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蔣家三代接班亡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本集無字幕)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過去我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就是在漢朝的時候,有一個有名的大臣,叫做顏駟,「顏色」的「顏」,「駟馬難追」的「駟」。

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充滿了感慨。顏駟是怎麼回事呢?他是漢朝文帝時代的一個官,文帝死了以後,他又給景帝做官,景帝死了以後,又給武帝做官。

  我講的這種漢朝皇帝排的次序呀,我們是玩歷史的,都熟的不得了,好比說我們可以唸高帝,漢高祖,高帝、惠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宣帝、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孺子嬰、王莽,我們玩歷史的人都背得滾瓜爛熟,不然的話就不能夠玩這一行。

  現在呢,到了文帝、景帝、武帝,他是三朝都做了官,做什麼官呢?做郎官。有一天漢武帝到郎官署去巡視,就看到他給他磕頭,漢武帝就問他說,你怎麼這麼老了,還做這麼小的一個官呢?這顏駟就報告皇上,他說,我在你爺爺時代,就做這個小官,做這個郎官,在漢文帝時代,就做這個小官。在漢景帝,在你父親的時代,我也做這個小官。到了你這個時代,我還做這個小官。漢武帝就很同情他說,為什麼我們祖孫三代呀,你都做這個小官呢?這個顏駟就報告皇上,他說,我運氣不好,在你祖父的時代,漢文帝時代,他喜歡文官,可是我是軍人,我是武官,他不喜歡武官,所以我不得志。到了你父親,漢景帝時代,他喜歡老的大臣,老的官,不喜歡年輕的官,可是那時候我年輕。景帝好老,臣年少,喜歡老的,我年少。文帝好文,文官,臣好武,我喜歡武官,我喜歡弄刀弄槍。景帝好老,臣年少,他喜歡老的官,我呢年輕。可是到了你漢武帝的時代,你喜歡年輕的了,喜歡青年才俊。我們台灣講叫做「吹台青」,「吹台青」就是會吹牛的,台灣人,青是青年人,吹台青。你喜歡吹台青,可是我已經老了。陛下好少,你喜歡年輕的官,可是臣又老,我已經老了。文帝好文,臣好武;景帝好老,臣年少;陛下好少,臣又老。那麼經過這三代呀,我總是搭不上線,所以我現在老了。那漢武帝就很同情他,給他一個官做,大一點的官,可是他已經老得做不動了,所以他就把這官給他兒子做。漢朝有這麼一個很動人的,也很淒涼的故事。

  我講這個故事呢,就想到我們在台灣,我們在台灣的時候,被蔣介石到台灣來以後,統治了二十六年,蔣介石一路在中國統治了四十七年,可是其中四十七年中間的二十六年是統治了台灣。他死了以後,蔣經國又統治了十三、四年。換句話說,他們父子兩代就卡掉了這麼多年,四十年時間被他們卡掉了。可是蔣經國死了以後,應該在原始的接班人安排堶情A不是給李登輝,而是原始的接班人堙A是給他的兒子蔣孝文。蔣孝文跟我同歲,生在1935年,可是因為蔣孝文亂搞,外面一個說法,得了梅毒,還有一個說法就是他的糖尿病,忘了打針,結果變成一個白痴了。蔣孝文不能接班了,這個時候蔣經國的一個構想裡面,選擇了李登輝,並不是要李登輝接班的,因為李登輝當時最好的一個條件,李登輝的兒子死了,他沒有兒子。

  大家不要笑啊,沒有兒子是重要的接班條件之一,大家以為蔣經國選了李登輝,認為他老實可靠,當時以為他老實可靠,其實這個條件不是唯一的條件,重要的條件是李登輝沒有兒子,因為沒有兒子的人吶,常常野心變得很小,或者野心到他自己就停止了,我們看西班牙的大獨裁者佛朗哥將軍,佛朗哥那麼厲害統治了西班牙,結果他沒有兒子,最後他接班接不下去,所以西班牙又還給原來的統治者,他死了以後又還給他,還給原來的等於西班牙的皇朝了。李登輝沒有兒子,所以被蔣經國看中,認為你不是我們蔣家天下的一個攔截者,你是個過路。

  可是蔣孝文接不了班了,蔣經國就培植蔣孝武,蔣孝文的弟弟蔣孝武。蔣孝武這個人吶,跟我有一個緣,什麼緣呢?這個王八蛋啊,正好比我李敖小了十歲,我是1935年4月25日出生,他是1945年4月25日出生,他跟我生日同一天,正好比我小了十歲。可是蔣孝武這個人吶,花花公子,整天亂來,然後我們大家知道他這個...搞不下去了,最後光為了胰臟病的住院,就住了五十次,五十次,最後活不下去了,死掉了。

  蔣孝武死了以後,我就看到了,最後就鎖定了蔣孝勇,果然蔣孝勇也死掉了。換句話說,我們看看這個照片--

蔣介石跟他的三個孫子,這是蔣孝文(後排中間)跟我同歲的,這是蔣孝武(右立),這是蔣孝勇(左立),祖孫三代都死光了。

  當蔣孝武死的時候,我寫了一篇文章,並且還寫了一首詩。什麼意思呢?我很高興,我寫了這個詩。為什麼高興呢?我想到顏駟的這個故事,我就開始高興,為什麼呢?就是過去你們漢朝的文帝、景帝、武帝,可以壓住顏駟這個官,壓了三代,可是你們三代全都死掉了,我李敖還沒有死,所以我有這麼一個感想,把它寫成詩。

  這就是蔣孝武--

為什麼呢?蔣孝武不但參加了暗殺江南的作業,並且他對我李敖有某種程度的迫害。

譬如說,我寫篇文章說我在作牢的時候我是蒙難,我在台北蒙難,他就張開他的魔掌給我某種程度的壓力,給中國時報什麼壓力。說「西安蒙難」,「蒙難」兩個字是蔣總統專用的,你李敖說「台北蒙難」,你怎麼可以這樣用呢?這時候在美國的江南,後來被蔣孝武幹掉的江南,就寫篇文章,叫做蒙難還不可以用嗎?這兩個字誰都可以用啊,為什麼這兩個字還被蔣介石專用呢?向他抗議。

  最後蔣孝武也死了。死了以後,我們看到這個照片--

這是蔣方良,他媽媽,在哭,這個老太婆蠻可憐的。他死了以後,當時他是佛教徒,由這個性海法師--

注意啊,這個法師是有問題的一個法師。他忽然呢,穿著唐僧的衣服,西遊記裡面唐僧取經,唐僧的衣服。忽然穿著和尚的衣服,忽然又穿著道士的衣服,這個人莫名奇妙的一個人。他給他作法事,大家看到--

就這個性海法師在這裡(照片最右邊),然後大家注意一個情況,注意這個黃帶子--

法事裡面有一個黃的絲帶子,繞過了上面這個樑,然後走下來,在蔣介石的照片面前這樣下來,然後又繞上去,看到沒有,又繞下來,同顏色的喔,看起來像個麥當勞的商標一樣,所以我把它叫做「佛門麥當勞」。像麥當勞一樣,看到沒有,上去,下來,上去,下來。下來以後,跟什麼地方銜接呢?跟著蔣孝武的小寡婦銜接,看到沒有--

小寡婦在這裡,戴著墨鏡,然後這個黃色絲帶下來銜接,看到沒有--


  我看起來覺得太有趣了,太有趣了,為什麼呢?這個佛門的麥當勞要靠著這麼一個,兩邊的靈氣相通,法術相通,靠著這麼一個絲帶子傳導,像第四台一樣,有線電視,就這樣傳過去。你佛法應該無邊的嘛,應該神通廣大的嘛,怎麼搞的要搞個絲帶子麥當勞來傳達。所以我覺得這個性海法師啊,妖妄!蔣孝武辦的這些後事,本身是妖妄的。

  當時我就寫一首對聯,大家看,我對聯寫得在詩詞的標準是不文雅的,可是你們從修辭的觀點來看,這是全世界最好的對聯,大家看我寫的對聯。


  「先死後死、祖孫一脈、端賴蔣介石開陰道;」
  「婚生私生、兄弟串連、全靠經國動雞巴。」

  大家看這個結構。「先死後死」,蔣介石先死,蔣經國先死,蔣孝文後死,蔣孝武後死,「祖孫一脈」,一脈相傳,都是死。可是怎麼死法呢?死了進陰間去,可是這個地方雙關語來用,「陰道」,女人的陰部也是陰道,進入陰間的門路,也是陰道。「端賴」是全靠,就是全靠的文言文,全靠蔣介石開陰道,他不先死別人也無法跟進,他不操女人,也不會生出這些雜種來。所以這句話這樣的意思。

  然後「婚生私生」,婚生就像蔣孝文、蔣孝勇、蔣孝武,私生就章孝慈、章孝嚴。然後「兄弟串連」,幹什麼呢?「全靠經國動雞巴」,都是蔣經國雞巴動了,才惹來這些麻煩。

  大家注意這個對照,「道」是仄聲,這個「巴」字是平聲,好的對聯一定這樣結構的,第一句是仄聲,第二句是平聲。

  「先死後死、祖孫一脈、端賴蔣介石開陰道;」
  「婚生私生、兄弟串連、全靠經國動雞巴。」

  然後我還寫了一首詩,在描寫他這個佛堂的這個狀態,大家看--


「釋迦牟尼管不著」,為什麼呢?「性海和尚披道袍」,披道士的道袍,不是佛教的。「佛門出現麥當勞」,我剛才講的那個字,M型。「佛法無邊力量簿,有線電視搖又搖,一道黃帶正掃描,大雄寶殿如上朝,中有領袖在拔毛,嚇得耶穌趕緊逃,周聯華呀快來瞧,三千弱水取一瓢,蔣家寡婦正乾號,嫁到豪門真無聊,浙人其萎萎萎萎」,大家注意這個「浙」字,本來是哲學的哲,現在改成浙江人的浙。「雞巴半根命一條(一條一條又一條,如今已是第四條)」,因為死了蔣孝武。現在是第五條,為什麼?因為死了蔣孝勇。

  大家注意這個詩的特色,我跟大家談修辭,談中文,什麼是好的中文?叫一個字的韻,一字之韻,什麼叫「一字之韻」呢?大家注意啊,每個句子都押韻,都押在一個字上面,看到沒有「著」、「袍」、「勞」、「薄」、「搖」、「描」、「朝」、「毛」、「逃」、「瞧」、「瓢」、「號」、「聊」、「條」,最後這個字要轉韻(「萎」),語氣稍微緩一點。大家注意,沒有一個字相同的,看到沒有,不同音、不同音、不同音...,用一個字的,一個韻,一口氣寫完這首詩,大家才知道什麼是好的中文,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詩,或者看起來不很高雅,可是這裡面有很多的技巧,文字技巧,所以我再給大家唸一遍。

  「釋迦牟尼管不著,性海和尚披道袍,佛門出現麥當勞,佛法無邊力量簿,有線電視搖又搖,一道黃帶正掃描,大雄寶殿如上朝,中有領袖在拔毛,嚇得耶穌趕緊逃,周聯華呀快來瞧,三千弱水取一瓢,蔣家寡婦正乾號,嫁到豪門真無聊,浙人其萎萎萎萎,雞巴半根命一條(一條一條又一條,如今已是第四條)」,如今已是第五條。我這個意思給大家看,什麼是好的遊戲的文字。

  那蔣孝武死了以後,我還高興啊,還沒有寫完呀。又寫了一首詩,請大家看我的詩。

「午間電視新聞,蔣孝武死了。我以一小時,成順口溜,寫了六首」,大家看,第一首,第二首,第三首,第四首,第五首,第六首。

「蔣家三代接班亡」,接班一樣死掉了,「一個一個接著涼,孝文孝武皆不孝」,為什麼不孝呢?你媽媽沒死你先死,在中國的說法是不孝,「因為尿中有了糖」,糖尿病。

「蔣家三代接班亡,蒙主寵召全投降。孝文前年剛入土,孝武今早死在床。」
「蔣家三代接班亡,榮總醫生正當行。太平間堨芛N好,四大皆空有病房。」,四個人都死掉了。

「蔣家三代接班亡,可惜苦了蔣方良。飛越蘇聯毛子水,淚盡難再做老娘。」

  「毛子水」是台大一個教授,為什麼叫「毛子水」呢?大家注意啊,我們過去在東北罵蘇聯人叫「老毛子」,俄國人叫「老毛子」,所以我才叫做「毛子水」,用台大教授的名字來挖苦蔣方良。過去老毛子在1945年軍隊進入東北的時候,他們只是一個口號,俄文,俄文叫什麼?叫「呼嚕呼嚕慕司」,什麼叫「呼嚕呼嚕慕司」?就是強姦,到處強姦女人亂來,就是「呼嚕呼嚕慕司」。所以「飛越蘇聯毛子水」,大家注意,「飛越蘇聯」這是一個電影名字,所以你們可以注意到,文字技巧堶情A常常不經意之間,看出它的功力。「飛越蘇聯毛子水」,教授的名字,電影的名字,老毛子過來了。「淚盡難再做老娘」。

  「蔣家三代接班亡,電視播出喜欲狂。獨留李敖見美女,他們都去見無常。」無常就是閻王爺的左右。


  我作詩的時候,忽然陳平景從美國來電話,喊吶,聽到蔣孝武死了以後,大喊萬歲,高興了。所以我再寫。

  「蔣家三代接班亡,你死我活比你強。」老子還活著,你死了,「平景電話喊萬歲,中間隔個太平洋。」

  我把整個再唸一遍。

  「蔣家三代接班亡,一個一個接著涼,孝文孝武皆不孝,因為尿中有了糖。」
  「蔣家三代接班亡,蒙主寵召全投降。孝文前年剛入土,孝武今早死在床。」
  「蔣家三代接班亡,榮總醫生正當行。太平間堨芛N好,四大皆空有病房。」
  「蔣家三代接班亡,可惜苦了蔣方良。飛越蘇聯毛子水,淚盡難再做老娘。」
  「蔣家三代接班亡,電視播出喜欲狂。獨留李敖見美女,他們都去見無常。」
  「蔣家三代接班亡,你死我活比你強。平景電話喊萬歲,中間隔個太平洋。」

  我拿出我這些舊詩給大家看,告訴大家什麼呢?告訴我李敖的一個性格,什麼性格呢?就是我恩怨非常分明的。我恨你,一定是你死活不論,我要跟你算帳。可是大家注意啊,我表面上面,好像很氣憤,事實上呢,我內心深處,我是一個玩世不恭的人,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我表面上是憤世的,是生氣的,憤世的,救世的,救這個世界的。可是我內心深處,我是一個玩世的人,有我輕忽(浮?)這一面。為什麼要有這一面呢?如果你沒有輕忽(浮?)這一面,你就嘔氣嘔死了。像顏駟,被漢文帝整,被漢景帝整,被漢武帝整,活得那麼老,一輩子被他們祖宗三代壓住,爬不起來。現在呢,我李敖也是啊,我的主要敵人蔣介石,次要敵人蔣經國,再次要的敵人蔣孝文、蔣孝武,這些人都死掉了,還槓上開花,小命加一,蔣孝勇也死掉了,他們都死掉了。可是呢,可是我李敖也老了,你敵人擋在你前面,他不走,也不讓你走,他不進步,也不許你進步。我說過,國民黨這個政權,並不是一個最恐怖的政權,可是他是一個最叫人家噁心的政權,因為他自己不進步,他抱住你,攔住你,擋住你,把你關起來,不讓你也進步,他是可惡在這個地方。國民黨政權不是最壞的政權,可是呢,是最噁心人的政權。所以當蔣家三代,接二連三的死掉了以後,我呢,每次聽到他們死了,我就很高興,高興的原因就是說,喔!你們總算死在我前面,我還健在,你們一個一個都死掉了。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他們真正的情況我們知道得越來越多了,他們的內幕我們也知道的越來越多了。

  不過呢,有一句好話,我最後也要講一句,就是講蔣孝勇。蔣孝勇臨死以前跟他的醫生說,我們看到《新新聞》這一期講的,他跟他醫生說--

「我知道」,他要死掉了。醫生跟他說:「你這次進來可能永遠無法出院了!」「未料蔣孝勇祇是淡然說道:『我知道,但我要走的有尊嚴。我不要祇為了延長一兩天的生命而在身上插滿管子。』」換句話說呢,蔣孝勇最後這一點表現出這種豪門的氣魄,就是他告訴醫生最後不要急救他,他死就讓他死掉,不要急救他。

  並且蔣孝勇在臨死以前,尤其臨死以前最後這一年,他在報紙上,登了廣告,直接指斥,罵這個李登輝。他到國民黨的會堶悼h,投票,公開投了空白票,表示對李登輝的看不起,表示對李登輝的不滿,蔣孝勇這種行為是很不錯的。他在報紙上登的話,罵李登輝,罵得也很不錯,可是在我李敖看起來呢,總覺得有一點點叫做,法律叫做「當事人不適格」。

什麼叫做「當事人不適格」?這個我是借用法律的名詞來描寫這個情況。這句話該說,不該你說,罵的內容是對的,不該你罵。中國有一句古話說是強盜固然不是好東西,可是你這個強盜的領袖,你不是責備他們的人,你不是懲罰他們的人,為什麼呢?你也是強盜。換句話說,李登輝固然不是好東西,可是譴責李登輝、拆穿李登輝、罵李登輝這個事情,你蔣孝勇當事人不適格,你沒有資格罵他,為什麼沒有資格?你是他們一窩的人,你們也是利用特權、利用國民黨獨裁的統治佔便宜的人,你沒有資格罵他。雖然李登輝在蔣孝勇眼堙A在這樣一個驕傲的蔣孝勇眼堙A你李登輝是什麼?狗屁東西嘛!你是我爸爸的一條狗嘛!你是我們蔣家的一條狗嘛!今天你神氣什麼,老子還在,你神氣什麼。他顯然是這種姿態的。所以蔣孝勇他的這種驕傲是我覺得是可以肯定的,因為這種驕傲呢,才正好代表了他們過去那種豪門的氣魄,並不是因為我垮台了,或者我要死了,我就很寒酸,沒有啊。像法國的皇后瑪麗安東尼,最後她被送到斷頭台的時候,砍她頭的時候,她三十八歲,她都不在乎。我覺得她就是,我們是做過皇后的人,我們不怕死,你殺我歸殺我,可是我們不怕死,死得很有尊嚴。

  我覺得蔣孝勇一輩子是個壞東西,一輩子也沒做過什麼好事情,可是在他最後這一年,他既使以他的身份他沒有資格來譴責李登輝,可是他居然譴責了,去登了報紙,去投了空白票,我覺得他這個精神還表現出某種程度的驕傲,代表最後蔣家最後這一代的驕傲,我覺得這一點呢還勉強可以肯定他一部分。我覺得這一點呢,你死得很有尊嚴,是很重要的一點,蔣孝勇多少做到了這一點。這也就是我在慶祝他們蔣家三代死光了,並且在蔣孝勇剛死了以後,我也講他一句好話。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開玩笑式的講的一次節目。

  今天呢,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