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禮贀下士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我在前幾次的節目裡面
曾經談到我的一個老師最近死掉了
他就是剛剛從國民黨的中國電視公司董事長的任上下台的而死掉的,吳俊才先生
我曾經講到他從薩爾瓦多做大使回來,到我家裡來看我
拉我出來替國民黨辦中央日報
我笑,我說我不會給你們做打手的,我不幹
這麼一個故事
吳老師到我家來看我,使我覺得他有這個風度
什麼風度呢
就是中國古人所說的,禮賢下士
你是賢者,我對你有禮貌,我放下身段來看你
所以當時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請彭明敏做研究員的時候
吳俊才老師也是親自捧著聘書到彭明敏家裡親自去請他
由於這個故事使我想起來禮贀下士的一些例子
我們先看一段古書

"齊宣王見顏斶,曰:斶前"
顏斶啊,你過來,你到我前面來
結果顏斶他也說:王前
國王啊,你到我前面來
他立刻反口,他不肯往前走,他說你過來
為什麼呢
齊宣王就不高興了
我是政治人物啊,我是領袖啊
我叫你過來你怎麼不過來呢
你還反口叫我過來呢
顏斶講了一段話,請大家注意

他說,"夫斶前為慕勢"
如果我顏斶到你前面來,我是向你拍馬屁
你有勢力,我跑過來拍馬屁
可是呢我叫你過來,如果你統治者,你國王,君王到我面前來
你是趨士,你是禮贀下士
與其使我變成一個拍馬屁的人
不如使你變為一個禮賢下士的統治者
所以呢這個古代美麗的故事告訴我們
有的人他就保住他的尊嚴
你要看,你來看我,我從來不去看你的
我李敖過去就是,架子大的不得了
我過去在黨外時代
後來民進黨成立,這些人都是到李敖家拜碼頭
我從來不回拜任何人的
從許信良,張俊宏都是到我家來
我從來不去看別人
我人就是架子大
為什麼呢
也給你們政治人物一個教育
就知道你們要禮賢下士
像黃玉嬌啦,尤清啦,蘇洪月嬌啦,都是到我家來
我李敖絕對不回拜
為什麼呢
架子大
那還有很多人要看我還看不到
好比說像大陸來的林希翎
像這些人到台灣來見我,還見不到
最近吳祖光要來,要看我都不行啊,都見不到啊,不見的
這就是我李敖架子大的不得了
在外國也有這個例子
這並不完全是中國文化
外國也可以看到這種例子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這是當年美國總統甘迺迪
這是當年美國的詩人弗洛斯特
[註:(左1)甘迺迪,(右1)弗洛斯特]
甘迺迪頒獎給弗洛斯特
也請了弗洛斯特到白官來吟詩
他們怎麼樣的,總統尊敬獨來獨往的文學家
並且甘迺迪還讚美他說,詩啊使人淨化,頭腦淨化
我們再看甘迺迪之後的總統,詹森總統

他有一天帶著車隊,他有人保鑣嘛,跟著他去看誰呢
去看當時的美國最有名的專欄作家李普曼
他也親自登門拜訪
而不是說你到白官來看我
我在白宮召見你或者接見你
都不是
親自去拜訪這個李普曼


現在又回來談到了,我當時吳俊才吳老師
在我坐牢的時候,最後一年快出獄的時候,代表官方跟我談話
他說你李敖我們送你一個職務,表示大家友好
你坐了這麼多年的牢也很委屈
他們就送我一個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
就相當於副教授,送給我
我上次節目裡也談到了
為什麼我接受呢
是要開他們一個玩笑
因為我軍法判決出來以後
還有褫奪公權
褫奪公權的第一條就是不得做公務員
可是我做了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
就變成公務員
所以呢,我用我這個職務,就把你們軍法判決對我李敖的褫奪公權作廢了
你根本就無法褫奪我公權了
等於我開他玩笑
我就接受了
這個政大呢,大家注意
政大在陳大齊做校長的時候
早期每一年學校聘老師的時候
陳大齊校長,大家看啊

每一年政治大學聘老師的時候
陳校長坐著車,帶著聘書,給老師去送聘書
一家一家,到老師家裡去,給老師送聘書,給教授們送聘書
為什麼呢
尊敬知識份子
我們講禮賢下士,尊敬知識份子
後來當教授的人愈來愈多了
教授們多得比野狗還多
太多了當然也就做不到這一點
我在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的時候,在送聘書
有一天女職員就跑來跟我送聘書
我說這個聘書怎麼會是女職員送過來的呢
這個女職員很會講話
她說我們主任對你是最客氣的了
別人是工友送給他的
你還是高一級的人送過來的
當時我在國關中心,就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當時的主任,就是當時的外交部次長轉任的,叫做蔡維屏

這個官僚
他跟蔣介石照相,就知道他是官僚
你是文人怎麼可以這樣跟蔣介石照相呢
你站在後面幹什麼呢
你又不是軍人
他沒有身份的
蔡維屏送聘書呢
我這部份還優待,是女職員送給李先生,其他是工友送去的
所以我們才知道這種禮賢下士的這種好的傳統,好的作風
不管是中國的,外國的
不管是古人的,今人的
在國民黨這種官僚系統裡面,已經完全都沒有了
目前這些聘書都用郵政去寄了
當然我們也承認,時代的轉變,也促使了這種那麼有人情味的親自送聘書的規矩,沒有了


古人留下我們很多我們所意想不到那種形式上的禮貌
這種禮貌看起來有的時候相當得虛偽
可是它有它的味道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現在我們過年的時候,要寄個賀年片給對方,大家知道要過年了
可是做大官的人他也寄賀年片
他沒有工夫寫賀年片
就他的秘書寫了賀年片
對方呢也是秘書寫賀年片
這變成什麼呢
變成不是大官給大官拜年
變成秘書給秘書拜年
他忙了半天寄給你
你忙了半天寄過來
都是秘書在忙
表示不是真正大官親自寫的
像章孝慈校長沒有做植物人以前
他到了過年的時候
給我李敖和我李敖漂亮的太太寄賀年片來,都是用毛筆親筆寫的
李敖兄,李敖嫂,親自寫的
所以章孝慈還懂得這個老規矩,親筆毛筆寫的
這個當然我是不回的,因為我架子很大
可是我們可以看出來這個時代這種轉變的痕跡
在清朝過年的時候
你過年要拜年
這大官怎麼拜,我告訴你們
坐著車,人坐在裡面,車旁的簾子拉開一點點,看到做官的兩個馬靴,做官的靴子
他有沒有坐在裡面啊?
沒有坐在裡面
靴子放在裡面,人不在裡面
然後車就沿著北京城大街小巷的走
然後到了別人朋友的家,就要他的佣人拿著名片送進去,表示我來拜年
車來了,人在裡面,靴子都看到了
人不在裡面
換句話說呢,他們表示形式上的禮貌做到了,當然本身也相當的虛偽
可是我們可以看到古人的風度跟現代人大異其趣,完全是不一樣的
現在的人那個味道愈來愈沒有了
我李敖也是思想很新的人
可是我不能不說,很多現代人的進步,所謂的進步,也把很多有情味的那些東西都給弄掉了
譬如說現在我們講到電腦,電腦給你寫封信,打字去了
傳真,FAX過去了
請問看到收到你這封傳真過來的信,那上面是打字的
我們覺得什麼感覺呢
其實我們已經看不到過去那種味道了
當事人親筆寫信給你
我們看到的是他們的親跡
保留的是親跡
那種情味沒有了,見不到了
過去我談過英國的一個首相叫邱吉爾
他也很忙
他忙到什麼程度呢
叫秘書寫信給你,打字給你,最後簽個名
可是簽名以後,他還覺得不安,覺得這封信太沒有感情了
打字打好,他只簽個名
最後他在信上簽了名以後,他會親筆寫一行字,跟你有關的
好比說,你最近身體好不好啦,你最近煙戒了沒有啊,這種的
親筆寫的
換句話說,在那個硬梆梆的,很死板的,冷冰冰的,那個一行一行的打字以外
寫信的這個人除了簽名以外,他還親筆寫一行字
親筆寫的,寫在下面
表示他的禮貌和對你的親密的感覺
這邱吉爾真是有心人,會做到這一點
所以現在我們這個時代節拍很快,所謂都進步了,什麼都電腦化了
可是我總覺得有很多有情味的動作跟紀念的文件
從此我們再也看不到了
我覺得這也是我們人類的一個悲哀
至少在這一方面,我還是非常的老派的
我覺得很悲哀
好比說,那時候我在台灣給彭明敏的回憶錄,就是自由的滋味,我給他出了一個定本
我請彭先生還特別寫了一個序
彭先生還特別寫了序,電傳回來希望我給他改
我給他改了幾個字
然後我還跟他說,你把底稿,你親自寫的底稿寄來給我,我來做紀念品
所以彭先生懂得我意思,除了電傳以外,把電傳的底稿還寄來給我
表示說人還能保留一些有情味的紀念品
現在呢都談不到了


我的節目裡面我曾經談到我的一些特色
順便我再談一下,還有一個特色,就關於中文的部份
請大家注意
最近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舉行的任何的記者招待會,現在已經宣佈全部用中文講話
本來還有英文配音,現在沒有了
全部用中文講話
換句話說,你們到中國來的這些外國記者,這些洋人,這些洋鬼子
如果你不會中文
對不起,你就不要參加這個記者招待會
因為你聽不懂
為什麼不給這些洋人方便呢
為什麼不再繼續給他們方便呢
中國強大了
中國的人口佔世界四分之一
中國的語言在聯合國裡面是一個單獨的語言
對不起,我們人多勢眾,國家強了
我們的語文我們要推廣
對不起,我們不給你附帶英文翻譯了
你來學我們的中文好了
不給你這個方便了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就開始用國語發音了
純粹國語了,沒有英文搭配了
這表示一個國家強大的時候,他對他的語文很尊重
好比說像以色列
以色列的小學生學一個死掉的文字
什麼文字
希伯萊文
為什麼學這麼一個死亡的文字呢
他就是來增加以色列這個國家,小學生愛國的力量,這個向心力
所以他們要他們學希伯萊文
所以看起來是一個好像很落伍的教育措施
事實上有他們深遠的用心的目的
我曾經在我的節目裡談到了,說啊,台灣這個混蛋總統李登輝
他在接見外賓的時候,來的是英國人,什麼哪國人,他中間坐了一個人作翻譯
可是這個外賓如果是日本人,中間這個人就沒有了
他就直接跟人家講日文了
這個李登輝很無恥的,很沒有國格的,沒有格調的,直接就講日文
所以我們大家看這個照片

我跟你講過,這一點我過去沒發現
是我的一個好朋友亓豐瑜先生提供我的
他告訴我說李先生,你李先生注意哦,李登輝接見外賓的時候,只要是日本人就沒有中間這個人
你看李登輝現在接見美國的電影名星鮑勃霍伯,中間就有翻譯
可是見到日本人的時候就沒有了
他直接講日文了
這就是語文的問題
這是什麼問題呢
這是一個心態的問題
所以我有時候講演的時候
有一次碰到一個有趣的事情
當時一個聽眾站起來就問我
你李敖在台灣住了四十年,吃台灣人的米,喝台灣人的水,靠台灣人的米和水長大
你居然不會講台灣話
你是什麼心態
我說啊,我在台灣住了四十年,不會講台灣話的心態啊
就跟你們在台灣來了四百年,還不會講高山族的話,同一個心態,就是這樣的一個心態
我講了這個話,對方當然啞口無言,因為我很會講話,他啞口無言
事實上也有一個原因,我也講過
就是我的語文能力並不好,並且我來台灣的時候,那時候叫推行國語,大家跟我學國語
我從北京來,講了一口古小兔的國語
所以不許講台灣話,誰講台灣話就罰錢
所以我就沒有學會
並且沒有學會,也聽不懂
可見我的語文能力很弱
在台灣住了四十六年,還不會台灣話
可是我理由很理直氣壯
你們為什麼不會講高山族的話
你們吃了高山族四百年
為什麼不會講
我當然講過這個例子


順便講個很有趣的一個笑話
英國的這個
大家看個小照片

英國的首相邱吉爾
他七歲的時候的小照片
那麼可愛的一個小照片
邱吉爾小學時代
英國的小學,哈羅小學,這是有名的貴族學校
穿衣服都穿西裝上課的
他這個小學時代
可是因為邱吉爾他的父親是英國的貴族,是英國的財政大臣
所以他等於是豪門之子
唸了哈羅小學以後,他那時候不用功,很笨,老是留級
所以呢,另外一個副產品就是學校只許他學英文,不許他學希臘文或者拉丁文那些語文
不許他學其他的外國語
為什麼呢
因為他功課不好
所以只許學國語,學英文
那好的學生可以學希臘文,拉丁文,其他的語文,法文,德文
結果邱吉爾一輩子只會英文 [註: 讀二次大戰回憶錄,邱吉爾會講法文]
英文好的不得了,好到什麼程度呢
好到得到諾貝爾的文學獎
他英文好到這個程度
他寫英語民族史,英文非常的雄渾,非常的好
這個我李敖也有一個特色
我的中文好的成了精
我的英文並不好
所以那天我請政大的呂教授來
我還開玩笑,我說我的英文很破,不承認好
雖然我在英文上面常常挑別人的錯
自己覺得不夠好
比起我中文來,差得太遠
我曾經有段時間發瘋想把我的語文學好
當兵回來,預備軍官第八期,作排長回來
我就參加了兩個補習班
每個星期唸六堂課
禮拜一禮拜三禮拜五學德文
禮拜二禮拜四禮拜六學法文
這樣交替的學
學了一陣以後,人家就問,說是你的德文好呢,還是法文好
後來我就想到我的朋友施珂講的一段話
我講,要看你星期幾問我
因為我一三五學德文,二四六學法文
要看你星期幾問我,錯開了以後,德文會比法文好一天


這個故事講給大家聽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
語文的部份,我不太相信一般人這種學語文的方式
我覺得學語文的方式,看你會不會有好的理解力
好的理解力會的話,你就可以克服這方面的困難
很多人學好幾國的語文,每一種語文學得都不夠好
我覺得沒有用
所以我認為只要有好的頭腦是最重要的
可是中文基本語文還是要好的
我覺得現在很糟糕的一點
就是台灣的國文程度變得很菜,很爛
為什麼呢
我講過,就是教科書先編壞了
教育部直屬的機構,國立編譯館,他們編的國文課本
大家看到,從小學到國中,國文課本第一堂,一翻開的第一篇
不是蔣中正寫的,就是蔣經國寫的
這些混蛋能夠寫什麼好文章呢
都是寫爛文章菜文章
然後給這些小孩子學,都學壞了嘛
所以中文我覺得都是很爛的,很菜的
不好的原因就是跟他們學壞了
所以目前談到教育改革
我認為有很多原因,很多原因,我們可以知道
可是我認為,我李敖認為最根本最根本的原因
就是我們的教科書編得太沒有趣味了,教科書編得太壞了,太糟糕了
所以我們覺得沒有趣味
譬如說我們看到歷史,看到地理,尤其地理看起來是那麼樣的沒有趣味
為什麼不把地理寫得活潑一點呢
把每個特色寫得活潑一點呢
為什麼都是那種人口啦,物產啦,面積啊
最近鬧了笑話,立法委員考吳京,這個冒失鬼吳京
說是台灣最長的河流是什麼
吳京答不出來
原來是濁水溪
他答不出來
答不出來不嚴重
然後我們可以看到
電視裡面開始討論,很多包括地理老師在內都在討論
說是我們應該增加本土的節目,我們地理裡面研究中國大陸的歷史太多了,地理太多了
好比說我們知道長江多長,可是不曉得濁水溪多長
所以我們應該減少中國地理,就是大陸地理的比例
要增加我們本土的比例,本土的歷史,本土的地理
在我看起來很好笑,增加了又怎麼樣呢,知道了濁水溪多長又怎麼樣呢
知道台灣四百年來這些很簡陋的歷史,因為四百年來沒有什麼台灣歷史
我是玩歷史的人,我太懂了
全部都要本土化,本土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你化呢
太單薄了
換句話說,知道了長江多長如果沒有意義,知道了濁水溪多長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我們經過比較,我們才有意義
比較才能記得住
譬如說台灣的面積我們知道,把它丟到渤海堶,渤海可以把台灣放在堶
可是我們現在看到台灣,尤其雙十節的時候,國慶的時候,總統府前面畫的中華民國地圖旁邊的台灣,畫得特別大
大到什麼程度呢
大到放到渤海堶惟韙ㄓU去了
這證明什麼呢
證明了台灣地理被膨脹了
好比說台灣正好也可以放在俄國的貝加爾湖堶,大小跟貝加爾湖差不多
這樣子我們記歷史,記地理,全世界的地理歷史都可以串連在一起
這樣子我們覺得很有趣味,可以發展出來
事實上我們整個教材都發生沒有趣味了
因為教材沒有趣味,所以學生變成被動的唸書,而不會主動的唸書,也不會主動的比較
我李敖學這些東西,主動的唸書,主動的去比較
可是我們過去的那種教育跟現在的教育,基本上教科書先編爛掉了
教科書爛掉了,所以大家都覺得沒有趣味
教科書堶捫麊漕漕リ撜,那些故事,那些例子,那些措詞,都是很荒謬的,很荒唐的
所以我認為台灣的教育的根本問題是它先倒了學生的胃口
學生對教科書,對老師教的內容,不感興趣
不感興趣以後呢,他不會自動的去找資料,自動的學習
他們幹什麼呢
他就只好敷衍
可是學校考就是考這些東西
變成什麼呢
變成大家死背
為了應付考試,變成死背
死背以後呢
在考試的時候,知道長江多長或濁水溪多長
考完試以後呢,忘得一乾二淨
怎麼樣証明他忘得一乾二淨
你只要把他請到台上來叫他講
講你整個對中國歷史的瞭解,地理的瞭解
叫他連續講,不看書啊,不許看書去講
一小時都講不完
他知道的就這麼淺薄
原因就是說,所有學過的,所有背過的,全部忘得一乾二淨
為什麼你能夠忘掉呢
因為沒有趣味,那個東西沒有趣味
學習的方法也不對,因為它沒有掛鉤
要想記憶力成功,一定是不要單獨記一件事情
不要只記香蕉,而是蘋果跟香蕉混在一起記,才能記下去
這是一個基本的學習心理的原則
可惜都被台灣這些混蛋的教育工作者給破壞了
所以今天這個冒失鬼吳京去談教育改革,能夠改革到什麼程度
我們也覺得非常的悲觀
以後有機會我再跟大家多談這個問題

今天 談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