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雞毛蒜皮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今天我們先撇開政治性、經濟性、社會性的這些問題
轉過頭來談一談學術性的問題
最近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新聘請了一位副院長
這位副院長很特殊,因為一般的中央研究院的副院長,他都有中央研究院院士的身份
可是這位副院長最近在院士選舉的時候,沒有當選院士
可是李遠哲還是要請他做副院長
這位院士跟我李敖跟李遠哲,我們都是同屆的台灣大學畢業的
我李敖在歷史系,李遠哲在化學系,這位副院長在心理系
他的名字叫做楊國樞
請看這是楊國樞的照片

這是他當年畢業時候的照片
大家注意,我特別寫了一行字"楊國樞,李立柏女婿"
李立柏什麼人呢?
李立柏就是當年炙手可熱的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的副司令
警備總司令部很多權力往往不在總司令手裡
總司令常常換來換去,可是他們這個副司令常常做了很久
上一次我在節目裡提到當年迫害我們的一個警備總部的副司令叫做王潔
他名字雖然叫王潔,事實上一點都不清潔,這個人髒的不得了,前後做了十八年的副司令,權力炙手可熱,這個可惡的湖北佬害了我們很多人
那這個李立柏也是個可惡的警備總部的副司令
他是楊國樞的老丈人,所以楊國樞當時一結婚呢,就很吃得開,因為他的老丈人走紅
還有呢,楊國樞在心理系,他等於侍候好一個教授,這個教授其實是一個老官僚,他的名字叫做陳雪屏

叫做陳雪屏
陳雪屏是什麼人呢?
是現在我們看到民進黨裡面有這個青年部長,國民黨裡面有青年工作委員會
他陳雪屏就是當年國民黨的青年部長,在抗戰的時候的青年部長,後來做了北京大學的訓導長,做台灣省府的教育廳廳長,做過行政院秘書長
這陳雪屏他有一個女婿,他的女婿就是我一再譴責的中央研究院的一個院士,一個曲學阿世的知識份子,叫做余英時,就是他的女婿
楊國樞很能夠跟他有,除了有一個顯赫的老丈人以外,還有一個顯赫的老師就是陳雪屏
所以陳雪屏當時寫了什麼心理學的文章,陳雪屏的心理學都老掉牙了,都是楊國樞替他寫的
所以楊國樞當然也就平步青雲,在台灣,在我李敖眼裡,雖然是我的老同學,是十足的一個學閥
那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楊國樞在大一的時候,也不好好念書,他在幹嘛呢?
整天參加那個劇團,演戲
我還記得有一次他叫我去,到台大法學院去看他演戲
他那時候穿一套新西裝,演戲的時候,人家大概是摸了他的西裝,他還講不要摸髒我的西裝
這個山東人,人蠻好的一個人,可是這麼多年來,在學術界裡面,跟這些人鬼混
我想雖然是好人的話呢,也不無可議之處
所以我的老同學我也要講他幾句
楊國樞有一段話,請大家注意
在一九七六年三月三十一號在「中央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叫做「人人都能成龍成鳳嗎」,這是楊國樞的文章
我念一段給大家聽
他說"英國的作家及政治家狄斯累利曾經說過:「人生太短暫,不能顯得卑微」"
楊國樞說:"這樣所說的「不能顯得卑微」,未必是指成大功,立大業,而是說人要活得有尊嚴。自卑、怯懦、嫉妒、懷恨、偏見、殘忍會使人矮化,而只有超越這些不良的特質,透過信心、睄搳B諒解、慈悲及我的接受,人才遠卑微而近尊嚴,才能過一種自敬敬人的生活"



楊國樞在一九七六年中央日報上講了這麼一段話
現在我給他做一個解釋
楊國樞提到的這個英國政治家狄斯累利,我拿個照片給大家看

就是這個人
他是英國很有名的政治家
他討了一個有錢的寡婦,結婚,支持他
然後搞了政治
人是非常有機智的一個人
可是楊國樞他說這個狄斯累利講過一句話就是「人生太短暫,不能顯得卑微」
這句話的英文是什麼呢?
這句話的英文在這裡,你看到沒有

可是我們看到英文這一句以後,才知道楊國樞翻譯錯了
為什麼呢?
這個little這個字啊,不是卑微的意思
人生太短了,短得不能夠去幹那個little的事情,小事情
這個little什麼事情呀?
就是雞毛蒜皮的事情
所以嚴格起來呀,這個狄斯累利這句話的英文意思是說「人生太短了,短得我們不能夠去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楊國樞把這個字完全弄擰了,他英文也不會壞到說連這個字也不懂,可是他完全想到另外一邊的意義去了,完全搞錯了,他說「不能顯得卑微」
在這裡,這個little這個字絕不是卑微,而是雞毛蒜皮的事情,我們人生要管大事情,不要管小的事情
所以楊國樞因為不懂這句英文,弄擰了,弄錯了,所以他整個的議論全都泡了湯,因為根本搞錯了,根本人家狄斯累利沒有講過這個楊國樞的所說的這個意思
你把人家引證的意思弄錯了,然後又加以解釋半天,完全都是荒腔走板弄錯了
狄斯累利這句話呢,我覺得蠻有他道理
人生太短了,短得不要搞雞毛蒜皮的事情
可是什麼事情是大事情,什麼事情是小事情呢?
我們看了楊國樞上台的第一天啊,就幹了一件雞毛蒜皮的事情
什麼事情啊?
我們看中央日報,看到沒有

八月五號,剛上台兩三天
看到沒有
中央研究院院士費公景漢死掉了,費景漢死掉了
費景漢是李登輝的老師
李登輝在康乃爾大學的時候,費景漢指導他做論文的
費照漢死了,看到沒有
副主任委員李遠哲,總幹事楊國樞
看到沒有
楊國樞一上台就幹這種屁事
為什麼幹這種事情呢?
你搞這種事情幹什麼呢
無聊嘛
可是開始幹這種事情
楊國樞在台灣他們用他們所謂的心理學,尤其本土的心理學,研究很多中國人的思維的模式,好比說中國人愛面子什麼這種東西
其實這種東西在中國的古典的文獻裡面,都可以查到更多的證據,不需要用他們這種很花俏的,這種什麼所謂的學術研究,這種統計學呀這種,不需要,根本不需要
所以我一再講引過他的話,這狄斯累利講過一句話,他說人間,世界上有三種謊話,那三種呢?
第一種是謊話
第二種是可惡的謊話,他媽的謊話,更更可惡的謊話
謊話,第一種
第二種呢,是他媽的謊話
第三種啊,是統計學
為什麼呢?
統計學在他眼裡面就是所謂的,一般人所謂的科學方法,他不相信這個東西,他說這都是騙人的
很多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台灣的很多統計學已經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了
本來他們說沒有統計學的時候,二二八死人是一兩萬,統計學出來以後變成了十幾萬了,就胡說八道
所以這統計學本身是個走火入魔的學問
當然有它的意義,可是用在很多社會科學的現象的時候,如果你這個抽樣的取樣的資訊不正確的話,這個統計學是有問題的
所以狄斯累利他們這種人間的事務非常的練達,非常的圓通的時候,他就譏笑統計學,看不起統計學
楊國樞他們在台灣搞的心理學,這些本土心理學,常常就鬧了這麼多的笑話
所以我們現在問題回來了,狄斯累利說人生是很寬的,可是很短的,這個短的時候,我們不要去搞雞毛蒜皮的事情
所謂雞毛蒜皮的事情等於是小的事情
什麼是大事情小事情啊?
觀點不一樣,我舉個例子
宋太祖趙匡胤有一天拿著彈弓,那時候沒有獵槍,拿著彈弓打鳥的時候,忽然有個大臣來報告,說有重要的事情
那宋太祖趙匡胤就停下來,覺得很不高興,老子正在高興打獵的時候,你有什麼事情要報告啊
就要報告
這個報告一件事情以後,這宋太祖就很不高興說:這個事情是狗屁事情嘛,小事情嘛,你報告什麼呢,不重要嘛
可是那個大臣很有趣,很氣魄
你認為不重要,我認為重要,所以我向你報告
這宋太祖一聽就火了,拿著這個打鳥的彈弓啊,打這個大臣的門牙,把門牙都打掉了,滿口都是血
這大臣門牙被打掉以後,就低下頭來,在地下撿這個門牙,把他門牙撿起來
宋太祖就問他,說你撿這門牙幹什麼?難道你撿了做證據到法院去告我嗎
這個大臣說:我怎麼敢告你皇帝呢,不過歷史會寫你
宋太祖一聽啊,就很難為情,就是跟他抱歉,還送他禮物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古代的皇帝們,他們有他們一個特色,他們至少怕歷史怎麼寫他
怕歷史,怕清議,就社會怎麼樣批評他,怕祖宗,祖宗怎麼對他看法,他們還怕這個
至少最壞的那個統治者像清朝的西太后,她也怕歷史,怕清議,怕祖宗
那台灣這些統治者什麼都不怕,對不對
因為他不要臉
我上次講過那個李登輝,台灣第一不要臉,第二不要臉,第三不要臉
台灣四大不要臉,他佔了前三名
這種人什麼都不怕,所以我們對他簡直沒有辦法,因為他無恥
所以像剛才講的例子,就是宋朝這個大官他認為重要,向皇帝報告,你皇帝認為不重要,那我不管你,我認為重要,就要報告
所以狄斯累利說:人生太短了,不要去搞雞毛蒜皮的事情
什麼是雞毛蒜皮,什麼不是雞毛蒜皮,這有待於我們這智慧的人去把他解釋出來
我李敖常常表面上談了一些小事情,可是我談這個小事情的目的呀,事實上做一個圍標的活動
小事情談完以後,發現談的都是大事情
就好像我們下圍棋一樣,一個天元一個子先下到你家裡去,幹嘛呢?
看起來一個子,在你面前下了一個子,在敵方面前下了一個棋子
可是事實上呢,最後這個棋子發生了作用
我李敖談證據,批評人物,發掘很多黑暗的現象,都是用這個方法
表面上是個小事情,事實上一演繹起來就是大事情
我舉個最近的例子給大家看
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印的這麼一張海報,說明書

什麼說明書呢?
就是士林官邸開放以後的這麼一個說明書,類似導遊注意事項,就開放了蔣介石的老巢,這麼一個說明書
其中有一個叫官邸大事紀,請大家看最後一行
"一九九六年八月",事實上就是這個八月五號六號
"陳水扁市長收回士林官邸並供市民使用"


等於台北市政府的官方印的東西,當然我們認為他有權威性
看這句話,有沒有錯呢?
我認為是錯了
"陳水扁市長收回士林官邸並供市民使用"
錯在那裡呢?
錯在士林官邸有沒有全部收回呢?
我過去在節目裡面,曾經質問過陳水扁,說你跟現在的總統府交涉,把這個屬於台北市政府的地,把他收回,為什麼有一個核心地區,你不收回
什麼是核心地區啊?
就是真正蔣介石住的地方,所謂那個官舍,跟他的那些招待所
真正的核心的地區啊,你不開放
為什麼不收回?
保留下來
為誰保留?
為李登輝跟他的總統府保留
為了誰保留?
為了給蔣介石這些餘孽看,保留
為了給蔣介石那個跟外國人通姦的老婆宋美齡而保留
所以你開放了官邸開放了半天,最精華的部份沒有開放,反倒保留了,反倒給特別給保護了
所以這就是我所說的,你阿扁,陳水扁,做事矇混嘛,你騙我們嘛
你所謂士林官邸開放供市民使用,事實上開放哪根本不是,嚴格講不是官邸嘛
真正的官邸,真正的核心地區,精華地區,沒有開放
開放的是被蔣介石佔好的這些花園
可是這種開放在蔣介石時代,一年也開放幾天啊
花季開始的時候,蔣介石也開放啊
那時候我記得我陪我那個在念銘傳的女朋友小蕾,我接送她上下課
然後就發現開放了,我們也去看啊
看了之後,我照相的時候,就被憲兵抓到了
你照相可以,可是不可以朝那一面照相
換句話說,不可以朝他的精華地區那面照相
你可以向這邊照,不可以朝那邊照相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蔣介石時代偶爾還開放一下這個花園的部份,他所侵佔的這些花園的部份
你陳水扁到今天鬧了半天,原來你所開放的官邸,精華地區都沒有開放,這什麼意思啊
這是矇混嘛
所以我們根據你台北市政府的這個官方文件說"一九九六年八月,陳水扁市長收回士林官邸並供市民使用",這句話是不正確的
這使我想起什麼呢
想起當年,我們這個也不是當年了,現在也是這樣子
我們看看教科書,中學的教科書,小學的教科書,和一般的宣傳品,都說蔣介石當年在抗戰的時候,有重要的功勞
什麼功勞呢?
就是跟美國跟英國簽訂了平等新約
換句話說呢,外國人跟中國的這些不平等條約,都被蔣介石給廢除掉了,也是國民黨的一個德政
這個說法直到今天還這樣說
事實上是騙人的
為什麼呢?
眼前的一個例子就在眼前
如果是平等條約,跟英國有了平等條約了,不平等條約廢除了,香港怎麼解釋呢?
為什麼當時你蔣介石在抗戰勝利以後,收不回來九龍
至少九龍可以收回呀,為什麼收不回來呢?
香港可能還不到期,九龍可以收回來啊
為什麼收不回來呢?
因為英國人不肯放
英國人不肯放,蔣介石就不敢收
所以我們看,蔣介石當時的新聞局局長,他的貼身人物,叫做董顯光,他寫的蔣總統傳的一句話
大家看到沒有
"董顯光「蔣總統傳」中說:此次平等新約之訂立,亦有其遺憾之處,就是九龍租借地本為我國領土,而英國未能將此問題在新約內同時解決,實為中英兩國間美中不足之缺點"
"英國認為九龍與香港在地理上有互相依恃的連帶關係,故不肯交還租借地"
"當初我國堅持收回九龍之主張,否則寧不訂新約",你不訂,不訂就不訂
"復經再四考慮,以新約對我之利益最大,不宜為九龍局部問題而致破壞全局,且於同盟國之形勢亦多不利,故決定退讓"



看到沒有,決定退讓
換句話說,搞了半天,不平等條約收回,最重要的香港問題、九龍問題上面,碰得鼻青臉腫
使我想起陳水扁
收回官邸嗎?
收回了半天官邸,最精華的部份你沒有收回
開放了半天官邸,最精華的部份你不敢開放
你不敢跟李登輝據理力爭,你陳水扁的勇氣在那裡呢?
並且國民黨這個作風,所謂收回了平等新約,到了台灣以後,又跟美國人訂了條約
什麼條約啊?
又是不平等條約
看到沒有,治外法灌又放掉了,美國人在台灣犯罪歸美國人審判
所以五二四劉自然事件為什麼發生呢?
就是美國人審判自己開槍的兇手無罪,那就引起台北台灣人的暴動
這就是國民黨收回了半天,說是收回了不平等條約,搞了半天都是騙局
就跟陳水扁說收回了官邸一樣,我認為是騙局
因為關鍵的部份沒有收回
可是我們現在看看,國民黨口口聲聲說蔣介石的功勞,從帝國主義手埵泵^了我們的主權
我們看看這個條約
什麼條約呢?
中德條約

中德條約最初,什麼時候開始廢除呢
是軍閥時代開始廢除的
換句話說呢,他是比國民黨廢除英國跟美國的不平等條約前十一年,軍閥手裡廢除的
換句話說,我們看不起軍閥,國民黨打倒軍閥,軍閥做了這種德政
我還特別列個表,大家看看
軍閥收回的租借表,大家看一看


收回了什麼天津的德國租界,看到沒有,一九一七年收回的
天津的俄國租界是一九二O年收回的
天津的奧國租界是一九一七年收回的,一九一七年就是民國六年
漢口德國租界,一九一七年收回的
漢口俄國租界,一九二O年收回的,一九二O是民國九年
軍閥收回的租界地,好比說膠州灣,這是當時的這個都收回的,租借期限本來九十九年,可是一九二二年,就民國十一年,就收回了



我舉這個例子給大家看,國民黨口口聲聲要打倒軍閥,說軍閥賣國
錯了,軍閥在你國民黨收回從英國美國收回來不平等條約以前,人家軍閥幹了好多的事情
同樣的,罵軍閥,罵漢奸
漢奸也不能罵,為什麼呢?
漢奸也比你收回的早,我們看看
記得不記得,這當年是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的重慶大公報,講江寧條約享壽百年,什麼意思呢?
就是南京條約,後來的


講了這句話,可是看到沒有,"江寧條約享壽百年,我們不平等條約待遇超過了一個世紀了",這時候他希望我們要廢除,不然的話,幹什麼呢?
我們要不廢除的話,我們會被日本人他們笑

這什麼意思呢?
因為在三十一年八月二十九號,這時候在南京的汪精衛的政權,國民黨眼裡漢奸政權,宣佈廢除了英國美國的不平等條約
這時候國民黨還廢除不了,漢奸政權先把他廢除了
這就是一個例子
我們再看,到了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一月十二號

講了一月十二號說是中美中英簽訂了,廢除不平等候約了


可是我們千萬不要忘記
不要忘記什麼呢?
在三十二年一月九號,就是在美國英國跟國民黨政府簽訂了廢除不平等條約前三天,南京的漢奸權,早就廢除了,廢除了跟日本的
所以我們證明了,廢除不平等條約,遠在軍閥時代,近在漢奸手裡,就廢除了,比國民黨還早,比蔣介石還早
所以今天我們所說的,蔣介石的功勞裡面,什麼一大堆功勞,其中有一個就是廢除了不平等條約,根本是一個謊話,也是一個騙局
所謂謊話我講過,軍閥比他早,漢奸也比他早
所謂是騙局,就是香港根本沒有收回,英國根本沒有放,最重要的部份他沒有放,你們根本沒有收回
而到了台灣以後,又跟美國人訂這個中美協防條約的時候,又放棄了治外法權,又把很多權利,又回到了以前清朝滿清政府跟帝國主義者所訂的條約的一個基本模式
換句話說,根本是一個騙局
形式上跟時勢上都是一個騙局
所以我說只有我李敖在台灣有這樣細心,有這種本領,一樣一樣查出來,一樣一樣核對出來,一樣一樣發掘出來,一樣一樣展示出來
證明什麼?
證明你國民黨蔣介石都是吹牛屄,都是胡說八道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