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你沒有度量,我還有人格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jarvisdd 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今年,我講過是西安事變,幾十年過去的一個重要的一個結束
因為它又十二月了
西安事變是十二月十二號,當時1936年十二月十二號
那現在眼看呢,就1996年就來了
換句話說,西安事變對我們,非常遙遠的一個時代
可是呢,我講過一個悲慘的故事
就是西安事變堶,兩個主角
一個是張學良,我們都知道
我上次也提到,他老先生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開始認同了這個關他的勢力
到今天為止,他還沒有完全的批評蔣介石
或者回到中國大陸去
另外一個呢是楊虎城將軍
我講過了,他最後被蔣介石暗殺了
他被殺掉了,他的兒子,小兒子被殺掉了,小女兒也被殺掉了
他的秘書呢,小孩子也被殺掉了
秘書們,夫婦也被殺掉了
隨從的副官都被,用刀暗殺殺掉了
殺死在那堜O,殺死在叫做"戴公祠"的地方

這個看起來就是非常恐怖的一個地方
這戴公祠,殺死在這個地方
後來屍首澆了硫酸埋起來了,我都說過了
可是這邊我要順便講一個故事
就是楊虎城被殺的時候
楊虎城出身呢,是同盟會的老會員
他是老革命黨
當年他們在群雄逐鹿的時候
他的一個敵人叫做郭堅
有一次楊虎城就跟郭堅打來打去
楊虎城受傷了,受傷的時候呢
他必須到城堶,到西安,西安城的這個大城裡面
大的醫院裡面,去救他自己
所以他就化妝跑到這個醫院
西安的醫院堶悼h了
可是醫院呢,這個西安的勢力範圍,在郭堅
在他的對手啊,郭堅的勢力範圍以內
楊虎城在醫院堶,關在病房,就躺在床上
忽然有人就敲這個門
就喊,說,虎城啊,我來看你
這楊虎城就躺在那,拿出槍來
就是他一邊在堶掛i病,一邊就拿出槍來,對準了門口
說,是誰
他說,我是郭堅啊,我來看你
他的敵人特別要殺他的,在敲門
楊虎城拿出槍來說,你不要進來
你進來,我就把你幹掉
這個郭堅說啊,我來看你,我是要慰問你
我要殺你,我還這麼囉嗦嗎
我衝進來,帶人來,就把你幹掉了嘛
我現在很禮貌的敲你門,是來看你病
你神經兮兮,那我就不要看你了
可是我還是帶東西來了
帶什麼來了呢,帶了錢來了
一包錢我放在門口,給你看病用的,你記得
放在門口,走了
這楊虎城就偷偷的下來
一聽呢,門外沒有聲音,開了門一看,果然是錢
他很感動,他的敵人這麼樣的寬大
在他生病的時候,並沒有趁他於危,還來看他
後來呢,兩個人還變成好朋友
郭堅後來被馮玉祥他們幹掉了,三十三歲就死掉了
這個故事代表了什麼呢
代表了,政治鬥爭歸政治鬥爭
可是,在大陸以前的,早期的,爭霸天下的,群雄逐鹿的那個時代堶
有很多這種英雄人物啊,他們很有氣魄
敵人歸敵人
可是有相當大的度量,互相,與你周旋


這個故事呢,使我念念不忘
我想想看,在國民黨統治的勢力堶
有沒有類似的這種有度量的例子呢
我就一再想來想去啊
我想到一個我所認識的一個人
他已經死掉了,一個老先生,他的名字叫做蕭同茲
蕭同茲他是國民黨的中央社,做了三十年的社長
中央社有今天都是他的功勞
過去的社長只是短暫的過客
他呢,真正使中央社由一個小的辦公室,擴張成國際性的新聞社團
是他的功勞
蕭同茲有什麼特色呢
他的特色就是他的度量是超乎常人的
這是蕭同茲先生的照片

他的度量是超乎常人的
怎麼樣的超乎方法呢
我舉一個例子
蕭同茲到了台灣來以後啊
被蔣介石就一個命令,就下去了
他做了三十年的中央社社長
可是呢,由於董顯光,當時駐美大使,告密
告密呢,就把他啊
蔣介石他到飛機場送董顯光上飛機
回來以後到了中央社
就被通知說,你下台
所以蔣介石就天威莫測
你雖然給我幹了三十年,讓你下來,你就下來
蕭同茲下來以後呢,生活怎麼辦哪
那時候啊,國華廣告公司許炳棠先生請他做社長
就做董事長了
那麼世新,就是現在我們的世界新專
世新學院,當時也請他做董事長
後來這個榮星保齡球館,就辜振甫先生的弟弟,辜偉甫
辜偉甫先生也請他做董事長
那時候呢,國華廣告公司就準備了一輛老汽車
那個榮星花園呢,這個榮星的保齡球館,辜偉甫呢,就送他個司機
一個王司機,台灣人,給他開車
所以那個畫面很有趣
是一個老爺汽車,後面坐一個老先生,前面有一個老司機在開
可是這個老司機,這個本省人,脾氣很大
有一天晚上蕭老先生請客
請完客以後就請這個王司機,老司機姓王
請他一個一個送客人回家
這個老司機一邊送客人回家,一邊就回頭罵這個客人說
你們這些有錢人夜埵Y飯,害得我們不能下班,還送你們,一個一個送
就抱怨
後來呢,這個蕭老先生再請客的時候
他的客人就說,我們吃完飯,自己走好了,不要送
這蕭先生就問,為什麼不要送呢
有人就透露給他,說你的司機罵我們
這個蕭老先生就把他的王司機找來
跟王司機說你不對,你怎麼可以罵我的客人呢
你送客人回家是禮貌嘛
你怎麼可以罵我的客人呢
這王司機也很有趣,也不講話
把口袋堶惜@掏,掏出來汽車的鑰匙
往桌子上面一放,轉身就走了
什麼意思啊
老子不幹了
這車的鑰匙還給你,我不幹了,走了
可是一般人,我們,你或者我
我們每一個人遇到這個情況
我們的反應是什麼呢
我們的反應是說,再找一個司機嘛
再請一個司機來,就好了嘛
可是蕭老先生不然,他怎麼樣呢
他開始坐計程車,連續坐了半個月
然後找來了,當時介紹王司機到他家堥茠漱雯苳H
跟這個介紹人說,你去找找王司機看
這個半個月來,他在幹什麼,你問問他
你告訴他,說我蕭老先生,在他離開以後
我並沒有另外找司機,我是等他回來
可是回來的話呢,有一個條件
要承認錯誤,要寫悔過書
結果呢,他這個朋友就去找到了王司機
就跟他說,老先生等你回去喔
他坐了半個月的計程車喔
他沒有找別人喔,等你回去
這個王司機一聽啊,很感動,很感動
然後就回來了,並且向蕭老先生寫悔過書
從此他這個罵客人的壞習慣,也就當然就不再發生了
到蕭老先生七十九歲死的時候
那時候我正在坐牢
後來我聽說啊,這個王司機哭得很難過
他是本省人,很難過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了,在這麼一件事情的處理方法
他的處理方法跟你跟我不一樣
照我們的處理方法
司機走了再換一個司機
他的處理方法呢,他用自己坐半個月的計程車的方法
來感動你這個司機,使你司機再回來
什麼原因呢,就他保留一個記錄
就是我蕭同茲,我蕭同茲這一輩子辦中央社
辦了很多活動,搞了很多革命,交了無數的朋友
可是呢,沒有一個朋友或者為我服務過的人
可以跟我不歡而散
沒有這個記錄,不可以的
他不允許別人跟他不歡而散
可見呢,他這個度量是多麼大
大到可以最後包容別人,感化別人
所以我認為我所認識的老國民黨堶掠
蕭同茲先生,到今天我很懷念他
我過三十歲生日時候,他還特別跟我照相
我覺得這個老先生,是非常的有度量
這個度量是我們想不到的
他的學歷並不很好,他在湖南,這個等於是一個工業學校畢業的
當時毛澤東沒有錢,窮的時候,他也幫助過毛澤東
他們這種革命黨,他並不是很好的學歷
可是呢,他對人情世故哪,非常的練達
我們中國有一句古話叫"人情練達即文章"
你這人情練達的時候呢,就等於會寫好文章一樣
人情練達是很重要的


我講這個故事證明什麼呢
證明了搞政治要有他的基本的度量
沒有這種度量啊,就是台灣目前的政治人物的搞法
為什麼呢,他們並沒有度量,能夠容忍別人
那麼他們不能容忍的時候,怎麼辦呢
他們就開始做不同的手腳
最近呢有一個最有趣味的手腳出現了
最近台灣有一個雜誌,就大的菊八開的
我們看時報週刊哪,算是菊八開雜誌堶掖怚翱ㄙ
還有很多雜誌呢,也是菊八開的
這個有一個雜誌叫做獨家報導
這個雜誌的負責人叫沈光秀,就是沈野
他是新同盟會的重要的幹部
新同盟會這個團體,我常常奚落這個團體
這個團體本身他們這些人
有一次,上次我在台大校友會館
他們請我做一個談話
我當場啊,我說你們這個新同盟會最好解散掉算了
為什麼解散,他們笑
我說,因為你們這個團體給我一個印象
就是比較右派的思想,太濃厚
當時馮滬祥也站起來反駁我
說這個我們並不是右派的
當然他們有他們的立場
我覺得這個團體比較右派
他們好像鎖定了一個目標,太狹窄了
好比說,這個李登輝
我認為李登輝當然是該批評的
可是完全批評李登輝
我覺得這個就太狹窄了
這個沈野在獨家報導堶
他們就一直在批李登輝,批得很重
後來呢,就宣佈要出一本書
這個書的名字叫做"總統叛國"
據我的消息是這樣子的
李登輝對這次林洋港跟郝柏村給他的公開信堶
最介意的,最耿耿於懷的
就是你說我毀黨叛國
叛國兩個字啊,李登輝是最介意的
他不認為他叛國
我上次在節目堶惜]談到了
我引了美國第三任副總統布爾
他這個叛亂的事件,叛國的事件為例
就是說,他想在美國密西西比河的部份哪
搞一個獨立王國
這種在美國人眼奡N是叛國
所以李登輝想搞獨立王國
在台灣搞獨立王國就構成叛國的解釋
所以林洋港跟郝柏村
他們這封信堶,他們寫的時候
以他們的文化水平,不可能知道美第三任副總統布爾的這個例子,這個叛國的例子
等於呢,我認為呢,說李登輝叛國也沒有錯
可是李登輝非常的介意
所以當沈野他們要印這個"總統叛國"的這個書的時候
就發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出現了
就是啊,忽然總統府的秘書長吳伯雄出面跟沈野聯絡
說來去看他
這吳伯雄就到了獨家報導的辦公室
那天是禮拜天
然後就秘密達成一個約會,什麼約會呢
就是李登輝在他的總統府
安排了時間要跟沈野談一談
然後呢就發生了這個秘密的會見的事情
沈野就到了總統府
然後李登輝就跟他談,談了一個多小時
最後的結果就是"總統叛國"這個書啊,忽然不出了
在市面上也不上市了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是呂安妮告訴我的
當時獨家報導拼命在炒作呂安妮跟王文洋這個事件
我們看到的第一個呂安妮跟王文洋那個照片
呂安妮穿著中裝,王文洋這邊是西裝
那個照片有名的,第一次就登在獨家報導
那時候沈野整天就要呂安妮提供資料啊,什麼什麼
呂安妮到獨家報導去以後,後來跟我說
她說,李先生有一個事情好奇怪啊,好奇怪,好奇怪......
我說,什麼事情啊
她說,我聽到沈野在那兒發脾氣,在那兒指揮
說這個"總統叛國"的書啊,一本書都不可以流出去,全部要收回
全部要...管制得很緊
可是我覺得為什麼做這麼一件事情
既然是那樣子強烈批評李登輝的書
為什麼忽然就這樣子就...又把它收回呢
我笑,我說這堶惘酗撜
不過我覺得呂安妮看法很敏銳,感覺也很敏銳
她發現這個事情怪怪的
那麼現在由於這一期的"新新聞"的報導
我們完全清楚了真相
"新新聞"在459期堶掃籵鴗F這個事情

並且訪問了沈野
沈野說,外面說我拿了三千萬,那是胡說八道
沈野不承認這個事情
不過在訪問的過程堶,有幾個重點,我順便表示我的一個意見
沈野是說,吳秘書長,就是吳伯雄
是九月二十七號到辦公廳去找他
然後就是見到李登輝
他見到李登輝的面的時候呢
還表示意見,當面還說,表示了抱歉
大概是,總統啊,抱歉
那李登輝就說啊,沒有,沒有,但是你每一篇文章,我都看過了
然後兩個人就談起來了
沈野就說了很少的話
因為他說,在禮貌上應該讓李登輝多說一點話
那李登輝就跟他講了很多話
講了很多話呢,這堶惘酗@個問題就,出在那堜O
他說,我們應該給李登輝一個機會
所以呢,為了給李登輝一個機會,我把這個書,他把"總統叛國"這個書就把它收回了
不但收回了,甚至給這個書寫序的,像我的老朋友,我們東吳大學歷史系的同事
像曾祥鐸,他寫的序,他連那本書都看不到
然後就把這個收回了
可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就出在這一點
他後來跟馮滬祥
沈野跟馮滬祥見過面
沈野這樣向馮滬祥說,當時答應不出"總統叛國"這本書
還有他自己在專欄中不批評李登輝
主要原因是人情的壓力
因為李登輝跟他見了面
吳伯雄也跟他見了面
然後這馮滬祥就表示異議
沈野說,只要我們約束李登輝不走台獨的路呢,這我們的目的達到了
那馮滬祥就問這個沈野說,可能嗎
沈野呢,當時沒有吭氣
這整個的過程堶,就這麼一個故事
可是這個沈野說的理由呢,是很奇怪的

他說,李登輝能夠禮賢下士
他說,算是我給總統一個人情
我認為不出這本書,有成人之美
人家有這種期盼,我如果答應了也是一種好事
既然總統表示他反台獨,保護中華民國
那麼這本書我就不出嘛

他也願意不出
這點呢,我就不清楚了
為什麼呢,你不出這事情是給李登輝一個機會
可是呢,我感到李登輝有沒有給你一個機會呢
李登輝這本"經營大台灣"到現在還在賣啊

還在一刷一版地在賣啊
"經營大台灣"堶掖怮嶀@部份,就是收了他跟司馬遼太郎的對話啊
我請問李登輝有沒有把他自己的書收回來不出呢
他的書在賣,你的書不要出
為什麼李登輝不給你一個機會
而反過來你給他一個機會呢
這是我們最最不能了解的,最最不能了解的


當然我李敖的本領呢,都是超乎一般人的想像的
雖然這個書被沈野全部管制了
可是事實上呢,我經過秘密的管道
還是看到了這本書的目錄啦,序,我還是看到了
這個序,它堶掩,標題它說"為國民爭人格"
這句話,不客氣的說,最早是我提出來的
為什麼我提出來叫做"為國民爭人格"呢
最早我大概記得,我講過李登輝的情況,今天呢,就像當年的袁世凱
大家注意中華民國的總統,第一任總統是袁世凱,孫中山不是
孫中山是臨時大總統,正式的中華民國總統第一任是袁世凱
可是今天到了台灣以後,歷史整個被改寫了
你看看今天幹什麼呢
今天我們在選舉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
對不對啊?
不對,為什麼呢
第九任總統,換句話說是從蔣介石他們這個國民大會開後,開始起算的
換句話說呢,1948年以前的,這中華民國37年的
從元年到37年的總統都不算,從新起算
現在變成說只有九個總統,只有八個
現在我們明年呢,就是等於這個1996年
這個目前要選的這個總統啊
算是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
這是胡說八道,絕不是第九任總統
換句話說,我們可以知道歷史在被歪曲
第一任的總統是袁世凱
袁世凱做了總統以後呢,後來想做皇帝
大家都知道袁世凱要做皇帝
當時大家都不敢講話
可是只有一個人站出來講了話
這個人過去我提過他
了不起的知識份子叫做梁啟超
他寫了一篇文章叫"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
異哉,好奇怪啊,所謂國體問題者
他寫了這個文章以後
袁世凱就花了多少錢來收買他
希望他不要發表,梁啟超不肯
梁啟超真是了不起的學者,了不起的大儒,發表了
然後袁世凱又給他威脅利誘都無效
最後袁世凱下令殺他
當然梁啟超也很機警的
從天律跟他的學生
他的學生先跑掉了,蔡鄂,蔡東坡
就發生了"雲南起義"
所以最後由於"雲南起義"
他們開始反對袁世凱
最後袁世凱在六月六號嘔氣死掉了
所以這個事情成功了
反對袁世凱成功了
當時梁啟超有這樣的勇氣
不受收買而發表了這個文章
冒著生命的危險,發表文章
梁啟超他的文章堶惜@個重要的重點
叫做"為國民爭人格",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袁世凱是壞蛋,你不守誠信
你做了總統以後,要做終身總統
做了終身總統以後,還要做皇帝
我們不怪...甚至不奇怪
因為你根本就是個壞東西,並不奇怪
我們奇怪的是說,你這樣子一再地騙我們,一再地不守誠信
而我們不站起來反對你,不站起來抗議
不站起來寫文章,不站起來發表文章
我們沒有人格了
我們被你屈辱,被你羞辱,被你欺騙,被你作弄
而我們不站起來反對你
我們人格有問題
你人格當然有問題,你不在話下,不稀奇的
可是呢,我們人格有問題了
這時候呢,所以我們要為國民爭人格
那沈野在這書的序堶惟O,標題也是
等於根據我李敖所提出這個觀念來
也是說為國民爭人格
可是我不能了解的是爭了半天人格
怎麼又是,被李登輝只要約你到總統府見個面
談了一小時的話,你這個書就不出版了呢
那照這個理論算起來
那麼梁啟超當年如果說,被袁世凱找到了總統府
然後在你頭上摸一摸,然後說是這個不要出啦
為了欠我一個人情,為了人情的原因
梁啟超就不出書了呢
當然我敢講沈野呢,不能跟梁啟超比
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不過正好有這麼一個例子
證明了我們眼堿搢鴘滲u正的第一流的知識份子
在國家的方向的這個大方向上面
他能夠不...梁啟超不受袁世凱的金錢收買
梁啟超不受袁世凱的這個威脅利誘
能夠挺身而出,站起來反對那種沒有誠信的中華民國的總統
所以我們對梁啟超感到非常地崇拜,非常地頂禮
這個故事使我聯想到這個意思
這個沈野當然不足以跟梁啟超比
這個不算是一個類比啊,我聲明在先

我們下次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