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我把女人靈化了


特別來賓:
台大法律系 邱羽凡(以下簡稱「邱」)


政大廣告系 王曉芹(以下簡稱「王」)


台大外文系 萬毓澤(以下簡稱「萬」)


來賓:
您為什麼要收集這些照片?
您不怕所謂的女性主義者會質疑您說就這樣把女性給物化了

李敖:我覺得這個把女性靈化,正好相反

來賓:怎麼說?

李敖:

因為它本來是一張紙,可能是相當物的一個東西,它是一張紙
可是對我而言,它在活動耶,它有動作,懂我意思嗎?


現在你看美國PLAYBOY的照片,已經沒有這麼秀氣的女人了
你看都是肌肉派,你看到沒有
就美國人瘋掉了,他們女人的審美標準已經變成肌肉派的女人
好難看

我覺得現在大學生都被污染了,被教壞了,或者被誤導了
所以我覺得大學生除了性行為性觀念符合大學生的標準以外,其他都是可疑的,我曾經講過這麼一句挖苦的話
當然有特殊的例子




邱:
最近跟我一些朋友提到李教授
然後他們就是會對你有一些比較刻板的印象
那我覺得他們的印象多來自於媒體上面,不管是電視或報紙
然後他們就是對你已經有既定的印象
如果你選擇用這些媒體來表達出自己的意見、思想跟聲音的話
會不會要注意一下自己表達的時候,會造成跟他們之間的落差

李:
落差當然會有
一個是正確的,一個是不正確的
我提出來正確的就彰顯了他們的不正確

邱:
如果說這種刻板印象繼續的話
那選擇媒體來發聲似乎沒有什麼用處
因為並不能表達自己真正想表達的東西

李:
也不是
別人有別人的刻板印象
他們的刻板印象可能是錯的
可能我沒那麼好,他認為我那麼好,反過來,我沒那麼壞,他認為我那麼壞
可能他們是錯的
我這奡ㄔX來更正確的一個說法使他覺悟,他如果不覺悟,我就會譴責他,你這麼笨,像驢一樣,年輕人,可是是頑固分子
懂我意思嗎
所以我認為我們也有嘴巴可以講話,我們不是弱者,我們有媒體可以傳播
所以那個刻板印象,我今天出來動用這些媒體,就是要消滅這些不正確的刻板印象

邱:他們會不會因為你的表達方式多採那種批判性的,然後就會有很大的排斥感

李:
會會,沒有錯
可是你記得過去孔夫子講過一句話
他說:諫有五
「諫」是我勸你的話,有五種
吾從其諷
我要從諷刺的方法來表達
孔子做得沒有成功,可是孔子有動作的
好比說,鳴鼓而攻之,以杖扣其脛
孔子拿棒子打他學生的,你懂我意思吧
這是一種表達方法
孔子怎麼粗暴呢
好比說禪宗也是啊,當頭棒喝
傳教的時候用棒子打你的
所以這也是一種
有的是粗暴的方法,有的是諷刺的方法,有的是作弄的方法
我是比較偏重後面這種,就是我會挖苦你,諷刺你,作弄你
當然他會反彈,當然會
有的人很笨,他就會反彈,覺得你態度不好
為什麼我態度要好?
人家說:你的意見要是建設性的
為什麼是建設性的?
我可以是破壞性的
重點是我的意見正確不正確
我用什麼心理來表達,什麼動作來表達,什麼態度來表達,都不重要
如果說一個人根據你的動作、態度、心理來探索你的意見,而不針對這個意見的對不對來做反應的話,這個人根本就是笨的人,根本是個笨人,應該這樣說

邱:應該說選擇影響社會的方式有很多種,為什麼選擇這種批判者的角色?

李:
很簡單,要看你是什麼社會
像五四年代,八十年前的知識份子,像胡適他們
他們是一個大學教授被人家尊敬,他們是中國知識分子被尊敬的最後一代
軍閥打架,你看四川的那個趙熙
軍閥打架的時候,打到他家鄉都不打,說家鄉我們不打,我們到別的地方去打
這是粗人、武人都知道尊敬知識分子,因為他是有名的知識分子
可是現在知識分子都不值錢了
被台灣這些爛腳、這些教授們、這些知識分子把它砸掉了
所以這時候我們這一代的人,像我這種知識分子,我們不能在大學堶悼H那種很溫柔敦厚的君子形象,來傳播我們的思想,因為我們沒有這種機會,也沒有這種群眾了
所以我們採取的是比較激烈的方法,或者是非常戲中有戲的方法,甚至是作秀的方法,或者是做菜的方法,表演的方法,危言聳聽的方法,譁眾取寵的方法
用這種方法來吸引群眾的注意,這樣子我們來傳播我們的理念
可是這個方法出來以後,就有副作用,就是這樣

邱:這樣會不會相對考慮到觀眾的接受度,然後調整自己在這種角色...

李:
觀眾慢慢他會改變
就是觀眾你這種完全覺得一個人表達他的思想就是要溫柔敦厚的這種方法,告訴你,那只是一種,有的人是不用這種方法的
像剛才我也講過,孔子都不用這種方法的
孔子會動棍子,孔子會吾從其諷,用諷刺的方法
所以我記得林語堂寫篇文章談到這個,叫「思孔子」,懷念孔子
他講到孔子是非常活潑的人,可是被他後代的弟子們跟後代的儒者們,把他變成一個大成殿堶惕丹b那裡吃著冷豬肉的一個聖人了,變成很呆板的,事實上不是的
孔子是很活潑的,並且能夠為了施展他的理想,英文講的zigzag,就是迂迴性的
子見南子就是嘛
南子是魏靈公的小老婆,他會從不以正道的方法去接近人家小老婆,為了傳播他的思想,規勸他,他是非常靈活的
所以我們用得過分靈活的時候,會有副作用的
因為有些書呆子們他不習慣這樣子
我的好朋友王曉波,我的小老弟,他是台大教授
他就有一次跟我講,他說:敖哥,你罵我們是書呆子,我們不是書呆子
我說:你不是書呆子,你就是呆子,省一個字
所以我認為形象不要那麼固定


王:
我很好奇的就是
因為您很多的想法談法都是比較硬的,就是比較偏向像政治之類的
我很好奇的就是您可不可以談談您對感情的看法

李:
其實我是,這些動力,我做這種表現的動力是感情的,而不是冷冰冰的那種理性的
大家很奇怪,我那個動力是感情,充滿了激情,充滿了狂野,充滿了熱情,充滿了仇恨,或充滿了愛
那個動力都是感情的部分,不是...
像我對慰安婦的幫助就是,那動力是對日本人的恨,對李登輝這個軟腳蝦的政府對日本人不敢向日本爭取我們台灣權利的這種厭惡
所以我才把我的藝術品拿出來,我們才義賣,義賣了三千三百萬來幫助慰安婦,這個動力是恨
當然對慰安婦本人也是關愛,可是那個原始的原因不是愛,而是恨,我從來不掩飾

王:所以您對感情的看法是把它擴張得非常的大的

李:
是是是
因為感情是一個很強大的力量
就好像男女也是,男女關係是很大的一個動力,很大的一個力量
所以我覺得要好好的疏導這個力量
好比說和尚,和尚他拒絕了男女關係,或者神父拒絕了這個關係,結果他那個力量就不能夠做一個正常的一個發揮
和尚是...我講過他是全世界堶掉仃瘜戔j的人,因為他是要犧牲今生今世,變成來生將來可以成佛,他是有慾望的人,不是沒有慾望
可是他控制這方面控制不了,控制不好,所以就很多的笑話會出現,我們覺得不守清規啦這一類的都會出現

王:聽您這樣講,我就會很好奇的是那您跟您前妻過去的種種

李:前妻啊?

王:對,如果說時間再重新倒回一次,您還會做一樣的選擇嗎?

李:
要看一個背景原因
背景原因就是當時我出獄不久
出獄的時候,那時候我才剛坐了五年八月牢,我從三十五歲坐牢,剛出來
你們大概不了解坐牢的時候對我們這種精力旺盛的人的一種痛苦
我舉個例子可以看到,現在印尼的副總統,當選的這個女的,她就是印尼國父蘇卡諾的女兒
蘇卡諾他是印尼的國父,他等於帶領印尼脫離了荷蘭的統治
可是他坐了那麼多年的牢,他出來以後,他的男女關係亂七八糟
為什麼?
因為他補償他過去在牢堶悸漱@個人的生活,討了好多老婆,包括日本人都是,到處都是風流韻史,就是他不斷的補償自己
施明德也犯這個現象,施明德坐了二十六年牢,他也犯這個現象
我批評施明德的就是說,你可以去不斷的找這些女人,可是你也得要像個樣子嘛,怎麼你這個...
他是三不主義,你知道噢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所以我才挖苦他嘛
你不主動的話,漂亮女人你追不到,漂亮的女人你要主動追她
就是美麗的女人,你爬不到美麗女人的身上
你不拒絕的話,醜陋的女人會爬到你身上
你不負責,現在DNA測驗一查,你就跑不掉的
所以我說他的問題不在補償他二十六年來沒有跟女人在一起,而是說他現在變得生冷不忌來者不拒
女人對他只是活的跟死的問題,其它不發生任何選擇的
該死




邱:
您資料這麼多
我剛剛看到您的分類有按照人名、年代、主題這樣子
就是說您除了這樣分類之外,還怎樣處理這些資料的

李:
我這裡現在看起來有點亂,亂的原因是我臨時組合的
我要寫一個題目的時候,我會把一些相關的,可能是一個人或者是一件事件,這些檔案都堆在一起
做完了以後,再還原
我基本的分法是按照英文的拼音來分的,英文來拼
可是我的拼音的分法很怪,因為我只要我懂別人不要懂,因為我自己用的
(邱:自己的獨特方法)
就好像德國哲學家康德一樣
他死了以後留下了幾萬張卡片,別人看不懂的,他自己懂
好比我分台獨,我英文拼的分的是tattoo,tattoo就是那個紋身,我覺得那個音像台獨,所以我就分到這一類堶悼h
這有一點點暗號的原因是,我養成了一種神秘兮兮的習慣,因為當年警備總部他們來搜查過我的房間
所以他們有時候找不到我東西的原因,就是我的分類方法不是他們那種習慣


萬:
我最近看到你一篇文章叫《國家利益與家庭利益》
你是說國家領導人要使老百姓知道,對國家有利的就是對你們有利,你把國家觀念提到很重
不知道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如何

李:
這個還是跟我們背景有關係
你沒有經過國不成國的那個狀態,你們太年輕了,你們沒有見過
我們親眼經歷過這種憂患,我們見過
這個日本軍隊就在你的國家堶掙M著馬跑來跑去,在那街上跑來跑去的
你就在那時候發現自己的國家不成為一個國家,真的沒有主權
這個時候你覺得一個思想最重要的,就是把這些日本鬼子趕出去
就像拜倫寫那個《哀希臘歌》的詩堶情A他說:即使他是暴君,他是跟我同種族的統治我,我也願意
懂我意思嗎
就是人會在那時候發生強烈的這種民族主義會出現
所以這時候我們會發現,當時希臘是被土耳其統治的
所以他用希臘人的口氣講出來,就是如果我活在一個殘暴的政治底下,我也願意是本國人統治我,而不是外國人,外國暴君比本國暴君還嚴重
所以他就有那樣的一個選擇
所以我是基於這個角度來看的
而我這篇文章《國家利益與家庭利益》是特別基於現在的中國大陸的情況的,是針對這個情況的
就是說因為中國大陸遭受了這麼嚴重的問題,所以我認為國家變得很強才能夠有其他的人權或者家庭的權利才會出現的
如果國家很弱的時候,其他都不存在的
你有什麼家庭呢?
你的國家如果是日本人把你女兒搶去,然後做慰安婦,你有什麼力量保護呢?哪有人權呢?哪有自由呢?什麼都沒有
所以就發現這種強的力量,有國家強才有家庭的會強起來
當這兩個衝突的時候,我認為國家的主持人應該讓個別的老百姓,家庭的這些組合的這些人民,知道國家的立場
我那篇文章的主要意思叫他知道國家立場
為了國家利益,政治人物做的事情群眾不了解,人民不了解,家庭反對
可是在你看不見想不到的時候,有一天它會發生
這就是我那篇文章的一個基本的宗旨
現在以一個個人自由主義的立場,當然你會覺得我反動,你怎麼寫了這篇文章,對不對?
不過我告訴你,這是胡適到台灣來寫的一句話,我到現在還記得,他說:「沒有國,那有家鄉」
我也可以告訴你,「沒有國,那有自由」
重新一個詮釋,就是自由主義想發展的時候,如果沒有一個國家來保護你,也是空的
自由主義也需要有後面的力量來支撐的

萬: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其實人家可以很容易反駁你,那你為什麼過去幾十年來你要反政府,你要反蔣家,或者要反李登輝政府

李:
我講過跟台灣情況不一樣
因為大陸打敗了仗,很悽慘的跑到台灣來,懷疑別人都是匪諜
他這種神經兮兮的,可能我們是可以理解的,並不諒解
可是蔣介石在台灣統治了二十六年,你懂我意思吧
他前幾年安定下來以後,他有很好的機會,在他休生養息安定下來以後,應該使台灣自由化,民主化
他有這麼好的機會使台灣變成所謂真正的民主自由的櫥窗
他失掉了,他一直就這樣高壓了二十六年
當一個可能性出現的時候,就是《自由中國雜誌》出現的時候,雷震組織中國自由黨的時候,蔣介石應該讓它這個黨把它養大,讓它起來,蔣介石把它壓下去了
所以我認為他們失掉了這個機會,所以今天在這裡受了這個惡果
我認為,為什麼對台灣我一直批評他,就是說你們有一段等於是緊急時期,那時候應該過去了,你們有充足的信心應該培養台灣的自由主義,你們沒有做
對中國大陸,我的看法不一樣的,因為它現在那一段時間還沒有過去,所以在六四的時代它會動手會開槍就是一個證明,它覺得那種不安的感覺還沒有過去,要給它時間,因為它的包袱比台灣重
所以在台灣我會宣傳自由主義,對中國大陸我會溫和的說你們要重視家庭的利益,並且要使人民知道為什麼你們這樣做
當然人民很難知道,是這樣子
你問的問題非常深刻,你覺得我在拿出來雙重標準
可是因為有雙重背景,我才用雙重標準來這樣解讀

萬:
六、七O年代以後,新自由主義席捲了全世界
我們可以說其實是在走資本主義化,台灣也是在這個浪潮堶情A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現在在大量私有化,然後譬如說要推動加入WTO這些
但是我們在這些表象背後看到的是全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然後嚴重兩極化
你覺得你真的相信這樣下去世界會越來越好嗎?

李:
應該這樣解釋,就像英國首相邱吉爾的那句話,他說共產主義說發財是罪惡,他說我認為真正的罪惡是賠本,做生意賠了本錢是罪惡
換句話說,現在貧富分配不勻,要他有財產可以分啊,有財富可以分才有分配不勻
如果根本窮得沒有財產可以分,這就是共產主義了
所以很多人像大陸一部分人還懷念毛澤東的時代,那時候大家全都窮嘛,那也是一種狀態
所以我認為現在批評貧富不勻的人,也要考慮到,你現在的生活指數是什麼指數,你已經跟著也在闊起來了
應該這樣子來解讀這個現象
換句話說,就是...好像台灣也是啊,都是官商勾結,然後他們發了財
發財以後,他無法一個人發,他跟社會上在一起互動的時候,他有些油會漏下來,我們用個術語叫「接漏油」
你有錢,你有點油水,你油水會漏下來,油漏下來我們也會接到
接到之後,好比說,現在農村堶惜]有電視機
為什麼呢?
他就接漏油啊,他也發點小財
所以現在我的意思,真正基點是完全都窮的開始做為一個水平座標,然後向上升,就是發大財發小財
當然這個過程堶惘p你所說,這個貧富差距拉大了
發大財的本領很強,他發很多的財
可是那個財,你沒發財的人也沒有到赤貧的階段
我們不能不承認,這就是現在的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社會就是這樣子
共產主義可能在玩赤貧出來,集體赤貧
要到這個角度來看
當然你看任何發財的人我們都不順眼,因為他太有錢了
可是有沒有想到他還是要財富分配的
過去的分配方法,有的人富不過三代
就是一個有錢的富翁一定碰到一個敗家兒子,你懂不懂,財光了
現在的富翁他可以過三代,因為他們的企業的系統控制能力比較強,所以我們看到接班都接下來了
並且台灣這些第二代接班人,像辜啟允他就可以接辜振甫,看到沒有,或者王令麟就可以接王又曾
就是他們的財產不會那麼樣子敗掉,他們會...
可是財產不可能是他一個人的了,他搞個大公司也是會分配,也是會重新分配,死了以後會重新分配
當然他們會保留一部分




這個是我高中二年級辦的一個壁報
所有的文章都是我寫的
這個字是別人寫的,同學寫的
這個就證明了我是多麼的一個有心人,高中二年級會把這些東西保存下來

王:而且我發現您的記憶力非常的好,因為連幫您寫字的人名字您都記得一清二楚,而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李:
因為這個報紙相當統一,除了標題的這個字,它是請一個老先生寫的,叫徐寶華

基本上我是只要有字的東西我都不丟掉
就是我這種書房嚴格講有四個,這是最大的一個
後來有一個同樣大的被我消滅掉了,因為我也吃不消了
這些東西就其中在跟著我累積累積累積直到電腦出現
電腦出現對你們是個福音,對我是個惡夢
(王:為什麼?)
(邱:可不可以請你...)
因為打倒它很吃力的,我是唯一一個打倒電腦的人腦
我是末代人腦,我死了以後就沒有這種人腦了


邱:
剛才我們參觀書房的時候,你有提到說你不再看新書,你覺得浪費時間
那就是說對於一些新潮流思想的東西,你是如何去面對?

李:
我講這話有點反諷的意思
我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認識一個大學者,就是有名的歷史家叫錢穆
他就跟我講,他說這個書沒有經過三十年的淘汰,不要看它
他根本不看新書的,就是看的書都是經過三十年,出版了三十年以後他才看
這個選的本領很重要的
如果你不會選擇的話,你花下去的時間就是浪費的
我常常挖苦最近一本書叫做《西藏生死書》
那就是一本爛書,可是它賣得非常好
為什麼是爛書呢?
因為他先設定了一個主題,這個主題他把結論放在前提堶情A叫你先承認
你不承認,他說:好了!你就不要看這本書
那個前提就是人死後有來生
如果你不承認前提,這本書就不要看,因為都是廢話
如果你承認這個前提,也不要看,因為那些例證都是廢話,你懂我意思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看這本書的原因
我買來,一看,說良心話用鼻子一聞就知道它是哪一類的書,我就不浪費時間了
我不看新書並不是我完全對它陌生的,也不是的
而是說一個臭的雞蛋不需要全部吃下去才知道它臭,一聞就知道臭,那知道就不要看了

邱:
我剛剛指的並不說像這類書局排行榜暢銷書
我指的是比較那種世界性潮流思想那方面的東西
像這樣的東西問題應該不是這樣的

李:
我跟你講,這種書已經很少了
這種大師級寫的,影響一個時代,影響歷史的書
從《資本論》或者像《法意》孟德斯鳩這種,或者像海耶克寫的《到奴役之路》,或者波爾寫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這些書
這種大師級的書其實已經很少了,它出來以後可以修正我們一個觀念的書,已經並不很多,其實並不很多,常常隔了多少年才會出現一部
否則的話這些理論都被人家或多或少的說過了,沒有新鮮的理論出來了
我覺得很可惜的,我們人類的智慧已經被弄光了
所以我很注意Pattern「模式」
有沒有一個新的模式提出來
好比說我看海耶克的書,他真的提出了新的模式
他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覺得解決社會的不平等,所以需要社會主義
他說社會主義是好的,理論是好的,可是它有個流弊,流弊以後就是它使人民身上沒有錢了,錢都在政府手堙A不能夠藏富於民了
當人民身上沒有錢的時候,他無法跟政府抵抗,缺乏了抵抗政府的能力
所以我才知道,哎唷!有錢是抵抗一個...保護你自由,抵抗一個獨裁政府的重要力量
可是那種社會主義推動的時候,你們都沒有錢了
你吃中午這頓飯都是飯票,政府給你的飯票
你不聽話,飯票沒有,你就餓肚子了
所以這時候你有什麼力量抵抗政府呢?
你就沒有了
所以我覺得看那個書以後,就覺得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有震撼性的這種感覺
哎唷!真聰明,他能解釋出這個理論出來,我們過去完全所忽略的
我們只以為社會主義是好的理想,我們為它獻身
不曉得這個理想會帶給我們這樣子慘烈的後果
共產主義就是這樣子,搞到最後就是政府力量太大了,人民的抵抗力太小了,所以沒有自由了
主義是很好的,大家都是共產嘛,我們整個的,共產主義本身是完美無缺的
我過去跟殷海光談,殷海光說:國民黨講了那麼多反共的立場,它對我只有一個,就是「我無法解釋它」
這種理論這麼好,敵人在敵人手堸
共產主義有什麼錯啊?
人類的博愛,自由、平等、博愛全在這個主義堶
我們只要念禮運大同
注意啊,不是大同篇,也不是大同章,就是「禮運大同」這一段
它說: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
前面一句話就是各取所需,後面這句話就是各盡所能,就是典型的原始的共產主義理想
太完美了
他說這個理想有什麼錯
可是想不到會搞來千萬人頭落地,人民沒有自由
想得到嗎
所以蘇聯為什麼最後放棄了共產主義,東歐很多國家都放棄了,什麼原因呢?
就是實驗失敗了
中國大陸沒放棄,可是它是掛羊頭賣狗肉,它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
一個等號,等於什麼?
等於我們走資派,等於走西方的資本主義


王:
因為常看到您在電視上,然後就是會採用很批判的角度去批判人家說你是對或者是錯
那可不可以請您用同樣的方法,然後請您看一下您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個誠實的人,您會說謊嗎?

李:
有一個有趣的故事,那時候當年我在被軟禁以前,我被國民黨蔣介石政府查禁了我們的書店跟雜誌,我就是流落在外,跟別人有一段時間是天天打牌、賭錢,像劉家昌他的汽車都被我贏來了,賭錢
有一次就跟李翰祥,一位名導演
跟他的總經理賭錢,結果他輸了
他輸了以後,他就告到法院告我,他說我詐賭、老千、作假牌
怎麼詐賭呢?
是說我跟當時一個有名的電影明星叫做蔣光超,兩個人互相換牌,騙他錢
後來我們就告到法院
告到法院之後,法官一查,才發現蔣光超跟我是當天才認識,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我們兩個人熟才能騙起來,騙張三,我們兩人不熟怎麼串通的,這個根本,騙就一定互相認識的嘛
就證明了沒有這個事情
那法官就問告我們詐賭的人說:你有什麼證明,證明李敖跟蔣光超作假牌騙你
他說他回去以後寫了日記,日記證明,他的日記證明我們兩人在騙他
我說:你的日記如果說我是匪諜,那我也是匪諜,這太恐怖了,要我自己的日記才算,你這個沒有證據力的
當然法官判不下去
法官就問我一句話,他說:李先生,你到底會不會作假牌
我當時就回他一句話,這句話神來之筆,我說:我的真牌打得這麼好,他的真牌打得這麼爛,我真牌都可以贏他,為什麼做假牌?
你懂我意思吧
現在我覺得你問我是不是誠實的人?
如果我需要說謊話,對我有利,我也會說謊話,可是我現在說真話就對我有利了,我為什麼說謊話呢
你懂我意思嗎?
我說真話對我也可以打擊魔鬼,也可以表現真我,我為什麼要說假話呢
所以我可以說,除非為了保護一些人,我可能不便講出來過分真的話,基本上我是個不說謊的人,幾乎到這個境界了,就是不屑於說謊
不是不會說謊,當然會說謊
所以我在警備總部他們把我關起來,後來評估我這個人,警備總部的一個評語很有趣說:李敖這個人狡猾的不得了
狡猾到什麼程度
他說:他把你去賣掉,然後帶你去數錢,你都不知道
所以這樣一個人需要說謊話嗎?
不需要了

王:我想說你選擇一個批判社會的態度,你對於自我批判又怎麼樣子進行呢?

李:我不自我批判,我對我自己非常滿意


王:今天跟他談過之後,覺得他很親切,然後有一點像是我們家隔壁的阿伯這樣子

李:隔壁的阿伯有兩種,一種是毛手毛腳的,一種不毛手毛腳的,我是屬於後者,呵呵呵呵...

邱:關於這個書房我覺得感覺相當的溫馨,希望以後能夠有機會再來這邊看一看

萬:意猶未盡吧,有些問題比較深入的可以再討論

李:
清朝的詩人趙翼講:江山代有才人出
這意思就是說,一個世代堶情A這種出類拔萃的人其實很少會出現的,所以我們才希望他會出來
同樣的一個年輕人、大學生的族群堶情A也很少有出類拔萃的人出現
今天我看到政大的小朋友、台大的小朋友能夠有這麼優秀的出現,感到很高興

(完)

[感謝網友jarvi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秘密書房--我把女人靈化了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05-31 14:36:48 

標題可作: 

(李敖)與大學生的談話 

1外交系-->外文系 

2吃著豬肉的一個聖人 

-->吃冷豬肉(?) 

3未代人腦-->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