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給秦孝儀的辯護律師李復甸先生上一課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感謝網友jarvisdd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國民黨的第一號的黨報中央日報流年不利
最近遭遇了兩個職業殺手的對它的傷害
第一個是民進黨的台北市市長陳水扁
陳水扁下命令封殺中央日報
這個在維護新聞自由的立場,陳水扁是錯了
中央日報是個爛報紙,可是它有它的言論自由
不可以因為它是個爛報紙,你用行政權力去封殺它
第二個是國民黨內部的,就國民黨的大掌櫃,大帳房,我的老同學劉泰英
他忽然起了個歹念
他說中央日報這個賠錢貨,中華日報也賠錢貨
要把這些報紙合併,逼他們去賺錢
所以中央日報流年不利,遭遇了這麼兩個浩劫
我認為中央日報要把它延續下去
我每天看的報紙裡面,就有中央日報
當然買它是很麻煩的,很多時候買不到它
為什麼要看中央日報呢
因為中央日報可以看到兩個特殊的消息
第一個,很多那些國民黨的老賊們,他死掉了
死了以後登了那個告喪的訃文,都登在中央日報
所以我們看中央日報可以知道哪個老賊又死了
第二點這個中央日報的好處,它可以登出很多莫名其妙的獨家消息
這個獨家消息看了以後,使你覺得很好笑
所以我建議這個中央日報要永遠的辦下去
並且我是告訴大家,我每天是看中央日報的


我在八月二十號的中央日報上,看了這麼一個消息
請大家看

它說,"世新法律系,家規嚴謹,首重誠實,欺騙行為將受議處,重者退學"
它還報導

他說,"不誠實的學生,沒有資格待在法律系"
"世界新聞傳播學院法律系今年首度招生"
"系主任李復甸昨日表示,將在世新推行誠實與正直的系規"
"未來法律系的學生,如有重大欺騙行為,將可能被請出法律系"

並且說,"有心唸法律者,其血液一定流有正直與正義的細胞"
"因此不誠實的學生,是一件不夠資格來唸法律的"
"他認為法律系學生的最基本要件,就是要有比一般人更嚴格的道德是非標準"
我看了這個消息以後啊,一直笑
為什麼笑呢
因為我從去年開始就認識了世新法律系這個系主任,李復甸
他是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的推薦的候選人
結果呢
這個就李復甸,四十四歲,台北人,中國國民黨,教學
他是中國文化大學法學博士,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考試院典試委員,交通部法規委員,世新學院法律系籌備主任
這是當時


結果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他沒有補進去,等於沒有當選
當然你看他這個履歷裡面可以知道,考試院典試委員,交通部法規委員
他跟國民黨的關係相當的好
最重要的,他是秦孝儀的辯護律師
所以說為什麼我認識他呢
事實上是在法院裡,我跟秦孝儀打官司,他是秦孝儀的辯護律師
既然是辯護律師,有一個很重要的標準我感到很興趣的
就是既然你李復甸向世新的法律系的學生提出了這麼高的標準
首重誠實,要有這個誠實與正直的這麼一個標準
我想一個律師,他不但要求學生要這麼子,他自己也要這些誠實與正直來自勉,要求自己
同時呢,按照林肯的標準,還要要求他的當事人
大家記得林肯年輕的時候,他做律師
林肯做律師的時候,他有一個標準,就是當事人要符合誠實正直的標準
所以我們看了很多林肯的照片
我們現在看看這是林肯做律師的時候這個照片

就是當他做律師的時候,發現當事人不合乎這個誠實的標準的時候,他不替他辯護
已經委託他的時候,他要解除這個委任,他不替他辯護
所以我的意思,一個真正的以道德為標準的,來要求學生要求自己的人,他也會同樣的標準要求他的當事人
如果當事人這方面發生問題的時候,他不應該替他辯護
當然這個秦孝儀在李復甸眼裡,當然是誠實的,正直的,所以他一直給他辯護,直到他也被我李敖告到法院為止
為什麼你李敖告了秦孝儀,怎麼連他的律師都告呢
因為律師在法律上,他不能說錯話
在法庭上說錯話,被我李敖捉到了,一起告進去
所以這個李復甸現在已經變成我的被告
怎麼個經過呢?非常有趣,我現在講給大家聽
秦孝儀過去我在跟他打官司的時候,我曾經寫了文章公布了秦孝儀變造歷史資料的三十項的証據
其中有一項我給大家講過了,像這個典型的例子
[註:坐者孫中山,站立者由左到右為何應欽,蔣介石,王伯齡]
好比說在當年黃埔軍官學校開學的時候,孫中山坐在這裡,蔣介石站在後面,王伯齡將軍,何應欽將軍站在左右,照了張相
可是在秦孝儀印出來了書以後,這張照片變成這個樣子了

蔣介石,蔣介石
孫中山翹二郎腿,孫中山的二郎腿
孫中山的手在這個籐椅上面,手在籐椅上面
可是呢兩邊的人不見了
變成什麼呢
這個照片被變造了
變造照片印出來,算不算是誠實的行為呢,算不算是正直的行為呢
我想李復甸律師應該有一個公平的了解,這秦孝儀做了這種事情
在法庭打這官司的時候,忽然節外生枝
李復甸說我們拿出,李敖拿出這個照片來說這個秦孝儀怎麼怎麼樣,事實上秦孝儀沒有變造這個照片
李復甸就拿出一本書來,這個書叫做"民國十五年以前之蔣介石先生"

這個書現在台灣很少有,我有一套,當然秦孝儀他也有一套,我李敖有這套
他拿出來給法院看,給法官看
這個書呢,他就拿出這張照片來給法官看,叫法官看
李復甸說這個照片在這裡啊

這個怎麼証明呢
這個書在民國二十幾年印出來的,怎麼証明秦孝儀在台灣印這個書是變造呢?
法官就給我看,我說:我看都不要看,根本不是同一張照片
法官說:怎麼回事?
我說:這個書我也有,我太熟了,我講的那個孫中山的照片,跟他所說的不是同一張
我那個照片,蔣中正站在孫中山後面,旁邊有兩個將軍
孫中山的腿翹在一起,就二郎腿翹在那裡
現在這個照片,看到沒有,是蔣介石站在孫中山的右邊,蔣介石的手插腰了,孫中山的二郎腿放下去了,表情也不一樣,根本不是同一張照片
看到沒有,根本不是同一張照片
變造後的照片就看得很清楚了

孫中山的腳的姿勢,蔣介石插腰的姿勢,都不一樣,根本是另外一張照片
換句話說,秦孝儀,當他的律師在法庭上面,拿出來這本書跟我糾纏,根本跟我毫不相干
為什麼不相干呢
我從來沒有用到這張照片,我也沒用這個照片來責備秦孝儀
這個時候李復甸就講,李復甸說:這麼多的史料,這麼多的照片,我們怎麼知道哪一張?
這個......他的意思就在把這個話又說得圓一點,他搞錯了嘛
我說:你們看,你秦孝儀到檢察處告我的時候,被馬英九所指揮下的地方法院的地檢處首席叫盧仁發
盧仁發督導下的主任檢察官林天麟把我起訴,說我誹謗秦孝儀
你們根據什麼呢
根據我在自立晚報登這大幅的廣告

請看在大幅廣告裡面,我講出來秦孝儀捏造歷史敗壞學風的秘密,我舉出了三十項的証據,其中有一項就談到這個照片
你們告我的時候是根據這些資料來告我的

請問你告我的時候,你是不是看了這個照片呢
看到了
你看了這個照片以後,這個照片是翹二郎腿的照片啊,根本不是那張照片,我根本沒有談到那張照片
為什麼你們今天到法庭上,把那個不相干的照片扯來幹什麼呢?扯出來幹什麼呢?
喔~我現在告訴你要幹什麼了,因為你要當庭給我好看,所以我們現在查查筆錄
看到沒有
你看到沒有,我就講了


"剛才對方律師拿出來民國十五以前之蔣介石先生",就這本書
"有圖片存在証明李敖是錯誤"
看到沒有他想用這本書來証明我的錯誤
事實上他錯了,我根本沒有用這本書的照片
然後看看李復甸怎麼說
他說:"庭呈的這個二十六年出版的民國十五年以前的蔣介石先生,書內有此照片"
注意這個字"此",就是這一張,有這一張照片

"我剛才的意思是指這張照片若有偽造與秦先生無關"
為什麼呢
這個書出版的早,在民國二十幾年就出版了
而李敖他責備秦孝儀的變造照片,秦孝儀這個書是民國四五十年才出版的
換句話說,如果有人假造的話早就假造了,不是李敖所說的,你怎可以怪秦孝儀呢
那我講了兩點
第一點,就算別人假造了也不能証明你不假造
別人假造了,別人是賊,那誰抓他是另外的事情
今天你假造被我抓到了,你不能說別人也假造,你就可以假造,不可以的,兩回事
這第一點
第二點呢,根本這個照片跟這個照片不是一個照片,這個照片沒有假造啊
蔣介石站在孫中山的右邊插著腰,這個沒有假造,假造的是這張
所以根本不相干,你到法庭上用了一個不相干的証據來証明我這個,"有圖片存在,証明李敖之錯誤"
你這幹什麼呢
你在法庭上公然講了與本案事實無關的事實,公然侮辱我,因為我是歷史學家
如果歷史學家弄錯了照片,這個我是丟人的,我這個臉掛不住的
你公開在大家可以旁聽的,任何人可以公開旁聽的法庭上面說我李敖用錯了照片,証明我的錯誤,這個對我是公然侮辱
法律上有什麼一條呢
我就把這個李復甸就告到法院去了
告進去以後我講了根據什麼呢
請大家看我的根據
你翻開六法全書有一個法律叫做律師法

請看律師法第二十三條
"律師接受事件之委託後,應忠實搜求証據探究案情"
換句話說,秦孝儀委託你李復甸做律師的時候,你應該接受事件之委託以後,應該忠實搜求証據探究案情
你李復甸沒有忠實搜求証據
你根本張冠李戴,跟我不相干的,我李敖根本沒有提到這個照片,你送到法院說是我提到了
然後說因為李敖那麼多照片,他們搞不清
怎麼搞不清呢
搞不清,你們來告我
你根據這個報紙來告我,怎麼會搞不清
我的照片登在這裡,怎麼會搞不清呢
根本不是一樣的照片
好了,請看律師法第二十八條
"律師對於法院不得有矇蔽或欺誘之行為"
你把這個書送到了法官的前面,你對法院是不是欺矇的行為,我有理由懷疑
那李復甸就說我們搞不清哪一張照片,我們就這樣拿出來的
這個書是你從你家裡帶出來的
你有意的從你家裡把這個書帶來到法庭上要出我洋相的
你怎麼會搞不清楚
你對法官是不是有這個欺矇的
是法官搞不清,法官哪裡搞得清這麼多照片呢
現在拿出來了,事實上張冠李戴
再看律師法第二十九條
"律師不得有足以損及其名譽或信用之行為"
律師的名譽就是追求真相
律師的名譽是維護法律的真實
請問這種行為構不構成違反律師法第二十九條呢
所以我除了在法院告了李復甸公然侮辱以外,當然也告了秦孝儀
因為李復甸說的任何說,秦孝儀都負責,因為他是你的律師
同時不但我認為他構成這個刑法上誹謗的條款
並且違反了律師法第二十三條,律師法第二十八條,律師法第二十九條
所以這個官司就打進去了
打進去了以後,我用了哪一條呢
就是九年統字第1282號
大家注意看這個解釋例


"以侮辱故意,而利用公開法庭,指摘與訟爭事項毫無關係,而有損於他人之名譽之事實"
"如經合法告訴,可以論以公然侮辱人罪"
什麼意思呢
就是你秦孝儀的律師李復甸在法庭上以這個侮辱的故意,我李敖認為你有
因為你從家裡面把這個書帶來了,不是臨時起意
然後利用公開法庭,指摘與訟爭事項毫無關係的東西
沒有關係,我沒用這張照片
我沒用這張照片,你說我用了,送給法院
跟這個案子無關,我爭的是這個照片,是他們四個人的照片,怎麼變成兩個人
你這個是根本兩個人的,跟本案無關
所以我認為構成這一條,被我告進去了
告進去了以後,然後這個法官他判,地方法院法官就賴泱樺他也說是
他們告我也沒告成,那我告他們,賴泱澕也判他們兩個無罪
理由是說他們在法庭上面是一種攻擊防禦,是等於好像在攻擊防禦的這個範圍以內
這個賴泱樺的法官判錯了
我當然還要上訴,為什麼上訴呢
他不是在攻擊防禦的範圍以內,是在攻擊防禦的範圍以外
不該攻擊的攻擊過了,過頭了
就是剛才我所說的,利用了公開的法庭,指摘與訟爭事件毫無關係的東西
你弄過去了,拿出來了,被我李敖抓到了
大家知道我李敖是非常厲害的人,並且尤其是在法院上,你律師講錯話都要立刻變成被告的,立刻把你抓來
結果怎麼辦呢
結果秦孝儀另外換了一個律師,這個律師站在前面,也變成了被告
結果這個李復甸律師有一次很有趣的,在上一次法庭上面,這個法官問秦孝儀,他就立刻就講了一句話,替秦孝儀辯護
我立刻就當時制止了李復甸律師
我說:今天你搞清楚喔,你是被告,你不是辯護人,你不是律師,你不是律師你講什麼話!你出來辯護什麼!
結果李復甸一句話都不講了
因為他忘了自己他已經不是律師了,站在那裡你是被告,你跟秦孝儀是一樣的
所以秦孝儀只好又換個律師,在旁邊備用
這就是個例子,打官司的一個例子
証明什麼呢
証明李敖非常的精細,非常的精細,非常的精細



現在這個消息出來了,說史料開始解嚴了,這個蔣介石的資料都解嚴了
所以我還特別講到一點給大家看,解嚴以後的史料可不可信呢
我上次公布的照片,現在再補充的說一下
大家看到這個照片了嗎
革命先烈的徐錫麟

徐錫麟一輩子啊,這個我覺得死而有之,最死不瞑目的一點,就是他的孫女徐乃錦嫁給了蔣介石的孫子
我覺得他死了以後覺得划不來,覺得真划不來,怎麼嫁給這麼個傢伙,嫁給蔣孝文
他的孫女就是徐乃錦
請看這個照片
這個照片是什麼呢,這個照片就是徐錫麟當時在清朝的照片
大家注意留著辮子,所以他會變得頭髮很長,這個額頭很禿 [註:圖中右邊那張照片]
這個照片秦孝儀印出來以後變成這樣子 [註:圖中左邊那張照片]
所以我說秦孝儀變造照片
為什麼呢?大家看
這個留辮子禿頭沒有了,改成了分頭
對不對?這徐錫麟
你怎麼知道李敖說是這張照片是從這張變造來的呢
一個最明顯的証據請大家看
看這個衣服的領子,看到沒有這個領子跟這個領子完全一樣
尤其這裡面有一個內領,有個內領
這一張這個領子兩條摺痕,這個領子兩條摺痕
怎麼搞的兩張照片不一樣,穿的衣服的痕跡都一樣呢,証明什麼呢
証明這一張是從這一張變造出來的
可是毛病出來了
徐錫麟一輩子都沒有留過這個分頭 [註:圖中左邊那張照片]
什麼原因呢
這個為什麼沒有留過呢
因為他是滿清政府的時候,在安徽的等於警務處的主任秘書類似這樣一個職務
他是警察的頭子,當時每一個警察都留辮子,你徐錫麟能夠不留辮子嗎
所以徐錫麟死的時候,這個心都被挖出來,心都被挖出來,來祭這個滿洲大員的時候,他死的時候是帶著辮子死的
可是秦孝儀登出的照片,居然徐錫麟留了分頭
所以我覺得,沒有留清朝的辮子這個不通嘛
不留辮子就不可能做清朝的官
所以我認為秦孝儀變造了照片
當時他們就辯護,這個秦孝儀說這個照片是黨史會有的,這個徐錫麟家屬送來的什麼一大堆理由
我李敖不聽這些理由
我李敖的理由是說,你秦孝儀你自己總編篡的負責的印出這個書,裡面有這個照片
你就要對這個照片負責任,你就要對讀者負責任,你不能賴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告了秦孝儀,而秦孝儀在這個案子告我,說我誹謗他
我誹謗你什麼呢
照片是你印出來,經過我李敖我們這種第一流的歷史家,甚至大偵探,我們來合力的結果,知道這個照片被變造了
乍看看不出來啊,你看這都描
本來眉清目秀,現在描寫成粗眉大眼,對不對
這整個都變造了,變得人都發黑了
舉個例子
經過這種變造以後,被我們查出來
你還有什麼道理可講呢
他居然好意思跑來告我,而代表他來遞狀子寫狀子到法庭辯護的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李復甸律師
就是現在世新的,世新傳播學院的法律系的主任
今天李復甸律師提出來,說是叫他學生要誠實,要符合正義的標準
請問他的當事人秦孝儀所做的這些事情,符合不符合誠實的標準
如果不符合的話,李復甸應該不應該當眾有所表示
像林肯這樣子偉大的律師所表示的,我的當事人有問題,我不再替他辯護了
李復甸該不該這樣做?
做了以後給他的學生做為一個表率
否則的話,一方面要求學生如何如何誠實
一方面你李復甸做律師的你的當事人在變造史料,在不誠實的變造史料的時候
世新傳播學院的學生,法律系的學生,會不會用同樣的標準來要求我們的老師,李復甸,李老師,你是不是應該反省反省
這種問題多得不得了,舉不勝舉啊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我公布這樣東西給大家看
[註:(左)李敖的,(右)秦孝儀的]
注意,"大本營公用牋"裡面,孫中山在民國十三年十月十號,這個秦孝儀公布的一封信,寫給蔣介石的
"介石兄鑒,明日果有罷市,反攻之事則商團槍彈"怎麼怎麼樣
請大家看,我李敖也拿出另外一封信來比比看
什麼呢
這封信十月十號寫的[註:右],九月二號寫的一封信[註:左],孫中山寫的
寫給誰呢?寫給廖仲愷,就是廖承志的爸爸
黃埔軍官學校校長是蔣介石,可是真正管黃埔軍官學校的這個思想的是廖仲愷
請看這兩封信的字是一樣的
看到沒有
"酌之"的"之"字,"酌之"的"之"字
這個"有"字,"有"字
"反攻"的"反"字,"反攻"的"反"字
這個"為"字,"為"字
怎麼搞的兩封信字是一樣的字
怎麼又寫給蔣介石,又寫給廖仲愷
當時也沒有複印機,怎麼可能是一樣的呢?
証明什麼
証明這裡面有一封信是假的
秦孝儀印出來這封信
這封信沒人提[註:左],我李敖拿出來給大家看
到底哪一封信是假的
我沒有敢說,也不敢說,一定說秦孝儀印出來是假的
可是秦孝儀有責任講出來,為什麼這封信是假的
它是真的,它就是假的
它是假的,它就是真的
這兩個只有一個真的
你秦孝儀,你們會比對字跡嗎?比對比對看
比了半天兩封信的字是一樣的,可是收件人不同,日期也不同,有一封信是假的
但是兩個都是重要的人物,兩個都跟孫中山交情匪淺,怎麼解釋呢?
換句話說,我李敖就拿出這個題目來,丟給你秦孝儀,你們不是歷史家嗎?你們不是內行嗎?
叫你們答覆我,你們怎麼答覆我
這就是我李敖今天的本領
我拉雜的講這些故事,講給秦孝儀的律師李復甸的學生聽
你們回去問問你們的老師,看看他怎麼樣面對這些問題

今天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