個老和尚跟女人的關係就值得我們查一查
那你李敖講這話什麼意思?覺得和尚跟女人有什麼關係?
和尚是禁慾的,和尚是不結婚的,跟女人有什麼關係呀?
和尚跟女人太有關係了,我們從一個歷史故事開始
在中國的二十五史裡面,有一部書叫晉書,晉朝的晉,晉書
晉書裡面有一段話呢寫一個有名的印度來的和尚,他的名字叫做鳩摩羅什,印度的和尚
他在中國的地位,我們現在看到很多很多的佛經,大部份都是他翻譯的
他是天竺人,天竺就印度人
我們看到這個他當時到了中國以後,滿朝的文武都歡迎他,這信佛嘛,歡迎他
看他怎麼樣呢,聽他講經,你看


這講經的時候,"講經於草堂寺",在草堂寺講經
與呀這滿朝的大臣,大德沙門這些和尚們,信徒們一千多人,大家肅容,表情很嚴肅的來觀聽,來去看他,去聽他幹嘛呢?說佛法,講佛經
講的時候,這鳩摩羅什忽然下高坐,從那個大高的椅子上面講...
那個時候沒有麥克風啊,所以人坐的很高,下面講話的時候,忽然從高坐上面下來了
"謂興曰",興是當時的統治者姚興
說"有二小兒登吾肩",有兩個小男小孩兒踩在我的肩膀上了
"慾鄣",這個標點對了
"慾鄣",我現在春情大發,我性慾衝動了,慾鄣就是我性慾衝動了
性慾衝動了,"須婦女",我需要個女人,趕緊需要個女人
講課講到一半,忽然說我性慾衝動了,我需要個女人
姚興趕緊招了宮女呀,找了宮女送給他
然後他跟一宮女性交,性交而生兩個小孩子,忽然感覺有兩個小孩出現了,果然一性交以後,就生兩個小孩子
這時候那個統治者姚興就跟鳩摩羅什說,你大師啊,你這個大和尚了不起,你這個又聰明又了不起,"天下莫二",全天下只有你一個
你"何可使法種少嗣",怎麼能夠使你這個有佛法的精子,這個種子,能夠缺少...而少了你的後代呢,你後代只有兩個小孩,怎麼可以呢,應該多一點
所以呢,就以伎女,這個伎女不是我們現在賣淫的妓女,是他們給宮裡面,在宮裡面唱歌的這些...服侍皇上的十個人,強迫他,叫他接受下來
然後這個鳩摩羅什有這麼多女人以後,他就不在僧房,不住在和尚住的地方了,另外弄個小公館在住
這時候很多和尚一看,哎喲,這鳩摩羅什大和尚扯女人玩女人,他們也開始多效之,跟他效法,也玩起女人來了
可是這時候鳩摩羅什就聚針盈缽,把很多縫衣服的針放在一個和尚托缽,托在碗裡面,去沿門化緣的時候的那個碗裡面
然後叫這些很多和尚集合在一起,跟這些和尚們說:你能夠吃這些針的話,才可以能夠養小老婆,養這些女人
然後他自己就開始舉臂拿筷子夾針來吃,跟我們吃的漢堡一樣,與嚐食一般的食物沒有分別,他可以吃針,一根一根做衣服的針他可以吃進去
這些和尚看了以後很慚愧,覺得我們這個大和尚不但能夠搞女人,還能夠吃針
各位呀,吃針並不稀奇,因為在牢裡面,馬英九所統治的台灣的監獄裡面,很多囚犯過份痛苦的時候,就用吞針的,吞迴紋針或吞針的,有這種現象
所以這段一個故事有點玄虛了,可是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我們,和尚扯女人是毫不稀奇的一件事情
如果星雲法師扯女人也沒什麼了不起,不稀奇的一件事情
現在呢,什麼關鍵呢?
我們過去有個笑話,說這老和尚有定力
有定力呢,我在小時候,我住在北京,我們聽到北京一個童謠,童謠是說
風來了,雨來了,老和尚背著鼓來了
這個鼓什麼意思呢?
鼓後來我才懂得這個意思,這個鼓不是打鼓,是證明自己的功力
當時一個笑話,說是一個人他們考驗,一個老和尚坐在中間,四邊圍坐著小和尚
大家考驗他們的定力,就派一個女人在他們面前跳脫衣舞
和尚打坐嘛,就兩個腿分開坐在那裡,每個人的下體上面就放一個鼓
結果一個女人在跳脫衣舞的時候,考驗這些老和尚小和尚的定力
結果女人一跳脫衣舞,就聽到鼓響咚咚咚咚,這個打這個鼓,大家都性慾勃起,鼓皮就響,咚咚咚就響
可是這個老和尚的鼓不響,呃真的佩服老和尚,這老和尚真有定力,這女人這麼跳他也不在乎
可結果呢,後來打開一看,原來那個鼓皮破掉了,被那個老和尚給打破了,給杵破了
所以我們講的這種笑話,就是這個和尚扯女人並不是很稀奇的事情
所以後來我過去在預備軍官,在十七師做排長的時候,我們有打靶的訓練,當時我講過,我的連長我的上級是國民黨,我不是,我的下級是班長,又是國民黨老兵,下一級呢就是阿兵哥,就台灣徵的這些充員,大部份是農家子弟
所以這個四層的結構很奇怪,國民黨,不是國民黨,國民黨,又不是國民黨,農民
當時這個農民很純樸,我們在射擊訓練的時候,這個農民呀,那種很壯的那種年輕的男孩子,他射擊訓練時候一定是一個眼睛閉起來一個眼睛睜開這樣瞄準
可是那個農民笨到什麼程度呢?
笨到他不能瞄準,他要睜開呢,就兩個眼睛同時睜開,要閉的話,兩個眼睛同時閉起來,他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結果我們也沒有辦法,結果找那種撒隆巴斯之類的東西,就貼住他的眼睛,就蓋住這個眼睛讓他瞄準
還有呢,訓練他操砲,訓練他射擊,這個有些農民真是笨的要死,那些老班長就很氣,就教過他,教他之後問他懂不懂,他害怕他說:懂了
這老班長踢他一腳說:懂什麼,懂你媽媽偷和尚
說你媽媽跟和尚有一手
所以我們中國的歷史上,和尚跟女人的關係是很普通的事情
你看看水滸傳,說那個石秀殺嫂子,殺了楊雄的,把兄弟楊雄的嫂子,為什麼呢?
嫂子就是跟和尚通姦
為什麼那時候女人老跟和尚扯在一起呢?
因為古代的男女交際不自由,女孩子沒有機會去跳舞啊,也沒有機會隨便出去玩啊,旁邊都要有一個這個媽媽跟著,大門不出,也不能隨便出門
可是有一個地方可以常常去
那個地方就是廟,寺廟
和尚這個廟裡面可以常去
因為我們信佛啊,就拜拜菩薩啊,所以就變成一個去廟的地方,一個名正言順的地方,可以到廟裡去
所以才發生了這種和尚跟女人的關係常常在廟裡面會發生
因為和尚表面上可以跟女孩子可以公開講話,因為他是善男信女,可是事實上很多糾紛就出現了
那現在這個男女交際比較開放了,當然就沒有這種,這種情況就少了
可是在我們那個時代,在我做大學生、中學生的時代,女孩子這種交遊活動還是很少
我在中學的時候,那時候台灣還沒有流行跳舞,那時候女孩子的機會也就是到教堂裡去,所以教堂變成一個男女認識的一個重要的一個據點,並且大家覺得很自然的
那像我們這種不信宗教的人,就吃虧了,就去不成了
我舉個例子就證明了和尚跟女人的事情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並不是說和尚跟女人有什麼問題,事實上天主教徒也是一樣的
我的一個老師,他對我還蠻好的,我坐牢的時候還不斷的送我錢,他後來做了政治大學的文學院院長,他的名字叫方豪,他是神父
後來我就跟他很熟了,他就跟我講,他說:李敖啊,你不曉得我們做神父多苦啊
他說:我們苦啊,兩點,第一點就是當然是男女的問題,我們不能夠結婚
第二點呢,他說:我們受另外一種神父的迫害、壓迫,這種神父就是耶穌會系統
耶穌會,我們念的西洋歷史,就是羅耀拉這個耶穌會的系統
耶穌會什麼系統呢?
耶穌會就是教皇的警備總部,教皇他自己有一個單獨的特務系統,這個特務系統最裡面就等於他的禁衛軍,他的親軍,這樣子保護他的,到處打別人報告的
這個很多神父是屬於耶穌會的系統,在台灣很多當權派的這些神父、這些主教、這些洋和尚都是耶穌會的系統
耶穌會的系統非常的壓迫、迫害其他的神父
所以方豪教授跟我說,他說:等我們老的時候,病的時候,連飯都沒得吃,所以搞得很慘
所以他跟我講過一個故事,他就是講到他們怎麼樣迫害他,他就這個怨聲載道
可是我一勸他:那你還俗好了嘛,你就不要再做洋和尚了嘛
他笑,他說:怎麼可以呢?
他說:我這個年紀如果退出了天主教,那就身敗名裂
後來方豪老師死掉了,我才知道他另外養了女人,他不是一個單身的神父,他還是養了女人
不但方豪養了女人,我們在天主教史裡面看到很多當時羅馬的這些大神父、這些教皇,他們有很多的姪子
英文裡面這個姪子是兩個意思,一個就是姪子,一個就是教皇的,神職人員的私生子,就是英文裡面這個意思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天主教的神父、主教、教皇,他們也有很多很多的這個跟女人扯不清的關係,雖然他們要求獨身的,可是事實上他們也做了很多這種事情
並且在神父的比例裡面,什麼比例呢?
一個同性戀的比例,還是很高的
神父的同性戀比例比和尚還高
所以我們看起來這種神職人員他們這樣子希望自己潔身自好、守身自愛,事實上是非常的痛苦的
因為和尚跟女人的關係,或是一個神父跟女人的關係,都是一個令我們感到很好奇的一個結論
雖然我們有的時候沒有完整的證據
可是我們不得不說在古代的和尚是可以結婚的,這個情況也不錯,現在的和尚呢,對他們也太殘酷了
所以我建議台灣的和尚的確可以公開的走日本和尚或者韓國和尚的路,可以結婚,可以考慮結婚

今天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