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蔣緯國回憶錄(上)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首先請大家看一個孫中山寫的字,請大家看一下:


這是孫中山寫的字。請大家特別注意後面這個簽名,孫文兩個字的簽名。在我跟秦孝儀打官司的時候,就是因為我做了一次拍賣救章孝慈,其中賣了一幅孫中山的字,秦孝儀呢,原件,就我拍賣的原件,看都沒有看就說是假的,那我就把秦孝儀告到法院。現在經過刑事警察局的科學鑑定,證明是真的,秦孝儀亂講。

  秦孝儀我告他以後呢,他在法院就寫了一個答辯書,答辯的理由,他要證明我的字是假的,用什麼方法呢?請大家看他的話,這是他答辯書裡面的一段話,請大家看:



「國父簽名之孫字」,孫文的孫字,「其右邊的這個系字」,右邊的這個系字,「首劃」,第一筆,這個系字,「跟次劃」,跟第二筆,清楚為兩劃,你看這一撇,然後這一撇下來,是兩劃,「絕無連筆」,絕對不會連在一起的。「而拍賣」,就是李敖拍賣的那個立軸,「孫子的右邊這個系字首劃與次劃連筆寫成」,換句話說,李敖這個字是兩筆連在一起的,所以是假的,「與國父書寫的習慣迥異」,不同的。「又國父於孫字最後面的一點,頓後迴筆露鋒」,就頓後,以後呢,然後還轉過來一下,「與立軸的孫字的寫法亦異,故可立辨其真偽」,立刻就看出李敖賣的東西,是真的假的立刻就看出來了,他說孫中山的簽名是這個樣子的。

  現在這個非常容易反駁,為什麼呢?秦孝儀題字的國父年譜,請看他題字的:

後面也是經過秦孝儀增訂的,國父年譜這本書主編羅家倫,請看增訂者黃季陸、秦孝儀。

他增訂這個書,當然他要認帳啊。請看在增訂的書裡面,請看孫中山毛筆寫的字,請看這句話,看見沒有,請看:

「僕姓孫名文」,請看這個孫字。第一筆這兩撇連在一起的,這一個點也沒有轉過來,如秦孝儀所說的,要轉過來。請問怎麼解釋呢?難道孫中山這個簽名不符合你秦孝儀的標準,這個字是假的嗎?如果是假的,你秦孝儀為什麼把它收進去啊?可見我只要拿出,不需要用別的證據,只要拿出孫中山的其他的簽名,你秦孝儀書裡面收進去的,就百分之百反駁了你秦孝儀的這種說法。為什麼孫中山簽名那兩筆不能夠連在一起呢?當然可以連在一起。

  這故事就告訴大家,秦孝儀他們用這麼粗糙的理由,到法院去亂解釋,以為可以打倒我李敖啊,門兒都沒有,差得太遠了,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把他推翻了。

  孫中山寫這個字,我們現在正在看,這個這個,這段話裡面,請大家看有一篇文章,就是孫中山寫的傳記裡面有一段話,這段話我把它特別印出來,就這段話,我把它單獨處理給大家看:

他說他喜歡什麼呢?他說他文學的雅好、雅癖,非常喜歡達文之道,什麼叫達文呢?現在我們看起來不懂,達文呢,就是達爾文。

孫中山那時候翻成達文,現在我們翻成達爾文。

  孫中山他說佩服達爾文,達爾文有很了不起的一點,我們大家都佩服他,有一條我個人對他最感興趣的,就是他買了一本新書,就把書的第一章就撕下來,撕下來以後把它一摺,就放在屁股後面的口袋裡面,幹什麼呢?他要去研究植物學啊,要採集標本啊,他要去到野地裡面去了。那朋友就看到啦,說你剛剛買的一本新書,你把它第一章就這樣撕下來了,就放在口袋裡面,你幹什麼呢?達爾文說,我到郊區,到野地裡面去採集標本的時候,我會累,我會隨時坐下來,坐下來的時候,我就把這書掏出來,就把這第一章就看,就可以看完,利用零碎的時間,珍惜零碎的時間,把這本書看完。他說為什麼不帶一本去呢?一本書撕掉多可惜啊。他說不行,帶一本書太重了,我沒有那麼多工夫看完,帶去,也沒有這麼多的時間把它看完,所以選撕下來一章。那撕下來呢,這個書是不是太可惜了呢?達爾文說,這個書我能夠用它,才盡了它這個書的使命,我不用它,把它好好的放在那裡,放在書架上面,那不是我的目的,書是要能用的。

  這個達爾文的故事,影響了我李敖一生的對書的看法。我小的時候也很愛書,把書拿來以後,還用紙包起來,搞得,弄得乾乾淨淨的。我從北京到上海,由上海到台灣,我從小學到初中的時候,我到了台灣還帶了五百多本書,那書都保存得很好。後來我就看到了達爾文這個故事,我就開始不那麼樣的珍惜書了,除非是紀念品的書,或者是特殊的真品的書,版本很罕見的,否則我這書就隨時標點,隨時撕下來,隨時剪貼,這個是常事。所以我的書是不那麼重視它,原因就是說,書能夠用才是最重要的,書不是藏的,藏書沒有意思,要用這個書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達爾文影響了我一生對書的看法。 

  最近我買了一本書,就是蔣緯國寫的,叫做「千山獨行」。

等於他口述的,下面還有一個「蔣軍直言」的這麼一個條子。這個書到我手裡,我給大家展示我看書的方法,你看本來這麼厚的書,忽然變薄了,為什麼呢?這書被我完全剪貼了,就是重要的部份全被我割下來了,割下來幹什麼呢?就是我用書的方法,割下來以後,這本書對我沒什麼用,就可以丟掉了,它精華的部分都被我取下來了,然後經過分類。這就是我看書的一個方法,先介紹給大家看。

  「千山獨行」這個名字是很動人的一個名字,最近很多老國民黨出書,都用了很動人的名字,好比說,梁肅戎用的是「大是大非」,郝柏村用的是「無愧」,林洋港用的是「我心如秤」,像秤一樣那樣平,李登輝用的是「經營大台灣」,諸如此類。我的意思啊,有很多這些好的書名字,跟他們這些人其實是有點差距的,或者有很多的差距,好比說郝柏村說他無槐,我看起來你有愧的部份可很多了,好比說林洋港說他我心如秤,我看你的心理也不那樣平,那梁肅戎說他大是大非,沒有錯,梁肅戎在我們老鄉裡面,他是很講究是非的,不過他的是非在我李敖看起來,那就離我的是非恐怕還小一點,不像我李敖這樣子大是大非。換句話說,這麼多漂亮的書名都被他們搶走了,事實上我認為跟他們實際有一個差距。

  蔣緯國說他千山獨行,在我李敖看起來,他就不是一個千山獨行的人,他也不是一個將軍直言的人。不錯,在這本書裡面,他講了一些真話,我看了以後,我覺得可以讚美他的,也有,當然也可以批評他的地方,也很多。我願意多花一點時間,使大家了解了解真的蔣緯國跟他身邊的這些關係。


  所以現在我先罵他的書名,千山獨行是他們濫用的好辭彙,這個辭彙,對不起,不是他們能用的,他不是這樣子一個真正的千山獨行的人。所以我們看他書裡面第三百六十頁,看到沒有,我已經割下來給大家看,他有一句話。



他說他「現在邁入人生的最後階段了」,他已經八十歲了,最近身體也不好。「他的期待如同歌詞所言」,什麼歌詞呢?就楚留香裡面一段話,「就讓浮名輕拋劍外。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用了楚留香這段話。

  不錯,千山他獨行也好,不獨行也罷,不必相送也是對的,可是我李敖還要拼命追殺,不送你,我可能追著你問你,要問一些問題出來。所以我今天要問一些問題給大家看。最重要一個問題就是蔣緯國跟他父親蔣介石的關係,請大家看:

這是他們小的時候的照片,蔣介石長的一臉軍閥像,軍閥樣子,這就是蔣緯國,蔣緯國小的時候長得也滿聰明的一個小孩子。他這本書裡面,據我整個的看法,他寫他自己還相當坦白,當然也不夠坦白,寫他爸爸這一部份,蔣介石這一部份,寫的最壞,很多地方替他爸爸遮蓋,或者他自己不了解真相。

  寫他哥哥跟他的關係,蔣經國跟他的關係,寫的大部份都很好,講了一些真話,並且那種輕怨薄怒,怨恨的話,可是很輕,動怒動得很薄。換句話說呢,也滿有風度的,也點破了蔣經國怎麼樣的防範他,怎麼樣的不像一個哥哥,對不起他,他這一部份寫的是滿好的。

  我現在給大家介紹一段,大家看看。我先談什麼呢?先談一件事情,就是,現在蔣緯國的太太是他的第二個太太,第一個太太叫石靜宜,靜宜就是這個,台中不是有一個宜寧中學嘛,台灣還有一個靜心小學,這個靜字,就是靜心小學這個靜字,安靜的靜字,還有宜寧中學的宜字,以前台大的校長孫震就是宜寧中學畢業的。他們都是因為石靜宜他們家裡捐了錢,石靜宜的爸爸叫石鳳翔,是個很有名的大資本家。所以他們結婚以後呢,感情也滿好的,後來石靜宜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了。我們看蔣緯國講他太太死的這段事情,有沒有講出真話來,我們大家看這段話。



蔣緯國書裡面第九十四頁。他他那時候不在國內,家人叫他太太叫不醒,「就把她送到中心珍所,由醫師給他洗胃」,為什麼洗胃呢?因為吃了安眠藥,吃多了,為什麼吃安眠藥呢?就是到底是真的自殺呢?還是怎麼樣?問題來了。「我岳母趕到醫院探視,醫院的人告訴岳母,靜宜」,就石靜宜,「是吃安眠藥自殺。靜宜後來醒了,我岳母就問她,為什麼要想不開,靜宜說她沒有啊,她只吃了三顆安眠藥,接著她就想坐起來」。請注意下面一段,「但她要坐起身的時候」,要起來的時候,「有四個醫護人員,都是男的」,注意哦,四個男的,「進來按住她的手腳,不讓她起來,她掙扎,就在這個時候,她就癱了,不再掙扎了,在場的人連她母親在內以為她又睡著了,其實是她心臟病突發,再叫她,才發現她過世了」,死了,「她母親一直在旁邊。石靜宜過世的經過都是岳母告訴女婿的」,告訴蔣緯國的,「雖然蔣緯國一家人都認為石靜宜死得冤,但在哀傷之下,也不打算追究,不論岳母及他,都覺得人死不能復生,追究也無濟於事,反而會把事情弄得更複雜。」請看這個照片,就是蔣緯國跟石靜宜:

石靜宜生前,他們兩人下棋的一個照片。

  這段話就是蔣緯國在書裡面,承認到的程度,他太太吃了安眠藥,然後救醒了以後,她只吃了三粒,然後又掙扎的要起來,忽然來了四個大漢,說是男護士,四個人把她手腳按住,然後她就掙扎,然後就死掉了。這不是很可疑嗎?太可疑了啊,哪有這樣子醫療的,對不對,她又不是精神分裂,她又不是什麼...為什麼不許她再坐起來呢?她又不是瘋人,為什麼不許坐起來呢?所以這個死的非常可疑。

  當然蔣緯國另外帶了一句,請大家看,繼續看。



「關於石靜宜的過世,外面頗有一些傳言。有傳言說,她有嗎啡癮;也有傳言指蔣緯國夫婦想在十月三十一日那天讓孩子出生」,讓他兒子出生,十月三十一號是蔣介石的生日,他們希望這天生兒子,所以故意做手腳,希望他這天出來,結果反倒出了事情。「還有傳言指出是因為她走私美金被蔣中正賜死、被蔣經國派人置她於死地,以及她是自殺身亡等等」,這些傳言。「蔣緯國說:『實際情形就是這樣,那些謠言全是莫須有的」,就講了這麼一段話。

  請大家看,是不是莫虛有的呢?的確,石靜宜死的可疑。據我李敖我們所了解的情況,她死的原因最可能的,就是被蔣介石下令叫她死掉,聽說涉及了什麼走私的關係,蔣介石下令叫她死掉,所以她只好自殺,在蔣緯國出國的時候,她自殺,所以他們鴛鴦夢就告一段落。

  這石靜宜死了以後到今天,蔣緯國只能說到這個程度,我們請問,他的回憶錄,寫的這個回憶錄,是真的還是假的呢?他不敢講出真的話來,我認為還沒有完全講出來,呼之欲出,死得不明不白,可是真的真相我覺得他還是沒有敢講出來。

  看這段,寫得很動人這段,你看:



「石靜宜死後,蔣緯國感傷了好一陣子,情緒極為低落。他把妻子安葬在台北市郊的公墓,有好幾年,每當自己心煩時,就驅車到墓地,一個人獨坐墓旁,有時甚至在夜半或雨中之時,也是如此。」證明他們夫妻的感情還不錯。

  我現在,為什麼我會談到鞭屍,談到我挖蔣家這些歷史呢?不是從今天開始的,請大家看。在一九九一年,現在是一九九六年了,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二號,我辦的求是報,就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是我寫的,請大家看。

我寫的標題,「宮廷悲劇,蔣家醜聞,同室操戈,舊怨難尋」,你看我這標題下得,看這中文,一級棒的中文才能下這個標題。「蔣緯國的太太被蔣介石賜死」,叫她死。「蔣家子」,蔣緯國,「束手沒法度:石家女埋骨六張犁」。我們還有這個照片,現在就是石靜宜在六張犁這個墳,當然在蔣緯國的回憶錄看不到的。

請看這個墳,「先室蔣石靜宜之權厝」。看到沒有,這兩個字太有趣了,什麼叫「權厝」呀?暫時埋在這裡,為什麼暫時埋在這裡呢?就是將來要移靈。這是石靜宜的照片:

就是將來要移靈到大陸去。有沒有趣啊,有沒有趣,為什麼有趣呢?你想想看,這是民國四十二年的事情,中華民國四十二年的事情,現在已經八十五年了,請問四十年的時間,他的太太他想暫時埋在這裡,將來給他埋回老家去,大陸老家去,一個自己的老婆他到今天都移不走,移不到大陸去,今天又跑出來要移蔣介石的墳,不是笑話嗎?自己的老婆都移不走,還移他老子嗎?好,移不走老婆,他有權利移,可是現在已經不移了,不管了,暫時放在這裡,就永遠放在這裡了。可是他老子蔣介石的遺體,按照法律,大家注意啊,按照法律他有,做為兒子的,他有權利處理,按照法律做為老婆的蔣宋美齡,也有權處理。他只要申請,向國民黨的偽政府申請,我們要把墳落葉歸根,搬回大陸去,共產黨要不要是共產黨的事情,那他們可以以家屬的身分跟共產黨談判,我們要埋到大陸去,那是他們私人的事情。可是他當時如果蔣宋美齡出面申請,或者蔣緯國出面申請,李登輝這個政府沒有任何法律的依據阻止他,不讓蔣介石的墳這個棺材走,所以他們如果打這個牌的話,李登輝一點辦法都沒有。可是,為什麼呢?你說蔣介石的這個大混蛋,那個大不要臉蔣彥士所說的,說這不單是蔣家的事情,也是國家的事情。不錯,可是這個死人骨頭是蔣家的財產,是蔣家有權利處分的,你政府不能處分他。換句話說,如果家屬拒絕,你國家也好,政府也罷,黨也罷,來處理蔣介石的棺材的話呢,李登輝的班底,李登輝的這個偽政府,沒有權利阻止。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蔣緯國的一個性格,什麼性格?你是軍人嗎?軍人要有軍人的氣魄,軍人的決斷能力,你敢打這個牌嗎?他現在一再的提出意見來,然後大家否決,他又再提出第二個意見來,他不敢提出申請,為什麼不申請呢,我是蔣介石的兒子嘛,我要求把我爸爸搬到大陸去,你敢申請嗎?攤牌!跟李登輝攤牌,敢攤牌嗎?為什麼不敢攤牌?我認為他考慮的太多,他不像一個軍人,一個軍人就要敢攤這個牌,敢下這個決斷。可是你就可以看出來,蔣緯國的性格是很軟弱的,看到沒有,他連他的老婆,他的前妻都搬不走。換句話說,我們所謂暫時埋在這裡,常常就是永遠埋在這裡,而暫時就是永遠,不是暫時的。

  所以我還可以看出來很多有趣的事情,好比說蔣緯國在這裡面很坦白,看到沒有,在這本書裡面第五十五頁,他講,他說他在東吳,在大陸的東吳大學念書,然後花了兩年的時間就把物理系四年的功課全唸完了,可是,「他把物理系唸完了花了兩年的時間,但是學校沒有兩年發文憑的規定,因此拿不到文憑。不過,他當年年輕氣盛,並不在乎文憑」,他自己講了這個話。



  東吳大學沒有文憑能算畢業嗎?可是我們現在看,當時我在報紙也揭發了,揭發什麼呢?揭發了這個,你看我的標題,我在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一號我說:

「繼蔣介石冒充日本士官學校畢業之後,蔣緯國是東吳大學物理系畢業的嗎?有其父竹有其子,唯斯人而有斯疾」,我在罵他們,為什麼呢?現在根據我的理由是說:

根據「中華民國七十九年十月三日中央日報」報導的,是「國家統一委員會的三十位委員的簡介」,裡面講得很清楚,「蔣緯國,七十四歲,浙江奉化人,執政黨黨籍,畢業於東吳大學物理系」,看到沒有。現在是國安會,「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

  問題出現了,什麼問題出現了?你蔣緯國如果不是東吳大學畢業的,當時中央日報這樣登,你為什麼不否認,為什麼不更正,為什麼默認。當時這樣公開登出來,你承認你這個履歷,就表示說,你承認你是東吳大學畢業的,可是現在你的回憶錄出來了,你等於說你只念完了學分,沒有畢業,沒有拿到文憑,我們相信哪一個呢?相信你,拿不到文憑能畢業嗎?當然我也,當時我寫這個文章的時候,特別請人,我的好朋友陳平景,到東吳大學去查,真的東吳大學去查,查出來蔣緯國沒有畢業的記錄,證明了你蔣緯國過去一直冒充東吳大學畢業,就好像你的老子蔣介石冒充日本士官學校畢業一樣。當然我們覺得蔣緯國今天在回憶錄裡面,這段的部份講的比較真話了,他說他沒有拿到文憑。那至於說他花兩年的時間念完了物理系四年的功課,另外還念別的科目,他是不是這樣一個神童,當然我們也可以懷疑。至少在今天的回憶錄裡面,他沒有再承認他拿到了東吳大學的文憑。

  換句話說,這個真相經過我們這樣子封殺,這樣子夾殺,慢慢就出現了。當然我還是這句話,我不否認蔣緯國在他回憶錄裡面,他今天講了某些的真話,這就是真話,他承認他沒有拿到文憑。

  這個告訴什麼呢?告訴這種事件的真相,在我們像李敖這種人的眼裡,你躲不掉的,我追著你跑,你躲不掉的。所以一九九一年我就追到這個事情,現在一九九六年了,你現在承認了,證明了我有先知先覺,並且有證據證明了你怎樣在扯謊。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