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李敖與郁慕明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在上一次的節目堶情A我曾經談到我六十一年以來,最得意的一件事情
就是我一生沒有參加過任何政黨,尤其是國民黨
我曾經說國民黨比野狗還多
我並不是要罵每一個野狗,我是要罵國民黨堶掖o些當權派的國民黨
如果不是為了當權的當權派,而是他們為了生活、為了存在,有些人不得已加入了國民黨,我們還是可以原諒的
我現在罵的是當權派的國民黨
我在節目堶情A我曾經提到了一個人,就是郁慕明
我說他還不錯,從國民黨堶捲璅郊X來,加入了新黨,創辦了新黨,我對他有點讚美
今天我談一項我跟郁慕明的一個故事
郁慕明在過去,在國民黨堶掠粥疝F的時代,他是我的敵人
那時候他辦了一本雜誌叫做「秋海棠」
他是這個雜誌的發行人,同時有一個社長兼總編輯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趙寧

他們在一九八三年,就是他們所說的中華民國七十二年十二月一號出刊的「秋海棠」月刊,第十三期堶接n了一篇文章
這個文章堶掩﹞偵簼O?
罵我李敖,他這堶掩

他說,"靠黨外混飯吃的人,除了不願看到黨外與國民黨溝通合作之外,也不願意看到黨外團結,這類人惟恐天下不亂"
"這類人物可以李敖為首席代表"
然後開始罵我李敖

他說,"李敖在搞掉了王永城的四季出版社以後,逼他出國,由他霸占了四季數百萬財產",這一大段話
看了以後呢,我就把他們告到法院去了
為什麼你們說我搞掉了王永城他們的四季出版社
為什麼我霸占了他們的財產
還有他這一段還說,前面這一段還說
他說,"李敖侵占了老東家蕭孟能上千萬的財產,經法院判決確定,這是個不爭的事實,連他的前妻大美人胡茵夢也到庭作證確有其事,更不齒其所為"
這個案子後來最高法院為我平反,因為是個冤獄,他為什麼不提
蕭孟能因為誣告罪誣告我,後來他坐了牢
我告他,他坐了牢,現在呢他逃掉了
第一次坐牢以後,第二次坐牢
第二次坐了以後呢,又要第三次坐牢
他嚇得逃掉了,現在在美國變成通緝犯,為什麼他不提
胡茵夢當時作偽證,都被地方法院檢察官提起公訴了,為什麼不提
所以這是構成誹謗
然後又說我吃掉了四季出版社,並且霸占了四季出版社數百萬的財產
好了,就被我告到法院去了
告到法院去,這個郁慕明也蠻厲害
他就派人到了美國,找到了四季出版社老板,叫葉勝康,勝利的勝,安康的康 [網友jarvisdd:葉勝康─>葉聖康]
王永城是他們四季出版社的小股東,掛名的
事實上這個出版社是葉勝康的
就找到了葉勝康,問李敖怎麼吃了你的財產,怎麼樣把你們趕走,請你們把這秘密給我們
葉勝康聽了以後,大笑
為什麼大笑呢
那有這個事情,不但你李敖沒有吃我們財產,還反倒我們連累了李敖,為我們倒了帳
李敖是最夠朋友的人,最阿莎力的人,你們完全搞錯了
這時候郁慕明恍然大悟,知道完全搞錯了
同時葉勝康非常夠朋友的,在美國找來律師見證,用了見證信
請大家看這個見證信
我們現在的見證,一般都是到法院公證的
可是在美國,找個律師就可以給你見證了
這第一見證,這是劉小姐的見證
劉小姐就是說,"因李敖之請,曾以本人名下的房屋",敦化南路的房屋
"為四季出版公司擔保,給四季出版公司貼現,因四季倒閉致遭損失"

換句話說,什麼呢?
這是律師見證,下面蓋了鋼印,律師的鋼印
證明什麼呢?
證明了不但李敖沒有吃掉四季,反而被四季,為了給它作保,還倒了錢
這第一點
然後這是這個見證
然後葉勝康本人也請律師做了見證信
看到沒有,請大家看

"秋海棠雜誌",就是郁慕明的雜誌
"所謂在搞掉了王永城的四季出版社,然後逼其出國",逼他出國
"由他霸占了四季數百萬的財產,均屬不實之言",都是胡說八道
這是葉勝康,四季出版社老板寫的字,然後經過他的律師見證,後面蓋了鋼印
證明了剛才我所說的,不但李敖沒有吃四季,並且四季倒了以後,還害得李敖賠了錢
郁慕明在搞清楚這個真相以後,他也恍然大悟了
這時候我跟他打官司,我就告到法院
告到法院很有趣,地方法院

看到被告是什麼人,被告是國民黨黨中央的大員啊,郁慕明
趙寧是什麼人?
趙寧是在電視界的天之驕子,國民黨黨營電視界的天之驕子
判決,當時的法官叫做楊商江

楊商江,商人的商,江水的江
他的判決就講到,就說什麼,然後就問郁慕明



他說:"訊據被告郁慕明、趙寧,對於秋海棠月刊第十三期刊登自訴人前開文字之事實,雖不否認有這個文章,惟不承認有誹謗自訴人李敖的名譽的行為"
郁慕明的理由是什麼呢,我講給大家聽
郁慕明的理由是說,當時在競選,他是幫著高宗信去競選,所以他不知情,他沒有介入這個事情
趙寧說什麼呢?
趙寧說他是師範大學的教授,整天在教書,他也不曉得這個事情
那麼我就問法官,一個是雜誌的發行人,一個是雜誌的社長兼總編輯
這個登的文章誹謗了別人,他們不負責,誰來負責呢?
你們做發行的不負責
不能說你郁慕明去助選去了,沒有這個事情
你不能說,你忙的時候,你就不是發行人,你閒的時候,是發行人
你不能說,白天你是發行人,晚上就不是發行人
你不能說,你上辦公廳是發行人,然後你到了廁所大便的時候,就不是發行人了
發行人沒有這種身份的分別的
你就是,你登記的是二十四小時你都是發行人,管你去助選了,還是大便,你都是,賴不掉的
同樣的,趙寧既然是社長兼總編輯
同樣的,你不能說你上課時候,就不是,大便的時候,就不是
同樣永遠是,二十四小時都有效
這才是你的身份嘛
你印在這堛漕郊驉A告訴我們你是發行人嘛,你是社長兼總編輯嘛
可是我們的國民黨法院的法官楊商江判他們兩人無罪
請看楊商江的判決理由,請看


"查民國七十二年十一月及十二月間,被告郁慕明忙於替高宗信競選立委,故秋海棠第十三期刊登之文章,係由其妻",他的老婆,"劉琦負責校閱後,交編輯出刊,被告郁慕明未曾核閱",沒看到
"以及被告趙寧係現任國立師範大學副教授,在秋海棠月刊社,只是掛名社長兼總編輯,亦未曾核閱秋海棠出刊文字之事實"
"業經證人劉琦",就郁慕明太太他們,"供證在卷,又有國立師範大學出示之被告趙寧服務證明一張,附卷可稽,是被告等否認及所辯各節,洵堪信為實在",認為是真的
這是什麼判決書啊
剛才我說了,你去助選了,你就不負發行人責任嗎
那你要註明,喔!我是發行人,我現在在助選中
趙寧你教書就不負責任嗎
那你要註明,我是人頭發行人,我是人頭社長
你是人頭嗎?
你沒有註明,註明也無效啊
法律上不承認什麼人頭不人頭啊
你掛了名,你就要負責
所以這個判決顯然是完全枉法裁判,不依靠法律所作的判決
那麼這個案子我當然就上訴了
這堶接o生兩個插曲
第一個插曲,就是郁慕明在美國去調查,找到了四季的老板,就剛才我所說的
查清楚了,原來李敖是最夠朋友的人,不但沒有吃人家,還被人家倒了帳,李敖還賠了錢
第二點,打官司打得他們吃不消了,尤其是趙寧
趙寧後來就講給我聽,很有趣
他說他很不喜歡打官司,法院給他出庭一個傳票寄來以後,他就開始頭痛
第二天要出庭的時候,要過堂的時候,他頭天夜堻ㄩ峇ㄕn覺,都失眠,緊張得失眠
第二天到了法院以後,坐在那裡,遠遠的看到李敖搖搖擺擺來了,手媮椪陪荇陘l,在那堳僈棺P的一步一步搖過來了
他一看了以後,更緊張,覺得你李敖太恐怖了
所以他們兩個人就願意跟我和解
我說和解也可以,那麼就和解
那郁慕明就跟我說,他說:和解有什麼條件呢?
我說:有一種呢是不要錢的,也不要道歉的,有一種呢是要付錢的,也要道歉的,你選那一種?
郁慕明說:那當然要選這個不道歉的,也不給錢的嘛
大家注意啊,他們官司打嬴了還要跟我和解
原因就我上訴到高等法院,他們害怕打官司,即使可能他們打嬴,可是這個過程堶情A他們吃不消
他說:那當然要選擇這個不要錢也不道歉的這種條件
我說:很簡單,你郁慕明現在開始退出國民黨,趙寧也是,宣布你們兩個人聯合退出國民黨,我李敖立刻沒有任何條件,我們就和解了,我撤回,不告你們了
郁慕明聽了以後,哈哈大笑,說:怎麼可能呢,我是忠貞的國民黨員,怎麼會退出呢?
我說:不一定吧,也許有一天,某年某月某一天,在我李敖看起來,你會退出國民黨,原因是國民黨太黑暗了,太腐敗了,太王八蛋了,有一天你可能待不下去,你要脫身,因為你還有良知,還有良能,還有本領,你可能會脫出
他笑: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我說:好吧,既然你不肯脫離國民黨,那我就不客氣啦,現在要你賠錢道歉
他說:賠什麼錢?
他說:我賠你一百萬好不好?我賠你,雖然官司我打嬴了,我還願意賠你一百萬,你不要再告我了,不要上訴,我們就好朋友
我說:不行
他說:你要怎麼辦?
我說:我在敦化南路有一個小套房,在林肯大廈有一個小套房,八樓,我一百八十萬都賣不掉,現在呢,我要三百六十萬賣給你,如果你三百六十萬買了我這個小套房,你就不需要賠我一百萬,就可以了
郁慕明就很痛苦,他說他沒有錢
趙寧也說他沒有錢
趙寧說:有錢也要留下來討老婆
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就只有推給郁慕明
郁慕明他說:我也沒有錢,不過我會努力去籌這個錢
那另外呢,我還要道歉
他說:道歉可以
然後我們就達成了協議
這一個大家看,當時這個道歉的秘密文件
這個秘密文件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公布
過去為了給郁慕明面子,我也沒公布
現在我公布了,給大家看看,也沒關係
大家看看
"和解契約書,一九八五年九月十四號"

"立和解人郁慕明、趙寧、李敖,以下簡稱甲、乙方"
"就七十三年上易字",就我上訴的案號四五O二號
"乙方自訴甲方涉嫌加重誹謗一事",什麼叫做加重誹謗啊
就是你不是普通罵我的話,你印在雜誌堶情A公開散布,叫做加重誹謗,比普通誹謗還重
"經雙方友人陳曉林",大家都知道,這是聯合報、民生報的大將
"張坤山",張坤山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是個非常夠朋友,非常俠義的我的老朋友
他過去是海王印刷廠的,現在是長江印刷廠的老板
他做過很多慈善事業
在戒嚴時期,警備總部整天抓我的書的時候,他秘密幫我印書,所以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陳曉林、張坤山居中調解見證,合意成立合解內容如左"



"第一條,甲方",就是郁慕明、趙寧,"對秋海棠月刊第十三期第五十二頁,刊載涉及乙方",就是李敖,"之文句有所疏忽表示歉意"
看到沒有,道歉了
所以這郁慕明、趙寧、李敖簽名,後來陳曉山、張坤山都簽了名
然後就開始買了這個房子,我一百八十萬賣不掉的房子,三百六十萬就賣給了郁慕明
郁慕明買了這個房子以後,一直在他名下,他大概借了一點錢買了這個房子
後來財產申報的時候,現在每一次監察院申報這個立法委員的財產,還有這個房子,敦化南路的一個小套房,還在他的名下
後來我們大家就變成了好朋友
有一次郁慕明還跟我聊天吃飯,他還笑我
他說:李大哥你打官司打輸了,你跟我打官司打輸了
我說:什麼意思?什麼打輸了?我明明嬴了嘛,當年你要賠我一百萬,我都不要,後來我把一個一百八十萬都賣不掉的房子,三百六十萬賣給你,我怎麼打輸了呢,你還給我寫了道歉書,你地院官司打嬴了,你都還跟我和解,我怎麼打輸了?
他說:你忘記了
他說:當時三百六十萬買了你的房子,現在這個房子值一千萬,你輸了,這個房子漲得這麼多,你輸了
我一想,哎呀,真的輸了,這個房子已經,太可惜了,當時三百六十萬賣給他,現在輸了
後來郁慕明這三百六十萬堶情A我還拿出了十萬塊錢
開了好幾張散的支票嘛,拿出一張十萬塊錢的支票,送給了當時跟我一起我們辦黨外雜誌的,叫做鄭南榕,就是現在民進黨立法委員葉菊蘭的丈夫
後來燒死了,鄭南榕
要支持他做一個活動,叫做五一九的活動
什麼叫五一九活動
五一九活動就是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九號國民黨在台灣開始戒嚴
所以我們用這個活動來逼著國民黨要解除戒嚴
就這個五一九活動

五一九活動所有宣傳品,這些標籤這個宣傳品,都是用我從郁慕明身上挖來的錢堶情A拿出來十萬塊錢,印出來的
所以就當時我這個雜誌,就當時把邊帶著這個商標
這個五一九這個商標,就是我李敖花錢印的
換句話說,我們最早推動廢除國民黨的戒嚴制度,就是我們努力的
而我們的宣傳品的經費來源,來自那堜O?
來自國民黨大員提供的
這個國民黨的大員就是他們組工會的副主任郁慕明提供的
就是打官司打到後來啊,嬴的
我舉這個例子證明什麼呢?
古代要說這叫做「因糧於敵」
因是原因的因,糧是糧食的糧,於是的於,敵人的敵
就是我們作戰的時候,我們不帶糧食的,我們不帶輜重的,我們在敵人的身上取得他的補養品,我們來打仗
我身上不帶東西的,要挖了你的東西,搶了你的糧食,來給我用
換句話說,為什麼古人怕這樣子,說什麼「焦土政策」「堅壁清野」
為什麼叫「堅壁清野」呢?
就是我撤退的時候,把我旁邊的糧食都燒掉,房屋也燒掉,打水的井也埋起來
你佔了我領土,你什麼東西都拿不到,你的補給也接不上去
可是像我們李敖這種足智多謀會搗亂的人,就是挖了國民黨大員的這個錢,來支持我們黨外的這個五一九的廢除戒嚴的活動
所以當時還有這麼一個小的插曲
這件事情證明了什麼呢?
證明了一個真理,就是說打官司並不是打那個結論,而是打這個過程
打結論以後,沒有趣味
好比說兩個球隊在賽球,你要看賽球,看它整個的過程有趣味
如果你沒看過程,球賽完了,告訴你甲隊嬴了,或者乙隊嬴了,你聽了一點趣味都沒有,是不是
沒有趣味嘛
整個的過程都在,趣味都在過程堶
這個男女關係也這樣子
男人女人在床上那個過程很重要的
你完了,最後射精,這個沒有什麼趣味
這個完了,完了一身臭汗,沒有意思
過程是比那個結論還要重要的
同樣的打官司本身,過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過程,勝利
所以我在過程堶探N勝利了
因為在過程堶情A我的敵人像趙寧就吃不消了,他打官司打得他精神崩潰了
所以後來郁慕明、趙寧都變成我的好朋友
可是這整個的過程堶情A證明了一個真理
就是你常常在過程堶掖荍Q,而不一定是在結局上面勝利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呢?
告訴了我們一個真理,就是郁慕明跟我後來變成了好朋友,並且我的預言成真
果然在多年以後,郁慕明看不過去了,忍不住了,他的良知發揮了,他的良能發揮了,他脫離了國民黨,組織了新黨
可見我的預言是多麼正確,我知道他有一天會脫離
後來郁慕明看到我還開玩笑
他說:當年啊,真的還不如接受你李大哥的條件,當時脫離國民黨算了,這樣子的話,我也不會被你罰我買了三百六十萬的房子
我們還開過這個玩笑
整個的過程告訴我們,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我們,就是上次我所說的
就是你脫不脫離國民黨是檢驗人格的第一個標準
我認為在台灣,我們今天的痛苦就是很多人做了國民黨,做了國民黨的大員,我們居然還肯定他們,還不譴責他們,還認為他們是好人,認為他們是清流
我們覺得在我李敖看起來,做國民黨根本就是恥辱耶
大家過去在希臘有一句俗話,就是「一個好的希臘人就是一個死的希臘人」
希臘人壞透了,不可能好,除非你死掉
那麼這句話呢,演變出來一句話,就是「一個好的共產黨就是一個死的共產黨」
共產黨也不會變好,除非你死掉
同樣的,在我的解釋堶情A一個好的國民黨就是一個死的國民黨
可是現在台灣的國民黨太多了,比野狗還多
我講過了,因為有很多人,他為了生活,為了存在,好比一個老兵啦,或者一個士官長啦,或一個辦公廳的小職員啦
他們為了生活,不得不加入國民黨
這種情況我們是可以原諒的,可以同情的
所以我李敖罵的不是他們,不是每一條野狗都罵的
我的意思是罵國民黨這些黨中央的這些國民黨的大員
那郁慕明有一次跟我講,他說:李先生,如果我們要是肯昧下良心來,老臉皮厚的做下去,很多大官我們都坐得到的,為什麼我們不做?因為我們有良知有良能,我們忍不住了
最後他們還是脫離出來了
所以我認為能夠脫離國民黨,雖然他沒有死,他脫離國民黨,也是了不起的
所以一個好的國民黨就是一個從國民黨堶捷}小差出來,脫離了國民黨的這種國民黨,就是一個好的國民黨
我認為他們人格的起點是從這媔}始的
過去他們難免跟國民黨混在一起,做了很多昧良心的事情,做了很多情非得已的事情
可是有朝一日,當他們翅膀硬了,當他們頭腦開化了,當他們的是非感明朗的時候
他們願意脫離國民黨,就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所以我認為今天我們在台灣,我們要評判,只要你是國民黨大員,不管你是許水德還是馬英九,你們都是人格有問題的
真正的要從你們人格開始有一個真的起點的時候,必須唾棄國民黨,唾棄這個可惡的黨
然後才有人格的一個起點
這是我對大家的一個叮寧,一個叮寧
請大家特別注意

今天 講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