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馬屁.文風.臭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本集無字幕,全靠聽力打出來的,有錯字請幫忙訂正)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四月十五號
台灣省文藝作家協會選出了十九屆文藝獎的得獎人
其中的第一名,就是散文獎
得獎人就是連戰老婆
就是被連戰打的老婆
連方瑀
她得到了台灣省文藝協會的散文獎
提名的人,沒有別人,就是他們的親信
提名只提名她一個人,她一個人就當選了
當選以後呢,大家就覺得很荒謬
她當選很荒謬
然後他們又把提名撤回去了
就變成這個名額就算是報空缺了,算了
這個事情使我想起來,就是為什麼一個文藝活動,一個女作家的作品
要這樣被政治上的污染
為了拍連方瑀的馬屁
拍連戰太太的馬屁
而把她變成一個散文獎的得獎人
為什麼一個文藝活動被政治干擾
我們也了解,連方瑀也寫文章
不過在我李敖眼堿搯_來
連方瑀的散文是個很蹩腳的,國中生的散文
這種人竟然可以變成女作家
並且在台灣省文藝作家協會裡面,散文獎堨X線
我認為是很荒謬的事情


國民黨有很多可惡的地方
就是他污染了我們,自由,民主,乃至於思想,文學這個地方
=====================
無微不至,無孔不入
軍中文藝
民間文藝
瘂弦與聯合報

舊詩馬屁派
新詩馬屁派
=====================
"無微不至,無孔不入"
什麼意思呢
每一點都污染到了,每一點都介入到了
我的話什麼意思呢
就是啊,我們說,國民黨常常說他們打倒軍閥
他不了解軍閥有很多地方比國民黨可愛多了,可愛多了
可愛在哪裡呢
軍閥只管他自己的範圍的事情
不屬於他的範圍,他不管
譬如說,教育,教育他管不了,他不管
他絕對不會印一本叫張大帥訓詞,給你去念
可是台灣就會有蔣總統訓詞,給老師去念
軍閥不敢
軍閥也不會辦個中央日報去騙老百姓,也不會的
軍閥也不會辦個中央銀行來騙老百姓錢,也不會的
軍閥也不會亂派外交官,干涉外交,也不會的
軍閥規規矩矩的
軍閥只是你涉及他私人勢力範圍了
他可能跟你翻臉
甚至不講法律
好比說你罵了張大帥的第三個姨太太了
姨太太一哭一鬧,張大帥下命令把你幹掉
這可能的
其它呢,張大帥還是規規矩矩的
可是國民黨不一樣
國民黨,就是我所說的,無微不至,無孔不入
他每個地方都干擾到
尤其在一九五O年一九四九年
國民黨偽政府逃到台灣來以後
他的勢力在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島上面
非常的集中
集中以後呢,他的權力變得非常的大,非常嚴密
所以他就開始干擾到他過去所不太干擾的
或者干擾得不徹底的地方
開始干擾了
譬如說,一個地方,我舉個例子
教育界
過去教育歸教育
國民黨雖然也干擾,可是有限度
到台灣以後,大量國民黨的這些黨員們,這些親黨的人,跑到教育界裡面去
去幹什麼呢
去做國民黨的這種毒化青年的工作
很多人就靠著國民黨的身份混進教育界的
像民進黨的,後來倒向民進黨的張忠棟,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就是啊
以前是忠於國民黨的,後來搖身一變,見風轉舵,就變成民進黨了
像前國民黨的陳師孟,現在陳水扁的台北市副市長
國民黨的啊
以國民黨的身份混進大學裡面去的,混進去啊
搖身一變,就變出來一個民進黨的黨員
所以呢,當時這些人都是幫著國民黨毒化青年的,做壞事的這些人
這就是他們無微不至,進入教育界的


那還有呢,這些也進入寫作界,你寫文章
文藝界這也進入了
剛才我談到的,台灣省文藝作家協會
就是國民黨搞的這種團體
也有什麼中國文藝寫作協會
也搞了這個團體了啊
結果呢這些人幹什麼呢
我用八個大字來描寫他們
他們叫做,做人成功,做文失敗
為什麼做人成功呢
互相交朋友,招朋引類,我給你寫書評,你給我捧場
看到中央日報就看到了
整天你捧我,我捧你
就好像蝸牛一樣,蝸牛是雌雄同體的,這個蝸牛雌雄同體的
兩個見了面之後,就一個做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就是你的生殖器官可以搞我,我的生殖器官也可以搞你
就變成這麼一個結合的關係,利害的關係
所以台灣的文藝活動嚴格講起來就是蝸牛的雌雄同體
只要加入他們的團體,他們互相你捧我,我捧你
當然這種團體埵釵n幾種
像剛才所說的台灣省文藝作家協會
好比說,婦女寫作協會,中國文藝協會,都是這一類的
不過呢,分成兩個大類
一個叫做"軍中文藝"
一個是"民間文藝"
什麼意思呢
大部份是軍中的一批作家
我看起來非常好笑
軍人老老實實打仗嘛
軍人搞什麼寫作嘛,搞什麼文藝嘛
喔,台灣的軍人,每個人都是作家
寫那些狗屁的詩,狗屁的文章,出了很多狗屁的作家,都是軍中的作家
他們是軍中文藝
那還有一批不是軍人身份的,他們是搞民間的
像中國文藝協會啦,這些......
當然裡面也有互相的串通,一退伍啊就加入這邊的,反正串通的
所以台灣的文藝界,寫作界,被這些國民黨系統的,或者軍方系統的
這些沒有作家這種條件的,這種身份的人,攪得烏煙瘴氣
我們要看烏煙瘴氣的一面,我們就請看聯合報的副刊
聯合報的副刊在最早期是被林海音所掌握
林海音黨的色彩不明顯,她還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老作家
雖然才氣不怎麼樣,還很規矩
可是林海音下來以後呢
整個聯合報的副刊,整個控制在瘂弦,他們這些政工系統的手裡面
瘂弦他如果專門在聯合報做這個主編也好啦
事實上,他另外一個,就侵犯到教育界裡面去
好比說,他是靜宜大學的中文系的副教授,專任的呀
按照教育法令,這是違法的呦
你不是以聯合報這邊專任,然後到了這邊也專任,不可以兩頭專任啊
可是靜宜大學的中國文學系這些負責人,他們也不敢揭發
也許他們為了跟他有好的關係
所以就變成兩頭吃,又是靜宜大學,一邊是聯合報副刊
所以你們看到聯合報的副刊,他有很強烈的政工氣息
就是政工的文學特別多
什麼時候你們看他登過我李敖的文章
從來他們不敢的
可是瘂弦私下寫信給遠景出版社的沈登恩,沈老闆
都說他對李敖多佩服多佩服
可是他們敢不敢在聯合副刊登我的文章呢,或請我寫文章呢
從來不敢
原因呢,他們整個的氣氛都是政工系統
軍中文藝
軍中文藝的水準
所以沒有好的水準
中國時報的副刊在高信疆主持時代,也非常的了不起的
但後來呢,雖然沒有軍中文藝的水準,也相去不遠
換句話說,你要跟他們結成一個派系,他們才容納你
如果你一個新的作家出來
你不跟他們勾肩搭臂,或者不跟他們拉攏關係
你永遠不要想爬起來,把你壓得死死的
像我李敖這種單獨行軍的,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們看到,因為整個台灣的文藝團體被攪得烏煙瘴氣
被這些作文失敗,做人成功
再講一遍
作文,文章寫得很爛,所以作文失敗
可是互相交朋友,互相吹捧,互相做蝸牛交合的行動
他們很內行,所以做人很成功
這批人把台灣的文學水準搞得烏煙瘴氣


並且他們不但烏煙瘴氣,他們還有一個特色
就是因為他們沒有脊梁的,沒有肩膀的,沒有膽量的,也沒有才氣的
所以遇到一些重要關頭呢
他們就要表態
什麼表態呢
就是拍馬屁
我舉個例子
有的人還在這種活動以前
我舉個例子
蔣介石六十歲的時候
我們看看台灣人多麼有骨氣

蔣介石六十歲的時候
台灣建國月刊社出版的一個書
"蔣主席六旬華誕介壽詩集"
看到沒有,當時寫詩的
像這個黃純青啦,台灣元老[?]啦,這些人
都在寫,整本都是舊詩,中國的舊詩
舊詩來拍蔣介石馬屁,我們看到整本都是這個
這種書只有我李敖才有
這叫做"舊詩馬屁派"
寫舊詩來拍統治者馬屁
這些人我稱他叫做"舊詩馬屁派"
還有一批叫新詩馬屁派
什麼人,你看

"中華民國新詩協會恭印",還恭恭敬敬的印
印了什麼呢
印了"永遠的懷念"
懷念誰呢
懷念大獨裁者蔣介石
所以我們看到,一看到這書,就知道這裡面多恐怖了

第一個,蔣經國,還有他的詩,當然這個詩是抄外國人的
蔣經國的詩變成序
所以我們再看看,這裡面的這些詩人,你看一大堆
什麼古丁啊,向陽啊,管管啊,什麼趙天儀啊,什麼羊令野啊 [感謝網友 一剑穿过忧伤 指正左列名字]
這一大堆

什麼辛鬰啊,什麼洛夫啊,什麼紀弦啊,什麼胡品清啊,什麼高大鵬啊
什麼......反正這個一大堆......
都是,都是,幹嘛
整本書都是歌頌蔣介石的
不過寫的都是新詩
不像這本書寫的是舊詩
都是新詩
詩人就是詩人
詩人要超脫世俗的權力以外
不可以向這些拿著武器的獨裁者去寫詩去歌頌
這是失格的,失掉詩人基本的規格的,基本的人格的
不可以這樣做
可是這些人顯然都在做這種事情
不過這裡面有一首詩,顯然漏掉了
這個詩就是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余光中,他寫的一首詩
蔣經國死了以後,他寫了一首詩
這個余光中,我必須承認他的散文寫得蠻好的
並且詩上面寫得比這些人都好
因為他有才氣,比較有才氣,也比較唸外國書唸得多
他都好,可是,所以他拍起馬屁來也是這些人所趕不上的
我請大家看看,蔣經國死了以後,余光怎麼樣寫了這個詩
我唸給大家聽
蔣經國死了,寫這首詩叫"送別","余光中"
大家看

"悲哀的半旗",蔣經國死了下半旗
"悲哀的半旗,壯烈的半旗,為你而降"
"悲哀的黑紗,沈重的黑紗,為你而戴"
"悲哀的菊花,純潔的菊花,為你而開"
"悲哀的靈堂,肅靜的靈堂,為你面拜"
"悲哀的行列,依依的行列,為你而排"
"悲哀的淚水,感激的淚水,為你而流"
"悲哀的背影,勞累的背影,不再回頭"
"悲哀的柩車,告別的柩車,慢慢地走"
"親愛的朋友,辛苦的領袖,慢慢地走"
這是用余光中的這種文字,這種新詩
這是我所說的新詩馬屁派
我覺得他沒有寫全,我替他寫了八行
請大家看我給他補寫
叫做

"悲哀的馬屁,臭臭的馬屁,為你而拍"
"悲哀的新詩,無恥的新詩,為你而寫"
我覺得應該還要加這麼六句,才算寫完整這個詩
太無恥了
我的意思,一個詩人怎麼可以寫出這種詩來,怎麼可以
我們看看,詩人最重要的一個特色
他可能頭腦很渾,熱情澎湃,思想錯誤
可是他相當的一致
我們記得過去英國的詩人拜倫
他贊成希臘獨立戰爭
他不是說著玩的喔
他自己就跑去參加了
最後得了熱病死掉了
拜倫
像義大利的詩人叫鄧南遮 [無字幕和畫面,名字由Google搜尋而得]
他是軍國主義者
他自己帶著部隊,代表義大利去侵犯別的國家去了
他這麼個傢伙
他可能是軍國主義者,可是呢他的思想跟他的行動是一致的
可是我們看看在天安門事件的時候
余光中寫了一首詩叫做,天安門我們來了
來了沒有
沒去
他在台北,根本沒去天安門
換句話說,台灣的詩人跟英國的詩人跟義大利的詩人,完全不同的詩人
人家那些詩人是有真感情,真的行動的
而台灣這些詩人沒有真感情,沒有真的行動
除了馬屁以外,沒有真的行動
可是拍起馬屁來,拍得頭頭是道,詩寫起肉麻無比
這就是為什麼我看不起台灣這些詩人,台灣這些文藝工作者,台灣這些文人,台灣這些搞文藝活動的人
我李敖通通看不起
什麼原因呢
因為這些人大部分,絕大部分,百分之九十九
除了我李敖以外,這些人都是跟著國民黨走的人
你們這群人不敢反對國民黨,不敢反對國民黨的統治者
你們談什麼自由獨立的思想呢
談什麼那種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詩人氣魄呢
根本談不到
所以我說台灣這些文藝工作者是我李敖最看不起的一群人


而這批人現在掌握了整個的媒體
不管是電視裡面,或者是聯合副刊,或者是中國時報的副刊
乃至於更爛的副刊,像什麼自由時報等而下之的這些副刊
都是這些爛文章,爛詩,來湊起來的
為什麼呢
因為這些爛文人,爛主編所能製造出來的,就是這些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了
那你李敖談到了聯合報,為什麼王老闆要用瘂弦這種人呢
王老闆就沒有水準
王惕吾在思想,知識水準上面,趕不上中國時報的余紀忠
余紀忠英國留學,既使做政工,在大陸時代就是中將
而王惕吾什麼,上校而已,那時候也沒有中校,到台灣來
所以他不能跟余紀忠比
所以王惕吾用了瘂弦這些人,辦了這種報的副刊
報紙辦得也有成功之處
可是他的成功大部份都集中在,你不許別人辦,只許你們辦
大家注意,現在辦報紙可以申請,當年就不行啊
當年就是他申請了執照以後,執照不開放了,別人就不能申請
所以聯合報一辦,辦四十幾年
中國時報四十幾年
他們可以有這個特權
因為老闆保護你,老闆是蔣家天下啊
蔣經國蔣介石只許他們辦,不許別人辦
所以他們集合了四十幾年的力量,能夠把報紙辦得很好
辦到了別人無法跟他們競爭了
對不對
像我李敖也辦過,報禁開放以後,也辦過求是報啊
無法跟他們競爭
什麼原因呢
你發不出去
你的報紙發到三峽地區的時候
大家都說中國時報跟聯合報不合作
錯了,他們在發行上合作得很
中國時報跟聯合報聯合起來,跟當地的這些報販,派報的人講
你們不要發李敖的報紙喔,你們發李敖的報紙
我們的聯合報中國時報就不給你們發了
當然他們怕啊

李敖,李先生很抱歉我們不敢發
你印出來歸你印出來,我們不敢發你們的報紙
所以可見他們已經變成一個獨佔的勢力
像王惕悟他就變成一個獨佔的勢力
直到今天為止,你可以看到,報紙啊
他雖然死了,可是他們還有他們的這種勢力在
什麼原因呢
就是他們辦出這種報來
他們水準高的時候,報紙水準高一點
他們水準不好的時候,像聯合報,聯合副刊,瘂弦主持的聯合副刊
就這種貨色餵給你吃
你要吃就吃這個
不吃,你看自由時報,那個副刊更爛
對不對
害得我們現在大家沒有選擇了
為什麼沒有選擇呢
就是過去被壟斷的結果
到今天整個的市場都被壟斷了
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們今天在台灣的最悲哀的一件事情
現在的新人類也好,新新人類也罷
他們以為自己多了不起
整個的被扣在台灣的這個文藝的這種藝術的氣氛底下
而不能夠翻身,不能夠翻身
這講起來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雖然講起來如此
我們也可以知道,今天這個局面的出現
也不完全是統治者心狠
知識份子本身不爭氣也是重要的原因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也算是我的一個老師了
他是台大中文系主任
那時候我在台大的時候,窮得沒辦法
把我從大陸帶來的一些書,就賣給了中文系
當時系主任台靜農先生,他也很照顧我,買我的書,到我的宿舍來看我

台大中文系主任
可是我們可以看看
台靜農先生他本來,他在大陸上面,三次坐牢
他是左派的,魯迅所支持的人,三次坐牢
可是到了台灣以後呢
嚇破膽,什麼話都不敢講,什麼真話都不敢講
然後萎萎縮縮
後來大家給他印了一本靜農論文集
就是把他五十五年以來的著作,全部把它印出來
我曾經給它做一個統計表
大家看台靜農先生的著作

叫做"靜農論文集"
全書四百七十五頁
寫作時間前後長達五十五年,從大陸寫起
篇數呢只有二十五篇文章
每年寫多少字呢,每年寫八頁半,八頁半的字
每一天我給他算寫多少字呢
每一天寫0.023頁
換句話說,每一頁八百四十個字呢,就是每天寫十九個字
試想想看
一個文學家也好,一個作家也好,怎麼可以偷懶到這個程度
一天只寫十九個字呢
這樣子怎麼可以呢
喔,他雖然寫十九個字
一路享受台大中文系主任的待遇
一路拿很高的薪水,住台大的房子
我請問,這樣子的文藝工作者,是我們所能夠讚美的嗎
他是一位好好先生
他也是個好朋友
甚至是個好老師
並且寫了一手好毛筆字
他的毛筆字,大家都誇獎他的毛筆字
可是我李敖公佈他的毛筆字
請看
怎麼寫的,看到沒有
寫了這麼多毛筆字,最後是什麼呢

恭錄
中華民國六十四年六月恭錄
很恭敬的抄,抄什麼呢

總統蔣公寫的中庸要旨一則以誌追念
追念總統蔣公
過去在大陸時代
一代瀟灑的知識份子
為了他的理想三次坐牢的一個知識份子
到了台灣淪落到這個地步
人家誰強迫你寫字拍蔣介石馬屁啊
可是他要寫
寫這些字來拍蔣介石馬屁
不但這樣子,他在一九八四年
還跟另一個人,梁實秋
一同上台接受國民黨頒發的國家文藝獎特別貢獻獎
在一九八五年,又跟日本人宇野精一 [感謝網友郭大少的指正]
一同上台接受國民黨頒發的行政院的文化獎
這位老先生年紀老了以後
可以無聊到這個程度
也無恥到這個程度
用他一輩子的清望,用他年輕時代的理想
坐三次坐牢的代價
最後到老的時候,一個人可以墮落到這個程度
並且以一天只寫十九個字的這種偷懶的人
享受了一輩子的光榮
享受了一輩子好的待遇
享受了一輩子的美名
到今天為止他們還是學者
這是學者嗎
有這樣偷懶的學者嗎
一天只寫十九個字
說他是作家,有這樣偷懶的作家嗎
一天只寫十九個字
我舉這個例子證明什麼
證明台灣的是非,整個的被摧毀掉了
台灣第一名的知識份子也整個的墮落掉了
所以我覺得這真是台灣人的
不管是本省人也好,外省人也罷
集體的一個悲哀
整個的人格墮落了
風格敗壞了
文格也敗壞了
整個都亂掉了
是非根本也沒有了
這樣偷懶的一個老先生
可以居然變成以學者,教育家,文學家的身份壽終正寢
整天在幹什麼?喝酒,刻圖章,寫毛筆字,吃螃蟹,聊天
這樣子的學者怎麼可以呢
可是台先生跟他們不一樣啊
他應該跟他們不一樣啊
他當年是非常風光的一個有名的學者
到台灣來以後
在國民黨的高壓之下
人可以沒落,墮落到這個程度
我們看起來,能夠不為台先生心痛嗎
所以我們要特別想到這個變化
我們要反省反省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