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學問大比賽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我在前面的節目裡面曾經談到我的一個老師叫吳俊才,他最近死掉了。他跟我等於是師徒二人各走各的路,我呢是一個反派小生,演戲一樣,反派小生,現在老了,變成反派老生。那個吳先生呢,吳俊才呢,一直是正派的,就是跟著國民黨走的一個老黨棍。他雖然跟我私人的交情也不錯,他也教過我「近代印度史」,他也主持過這個政治大學的「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他也做過這方面的頭子。當然啦,吳老師在我眼裡啊,不是有學問的人,因為很多人在我眼裡,學問我都沒有在眼裡,因為我的學問太大了,我隨便舉個例子。這個商務出版的「雲五社會科學大辭典」,大家都看到--

這裡面有一本書,第四冊叫做「國際關係」,我們看一看有一條吳老師寫的,吳俊才寫的,「共產黨宣言」這一條,請看到沒有,下面是吳俊才寫的,吳俊才,「共產黨宣言」,請大家看他這段話。他說:「馬克斯,德國猶太人,初在柏林大學專攻法律」怎麼樣...然後然後...,「他的遺著『資本論』由其友人恩格斯整理出版」。


這句話一段人看不出問題來,可是我一看就有問題,為什麼呢?「他的遺著『資本論』由其友人恩格斯出版」。事實上啊,不能這麼說,為什麼呢?因為資本論第一冊出版的時候,馬克斯還沒有死。換句話說呢,第一冊出版的時候不能算遺著啊,還沒有死啊。所以應該講第一冊出版的時候他還在,不能叫遺著。這種問題我李敖一看,就知道他錯了,吳俊才寫錯了,為什麼呢?書唸得不好嘛,書唸得不仔細嘛,所以才寫出文章來就會出事,可是我書唸得細,一看就看出錯誤來。

  我生平唸書唸得細,所以我們唸陶淵明的文章說:「好讀書,不求甚解」,「不求甚解」,大家以為「不求甚解」是不仔細讀書是錯誤的。「好讀書,不求甚解」是不做那種過份的和那種稀奇古怪的、妖妄的解釋,不做那種過份的、不切題的解釋叫「不求甚解」。事實上呢,了解他還是很重要的。

  我隨便舉個例子給大家看。我這一兩年跟一個人發生了糾紛,這個人就是做過國民黨中央黨部副秘書長,也是蔣介石遺囑的執筆人,也是給蔣介石身邊做文膽的,現在做故宮博物院院長的秦孝儀。我在報上登了一大篇文章,就講出來三十項秦孝儀如何變造史料的這種笑話。因為秦孝儀做過國民黨黨史委員會的主任委員,也做過台灣的中國歷史協會的頭子,也主持過好多場的國際性的所謂學術會議。既然你有這種身份,以這種身份出現,以歷史家身份出現,以學者身份出現。然後呢,你在學術範圍裡面的東西,經過你動了手腳以後,鬧了笑話,當然你是騰笑中外,世界性的笑話,所以我認為他鬧了笑話。秦孝儀就光火,到法院就告我,告了我之後呢,講啊說我毀謗他。譬如說其中一條,我說他秦孝儀寫過一篇文章,什麼文章呢?就是他把蔣宋美齡講了很多話編了一本...在中央月刊裡面,就是國民黨裡的一個刊物,中央月刊在第一卷第六期裡面,這很早了,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四月一號。

他編了一份東西,什麼東西呢?叫做,大家看啊,「蔣夫人語粹」--

「蔣夫人語粹」,編者秦孝儀,看到沒有。

就是收了很多蔣夫人的話,並且他裡面還說得很清楚,說「蔣夫人的言論,見諸輯錄者」,把他放在一起呢,「約一百五十多萬字。從這裡面不但看到蔣夫人的智慧、慈愛、勇氣、毅力、以及謀國的苦心、純誠,特別是最易予人沉思的啟示,和鼓舞的感發。」


講到蔣夫人的這些名言,蔣夫人這些名言裡面,「不朽的格言。這二百餘條語粹」,蔣夫人的話,「就是節取一部份感召當代也感及後世的不朽格言。」


那麼換句話說呢,這些話既然二百多條應該都是蔣夫人的話啦。可是我李敖一翻,唉!奇怪呀,這個不是那個不要臉的女人蔣宋美齡的話啊,這裡面很多都是英文的諺語啊!世界性大家都熟知的啊!我現在舉個例子給大家看,請大家看,你看看,在第五十四頁這一條看到沒有,「及時的一針可省九針」,看到沒有。

這個怎麼是蔣夫人的話呢?這是一句很普通的英文諺語嘛!怎麼會是她的話呢!所以我的意思,我們隨便看,大家看看,翻個字典就看到了,很普通的東西。大家看,梁實秋編的「遠東英漢字典」,看到沒有,2055頁,請大家看最下面的一段,請大家看,在這個「STITCH」這一條,大家看這個字底下,看到沒有--

「一針」,什麼樣的一針呢?「及時的」「in time」這一針,可以省下來,「nine」,九針。所以梁實秋翻譯成「及時的一針可以省下九針」,就是說「及時行事,事半功倍」。這個翻譯得不算很好,因為事實上呢,這個翻譯得太字面化了。嚴格講呢,這句話應該翻成中國的諺語,叫做「小洞不補,大洞吃苦」,小的洞你不把他補起來,結果變大了,大了以後,就變成你要吃苦頭了。「小洞不補,大洞吃苦」,就好像衣服破了,破了一點點,該縫一針的你不縫,久了變成一個大的裂縫,要縫九針才能縫完。所以及時的,立刻該縫的時候,你就要縫這一針,就省掉了以後縫九針,所以應該翻成「小洞不補,大洞吃苦」。當然意思直接翻譯就是這一句話。

  這一句話很普通的英文諺語啊!怎麼變成了那個不要臉的女人蔣宋美齡的話呢!然後變成蔣宋美齡的話以後,並且變成不朽的格言,然後對我們的青年有什麼好處,然後才發現,看了蔣夫人的智慧、慈愛、勇氣、毅力。這句話根本不是她的話嘛!原來蔣宋美齡講這些話的時候,可能是引證了英文,蔣宋美齡的英文,這種英文的普通的諺語她應該懂。可是秦孝儀他不懂,不懂以後呢,翻成中文以後,他以為這都是蔣夫人的話,就開始奉承、讚美,我們覺得不好笑嗎?你秦孝儀是故宮博物院的院長,是中國歷史學會的負責人,是主持國際學術會議的人,是國民黨黨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是國民黨中央黨部副秘書長,請問你鬧的是不是笑話?是不是國際性的笑話?把這種全世界都知道的一句英文諺語變成了不要臉女人的名言,這是不是笑話?變成你不讀書嘛,你書唸得不夠不行嘛。我李敖揭發出來了,他去告我,你告我什麼呢?告我還不稀奇,居然被馬英九主持下的地檢處的負責人盧仁發,看到沒有,馬英九監督下的檢察長盧仁發所指揮下的主任檢察官林天麟--

把我李敖起訴,把我起訴,為什麼呢?說我毀謗了秦孝儀。我請問你林天麟,我毀謗你什麼?這是事實嘛,你鬧了笑話嘛,這不是蔣夫人的話嘛。

  再來一句,大家再看。又來了,你看,還不止啊,還有還多的很,大家看。「做錯事是人之常情」,看到沒有,「做錯事是人之常情」,這也變成蔣夫人的話。

這話是蔣夫人的話嗎?請大家看一看這句話的來源,這是英國以前的一個大詩人叫做POPE,大家注意這個名字叫波普。

這個大寫的POPE有兩個意思,一個就是教皇,一個就是波普,就是這個人--

他講的話。這句話的原文就在這裡,他的意思呢,我翻成中文就是「犯錯是人之常情,可是原諒這個錯誤是神仙的本領」。換句話說,這個翻成更明確的翻譯叫做「其錯在人,其恕在神」,那原諒是神在原諒。這句話呢,「犯錯是人之常情」這句話是英國的詩人波普的話,這句話演變下來以後,變成英文的俗語,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們現在看的波普的這種傳記書,大家都知道這是很普通的一句話,怎麼又變成不要臉的女人蔣宋美齡的話!是不是,又來了。換句話說呢,蔣宋美齡的那些語粹,這些了不起的話、精華的話,原來都是外國的一些諺語、英文的諺語。還是這句話,蔣宋美齡可能知道這些諺語,她用英文講出來,翻成中文以後呢,秦孝儀不懂,就把他當寶貝了,變成蔣夫人的話。我李敖看了之後,這個你覺得天下沒有讀書人了!你以為我們都死掉了!可以這樣子矇混過關啊,來認為我們也不讀書,我李敖就給你揭發出來,對不對。

  我講英文的諺語隨便舉個例子來大家看,你看這是一本漫畫書裡面,講外國的一個修道士,可愛的修道士的漫畫。

大家看這都是啊,諺語啊,他釘個牌子,打棒球的時候,他也參加,然後還來這麼一句話,「犯錯是人之常情」。

那意思是說我這個球打得不好,你們要原諒我,因為我打在接棒球的手套,我可能棒球打得不好,出紕漏,可是犯錯是人之常情,意思就是你們不要怪我。

  所以這都是英文的基本的諺語!到處都是,可以看到的,英文的,都可以看到的。可是呢,秦孝儀他不懂,看不到,然後就亂搞。搞出來以後,被我李敖揭發,揭發以後呢,他的意思,不許你揭發啊,我要對付你,怎麼辦?法院是國民黨的嘛!這是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許水德的名言嘛,「法院是國民黨的嘛」,告到法院去。那時候馬英九做法務部長,他指揮下的盧仁發,盧仁發指揮下的主任檢察官林天麟把李敖起訴。你問問,這法律上怎麼判決呢?我就不曉得你們法院怎麼判決,我李敖沒有講錯啊。他的意思說,你不該責備秦孝儀。他在狀子裡面怎麼說,請大家看,你看第二十九項,李敖罵他說「『蔣夫人語粹」,竄入西方格言」的一部份,秦孝儀說:「謹按蔣夫人治學一向嚴謹,英文移用,向有引號,西方辭彙中如『民有、民享、民治』、『自由、平等、博愛』,故知其為某人某處名言,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同語異義者,不能故意指為他人之作,公然謂告訴人『諂情大發』。」對蔣宋美齡諂情。



什麼話!這個「民有、民治、民享」這是林肯的話,林肯事實上也抄別人的,在我們知道。我也沒提到蔣宋美齡講這個話,跟本案不相干。「自由、平等、博愛」這是法國大革命的時候的話,我也沒有提到蔣夫人講過這個話,也不相干。他講這些根本矇混,不相干的。「故知其為某人某處之名言,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意思是同樣一句話,「同語異義者」,同樣的語言,意義不同的,「不能故意指為他人之作」。請問這種「犯錯是人之常情」這種話,這是妳蔣夫人引用的時候,能說我跟西方沒有關係,我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中國人也用了這句話,正好英文跟你們原文一樣,有這種事嗎?妳明明用的是英文諺語嘛!所以呢,妳不能說,「及時的一針勝過九針」這也是英文的諺語嘛,妳不能說這是我蔣宋美齡發明的,我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西方有這個意思,我也有這個意思,不算抄襲,能這樣講嗎?不可以這樣講的嘛。可是秦孝儀理由是這種有趣的理由,用這種理由用來告我。

  所以我的意思,整個的過程在我看起來,非常可笑的。可是呢,我們大家把事情攤開來看,這是一個誰有學問的一個鬥爭,我比你有學問,我可以揭發你,你的學問不如我,你就要面對這個事實,被我揭發的事實。被我揭發了以後,你說這種同樣一句話,蔣夫人也可以說,別人也可以說,不能這樣講。我們講諺語就是諺語,諺語你不能捏造的,不能說我想到的,好比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是我李敖想到的,人家決不承認的嘛,這是漢朝的班超的故事嘛,你怎麼說你李敖想到這幾個字呢。你用了這個諺語,可以用,可是一定是有典故有來源的,不能說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個不是的,不能用這個理由就變成妳蔣夫人的東西了,不可以這樣,絕對不可以這樣的。

  我舉這個例子証明了什麼呢?證明了我李敖認真的這個層面,就是遇到了事情,我一定跟你搞清楚,書嘛查清楚,大家看,比賽。所以呢,我覺得民進黨的陳文茜講的故事最有趣的,我今年出版的「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這本書以後,商業週刊社特別舉辨了一個新書發表會,他們還請陳文茜做來賓,來講話。陳文茜就在台上講了一段話,很有趣,她說:「李敖這個人一輩子罵了這麼多的人,他居然還能夠活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她說:「這是個奇蹟。」那意思就是說我得罪了太多的人,黑道的,白道的。她說我還能夠活到現在,沒有被關到籠子裡面去,她說這真是一個奇蹟。這個事實上我是得理不饒人的,據理力爭,祗要是有理的部份,我一定跟大家搞得一清二楚。所以像秦孝儀,我認為他很不幸,他不應該用涉及這種學術的跟真理的範圍啊,他不應該跟我作對,更不應該到法院去告我,希望用法律的方法把我李敖擺平,決不可能的事情,擺平不了的。

  過去我在三十年前跟胡秋原--一個立法委員--打官司,我就說到這個立法委員參加了閩變,就是一九三三年中華民國二十二年在閩,就是福建,福建的福州,發生了一個叛亂案,那個時候胡秋原參加了。胡秋原就跑到法院告我,我就跟胡秋原講,我說:「你不要想用法院來扭曲一個歷史的事實,不可能的事情。」結果這場官司打了十三年打下來,法官都不敢在「閩變」兩個字上判決胡秋原這個部份勝訴,不敢,為什麼呢?歷史事實嘛!你法官再是國民黨的法官你也判不下去。這也是,這是語言上的事實嘛!不是蔣夫人寫的話,不是蔣夫人寫的字,不是蔣夫人說的話,你怎麼判呢?你判不下去嘛。你秦孝儀跑來告,你告什麼呢?我認為這本身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認為真正的問題就在這裡,就是你不要跟我李敖做一個真理上的這種比賽,因為這種比賽的話呢,你就輸了,因為是不可能會成功的,因為我太精細了,我太精細了。

  我再順便告訴你,我到處看都是錯,你看我最近買了一部書,看到這個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蔣介石與國民政府」。

這裡面這個圖片他根據叫做「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這個是大陸的,大陸的第二歷史檔案館,他們提供資料給台灣的商務印書館印的。請大家看,我隨便一翻,翻給大家看,這個就是例子,請看他的第十六頁,看到沒有--

他說「陳儀、張群對日本俘虜訓話」,下面是到台灣來以後,陳儀接收台灣,下面是日本俘虜,「陳儀、張群對日本俘虜訓話」。

我李敖一看就要笑,為什麼笑呢?請大家看這張照片--

「陳儀、張群對日本俘虜訓話」,這是陳儀(照片左),這是張群(照片右),這是張群嗎?張群那時候沒有來台灣啊,怎麼可能是張群呢。陳儀在講話,下面是日本俘虜在聽,這個人是什麼人呢?這個人是翻譯官,他把陳儀講的中文翻成日文的。為什麼要有翻譯官呢?這就是陳儀了不得的地方,他是日本士官學校畢業,又是日本陸軍大學畢業,又討了一個老婆是日本的貴族,他講了一口好的日文,日本話。可是呢,他對日本鬼子啊,他不肯講日文!什麼原因不講日文啊?我是中國人,你們是我的俘虜,在你們面前我不會隨便講日文的。結果呢,找旁邊作翻譯,我講一句,他翻一句給你們聽。明明我日文好,好的不得了,比你們全好,比日本人還好,因為他在日本念過陸軍大學的,討了貴族做老婆的,他的日文講得非常典雅。就好像那時候彭明敏逃出台灣以後,到了東京跟他媽媽見面,有一次他們兩個坐了計程車,彭明敏跟他媽媽講日文,那個計程車司機日本人回頭看,非常驚訝,說:「你們怎麼講的這麼好的這麼高級的日文,我們日本人都講不出來了」,可是彭明敏跟他媽媽可以講出這麼高級的日文。同樣的陳儀可以講第一流的日文,他不講。原因呢,我是中國人,對你們不講日文的。換句話說,他有他的這個心態,就是我要保持我的身份。我的一個老朋友,一個新黨的黨員,非常熱心的,他的名字叫亓豐瑜,亓老先生,他前一陣子寫封信給我,並且提醒我,他說你看看李登輝,李登輝每次接見外賓的時候,如果是什麼美國人,有翻譯,他坐在這邊,旁邊坐著外國人,一個人坐在中間做翻譯,坐個小凳子小椅子。法國人也一樣,哪國人也一樣。可是只要來的是日本人,外國來的賓客是日本人,不管是大官小官,只要是日本人,李登輝旁邊沒有翻譯,李登輝跟日本人中間沒有說方桌子後面站了一個翻譯嗎?沒有翻譯。換句話說,只要是日本人的話,李登輝就直接跟日本人講日本話。在我們看起來,是非常丟人的事情。如果你的身份是所謂一個國家的元首,你看到外國來的國賓,人家來了之後,你跟他講這種話,不講自己的語言,是非常丟人的一件事情。同樣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的國務總理周恩來,周恩來講了一口好的英文,他也懂法文和一部份的俄文,可是任何人來跟他講話的時候,他都講中文,旁邊的翻譯翻譯,有時候翻譯錯誤了,他還告訴你翻譯官怎麼翻譯錯誤了,可是他決不直接講英文給那個外國人聽。這是一個國格,代表你國家的身份,你一個領導者的身份。可是滿腦的空固力的日本人思考方式的這個李登輝,見到日本人就立刻開口講日本話,這是非常丟人的一件事情。我舉這個例子給大家看,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分寸上的問題,可是李登輝不懂。所以呢,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笑話都看出來了。所以我在講這個意思就是告訴大家,這種分寸很重要。所以為什麼我看到了呢,我一看就知道是錯誤的,第一個,張群沒有來台灣,第二呢,旁邊那個人長的樣子也不是張群,那是什麼人?就是翻譯官。

  所以我們看這種歷史資料,看歷史的照片,需要有很好的思考能力跟很好的眼力來辨別,所以我有這麼大的本領,你秦孝儀掉到我李敖手裡,我會放你過去嗎?錯誤一個一個給你挑出來,一個一個給你登在報上面,在這個時候,你居然還跑來告我!你好意思告我,你告我什麼呢?可是你告我還不稀奇,居然有國民黨法院的國民黨的主任檢察官,居然林天麟這種人居然把我起訴,你們檢察官真是閒得沒有事情幹,現在發生這種妓院蹧踏姐妹花哭訴的時候,證明什麼呢?證明每天每個月檢察官要辦,每天要辦六七十個案子,你們都不去辦,不去救那些可憐的女人,跑過來找我李敖的麻煩。今天好了,麻煩被你找回來了,我當面給你林天麟檢察官看,你們怎麼樣的錯誤。

  今天呢,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學問大比賽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12-02 23:02:50 

看圖挑錯字^_^ 

sti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