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關於戴笠與情報局續集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

  這一集我繼續請谷正文將軍跟我們談一談,過去的國民黨在情報方面的這些神秘的歷史。

  谷正文將軍,他在退休的時候,他是情報局的督察長,是少將退休的。他在台灣,在早期我們台灣到處風聲鶴唳,主持治安,抓匪諜,很多事情,他是一個重要的主持人,好比說,最近死掉的中央銀行的總裁許遠東,當時都是被谷正文將軍下令抓過的。可是谷正文將軍有一個很明顯的特色,是跟其他的這些從事於情報業務的人不一樣,他能成為李敖的朋友,因為他雖然年紀大了,可是他有赤子之心,很努力的追求真理跟真相。雖然在愛國的過程跟手段裡面,他們那個時代的人有他們獨特的想法,就是我所說的,為了愛國,犧牲別人在所不惜,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谷正文將軍的大女兒谷圳,她是我的好朋友,她曾經跟我談過一些她父親這些心路歷程,當然我也知道得很多。所以我對谷正文將軍,我在文章裡面說他心狠手辣,可是呢他在作事上面,在愛國上面,他有他一個個人的一個很動人的一段歷史。我曾經講過,共產黨變節有兩種,一種就是谷正文將軍這種,自己覺悟,自己不做了,跑掉了,去投奔了其他的陣營;另外一種呢,是被俘了以後,開始給其他陣營做走狗的,像李登輝,就是另外的這一種的。谷正文將軍當年是自己,在我出生那一年,在一九三五年的時候,他離開了共產黨,後來共產黨也開始通緝他,他是共產黨列名要抓的一個重要的要犯。

  他在台灣年紀老了以後,他很有良知的把過去的很多內幕講出來。過去國民黨的系統裡面,從蔣介石讓戴笠所主持的軍事調查統計局,就是軍統局,後來演變成保密局,再演變成現在的情報局,在整個的過程裡面,谷正文將軍知道得極多。今天我繼續請谷正文將軍到現場來,跟我們談談戴笠的缺點,上一次他談到了戴笠的一個缺點,現在我們請他再談談看,那個時代的這些情報頭子,他們有什麼缺點。謝謝你,谷將軍,謝謝你,歡迎你。



(以下未註明人名之內容,皆為谷正文將軍之談話)

  上次我談到了戴笠,戴雨農將軍之死。大家也知道那時候,死的時候,他是少將,大家也要知道,所以很多以後又是中將,他不是的,他死後是追贈中將,他是少將。

  那麼他影響力對黨政,上一次我講過,是非常的大。但是他死後,還有五萬人將近,是他的同志,他這個大家庭他是家長,這裡面有五萬人是他的同志,這五萬人是很不...譬如說,蔣先生一九四八年要託給李代總統了,他交給他了,他那個軍統局沒有交給他,戴笠先生所有的人他沒有交給他,沒有交給他呢,這些人都發了遣散費。戴笠死了,由毛人鳳來繼承,那毛人鳳就問大家:「現在我們被遣散了,我們現在拿了這些錢大家各自回家好?還是怎麼辦好?」大家都說不要,說:「我們還要繼續跟領袖效力,還要繼續來工作,繼續來反對共產黨」,我是其中的一個。所以戴笠死了以後,大家薪水都是沒有的,禮拜天也要上班的,到了台灣仍然是。所以他的精神吸引了很多人,所以有五萬多同志到了台灣以後,第一個影響力就影響到整個台灣社會。影響力好的人,像我,我是好人,我不是壞人,這壞的人有壞的影響力。比如我,情報局的系統我做兩件事情,一件就是肅清大陸上,北京,中共中央情報部的匪諜,整個的案子這樣子辦下來,到台灣我做的也是,肅清所有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從許遠東起,到他的領袖蔡孝墘,他們都是投降的,被捕以後,你回去好了,都投降的。另一件事情,我突擊大陸,因為這個不在今天範圍之內,這件事情我還有一個同伴,他是跟我一起做,有兩千人,現在還剩下四百人。突擊大陸,就是學什麼呢?大家知道明朝是亡於兩寇,一個是倭寇,一個是流寇,那麼我就是要學這個倭寇,我們不能到大陸上當流寇,所以學這個倭寇。在沿海逍遙五年,經過美國人的抗議,才把這個機關撤消,所以我也就退休了。

  那麼戴笠死後,這五萬多人有沒有好的?有很多,譬如說阮其元、喬家才啦,現在活著的是阮其元,還有一個唐宗、姜紹謨、張建邦跟元富,都是很好的人。那麼就有一些是很壞的人,很壞的人像誰呢?就像葉翔之,他跟我是將近二十年的同志,二十年的朋友,我見過他的面,因為你知道這裡面鬥爭很厲害,葉翔之差一點被殺掉,要是我也不救他,葉翔之死掉,但是我們最後分道揚鑣。我認為他不是一個好人,我認為他是軍統的敗類,我這篇文章曾經在李敖先生的求是報,通通發表,有兩三萬字。

  所以這個壞的同志裡頭,在台灣第一個壞處是什麼?支配你的選舉。台灣一開始選舉的時候,要競選高雄市長的也是這個軍統局的人,黃昭明。要競選省議會議長的,也是軍統局的人,叫林頂立。競選花蓮縣長的,競選台中縣長的,都是軍統局的人。所以選了一次下來的時候,蔣經國突然發現,你們軍統局力量這樣大,就這樣包辦,所以蔣經國對這個有了戒心,他認為你們這些人,選縣長由你們來選擇,由你們選的,不是台灣老百姓選的,那時候真是有哪個人去選,由保密局局長許可你可以選。那麼大家知道,這些人想要選的,都被打壓被殺了,有一個好結果的,也有人在。不過最後一個,最後一個選台北縣長,那時候,現在選台北縣長,要這個盧修一下跪,那時候不要,那時候只要告訴毛人鳳,毛人鳳說可以,桃園縣長徐崇德,台北縣長是誰,你告訴他,可以選就行。那時候蔣經國發覺了,誰找毛人鳳,派人...(?),說你黃昭明不能選高雄市長,某某人不能選花蓮縣長,某某人不能選台南縣長,不能選台北市長,你們都撤退。但是有的人撤退,大部份都撤退了,只有這個林頂立他要選議長,他已經是副議長了,他一定要選議長。蔣經國那時候說的話很重,「你告訴他,他要改選這個議長啊,我老子不客氣,你跟他講」,因此我只有告訴他,林頂立說:「沒有關係,他不客氣能把我怎麼樣」。果然,還沒有選議長,這個立柏,就是彭萬其的新同仁,就把林頂立扣起來,(李敖:保安處的,就是警備總部的副司令,就是現在的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楊國樞的老丈人,李立柏),把這個扣起來,判了五年。

  所以在選舉上,一直到最後,我已經退休了要選桃園縣長,我根本沒有事情,但是選台北縣長的蘇清坡,他就是選不上,有一個李秋遠他選上了。蘇清坡呢,就派人來找我,他說:「我要選這個台北縣長,谷先生,你叫李秋遠不要選,他要選的話呢,我跟他兩個爭下去呢,要花七百萬,但是他不要選呢,我一兩百萬就選上了」,我說:「我已經退休了,我不管這個事了」,但是你壓力很大。最後就陳大慶,就是安全局局長把我找去,說:「你一定要叫李秋遠退選」,我說:「我現在是一個退役老兵,榮民,我不管這個事」,他說:「不行,你一定要做成這事」,那麼我只好奉命,我就請李秋遠不要選,把他的證書裝在我的西裝口袋裡。我二十分鐘就完成任務了,告訴你,他說:「你有沒有非法的手段?」,我說:「你非法合法,整個是非法,但是我的手段,他要不告我的話呢,我就是合法」,他很吃驚。

  所以軍統局在台灣影響力很大。那麼這樣子一來呢,反倒在蔣經國有生之年,這些人他比較好,他不敢出來為非作歹。蔣經國死了以後,那麼就不行了,有的根本不是軍統的,他說他也是軍統,要藉軍統的招牌來替他自己賺錢,替自己吃飯。

  戴笠死是三月十七號,以後每年的三月十七號要紀念戴笠,可是這個台灣我們不在職的人,當初就有葉翔之,就葉翔之來領導,成立一個三儀勤聯誼會。

就是把這些軍統的老同志,大概召得最多的話有一千人,現在的會長是張炎元。這個情形老實講,我沒有去跟著他們再做壞事,可是裡頭花樣就多了。大家知道,最大的一個誰都知道,妙天禪師,妙天禪師叫黃明亮,黃明亮是什麼人呢?就是情報局情報人員訓練班第六期的學生,畢業在內湖,就是他,就是黃明亮。他就是以戴笠的招牌做了很多壞事,斂財,斂財斂到鴻禧山莊,要給戴笠蓋這個紀念堂,最後又考慮,沒有做。

  那麼現在呢,這個三儀勤聯誼會改了,改成這個忠義同志會,那麼我沒有參加,我都沒有參加。他們幹什麼呢?他們就是賺錢。賺錢的方法除了黃明亮這種,黃明亮是忠義同志會的常務理事,他大概開一次會他要捐四十萬。最近都在這個,這兩天都在來來飯店,每月第二個禮拜二都在來來飯店,席開三桌五桌,他就是開這個,這就叫忠義同志會。

  那麼普遍說起來是說,賺錢是什麼呢?他們造謠,他說有戴笠先生,他有給他地位,說給戴笠一個地位,他是「百陽應命佐天御林大元帥」。

佐天大元帥,現在戴笠先生在天上,佐天大元帥,常常降慈語給他的門徒。這些慈語我們不要唸它了,這個就好像唸那個什麼,我是戴笠我現在幹什麼,我還要捲席中華民國,我還要幫助你們,你們要繼續奮鬥。那麼這些人就拿著戴笠的降凡的咒語啊,出去賺錢,我給你刻個章,就好像有一個黃可嘉,他根本不是軍統的人,他就拿著戴笠的這些東西,請李敖先生,你買我一個圖章,買一個圖章我就送你一份戴笠,戴先生的慈語,保佑你平安,當然李敖先生不信,那很多人就相信了。獨家報導的社長叫沈野,他說黃可嘉就拿一個張炎元寫的橫批,字寫得一團糟,就給了沈野,叫沈野拿十五萬給張炎元,結果沈野乖乖的還是拿十五萬給這個張炎元。張炎元聽到這個事情的大概,不曉得他沒有收錢,還是給的錢少了,他把這個黃可嘉罵了,說你錢退回去,就退給沈野,沈野說:「算了,已經還了你就拿去」,黃可嘉就自己拿去。像這種賣戴笠的符咒,賣這個圖章,賣這個字畫,甚至於說是我從調查局找到以前李登輝在調查局的戴手拷的照相,我要賣給吳伯雄,我打算賣幾百萬,這些事情都會出來。有沒有賣呢?我們沒有看見過,有沒有拿到相片呢?我們也沒有看見,據我判斷,這個相片根本沒有的。

  所以這樣子一來呢,這些人就是拿忠義同志會斂財,像黃明亮妙天禪師,像黃可嘉,就這麼斂財。但是最嚴重的一個事情就是說,現在改成軍事情報局的時候,現在就是尹仲文當軍事情報局局長的時候,這個匪諜,就是共產黨的人滲透,滲透在情報局裡,很久很久有一個叫龐靖宇,現在還在,他滲透到情報局。老實講,我們敢講,在毛人鳳要在台灣改成情報局,要做大陸的工作,要派電台,一年製造的電台要製造兩千個台,但是到最後都是報毀,為什麼呢?拿不上去,沒有一個電台,沒有一個人能夠開到大陸上去,這是情報局的工作。那現在開放了,共產黨也開放了,但是共產黨開放了,這個人才不多了,所以現在大陸台商被人家懷疑就是,台灣的台商到大陸已經不敢再跟情報局人員接觸,你一接觸的時候共產黨就,你不能做生意了,就反而打上一個國民黨的頭路的頭銜。

  你說這個葉翔之和張炎元他們貪污呢,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樣貪污?戴笠也是貪污,依據傳統的下來,譬如說我谷正文,我簽呈說我要派某某人打入什麼什麼環結,到大陸上去,我需要五萬美金,給局長,局長已經有權把這個五萬美金給我,我拿這五萬美金,先分給他四萬,我留一萬,這平安無事。報銷,每年都這樣報銷,每個月有十八萬,有時候報十五萬,這個貪污非常惡劣的。但是反倒這個,我這大概民國六十年以前,蔣經國他知道這個情報局貪污,大陸上沒有工作,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電台,貪污,他知道的。因為葉翔之西裝就有四百套,我自己也起碼有一百套的料子沒有做,我只做了差不多二十套。所以蔣經國就要換掉葉翔之,但是他換不掉,為什麼他換不掉呢?在這個蔣老先生,這個他父子兩個人不能溝通的,有好多人認為是蔣經國可以給他父親溝通,好好的商量一件事情,不行的。所以他要換葉翔之,簽上去了,黃德美也知道了,但是到他父親那兒他不能換,為什麼不能換?因為他的情報好,為什麼情報好呢?他知道毛澤東要分權給劉少奇的時候,他二十天以前都沒有消息,他有一個情報給蔣老先生,他這個情報果然好。第二呢,他可以帶了很多人突擊大陸,現在沒有人突擊大陸,帶去突擊大陸的人呢,我是設計的人,我也親自走過,好多人,有兩千多人,只能做這種工作,沒有別的工作可做。但是葉翔之,他父親他並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做的,而是認為葉翔之,最後沒有辦法,他父親不管事了,他才把葉翔之換下來。換下來以後,他不要這個老軍統的人,換成現在的軍人,現在的現役軍人去。現役軍人去呢,內鬥得更厲害,更不行。

  所以現在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可工作的,譬如說最嚴重的事情,大約四十年以前,現在的蘇哈托,那時候是在野的,要推翻蘇卡諾,要援助。那麼張炎元就援助印尼,又做了代表,還拿了很多錢,有一百萬存在情報局,有一百萬張炎元就侵佔了三十五萬。以後呢,剩下的錢葉翔之就侵佔,沒有人問,因為也沒有收據,也沒有什麼。還有呢,大家知道這個李明,現在誰都不曉得李明哪裡去了,大家都知道金三角,滇緬邊區,大家去過好多,譬如華視的那個李艷秋做過這個節目。但是怎麼知道這個李明呢,李明就是當他要回滇緬邊區被我扣留,奉這個蔣老先生的命令,把他扣留監視,監視起來一直到死,做的這些事都是有過的


  李敖:聽到谷正文將軍講這些秘密,我們才知道,國民黨的特務系統,從軍統局到保密局到了情報局,這裡面很多的秘密我們才知道一些,一個冰山的一角,才知道一部份。可是我們這樣看起來,這些原因呢,原因是戴笠所建立起來的。而戴笠雖然死掉了,可是他的影響力不但到現在台北市有個雨農路,並且他本人還進了忠烈祠,這是很荒謬的事情,因為他是沒有資格進忠烈祠的,以後有機會我們再請谷將軍跟大家談一談。今天講到這裡,謝謝谷將軍,謝謝,謝謝。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關於戴笠與情報局續集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5-05-06 03:14:29 

風聲鶴唳 

蔡孝墘 

林頂立 

滇緬邊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