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厚道與真理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我在上一次的節目裡面,曾經談到以前的,就是李遠哲以前的,中央研究院的院長吳大猷先生
吳大猷,我說他在物理學上有很了不起的成就
可是他做為一個知識份子,他跟蔣介石的關係太好了,他有很多可議之處
有人就跟我講,說現在吳大猷已經被李登輝給趕下來了,一個人住在一個小房子裡面,生活也很苦,你李敖這樣子講吳大猷,是不是不太厚道了
我說這厚道不厚道啊,有我的一個標準
我跟人的關係是不談厚不厚道的,是談真理的,談是非的
在談真理、談是非之中呢,也可看出我厚道的那一面
我舉個例子
我談過吳心柳,就張繼高的事情
大家說你揭發了吳心柳冒充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是不是不厚道?
我的答覆是說,第一,我只談真理,談是非,談真假,不談你們這些厚不厚道的問題
第二點,我的厚道那一面別人都不知道
我在揭發吳心柳的這個事情冒充燕京大學的時候,吳心柳的親人曾經側面找到過我,談他如何對不起他太太的事情
我跟他們不來往,我不要介入這個事情
換句話說,對吳心柳這方面的部份,我還非常厚道,我根本不過問
關於吳大猷的事情,我回憶起一個故事來,給大家聽
在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七號,電視上面有一個節目,節目叫「強棒出擊」
當時有一個問題主持人問觀眾,說是"財富",我們有錢啊,"財富不如王永慶",趕不上王永慶,"學問道德要當如誰",要學誰呢?
答案是說,群眾的答案是說"吳大猷"
吳大猷在學問方面,我講過在他的專科部份呢,我們覺得他很了不起,可是在道德方面呢,我覺得很可議
可議的部份並不是說,我上次所揭發的,他如何收了一個乾女兒,然後跟乾女兒上床,這個我覺得還不只這些
有一個嚴重的事情,我講給大家聽
我講過台灣科學教育如果有問題,有一個人負最大的責任,他就是吳大猷
因為吳大猷前後主持並且推廣這件事情,前後有三十年之久
當時他在中央日報以筆名叫洪道的筆名寫了很多談科學的小品文字
當時台灣有一個有名的出版業的工作者,他的名字叫做林秉欽,就林秉欽先生

他有一個出版社叫做萌芽出版社
林秉欽先生是一個最勤勉的、最了不起的在出版界的一個工作者
他對出版業非常有熱情,他跟我說啊,他這個書打開,他聞到書的這個油墨就感到很興奮,他對出版業是這麼有熱情的一個人
他就很佩服吳大猷
結果他就把蒐集了很多吳大猷的這個寫的小文章,談科學的文章,有一部份還向我這邊要去的,就我也幫他忙,蒐集了一篇,他就出了一本書叫做「從嬉皮學潮到反科學」
這句名字呢,這句從「從嬉皮學潮到反科學」,這是吳大猷先生的一篇文章的題目
大家請注意,這種事情在二三十年以前是很普通的事情,為什麼呢?
那時候出版法規定不那麼嚴格,這個你的文章我轉載就轉載了,別人的文章用了就用了,不是那麼嚴格的
可是很不幸的,這樣一個佩服吳大猷先生的這麼一個出版業工作者,他印了這本書以後,吳大猷居然要告他
他告他無所謂,他到了美國去,在美國吳大猷在美國,台灣是他的代理人,是誰呢?
就是小官僚錢復的爸爸錢思亮,那個時候就是台灣大學的校長,後來做了中央研究院的院長,在學術界跟政界都有他的黑勢力
吳大猷透過他去告林秉欽,結果很有趣,在法律上判決判不了他的罪,出版法沒有這麼一個嚴格的規定
結果錢思亮運動法院的力量,說非判他罪不可,最後判了他兩個半月的這個坐牢,不許易科罰金喔,要坐牢,兩個半月
結果這個案子到了最高法院又推翻了高等法院的判決,可是罪名不一樣,又改了罪名,可是結果呢還是兩個半月
所以林秉欽就為了這事情坐了牢,坐了兩個半月牢,錢思亮還說不要給他易科罰金,就是要他坐牢,就坐了牢
而整個的過程,給林秉欽寫信的行文,都是用當時吳大猷所主持的長期發展科學會這個公文,公家的機關、公家的人員替他辦這個事,打這個官司
結果有這麼一個很不幸的結果,就是告訴我們,一個崇拜吳大猷的一個年輕人,一個有興趣幫他發展他的,吳大猷的科學思想的人
吳大猷透過了錢思亮,竟用了這樣子一點都不厚道的方法,毀掉了一個青年人的前途跟他的出版社
你可以警告他說以後不要再印了,或者以後你要再印多少,你算版稅給我,都可以嘛
何必一開始就毫不由分說的置人於死呢
並且按照法律上幾乎都不成立的一個案子,還要
兩個半月還要坐牢,一般人判了半年都可以易科罰金的
這完全是一個變相的由學術透過政治的一個迫害,這就是錢思亮來主持的一個卑鄙的事情
我覺得吳大猷他可以厚道一點的面對這個問題,結果沒有
他一開始就是要用這個方法,告人的方法,刑事上的告訴的方法,要置別人於死地,置別人於這個坐牢的地步
我認為吳大猷這個人太不厚道了
這也就是這幾次我一再提到他,並且責備他的一個歷史背景
你們說我李敖不厚道,我告訴你,真正不厚道的人的作風在這個地方
厚道不厚道坦白講,這個問題不要來問我
為什麼呢?
我講過我是不跟大家交朋友的,我就是公事公辦的
我這個人的自己,我跟大家是用談真理的、談是非的
談是非的面前,不管朋友不朋友
真理面前,不管朋友不朋友
所以我講過一句名言「我李敖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真理」
所以我談到吳大猷這部份才談到,什麼是厚道?大家記得吧
在武昌首義的時候,就是武昌起義的時候
當時武昌起義以後呢,希望找到一個清朝政府,滿清政府的一個有名的軍人帶頭一起跟革命黨合作
他們找了半天就找到了,誰呢?
就是後來做了中華民國的副總統的黎元洪
黎元洪當時在武昌起義的時候,他是清朝的陸軍堶情A算是軍頭堶惘a位最高的,他是一個協統,算是很高的一個職位的人
他呢不肯幹,鑽到床底下去
結果革命黨這個...他的手下把他從床底下拉出來,強迫他要等於宣佈跟革命黨合作,他也就合作了
他的外號叫黎菩薩,什麼叫黎菩薩?
就是真的厚道的人
好比說你跟黎菩薩講,你說啊李登輝說了你壞話,黎菩薩什麼反應啊?
他說,不會啦,不會啦,李登輝跟我是好朋友,他不會講我壞話
他是這麼樣的一個人,就是絕對厚道,你任何的這個話進去,他都給你化掉
所以當時大家用他來做了一個呼應並且幫助武昌起義的一個人
當然啦他也得到好處,他就做了,後來做了中華民國的副總統
請問,我們拿他跟李登輝比比看
黎元洪他當時是做了副總統,運氣很好當了副總統
可是當袁世凱想當皇帝,總統袁世凱想當皇帝的時候,黎元洪不合作
他可以跟他合作,他不合作
可見呢這個黎菩薩雖然是好好先生,很厚道的人,可是大事不糊塗
在緊要關頭,他把自己的地位站得很好
所以可以看到他後來做了接班人也是,這個人還算是個非常規矩的人,不像李登輝這樣子亂來的,也佔了便宜可是是亂來的
黎元洪的例子告訴我們什麼叫做厚道,什麼叫做厚道
我過去也舉過例子,當時也是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在台灣哪
有一天自立晚報登了一個消息,講說胡適發表什麼什麼談話
胡適有沒有講過這個話呢?
沒有講過
自立晚報的老闆登出來以後發現可能這個話沒有講過
結果就去問胡適先生,說我們報紙堶惜@個記者採訪你說你講了這些話,你講過沒有啊?
這胡適說啊,想了一下說,說我講過,那句話就是我講的
事實上他沒有講過,他為什麼沒講過要承認呢?
厚道
他說:如果我否認的話呢,那個記者,就毀掉了一個年輕人的、一個記者的前途
他說:我不要毀掉這個前途
他說:我講過也沒什麼了不起,我就講過算了
他就承認了
這個厚道呢,這個即使在台灣人堶情A像彭明敏也有過啊
那時候蔡同榮,說是冒充彭明敏的簽字到外國申請獎學金
結果外國人去追查,查到了彭明敏這裡,彭明敏發現這個簽字不是他簽的,這封信不是他寫的,可是簽的是他的名字,這個別人代簽的,冒充的
可是他為了不願意毀掉蔡同榮的前途,他就承認了,這個東西是他寫的
所以我的意思,這種厚道不厚道呢,因人而異,因事情而異
那彭明敏對我李敖忘恩負義就不厚道,可是在這件事情上面你不能不說他很厚道,他對蔡同榮的前途,他保護的很好,他還是很厚道
所以我的意思,厚道不厚道呢,並不以一般人我們習慣上所說的為標準,而要看事情而定
我李敖是標準是這種方法的
還有些人他厚道到什麼程度呢
厚道到這個,我們講中國一句古話叫這個「犯而不校」

「犯而不校」這個也是曾子的話,什麼意思呢?
就是你不斷的罵我,你不斷的侵犯我,不斷的污辱我,可是我不跟你計較,我不跟你「犯而不校」,我跟你不計較
我記得當時有一個文星的時候,那個老闆的父親,就是中央社的社長蕭同茲先生
他的一個李晉芳律師告訴我他一個故事,說蕭同茲先生他的敵人是可以利用敵人的優點作戰,什麼意思啊?
好比說很多人罵他,罵他什麼意思呢?
因為他不吭氣,罵了就罵了
所以當時胡秋原拚命的罵蕭同茲,說他很多事情,與事實不符的
可是蕭同茲不作答辯,他不答辯
所以當時這個律師李晉芳律師就讚美蕭同茲先生,說別人像胡秋原是利用敵人優點作戰
我們都利用敵人的弱點作戰
可是他利用敵人的優點,為什麼呢?
這個敵人是個犯而不校的這種性格,就是你罵他,他不吭氣,你隨便怎麼罵他,他不吭氣
他的優點是這個所謂厚道,他不吭氣,所以你拚命罵他
因為利用他優點可以作戰,他不吭氣
我李敖不是這樣的人
我李敖是覺得這種事情可以說厚道了,可是不講究是非的
所以我對這方面呢,我很佩服的一個人叫做李光耀
大家注意到,我佩服他那一點呢?
任何人罵了李光耀,新加坡的這個頭子,法律告你,他的政敵沒有一個例外
你誹謗他,所謂罵就是誹謗
說了不真的話,你誹謗了他,他到法院去告你,搞個一清二楚
這就是我李敖的性格,我們是談是非的,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
這個地方跟厚道不厚道沒有關係,我們談呢,是真理
所以我的結論是什麼地方呢?
結論就是兩行字

就是我們「待人接物要厚道」,可以厚道
可是「追求真理須刻薄」,為什麼刻薄?什麼叫刻薄?
因為追求真理要刻薄的時候,我們才知道才會認真,不斷的每一個細節我們都查得很清楚
我們的一句俗話叫「老吏斷獄」
那個老的那種古代的官,他既是司法官,也是行政官,所以古代的縣太爺可以審案,就是他是行政跟司法是混在一起的
可是那種老吏,那個資歷很深的人,他那個斷獄,他來審判司法的事情,他能夠搞得很清楚
我們這種方法呢,就是刻薄
刻薄呢就認真,追求真理就是要認真
追求真理用那種含含糊糊方法,這個不是追求真理
所以我記得以前天主教的一個主教叫做于斌
于主教講了一句話,他說:「我做學問是不修邊幅」,「不修邊幅」就不刮鬍的這種
這個是不可以的
你做人可以不修邊幅,你可以厚道,可以隨便,可以這個
可是做學問是要認真的,不可以不修邊幅的
所以不可以不修邊幅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了什麼呢
看到了一些結論出現了
什麼結論呢?
就是我們要追求真理就是要認真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美國的一個專欄作家叫皮爾遜

你注意這個人
他是當年美國裡面最有名的專家,他被人告過多少次呢?
被人告過二百七十五次,上法院被人家告過
他花在打官司上的錢呢,總計大概有兩億美金
換句話說,在五十六億五十七億台幣以上,花了相當多的錢
他專門揭發人的隱私
所以從美國總統杜魯門都罵他這個狗娘養的,都罵他,大家對罵
可是他的本領就專門揭發別人的,用證據來打倒這些政治上的這些醜惡的臉
他一輩子只有一次失手,就是他批評到麥克阿瑟將軍,就是我們台北市的麥帥公路,這個麥帥
那麼麥帥就要告他
那告他,他又打輸了官司了
結果被他找到一批證據,就麥帥寫給麥帥自己的情婦的一些情書,被他找到了
那他就跟麥帥談判
你要再告我,我就公布你這些情書
結果麥帥沒辦法,就只好撤回
所以這個皮爾遜就是這種人,他一輩子不講不談厚道的,一輩子談來談去就談是非
每一個人的是非,那些政治人物的那些醜史,一件一件一件一件被你挖出來
打官司去打,二百七十五次官司,我們都打
他在美國裡面最有名的最難纏的一個人
所以我過去在文星的時候,人家說有一個口號說李敖很恐怖,它叫「送你上文星」,文星雜誌把你登出來
現在有一個說法就是「送你上笑傲江湖」

就是我李敖有本領把你送上去,就是到笑傲江湖裡面咱們談清楚,到底是什麼,是非我們談個清楚
我記得過去自由中國時代,當時胡適就寫篇文章勸雷震、勸殷海光,當時胡適寫了一篇文章的名字叫做「容忍與自由」
那個意思就是說,我們不但要提倡自由,可是我們還要容忍那些其它那些言論,容忍比自由還要更重要
這句話一般人以為是胡適說的,事實上是胡適的老師說的
當時殷海光就很不高興,殷海光就質問,質問胡適說:你怎麼可以向我們說容忍與自由呢?你要叫我容忍什麼呢?
你胡先生應該叫那些有權有勢力的人,政治上這些有權有勢的人講容忍吧
他要容忍我們嗎?為什麼我們要容忍呢?
那胡適講了一句話,很有趣,他說:我們不要忘記,我們也是有權有勢的人
我們這些知識份子,我們沒有錢,我們沒有刀,沒有槍,沒有特務,沒有警察,我們都沒有
可是我們也是有權有勢的人,為什麼呢?
我們有我們的力量啊,我們的力量就是我們訴諸人類的良知,我們拿出真理來使人家相信我們,這個就是我們的力量啊
所以以前一個所謂西方的哲人講的話,說「知識就是力量」,可是真的知識才是力量,假的知識不是力量
所以胡適講這個話我覺得很對,就我們也是有權有勢的人
我李敖光棍一個人,獨來獨往一個人,我不加入任何的黨,什麼人我都要跟你幹,我們有我們的勢力啊,也有我的勢力範圍,也是有權有勢的
當然這種權勢不是表現在武打上面
我記得我不認識的一個朋友,他叫做王羽
他講過一句話,跟時報周刊的編者講一段話
王羽說: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李敖
為什麼呢?
他說我們每個人都有仇人,可是李敖有仇人哪,他就寫文章罵你這個仇人,這個仇人遺臭萬年
可是我王羽有仇人呢,我沒辦法,我怎麼樣呢?
只好一個一個去打,去揍,去打
可是打的結果,打得我好累呀好辛苦呀,就發現他這種消滅仇人的方法,非常的辛苦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作風不一樣
我的作風就是我們用真理的方法,訴諸這個方法,可是我們是不講究交情的
最近我批評到中央研究院的院士
前一陣子也批評到林雲大師,林雲
批評到林雲的時候,這個林雲在魚夫的節目裡面,魚夫就問他
就前一陣子魚夫問他說:李敖說你林雲是妖僧,你有什麼看法
這個林雲很有風度,林雲講這個李敖是寫文章那麼好,我非常佩服他,他在過去的恐怖時代呢,也勇於抵抗黑暗勢力,我也佩服他,李敖的父親是他的老師,他也很感謝
滿口就這個話,絕口都不談為什麼是妖僧,絕口不談,談的都是李敖的好處
我們表面看起來,林雲是很有風度,我也承認他很有風度
可是呢他談的不是是非,是非問題他躲開了,就是我不要談是不是妖僧,你李敖批評我我搞迷信的事情,我避免談
前一陣子我談到了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叫做張灝,在歷史系比我高兩班的老同學,我批評他
他是研究譚嗣同的所謂專家,還寫了一本書
我就笑他,我在節目裡面公開講,我說他說譚嗣同活了三十六歲,什麼時候活了三十六歲啊?
連譚嗣同的年紀都搞不清楚,這樣還做什麼專家呢?
後來張灝回美國的時候,臨走就跟陳宏正,我們的一個老朋友,對文化思想非常熱心的一個朋友陳宏正講,他說你告訴李敖,我認錯,我謝謝他
換句話說呢,我李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談交情的,也不談什麼厚道不厚道的,我就是要把你講個一清二楚,這就是我的本領
所以我常常講過,我上次提過,大家一般對我李敖不了解的人,常常用一個字就把我否定掉了,一個「罵」,喜歡罵人,「罵」
我上次講過,再重新講一個
我們常常用很多字,一個單獨的字眼把我們自己給封閉了

好比說軍閥時期,說一個「赤」字,指共產黨,一個赤字抹殺了一切,別的都不要談了
國民黨用一個「匪」字,抹殺了一切,都不談了
上海人講說「卵」,上海人做個手勢說「儂是一隻卵」,上海人的話,「儂是一隻卵」,你是一個睪丸
換句話說,一個「卵」字就把你一切優點全否定掉了,「卵」
那現在我們也會說,一個字,一個「罵」字就把你一切都否定了,他喜歡罵人,他的一切內容我們都否定掉了,這不對的
好比說我們現在常常用的,說這個人哪「譁眾取寵」,「譁眾取寵」這四個字就把一個人的言論封殺掉了
那還有人他們說,最近罵一些人說他是「失意政客」
為什麼譁眾取寵就不能講話呢,那一個人不是譁眾取寵呢?
譁眾取寵就是取得了群眾的注意,然後得到群眾的喜歡
譁眾就是取得他注意,然後得到他的喜歡
那一個人不是這樣子呢?
那一個歌星,那一個電影明星,那一個政治人物,那一個人不是這樣子呢?
所以譁眾取寵不是一個罪狀,我們常常用這四個字抹殺了一切,是錯誤的
像這「失意政客」,失意政客為什麼不能講真話呢?
我覺得蔣緯國失意了,講的就是真話
蔣孝勇失意了,講的有些真話,只是說他講出來以後,我們覺得很好笑,這為什麼不早說,我們覺得跟他不相稱
事實上呢,魔鬼也可以引證聖經,他們可以講真話
所以今天呢,我反覆的談到了厚道跟真理的關係
講到了待人接物可以厚道,可是追求真理我們要刻薄,是不可以厚道的

今天呢 講到這裡

 

[註:感謝網友jarvisdd的指正與補充]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厚道與真理 
發 表 人:jar 
公告日期:2003-12-05 12:23:36 

翻印他人著作 林秉義被判刑 

本報訊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吳大猷,自訴台北市仙人掌出版社負責人林秉義翻印他的著作,頃經台灣高等法院判決,林秉義被處徒刑二個半月。 

吳大猷博士係指控林秉義以新台幣五千元的代價,向案外人李敖買得他在報章上發表的文章四十一篇,於五十九年十一月廿日未徵得同意,擅取其中一篇作品「從嬉皮學潮到反科學思潮的萌芽」,將該文題目中的「思潮的萌芽」五字刪除,以「從嬉皮學潮到『反科學』」為題,並載明「吳大猷著」出書,侵害他的著作權。 

【1972-12-02/聯合報/03版/第三版】 

忘恩負意--->忘恩負義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厚道與真理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3-12-05 12:33:36 

看到他後來做了接班人也是,這個人還算是個非常規距的人,不像李登輝這樣子亂來的 
--->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