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賊博士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我常常跟朋友或學生講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是我看過一個電影,電影的名字叫做"七金人"
為什麼叫金人呢
就是七個賊,他們用一個特殊的管道,挖開了銀行裡面的倉庫,偷了很多銀行裡面的金磚
所以他們這個賊叫做七金人
可是這七個賊裡面,那個領袖是一個博士,是個教授,我們叫他賊博士
他們把這個錢偷來以後
他們就跑到山上預備分錢了
就等於好比說跑到陽明山,在山坡的部分就把卡車拉住手煞車停在那裡
然後七個人就研究分錢
這個賊博士以外的六個人非常的高興,這一次我們得手了,偷到了這麼多的金磚
可是這個賊教授臉上並沒有很高興的很得意的表情
那六個賊就問他說:博士啊,我們偷了這麼多的錢,發了大財了,為什麼你還不高興呢
教授說:這錢還沒有洗清楚,還沒有到我口袋裡啊
那七個賊說:怎麼沒有呢,你看我們這一卡車的金磚都偷來了嘛,已經在我們手裡了嘛
大家就指那個卡車
指的時候,正巧這個卡車的手煞車壞掉了
這卡車停在山坡上面就向下滑
這個賊們就趕緊就追這個卡車
這當然追不上,這個卡車就衝下來
從山上衝下來衝到了平地,撞到了一個大的阻礙物,然後卡車翻了,滿地都是金磚
那其他六個賊就趕緊的把這個金磚,一看散了之後,卡車也沒有了,那撈幾塊算幾塊嘛
就搶這個金磚往口袋裡塞,往衣服裡塞
衣服塞一塊兩塊也好嘛
這個賊博士,這個頭子,這個教授,他叨了個煙斗在旁邊看,一邊看一邊笑
人家這個賊跟他講說:博士,趕緊你也藏幾塊走,雖然一車黃金拿不走了,拿幾塊算幾塊嘛
這個賊博士講了一句話,他說:我們是大的賊,我們是大盜,我們不要小錢,小錢我們不要的
要就要一車,找不到一車撿幾塊回去,沒有出息,這個錢我不要
這個電影給我兩個很大的啟示
第一個啟示就是剛才所說的,大的賊不要小錢的,大盜不要小錢的
第二個啟示,錢沒有真正到你口袋裡面的時候,你別以為這個錢是屬於你了
這裡面很多的意外,陰錯陽差,還不屬於你
所以我覺得這個"七金人"電影裡面的這個賊博士,他不但有智慧去偷這些錢,偷這些金磚
並且他對財富的看法,對金錢的看法,有非常成熟的和達觀的那種哲學家式的見解
所以他得了高興,得不到他也不以為意


最近有一個賊博士出現了
他是誰呢
他就是連戰
連戰是一個博士,可是在我眼裡他是個賊博士
為什麼賊博士呢
因為他的整個動作全是一個小偷的動作
你看到沒有?
他出任了行政院長三年半,離開台灣,所謂出國,出去四次
每次都是鬼鬼崇崇,神神秘秘去搞鬼
這一次尤其突然的,忽然所謂一個中華民國的副總統,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忽然兩天之間,去哪裡都不知道
最後電視畫面裡播出來了,他在烏克蘭
然後這個電視就問外交部的人員,問政府的官員說:連院長去哪裡了呢,連副總統去哪裡了呢
電視都播在那裡了,在烏克蘭
中華民國的這些大官們還講:不曉得去哪裡,我們不知道
守口如瓶
電視都播出來了,他還在守口如瓶
這個有趣的畫面,有趣的現象,証明了國民黨這個官僚系統是多麼的可惡,也是多麼的可笑
為什麼說連戰是個賊博士呢
因為他這種動作從國民黨到民進黨都說,說他這種情況搞秘密外交是可以諒解的
可是古往今來,古今中外,從來沒有位階這麼高的
就是你是一個副總統,一個行政院長,一個內閣總理
這樣高的位階的人,公開在世界上面坐飛機捉迷藏,來搞所謂的秘密外交
這個在我看是一個笑話
絕對沒有這個位階的人,這個層次的人,在耍這樣耍寶的
所以騙了所有的新聞記者,騙了所有的媒體,然後他去搞他的所謂的秘密外交
這個看起來是非常好笑的,並且很失體統的
簡直比,不管是中國人也罷,台灣人也罷,都丟人,丟人丟到全世界去了
這個台灣這些不要臉的人,沒有見識的人,還得意覺得連戰這樣做是成功的,這是不得已的,甚至我們要諒解他為什麼這樣做
從國民黨到民進黨都有這樣子一個看法


可是連戰這個賊博士,有一天,有一點,跟真正的賊還是很像的,我舉個例子
我第一次坐牢的時候,被國民黨關在警備總部的軍法處
大部分的時間都一個人住,一小段時間也跟著一些雜七雜八的人,短時間住在一起
有一次我就碰到一個小偷跟我住在一起
這個小偷很有趣,是外省人第二代,他是浙江省奉化縣的人,跟老蔣同鄉
長得渾身都是黑的,黑得不得了
我們洗澡都在房間裡面,就擦一擦嘛,他也脫光在擦,那個一身都是黑肉
我給他起個外號叫做"歐卡曾",就是台灣話叫做"黑屁股"
一身黑肉
他就跟我講了一些賊的這種故事,他是小偷
他告訴我,他說:老大
我在牢裡面是老大了,他就說:老大,我跟你講
我們做賊的有很多我們做賊的這個規矩
譬如說第一個,到你家裡偷東西一定要拿到任何東西
這賊不空手,我進去以後拿到好值錢的,拿值錢的,不值錢的就不值錢的,我們也要拿,不可以空手
有的時候,我們到了一個家裡面去,拿不到值錢的東西
可是不值錢的物件,好比說桌椅板凳沙發又搬不動
他說:我們氣得要死
那怎麼辦呢?
東西不拿也可以,要做一件事情,大便
把這主人的床棉被拉開,在床上大便,然後把棉被再蓋起來跑掉了
這他們做賊的這個規矩,這種惡作劇,他就是報復你
就是老子辛苦一趟到了你們家裡面去
什麼東西都沒有拿到,都沒有偷到,你太可惡了,拉泡屎,走路
他說:我們第二個做賊的規矩,就是今天我偷了一個手錶,能賣一百塊錢,到當舖能賣一百塊錢
明天這個手錶好好去賣,可以賣一千塊錢
對不起,今天就賣,一百塊錢賣掉
就是換句話說,第一個是賊不空手,第二個是當天脫手,為什麼呢
我們要眼前的利益,眼前明白而立刻的利益對我們是最實惠的
明天,明天可能被警察捉起來了
沒有明天,就在今夜,就在今天
所以他們這個做賊的哲學是非常務實的
所以我才特別講他們叫做務實行竊,這個相當於國民黨的務實外交
這個務實外交就是我寧肯做一個賊,我也要東奔西跑,東藏西躲,鬼鬼崇崇去跑到外國去
看起來是丟人的事情
就是你這一個堂堂的,如果你是一個國家的話,堂堂的中華民國的副總統兼行政院長跑得這麼像個賊一樣的,偷偷摸摸的跑到那裡去,去哪裡還不敢宣布,然後你說你這是辦外交
此之謂務實外交
實實在在的一個不要臉的外交
所以我們看到,再進一步看

你看政府高層說,"連戰秘訪烏克蘭,屬於學術之旅"
這是一個學術的一個活動
那學術的活動為什麼這樣子鬼鬼崇崇呢?
可見他不是學術活動
他是一個很可惡的鬼鬼崇崇的這個活動
那麼這時候我們再看資料,又可以看到了
這時候在,就在這個時候國民黨這邊又開了所謂全世界的使節會議
什麼全世界?
就把那幾個大使領事找回來開會
就在這時候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給了台灣一個顏色看,當天給你顏色看
就是非洲的這個尼日共和國又開始跟大陸恢復邦交,跟台灣斷絕了邦交
那尼日共和國有一百二十六平方公里,他是非洲裡面,等於承認台灣的三十個國家裡面,最大的一個國家
現在丟掉了
那這時候新黨的陳癸淼也發表了那種頭腦不清的談話
陳癸淼說,他說,希望兩岸我們現在應該彼此凍結雙方的外交的國家的這個數目
大陸就不要再擴張了,台灣僅有三十個國家承認我們,就是三十個,也不要再跑來跑去了
這個陳癸淼頭腦不清
誰給你凍結?
共產黨會給你凍結嗎
他一個一個要把你挖走,他會給你凍結嗎
所以這種講出這種沒有常識的話的人,就是新黨的現在的負責人
所以從連戰這個事件到尼日跟台灣斷絕邦交,我們可以看到國民黨,民進黨,新黨他們都相繼的出了洋相
証明這些人頭腦都不清的


這時候我們再看這個自由時報的社論
你們看到沒有
自由時報社論他說,這個八月二十號社論

"台灣務實外交亟需找到更多突破口"
証明了這個自由時報的頭腦也是不清的
你看他講的話

他說,"我們非常同意李總統的生存戰略,中共最怕的是那一套,我們就要去做"
請問,這是李登輝的又是一次的這種渾蛋的話說出來
我講過,這種話的語氣,這種話的態度,這種話的口氣,完全是把中共當成敵人來對待的
這個跟你過去所展示的這種,跟新的大陸政策是不一樣的
這是蔣介石時代的這種態度
把兩岸關係看成敵我關係
所以李登輝這種話除了製造更多的刺激,更多的敵意以外,沒有任何好的效果,所以胡說八道
前兩天開始胡說八道
他講到了,他說跟大陸的這個關係,這個以大陸為腹地的關係要調整
他講這話的時候就違反了他當初所說的這個李六條的宣誓
那麼李六條的時候,他已經說了以大陸為腹地
你現在忽然搖身一變又改了
改了以後,台灣股票大跌,人心惶惶
又改口了,又說我沒有反對向大陸投資,只是大家要小心
可見這個人是個頭腦,我上次講過,他是個變形蟲阿米巴,忽然這樣忽然那樣,又忽然又這樣
你搞不清他是什樣子
他自己也搞不清自己什麼樣子,這麼一個渾蛋
好了,現在我們再來看,進一步看
所以李登輝最後的這個話就說出來了

"中共最怕那一套,我們就去做"
就講了這個,這個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完全是敵對的口氣來講這個話
對台灣這個處境沒有好處,只是渾蛋的話而已


好,我們現在再把話轉回來
大家都看過一個有名的書叫做"天方夜譚"
天方夜譚有一個故事,講到巴格達的一個波斯王子
他請一個乞丐,一個要飯的吃飯
他請他吃飯的時候,他不給他東西吃,他調戲他,用一大堆假設性的
好了,現在酒席來了
好了,現在紅燒肉來了,吃紅燒肉
假吃,根本沒有肉嘛,假吃
就叫那乞丐也跟著假吃
然後一會兒又這個羅宋湯來了,他就在喝,假裝的,假動作
然後叫那乞丐也假動作在喝
所以這種變成一個典故了
典故是什麼呢
叫做這個"巴格達波斯王子"
在英文裡面就變成這麼一個典故,叫Barmecide feasr這種大餐,宴會 〔網友claude:feasr應是feast之誤〕

就是這Barmecide的這種宴會
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口惠而實不至
我請你客,可是空的不真的請
我們中國也有這種類似的用法,叫做畫餅充飢
沒有這個餅,可是畫個餅來充飢
中國有兩個相對的話叫望梅止渴,這是曹操的話
行軍的時候,部隊口渴了,曹操說前面有梅子的樹
那大家一想到這個酸梅,嘴巴這個唾液分泌就增加了,就止這個渴
那還有一點點心理學上這個反射的作用
可是畫餅充飢怎麼能充飢呢?
畫了餅就是餅嘛
可是在這個,有一個笑話講到這個餅的事情
說有一個人很吝嗇,就是吝嗇鬼,我們講小氣鬼
他什麼禮物都不肯送給別人
有一次他欠別人一個人情,他就叫他兒子送禮過去
那兒子就去了
去了以後,就到那個人家裡去,就敲了門
敲門說,我爸爸叫我來送禮
送什麼呢
送你們一個大的餅
餅在哪裡呢
沒有這個餅
他用手這樣比了一下

他說:我們送了個大餅送給你,謝謝
結果回來以後,他報告他的爸爸說:我去
爸爸問他,吝嗇鬼就問這個兒子說:你送了什麼呢?
他說:我送了這麼一個大餅
這個文嗇鬼就很不高興說:誰要你送這麼大的餅呢,你只要送個小餅就好了嘛
送半個小餅就好了,做個手勢就好了
為什麼還要送這麼大的餅呢
這個笑話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了我們,大家所爭執的明明是一個沒有的東西,可是還爭執他的大跟小
這個笑話使我想起什麼呢
想起今天的,就是最近所發生的,建國會他們宣布要成立一個建國黨
建國黨的意思就是他們打著彭明敏的旗號
由林山田,李永熾這些大學教授們,這些頭腦不清的大學教授們
他們要成立一個黨
為什麼要成立黨呢
就說你民進黨的這個台獨政策不徹底,沒有落實
所以我們要成立一個真正的以宣傳台灣獨立為目標的一個黨
這在我看起來呢,就像這個餅
你民進黨不落實,民進黨是個小的餅
但他們認為不好,你這個小餅沒有效果
我們畫個大的餅,畫給你們看
結果呢,還是個餅
為什麼他不能夠落實呢
我過去講過很多次了
這裡面沒有可行性,台灣獨立沒有可行性
又令我想起一個笑話來
說一個人叫張三他很笨
他帶了一根竹竿要進城
城門比較小,那竹竿這樣橫著過也過不去,那直著過也過不去
那樣結果那個城頭頂上一個人,一個老頭子就跟他講說:你把竹竿遞給我,我從上面幫你拿下去
他也接受了
接受以後這個竹竿就這樣進城了
他覺得這個老頭子好聰明,他就跟這老頭子等於說交朋友
然後說我們不但交朋友,我們還要有親戚關係,就問雙方有沒有小孩子
老頭子說:我有一個小孩子,兩歲,男孩
那他說:我有一個女孩子,一歲,我們就結親家好了
他回去以後就把這個情形就告訴他的太太
他太太就生氣了說:這怎麼可以啊
她說:他兒子兩歲,我們家女兒一歲,等於將來我們女兒兩歲的時候,他這個兒子就四歲,我們四歲的時候,他就八歲
就這樣子越比越大
她覺得怎麼可以呢
結果這老婆就發脾氣了,就請人來調停,那調停的人說:不會的
說:今年他兒子兩歲,今年你女兒一歲,明年以後你女兒就兩歲了,跟他兒子就同歲了
就這麼一個在中國的笑話書裡面,叫做"一見哈哈笑",有這麼一個笑話書,笑話
這個笑話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我們這個笑話的整個的每一個人都是腦筋渾蛋,都是渾蛋
每個人都是不清楚的
帶竹竿進城不曉得如何進城,然後有這麼多頭腦糊塗的人
我過去曾經講過台灣有四大不要臉
我講過,有講過四大渾蛋
四大渾蛋裡面呢,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都是李登輝,可是第四名是誰呢
第四名是呂秀蓮,我講過
這位女士一輩子做的錯事特別多,比例比任何人都高,所以我說她是個渾蛋
可是我現在發現很多人他們的這個頭腦之糊塗跟呂秀蓮也很接近
所以我曾經開玩笑
有一個朋友問我說:你李敖用一句話,很動人一句話來描寫陳文茜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說:陳文茜是個沒有卵鳥的李敖
我一句話就把陳文茜的特色講出來了
他是個女的李敖
非常厲害的聰明的一個人
可是我現在就發現很多男生,他們事實上是個有卵鳥的呂秀蓮
換句話說,他頭腦之壞之糊塗跟呂秀蓮完全一樣
我們看到了這個什麼建國會的這些教授們
他們這個頭腦一個比一個壞
為什麼呢
他們一切都是一廂情願的,不看看任何事實,一廂情願的
我現在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我們前面講到這個建國會的負責人林山田
他寫篇文章,今年的八月十四號在自立早報
他說什麼呢?
他說:"做真台灣人,勿當假中國人"

他在裡面分得很清楚什麼是台灣人什麼是中國人
分了半天他還講到說:當年奧地利的人,他們在公民投票中選希特勒,後來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投票結果贊成加入德國而成為德國的一部分

結果這公民投票闖了禍,害得德國二次大戰打敗了,這個奧地利也跟著打敗了
他舉這個例子等於証明了,公民投票成為台灣人也有問題,不可靠
現在我們又看到了
同樣的也是蔡同榮我的老同學,這也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我們看看他
他寫篇文章在八月二十號寫,在自由時報登的

"台灣進入聯合國採新會員國模式"
所謂他說進入聯合國有四種情況,有四種方式

第一種是"中國代表權"方式
第二個"一國兩席"
第三個"台灣代表權"
第四個"新會員國"
他說別的方式都不好,要用新會員國的方式才好
所以他說:"台灣如果舉行公民投票,應邀請世界各國記者,學者,政要來觀察,使他們體驗到台灣人要進入聯合國的強烈意願"
"其所造成的國際輿論,必會使中國感受很大的壓力,最後考慮放棄否決"

我請問這種看法是不是太天真了
你搞一次公民投票,全世界請來看,然後公民投票通過了,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就放棄了,台灣就放棄了,造成壓力
中共這麼容易被擺平?
他也舉行公民投票啊,他十二億人口也舉行公民投票,他投票結果台灣是他的
公民投票的牌誰不會玩呢
所以蔡同榮講,還舉個例子
他說:1990年立陶宛他們要宣布獨立的時候,蘇聯就派軍隊去壓,結果第二年,後來立陶宛舉行公民投票,有百分之九十一的人贊成獨立
那英國美國就勸蘇聯接受這個投票結果,蘇聯就沒有動武
我們請問看,這個例子能舉嗎
1990年這個立陶宛能舉嗎
立陶宛他本來就是個國家
他本來就是個獨立國家
波羅的海三小國他本來就是個國家
你被蘇聯把他強迫把他侵略,那現在他只是復國而已
台灣本來是獨立國家嗎
所以這種例子都是不通國際法的這樣亂寫
所以我們覺得彭明敏的這個學生,這個蔡同榮,這種看法都是一廂情願的,實在太天真了


我一個一個批評他們這些知識份子就是說,我對台灣這些知識份子們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前一陣子我談到了中央研究院請了這個副院長楊國樞,我談到楊國樞
今天看看我連楊國樞的這個筆記本都帶來給大家看
你楊國樞在社會心理學的時候的筆記本
心理學三年級的這個筆記本

可以看到當時他的程度來
其實我對他們的這些底牌都了解的一清了楚
所以我覺得我對台灣,批評台灣這些人都可以講一針見血
好比說最近我們看到了像陳師孟這些人,都是有問題的人
他們好比說,他最近做了二十年的國民黨,因為做國民黨佔盡了便宜,然後最後把黨證燒掉了變成了民進黨
這個在我眼裡看根本都是投機份子
好比說,最近有一個林俊義
這最新的,看到了這個報紙上講林俊義

他說,他是以前被警察追著打,現在警察保護我
為什麼保護你呢
因為你做了環保局長,陳水扁的環保局局長
結果現在有人向你抗議抗爭的時候,你要警察來保護你了
所以我們看起來,這些學者們的嘴臉,我們看起來非常好笑
最大的特色就是這些人頭腦都是不好的
頭腦都不好而大談道理
所以會引來我李敖今天站出來,把他們一個一個拆穿
提醒大家的注意

今天呢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claude指正錯誤]

標  題:Re: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賊博士 
發 表 人:claude(voltaire1232000) 
發表時間:2004/02/22 04:11:32 

"在英文裡面就變成這麼一個典故,叫Barmecide feasr這種大餐,宴會..." feasr應是feast之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