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蔣緯國回憶錄(下)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我談到最近出版的一本新書,也是暢銷書,它就是蔣緯國的一個回憶錄,叫做「千山獨行」這個回憶錄。


  我上一次在節目裡面,我曾經談到,我把這個書不但看了一遍,還把它分屍,把它拆掉了。拆掉了以後,把它有問題的和也可以讚美的部分,可以批評的部分,可以讚美的部分,我都把它貼出來,一段一段講給大家聽,可以看到蔣緯國什麼地方說了真話,什麼地方說了假話。今天我再繼續再談談這個問題。

  我上一次曾經說過,蔣緯國這部書裡面,寫得最成功的一部分,也是寫得最好的部分,是他跟他哥哥的關係。他用的這個輕怨薄怒我講過,輕輕的哀怨,薄薄的發怒。換句話說,不敢用很重的怨言,也不敢發大脾氣,描寫他跟他哥哥的關係,他哥哥怎麼樣的欺負他,這一部分寫得滿好的。那其他關於他寫他跟他父親的事情,寫蔣介石的事情,就不好,為什麼呢?他亂寫,很多真相他也搞不清楚,有的部分他替蔣介石遮遮掩掩。那關於他寫他這個假的媽,這個蔣宋美齡的這部分,也不好。我給大家看一段,你看,他這個書裡面第三百三十九頁說:


「至於蔣夫人的財產方面,蔣緯國強調,她在美國沒有財產。『我印象裡,她也沒有什麼存款,因為我從來沒有見到她開過支票之類。她在紐約長島,住在孔祥熙夫人宋藹齡女士的家裡;在紐約城裡,則住在曼哈頓孔令侃家裡』」,談了這段話。

  我覺得很有趣的,很有趣在哪裡呢?最近台灣颱風來了水災,李登輝小氣鬼裝窮,一捐捐了十萬塊錢,可是蔣宋美齡透過了辜振甫的太太,就是現在的中華婦女聯合會,這個反共聯合會的負責人辜嚴倬雲,由辜嚴倬雲出面跟大家宣布,蔣夫人很關切台灣的水災,捐了點錢,捐多少錢呢?一出手捐了五千萬!大家想想看,李登輝只捐了十萬塊錢,蔣宋美齡一捐就捐五千萬,一出手捐五千萬的人,這是何等的氣魄,要有多少錢,家裡有多少家當,才能一出手捐五千萬。可見說蔣夫人沒有財產,誰信呢?那除非說這個錢是辜振甫太太代捐的,送給她的,用蔣宋美齡的名義,當然也不無可能。可是我問,蔣宋美齡是沒有錢的人嗎?蔣緯國說她不開支票,我李敖就不開支票,你說李敖沒有錢嗎?開玩笑的啊,所以我的意思,王永慶也不開支票的,王永慶沒有錢嗎?所以用不用開支票的標準來看,這個不算。當然有的人很有錢也開支票的,像以前美國的總統甘迺迪的太太賈桂琳,她有一次不是請了一個畫家嗎,她買了一個畫家一幅畫,然後她就送了一張支票,自己簽名簽好,那個票面面額空白的,就送給這個畫家,就是說你覺得你這個畫賣給我,值多少錢,你就填上去,你自己填,一萬塊還是五萬塊美金,十萬塊,你自己隨便填,她有這個氣魄敢,送給你讓你填。那也有錢,也開支票,當然說不開支票並不能證明他有錢或者沒有錢。可是他說蔣宋美齡沒有錢,這一點沒有人相信的,沒有人相信的。

  現在我們又進一步講,請大家看。蔣緯國他的真的父親我講過,他在這個書裡面也承認了,不是蔣介石,他的血緣上的父親是戴傳賢。

這個照片我也講過,大家今天一看,戴傳賢的這個造型,就跟蔣緯國真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他們兩個人是父子。這個蔣緯國也這樣講出來了,今天算是正式承認了,過去我李敖這些人我們講了多少年,講你的爸爸真爸爸是誰,他悶在那裡不吭氣,現在終於承認了,就是戴傳賢。

  然後請大家看,講他爸爸死的這一段,又有趣了。他說戴傳賢,他這個爸爸,當時是考試院院長,他死的時候,到底是不是自殺?因為那個時候蔣介石兵敗山倒,被共產黨打得滿街跑,眼看就完蛋了。所以像戴傳賢這些人,他認為整個革命事業等於沒有希望了,所以他就自殺了。

  我們看蔣緯國這段話,他說他爸爸,這個真爸爸,「早有殉國的意思」,「戴傳賢的死因究竟為何,至今成謎,因為沒有任何集字片語留下來。但是戴在大陸的時候,既有殉國的意思,這是肯定的」。「因此他不願意想像親伯」,當時他不能再叫戴傳賢是伯父了,叫他爸爸,叫親伯伯,「是以身殉國了」。




  可是他又再解釋,你看到沒有,這蔣緯國的解釋。「蔣緯國也覺得親伯在房間裡尚留下半瓶藥,床上又零亂的撒了幾顆,所以不大像是自殺,現場看來應該是心臟病突發才對」,是不是。

  再看,「蔣緯國如今回想這個埋藏在他心底將近五十個年頭的謎題,終於肯定當大陸即將淪陷之際,親伯戴傳賢在廣州確有以自己生命殉國之意」。

  看到沒有,他還是這樣子含蓄的談這個問題,事實上戴傳賢是自殺沒有錯。可是在蔣緯國的這個千山獨行的書裡面,所謂將軍直言呢,我認為他直言言得是不夠,我們必須點破這一點。

  最有趣的一段,他講到戴傳賢。有一次蔣緯國就看到了美國有名的記者叫約翰根室,他寫了一本亞洲內幕,裡面談到了蔣介石不是蔣緯國的真的爸爸。那當時蔣緯國就跑去,他也聽說了,就跑去找他的親伯伯,就戴傳賢,去問。說:「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這戴傳賢就拿個鏡子,給他看,給蔣緯國看,然後戴傳賢自己就站在旁邊,叫他看,他說:「你看你鏡子裡面,你看像誰就是誰,誰就是你爸爸」。然後蔣緯國就看了半天,他說他像蔣介石,那戴傳賢就說:「那他就是你爸爸」。換句話說,這個話在他們生前,始終沒有說破,而蔣介石一輩子都沒有說破,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蔣介石的這一段很有趣的。

  戴傳賢有一段毛筆字描寫蔣介石,請大家看。

他說,「蔣主席平生為人及其思想行為要點」。他說,第一點,「事母至孝,事兄至悌,處人至忠,待友至信」,待朋友非常守信用。我想應該再補充一下,這也算守信的一種吧,他接收了朋友的私生子,做自己的兒子,然後一輩子不說破,我想大概也應該隱含了這個意思在裡面吧。

  好了,現在我們再看,我在一九九一年就談到了蔣緯國,你看我講的一段話,我就揭發這個事情。請大家看我的標題,我辦的求是報的標題,「張建邦的舅舅居浩然畫出圖表」,「蔣緯國亂倫事件大曝光」,「兩個爸爸,利益輸送;姦及妹妺,精子輸送」。

這什麼意思呢?請大家注意這個,看這個照片。

這個照片裡面有個老頭子叫做居正,他是誰呢?他就是張建邦的外公,不是血緣上的,是輩份上的外公。居正他是蔣介石的上司,當時他在山東的濰縣有一個中華革命軍,他是總司令,蔣介石給他做參謀長,後來居正做到了司法院長。其中有一段時間,蔣介石還把居正關起來,給他戴上手銬腳鐐,這樣子對待自己的上司跟老同志,蔣介石這個壞東西有名的很。這個居正他的兒子,叫居浩然(照片後排右3),就是淡江大學的校長,以前叫做淡江英專,淡江英語專科學校的校長就是居浩然,他跟我是好朋友。後來呢,大家看到了,居浩然臨死以前,在一九八一年四月二十三號留下這麼一個文件,親筆寫的,居浩然親筆寫的。

因為居浩然跟他們,居家跟蔣家太熟了。他就寫了這麼段,居浩然提供的,他親筆的字。他說戴季陶,就是蔣緯國的真爸爸,鈕夫人,他們夫妻兩個人。注意啊,戴季陶跟日本女人生下了,就是蔣緯國,戴建鎬,就是蔣緯國。蔣緯國跟他一個兄弟,就是真正他們戴季陶跟鈕夫人生的,叫做戴安國。

我們看這個照片就看到了,蔣介石(照片:中)、蔣緯國(照片:左)、戴安國(照片:右)。然後他們兩個有一個外甥女叫戴家祥,小名叫阿花,蔣緯國跟這個阿花發生關係。所以居浩然他就套了紅樓夢的一句話,叫賈寶玉初試雲雨情,還寫了這麼幾個字,叫初試雲雨情。在輩份上,蔣緯國是亂倫的,沒有錯。當時我也揭發這個事情,當然蔣緯國是一個屁都不敢放的,他也不吭氣。因為我拿出來居浩然的證據,居浩然的證據是太強了,因為居浩然跟他們蔣家的關係太密切了,我也舉這個例子。

  現在蔣緯國的處境很慘,我還替他講過話。譬如我舉個例子,他在士林的房子被拆的時候,被民進黨的台北市市長陳水扁去拆的時候,我曾經在我的節目裡面發表談話,我說我贊成拆這個房子,可是李登輝霸佔了公家的巷道那一段,你陳水扁要不要拆?他把公家的巷道,台北市的巷道給佔了,變成他家裡的一部分,你陳水扁要不要拆?那個巷道是公家的土地,公家基層的巷道,人在走的,李登輝一隔,變成他官邸的一部分了。請問,你陳水扁在競選市長的時候,曾經宣誓要解除這個問題,結果你不但當選以後不拆李登輝的這個違建,反倒通過了,承認他這個事實。我請問,為什麼只打蔣緯國這種落水狗,而不去打李登輝這種攔路虎呢?你民進黨的市長未免欺善怕惡,雖然蔣緯國並不善,至少也可以看出來你有大小眼,你不公道的。

  蔣緯國房子被拆以後,滿地的垃圾,雨下去以後,都滿地的垃圾,沒有人再去理這個地方了。有一個真正台灣的最好的記者,就是上次我節目裡面帶他出現的,陳中雄先生,他騎著摩托車到現場去看了一看,然後在那個垃圾裡面就撿到一些東西,其中就有這張照片,就是蔣緯國的照片。

請大家看看,蔣緯國放在家裡的照片,現在已經,在淋過雨水跟陳水扁的傑作以後,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當然這個了不起的記者陳中雄也帶回來說撿到的,蔣緯國最後家裡面被拆的時候,倉皇辭廟日這個時候,看到這個丟在地下的「德蘇戰史研究問題的講評」,還有蔣緯國的簽名。

還有胡宗南文存。

這是胡宗南的太太葉霞翟。

葉霞翟送給了蔣緯國的這些書,都丟在滿地都是,陳中雄都撿回來給我看,我覺得很有趣的一些現象。

  蔣緯國目前的情況,是身體也不好,最後這個房子也得拆掉了,被陳水扁他們給拆掉了。那使我感到什麼呢?感到他在回憶錄裡面,關於這一部分寫得倒很灑脫,這也是蔣緯國的一個長處,他覺得這個拆了就拆了。可是如果是我李敖的話,絕不那麼簡單的,我一定跟你陳水扁打個國家賠償的官司,這個事情要搞到水落石出,到底是我蔣緯國霸佔了,或者是巧取豪奪了公家的土地呢?還是你這個政府非法的侵害人民的權利,這一定要搞個清楚。為什麼呢?因為這個房子是經過合法的手段,給了蔣緯國的兒子,並且也繳了增值稅什麼的,繳了稅的,你市政府可以這樣拆嗎?我覺得很可疑的。如果蔣緯國是個軍人,如我所說的,有這個魄力,有這個膽量,有這個幹勁,就應該站出來正式跟陳水扁鬧,為什麼你拆我的房子?到底是我錯還是你錯,要搞到一清二楚。可是我懷疑蔣緯國有這個氣魄,因為上一次我講過,蔣緯國他雖然是一個軍人,也官拜了國民黨的上將,可是我覺得他反倒不像個軍人的性格,軍人的性格應該很勇敢的。譬如說蔣緯國的兒子,他的獨生子,現在是德國人,我們在回憶錄裡面看到了,就是他,當然也包括他太太,為了保護他兒子的安全,只好把他兒子入了德國籍,所以他兒子是德國人,表示他心裡很膽怯,就是對台灣心裡很不安,這證明了他的性格不是很強悍的,很強悍的性格。

  我舉個例子,好比說,給大家再看。他在這個書裡面,我講過,他對蔣介石的部分寫得都不好,為什麼呢?他亂替他的父親做解釋、辯護,我舉個例子,你看他書裡面的一百二十六頁,我給它貼出來請大家看。標題:「為父親平反」。

蔣緯國說:「如今許多人指責大陸是丟在他父親手裡,要父親承擔歷史責任,他極為痛心。他覺得他有責任為父親平反」,我給他打個叉字,為什麼呢?你有個屁責任平反,平什麼反?難道這不是蔣介石的責任嗎?大陸丟了還賴誰啊?他做了那麼久的統治者,最後丟掉了,他沒有責任嗎?你還替他平反,你不是胡鬧嗎?所以我認為蔣緯國這個地方很糊塗,我還特別給他打個叉字。




  隨便舉個例子,凡是涉及他父親的部分,都寫得不好,請看這一段,寫他父親,第十九頁。



他說:「蔣介石當時在上海,後來逃亡到日本」,為什麼呢?因為他「光復軍司令陶成章於凌晨兩點鐘,在上海法租界廣慈醫院所住的病房內,被槍殺身亡。槍殺陶成章的不是別人,正是後來肩挑中國政治半個世紀的蔣中正,那年他二十六歲,是滬軍第五團團長。他刺殺陶成章,主要是認為陶成章謀刺陳其美破壞革命。」

  我在我的節目裡面也談到過這個事情,陶成章絕對沒有什麼「謀刺陳其美破壞革命」,正好相反的,是陳其美派他的把兄弟,他的把弟蔣介石,用最卑鄙的手段,趁著陶成章住院的時候,把他暗殺,然後再把這個罪名嫁禍陶成章,說是陶成章要破壞革命。事實上,破壞革命的是蔣介石跟他的把兄弟陳其美,就是陳英士,老賊陳立夫的叔叔。這個歷史整個都被改寫了,到今天蔣緯國還這樣子信口亂說,這是對陶成章-真正的革命先烈-最大的侮辱。到今天國民黨印的這些革命先烈先進傳裡面,還不提陶成章的名字,不敢提,沒有他的傳記。不但沒有,凡是提到陶成章就說,你看到沒有,說他破壞革命,要殺陳其美。

  所以蔣緯國還是跟著,關於涉及他的父親這種卑鄙的事情,他還是在他的回憶錄裡面信口亂說,還是亂說。好比說,講到後來撫養他的母親,講到這個姚夫人。「蔣緯國說,他從來沒有聽過『怡琴』這個名字」,並且說這個姚夫人,「她的母親以往在堂子裡面做的是清倌,也就是說,是在堂子裡服勤務,不接客的」。



什麼叫堂子?堂子就是妓院。蔣介石這個姚夫人,是堂子出身的,是妓院裡出身的。那蔣緯國的意思是說,我這個媽媽,事實上不是他真媽媽,真媽媽是日本人,可是蔣緯國是被這個媽媽帶大的,所以他也承認是他媽媽。說這個姚夫人在妓院裡面是做什麼,做清倌,清倌就是在裡面做小妹,倒茶的,管帳的,而不是脫了褲子接客的。我覺得這種解釋實在沒有什麼意義,也沒有人信,對不對。你好好的跑到窯子裡面,跑到妓院去幹什麼,去服務,哪裡不能吃飯,跑到窯子裡面去做小妹啊。所以我認為這個話都是,不需要再做這樣子不近情理的解釋,他解釋得太多了。

  然後他這裡面很有趣,這段話裡面講,蔣介石在日記裡面罵姚夫人,那他還是替他媽媽講話。你看到沒有,「在他的印象裡面,他沒有諸如吵架等的這些事情,而且父親跟母親的感情也很好」,這是他也故意在彌縫這個事情。可是現在蔣介石的日記都被我李敖找到了,這個日記哪裡來的呢?是丟在大陸,在大陸的共產黨拿到了,就收在第二檔案館,第二檔案館裡面流出來的,蔣介石的日記,裡面怎麼罵這個姚夫人。蔣介石日記都這樣寫出來了,今天蔣緯國還替他爸爸這樣遮遮蓋蓋,我認為在這個書裡面,這證明這個書這樣寫是有問題的。

  然後又談到另外一個夫人,蔣介石的陳夫人,你看看蔣緯國寫。



「後來在坊間出現蔣中正有不少負面的描述的《陳潔如回憶錄》一書時,蔣緯國表示這本書不可能是陳潔如親手寫的。」請問你蔣緯國這本書是你親手寫的嗎?也不是啊,這本書看到沒有,這個作者是誰呢?是汪士淳啊,是一個記者啊,也不是你親手寫的啊。不是你親手寫的,難道你否認這個書嗎?你沒有否認啊,大家都知道這是你要說的話嘛。可見即使這本書不是陳潔如陳夫人親手寫的,也不能證明這個書是假的,並且這個書是真的。你蔣緯國這樣子還替他的父親在遮蓋,在我看起來都是不正確的。

  我們看,我有給他打叉字這種,你看看他這書怎麼寫,罵美國人。



「再加上美國國務卿馬歇爾使華為國共調停,處處對我軍掣肘,一面以停止軍援迫我裁軍;一面迫我停戰,以談判拖延時間,給共軍喘息機會,並加強宣傳,幫助李宗仁,迫我領袖離京,結果使得後來戰局失利!」我給他打個大叉字,胡說八道!為什麼胡說八道?為什麼蔣緯國胡說八道?你這種事情跟馬歇爾有什麼關係啊?馬歇爾來調停以後,不成功走了嘛,這都在後面的事情,怎麼會是來幫助李宗仁迫我領袖離京,這什麼時候的事情。所以這個歷史啊,基本的歷史都不及格,亂攪在一起,一股腦兒就丟在馬歇爾將軍的頭上,事實上後面的事情跟馬歇爾都沒有關係。可是當時的事情難道是處處對我軍掣肘嗎?馬歇爾來的時候蔣介石是歡迎的,馬歇爾帶了美金支票來,你蔣介石想要這個美金,你是歡迎的。並且當時美國軍人非常的幫蔣介石忙,那時候,接收東北的時候,守著錦州以來這邊這個橋,冰天雪地裡面,聖誕節呀,都是美國人站在那裡替國民黨守橋,是那樣子的幫助國民黨,一點美國人沒有對不起國民黨。

  後來國民黨的賣國賊,叫做王世杰,做過國民黨的外交部長,後來在台灣做過中央研究院院長,他講了一個故事給一個立法委員聽,叫張九如,張九如親口告訴我的。說什麼呢?說當時他到美國去要求要美援,向美國總統杜魯門要美援,杜魯門總統把椅子向後一拉,把中間的抽屜就拉開了,拉開就拿出一張清單給這個賣國賊王世杰看,說你看看我們美國人給你多少槍,最後下場,被共產黨拿跑了;給你多少砲,最後下場,被共產黨拿跑了;給你多少好的先進的武器,最後被共產黨拿跑了。他說我給你國民黨多少援助,最後都落到了共產黨手裡,我愈幫你們忙,等於愈幫共產黨的忙,我還敢給你們嗎?王世杰滿臉通紅回來,把這個故事講給了立法委員張九如聽,張九如講給我聽。所以今天國民黨這筆帳亂賴,說是賴美國人當時要調停國共和談,結果耽誤了他們打共產黨,耽誤了剿匪的時間,使軍事情況不利,你看「談判拖延時間,迫我停戰」,都是不正確的解釋,因為真正的原因絕不是這樣子。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蔣緯國這個回憶錄是非常有問題的,我會再繼續揭發他的錯誤的地方給大家看。

  今天呢,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蔣緯國回憶錄(下)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5-05-24 23:41:31 

約翰根史-->約翰˙根室 

汪士純-->汪士淳 

陳中雄猴鰓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