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等死與找死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最近我的一個朋友,也是我的鄰居,民進黨的盧修一,走了
盧修一和我和另外一個國民黨的大員,叫做李煥的,我們三個人同受一個管區警察的管
換句話說,我們三個人住得多近,可想而知
前一陣子還有一個有趣的笑話
我所欣賞的台北市市議員,最近轉選立法委員的李慶安,跟我講過一個故事
她說:聽說盧修一偷看我爸爸洗澡
因為李煥家的後窗正好對著盧修一家的後窗,所以才有這樣的說法
有一次我就碰到盧修一,我跟盧修一開玩笑,我說:修一啊,聽說你偷看李煥洗澡
盧修一反應啊,就很奇怪,他很鄭重的否認,他不是開玩笑,他很鄭重的否認
他說:絕對沒有這個事情,我怎麼會看他洗澡,而是他,李煥窗戶不好好關
言外之意,是看到了,因為不是有意看到的,而是李煥不好好關窗戶
後來我就把這個事情轉告給李慶華,問李慶華的意見
我說:是不是你爸爸不好好關窗戶,被人家偷看到
李慶華不針對我的問題答覆,他只講了一個故事
他說:有一對夫妻,太太長得很醜,他們搬家以後,搬到了一個新房子去,新房子那個浴室窗廉還沒有裝起來,太太就不肯洗澡
太太跟丈夫說:等窗簾裝好以後,我再洗,免得被別人偷看
結果她丈夫講了一句話,說:就憑妳這個身裁,妳這個長相,誰要偷看妳呢?
李慶華就講了這個笑話給我聽
我就問李慶華,我說:是不是你影射你老子,誰要看他洗澡呢?
李慶華說: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講個笑話給你聽
盧修一走了,我覺得我們這個鄰居只剩下李煥和我了
盧修一在坐牢的時候,跟我們一起坐牢
不過呢他是小弟
什麼叫小弟?
就是他是個小政治犯,沒有我們大
所以在板橋仁愛莊最後一年被洗腦的時候
注意喔,國民黨要放你出來,可是你們都是政治犯啊,不可靠,怎麼辦呢?
就把你洗腦,思想改造
他媽的憑你國民黨,能夠洗我們腦嗎?
不可能洗
可是國民黨一廂情願,要洗
全世界最王八蛋的政權就是國民黨
全世界任何政權對付政治犯就是一個方法,我把你殺掉,或是把你關起來
絕對沒有國民黨這個辦法,我把你關起來,可是我要給你洗腦,我們要感化你,要教化你,要影響你,要勸導你,使你相信我國民黨是救國救民的,使你相信三民主義
哪有這種事情
可是國民黨相信這個
所以最後凡是任何政治犯,最後一年,有的是最後三年,像盧修一根本就三年整天就洗腦
我們在板橋仁愛莊的時候,我、謝聰敏、魏廷朝、李政一,四個壞蛋,四大寇,單獨用一個花園洋房關起來,單獨給你們洗腦
而盧修一這些小朋友們很多人,叫大班,他們在外面開班洗腦,跟我們隔離的
原因就是我們太壞了,怕我們污染到影響到盧修一他們,所以把我們故意隔離
這也是我跟盧修一的一些淵源
在我們被洗腦以前,我們都單獨關,一間一間房,單獨關
魏廷朝也單獨關
魏廷朝關了以後,在裡面很寂寞
我李敖什麼娛樂都沒有,在裡面看書
他就要求說送一副圍棋進來
一個人跟誰下圍棋啊
跟自己下圍棋
他又是甲方又是乙方來下,又是黑棋又是白棋
我就問他,我說:你怎麼一個人能夠同樣又是甲方又是乙方呢?
魏廷朝他的一個理論就是:他的兩個我

魏廷朝的兩個我
魏廷朝說:人根本就是雙重人格,人就是有兩個自己,所以我這兩個自己可以相對的下棋
這個笑話使我今天想到我的小朋友,也是老朋友,張俊宏
我覺得他有兩個腦

什麼叫兩個腦?
並不是雙頭的怪物
張俊宏的哥哥是張育宏
近五十年前,我來到台灣最早認識的台灣朋友就是張育宏
因為他是我同班同學,台中一中初中二年級
一轉眼五十年了
他的小弟就是張俊宏
張俊宏我覺得在民進黨裡面是個優秀的份子
為什麼呢?
他不是那麼現實,他很細膩,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過去在黨外時代,我幫了很多的黨外人士的忙,包括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
等後來這些人出獄以後,沒有人招我惹我的,只有張俊宏到我家裡來感謝,並且請我吃飯,我覺得他很細膩
為什麼今天我說張俊宏兩個腦呢?
因為這一次大陸發生了林滴娟事件以後
張俊宏他在民進黨裡面,取得了做決策的地位
雖然他選黨主席,他敗給了林義雄,可是在黨裡面,他力量還是舉足輕重,所以他們有一個五人決策小組做了一個決策
在這決策裡面,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
什麼叫錯誤決策呢?
就是跟共產黨要劃清界線,看到沒有
我們現在看
五人小組要斷流
然後我們可以看到"民進黨五人小組與立院黨團會商決議,禮拜三以前,中共再不回應,將全面斷流"

這五人小組"民進黨黨主席林義雄,五人小組成員立委張俊宏、張俊雄、中常委吳乃仁、立院黨團副召集人柯建銘等人

這個決策做出來以後
荒謬了
為什麼荒謬呢?
因為你怎麼可以給共產黨,像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給人家下最後通牒呢?
我的要求擺在這裡呦,禮拜三給我答覆,不然的話我跟你斷交
你是老幾啊
完全失態啊
你根本不曉得你是老幾
人家如果接受了,那以後還得了,以後你動輒用這種態度,那麼我們老共怕你
人家不接受
不接受,你下不了台啦
你忽然跟人家將軍怎麼行呢
果然現在出了問題了
怎麼辦呢?
"民進黨轉變斷流高姿態"

找了個藉口說是,你看,他讓我們民進黨的法醫到大陸去了,表示共產黨態度改變了,我們就趁機不斷流了
兒戲啊
一個政治決策人物怎麼可以這樣兒戲呢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了這種兒戲的態度
可是我的老朋友,我的小朋友,張俊宏,是個頭腦細膩的人,他不是搞兒戲的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這樣子高姿態
原因,為了群眾,為了選票,為了討群眾的好而這樣做
這裡面就發生了政治人物的規格的問題
政治人物他們的痛苦,一方面又要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負,另外一方面又要小百姓投他的票
這兩個之間,他們的確很痛苦
像我的老朋友,在我的節目裡面一再出現的,蘇秋鎮先生
他是最好的當時黨外時代的立法委員
為什麼最好的?
在康寧祥這些立法委員都放水的時候,他站在第一線
我曾經講過,當時哪個人敢審查國防預算啊
他就敢審查
所以我也一再跟大家講過,蘇秋鎮是最了不起的國會議員
可是他後來落選了
為什麼落選呢?
就是他整天在台北在第一線跟國民黨作戰,他沒有時間回到家鄉高雄市,去做基層的服務,做的不夠
那個基層的服務做的不夠,那些基層的選民們,他們只看眼前的利益,就發現我們不要再選他了
結果有史以來最好的立法委員,落選了
現在張俊宏他們都面臨這個壓力
就是我們個人的政治判斷沒有問題的
可是為了遷就這些群眾,這些混蛋的群眾,這些大混蛋的群眾
有的時候自己只好違背自己的良知跟敏銳的看法,而做某種程度的遷就
你們張俊宏等人明明知道這種跟大陸所做的這種三個條件,什麼禮拜三以前答覆,這種最後通牒,是失態的,是不得體的,是荒謬的,是不懂事的,不像政治人物做的,也低於政治人物起碼的水平的
而你們要做,什麼原因啊?
拉高調門
對不對
你們群眾不是喜歡對中國大陸仇視嗎?
老子仇視給你看
你們群眾不是希望我們高姿態嗎?
老子高姿態給你看
你們群眾不是希望勇敢的台灣人嗎?
我們就勇敢給你看
是這樣子的原因而遷就這批人,所以做了這樣子荒謬的一個決策
最後張俊宏講什麼
"中國智慧化解禍患"

"張俊宏指出,即使中共基層官員處事顢頇,所幸高層以智慧化解可能的禍患,總算讓事件圓滿解決"

他把它兩分法,把大陸兩分法
說是林滴娟事件發生以後,大陸的低層人員處理得不好,可是最後高層人員處理得很好,總算圓滿解決了
就算如你所說,中共的低層人員處理不好,可是你們是什麼人啊,你們五人小組是台灣的高層人員,你們處理的一塌糊塗,你們處理的尤其糟糕
換句話說,你們台灣的高層人員處理的方法,這種顢頇,跟人家大陸的低層人員一樣
幸虧有大陸的高層人員把整個局面穩住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張俊宏自己講
又來了
他說當時我們這樣做的意思,"整體來看總算是圓滿解決,固然這一事件可以看出中國基層官員的顢頇,激起台灣人的骨氣,使兩岸關係更為緊張,所幸中國的高層用智慧化解了這一危機,變成兩岸人民共利的局面"


請問誰製造了兩岸的緊張?
是你們五人小組,你們民進黨製造出來的
怎麼可以這樣子動輒戰爭邊緣的政策呢?
記不記得,當時古巴飛彈危機的時候,美國的甘迺迪總統就用戰爭邊緣政策
那個時候在美國南邊的古巴地區,蘇聯就開始給它飛彈,飛彈就瞄準了美國
甘迺迪總統用什麼方法啊?
就是限時要你蘇聯把這個飛彈撤走,不然的話,開始第三次世界大戰
當時美國總統甘迺迪這個舉動,成功了,就蘇聯願意撤走
可是被全世界罵,包括英國的哲學家羅素都罵他
你怎麼可以用這種動作
這種動作什麼動作?
戰爭邊緣,動輒就翻臉了,使對方沒有彈性
你這樣搞的結果呢,如果對方不識大體的話,翻了,全世界第三次世界大戰打起來了
你這個問題不能用這種激烈方法來處理的,而你這樣處理,那不得了了
所以你不識大體
同樣的,今天的民進黨的五人小組,他們做了這個事情,很顯然的,不識大體
可是我知道我的老朋友,我的小朋友,張俊宏,他的頭腦知道這種情況的,可是他為什麼這樣做呢?
因為他有兩個腦
一個腦我講過,是他政治上很敏稅的判斷力,政治家的抱負,他都有
另外一個,就是遷就這些群眾,這些混蛋的群眾,這些大混蛋的群眾,而不得不做,在緊要關頭做一次反常的表演,所以才出來這個現象,我認為是不可以的
這時候我又談到了,說我們現在,今天我這整個題目裡面,什麼題目呢?
我叫做,大家看我這個題目叫做「等死與找死」
什麼叫「等死與找死」呢?
請大家看,這台獨份子論點
這是台獨份子許世楷,他說"批判民進黨維持現狀的主張是等死"


什麼意思呢?
就是台灣我們要搞獨立喔,不搞獨立,我們這樣拖也拖死了,在等死
我認為許世楷這批頭腦不清的人錯了,為什麼錯了?
等死還可以慢慢死啊
為什麼呢?
我們等待有一天死,可是還沒死
何況等死這個前提未必成立
可是我們不要找死
今天我的節目標題是「等死與找死」
什麼叫找死
就是可以不死,可以好好的,為什麼要找死呢?
我曾經講過,我在節目裡面也講過,談過一個人,這個人我補充的再談一下
就是後晉,我們古代有梁、唐、晉、漢、周,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後晉的高祖就是石敬瑭

大家都知道他的外號,叫做兒皇帝
為什麼叫兒皇帝呢?
因為他要奪取政權的時候,他要勾結契丹人,勾結契丹的耶律德光,勾結胡人

他本身也是胡人,可是他要勾結胡人
胡人就支持他,搶奪了中原政權,然後他把燕雲十六州就割給了耶律德光,然後就做兒皇帝
我雖然是皇帝,我對我的老百姓是皇帝,可是對你來說,我是你兒子,你是爸爸皇帝,我是兒子皇帝,兒皇帝
後來他死了
死了以後,他的兒子叫做石重貴出現了

石重貴出現以後,他聽了一個人的話
這個人是誰?
這個人是景延廣
景延廣什麼地方人?
我開玩笑講,他是台灣人
為什麼台灣人呢?
嘿!勇敢的台灣人,顏錦福式的台灣人
幹什麼呢?
我們幹!
為什麼還要受耶律德光的氣呢?
我們不要!我們要幹起來
怎麼辦呢?
他幹的理由很奇怪
他說過去我爸爸的政權,我石重貴的爸爸石敬瑭的政權,是你耶律德光給我的,所以我是兒皇帝
可是現在我石重貴當了皇帝以後,是我爸爸石敬瑭給我的,不是你給我的,所以這個政權不是你給我的
可是這個輩份我承認,我承認是你孫子,可是我不承認你是我的皇帝了
很有趣,古人的想法,我承認是你孫子,可是我不承認你跟我在政治上面是我的君主,我不承認
耶律德光說:不行啊,當初我們約定好的啊,你爸爸就是兒皇帝,你就是孫皇帝
他說不行
不行怎麼辦呢?
耶律德光說:我要打你喔
這個景延廣說:打啊
沒關係,我們有了十萬口橫磨劍,磨好的這個劍
這話什麼意思
很有修辭學的效果
就是說我準備好武器了,你要打我嗎?
我告訴你,我有十萬個阿兵哥磨好了,彼此打一打
這耶律德光多厲害的人
喝!你這樣子不上路,他媽的,幹你娘了,我打你噢
就打了,消滅掉了
證明什麼,證明什麼
景延廣錯了嗎?石重貴錯了嗎?
沒錯
爭求我們的尊嚴,沒有錯
可是沒有那個力量
沒有那個力量來爭取這個尊嚴,輕舉妄動,喊爽
我們有87.7%的民意調查,我們有勇敢的台灣人,有顏錦福帶隊的一萬個敢死隊,我們來跟你幹
幹的結果什麼結果啊?
被消滅了,亡國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告訴我們,你可以不找死嘛,你可以不亡國嘛,耶律德光也不要打你
耶律德光有個故事很有趣,他過去為什麼找石敬瑭這些人統治中國呢?
他也來試,胡人試驗過,到中國來以後,得到個結論「中國人難治」
注意,那時候中國的標準跟現在定義不一樣
就是管中國啊,好難管,這個地區很麻煩,中國人王八蛋很難管
我不要管,我走了,我不要統治你
這也就是我一再說的
中國共產黨,你以為它要統治台灣嗎?
它才不要統治台灣,台灣讓它煩死了
它怎麼辦呢?
它要台灣是說,你台灣放棄外交權力,外交歸中央,放棄國防,國防歸中央
你可以有軍隊,都可以
可是國防跟外交是屬於我們中央政府的,你的國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大家可以討價或還價,可以考慮改個名字
國旗嘛,都好談
只要,都好談,給你五十年的和平,五十年不改
那五十年以後,誰改呢?還不知道呢
至少我保證你五十年不改
共產黨為什麼這樣子啊?
以台治台
就是以港治港
為什麼董建華統治香港呢?
你香港人管香港,台灣人管台灣,老子們才不管你呢,煩死了
可是基本的要求這個,耶律德光也是要求,就是你承認我是皇帝,承認我是你爺爺就好了,其他不談了
他不肯
有沒有錯啊?
也沒有錯,因為我爭取尊嚴,台灣人的尊嚴
尊嚴半天,完蛋了,亡國了
我覺得今天我們遭遇到這個情況,也許如許世楷所說,我們是在等死
可是等死至少還可以死拖活拖
很多人等死等多久了?
宋朝人等死等了三百多年才死掉啊
什麼意思?
宋朝人就是要等死,等誰死啊?
等敵人死
他碰到個敵人,我剛剛講過就是這個耶律德光以後的遼國
遼國欺負宋朝,宋朝打不過它
作揖,英文講Say uncle,叫你叔叔,就是我是你姪子,我怕你,我給你錢,請你不要打我
後來什麼結果呢
把遼國給拖死了,敵人死了,他沒有死
然後宋朝又來了新的敵人,就金朝
又打不過金朝,像岳飛什麼的,吹牛
岳飛打得過金朝嗎?
搞了半天,打不過
好,然後又Say uncle,叫叔叔,叫伯伯
我給你錢,給你布,請你不要打我
拖了半天,又把他敵人金朝又拖死了
最後碰到蒙古,第三個敵人出現的時候,宋朝才被滅亡,前後拖了三百多年
所以我告訴你
等死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以等到敵人死掉
這個「拖」是很好的一個了不起的技術,可以保持我們的存在
可是打的話,不拖,而是打的話
對不起,他媽的你是找死
找死什麼下場
就是石敬瑭的兒子,兒皇帝的兒子,那個孫皇帝的石重貴跟他的那些笨的參謀長景延廣他們的下場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告訴我們在台灣的人,包括你和我
我們哪個不愛台灣呢?
可是我們不可以,我們願意與跟我們意見不合的人共處,共同相處
可是我們不願意與跟這些不同意見的人的那個意見,那個混蛋的看法,相處
我們必須站出來,坐在這裡,用我們第一流的頭腦,最完整的證據,舉出證據來給他們看
告訴他們,不要胡鬧,不要輕舉妄動,不要以為我們可以跟共產黨打一仗,絕對沒有我們的好處
不要以為等死是羞恥的,等死不是羞恥,等死可能把敵人等死,而最後佔便宜的是我們
真正危險的不是等死而是找死,找死以後就沒有希望了
所以古話說「天做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不可逭)」
我們千萬不要再自作孽,來把我們自己的子孫的前途被我們這一代葬送掉

今天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