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文集   自传   序跋   诗集   书信   情话  日记   语录   札记   新闻   大哥大
   对话录  演讲录  随写录  电子书  李敖研究   研究李敖  李敖笑傲江湖  论坛  旧版李敖研究  李文专辑 


究研敖李(All Hail Pride Lee!)
(文茜小妹大040610)李敖:我是鯊魚型的機會主義者!

1會不會選立委?

我不知道,要看客觀情勢的變化。

我想到新約聖經「啟示錄」22章13節──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在台灣,在言論的爭取和發揮上,我李敖是起頭,也是收尾。現在問題是,是不是有這個收尾的必要?

我住在台灣五十五年,不曾離開過,如果「愛台灣」以「住得久」為標準,我最愛台灣!我不會離開這裡,我會是個「介錯人」,見證人,看台灣這樣自殺,自毀。我覺得真正是台灣的悲哀!

我覺得我跟台灣情緣已了,我想我的餘生要放在影響大陸,勸阻他們的這一點上面。

選立委,另外還有私人的原因,一,我恨國稅局﹔二,我恨警察﹔三,我恨章孝嚴!

我檢舉了李登輝、李登輝家人、陳水扁、吳淑珍、陳水扁女兒等等等等逃稅,因為獎金有百分之二十,加起來大概三四千萬。結果國稅局把我當成他們的線民一樣,寄給我的信封緊閉式的,裡面稱呼我是用編號的,把我當線民一樣。他們根本也不敢去查,只說沒有這回事,就混過去了。

親民黨不分區立委?我想立場不適合。我可以在「無黨籍聯盟」當老大,拉攏金素梅、蔡豪,我可以控制他們。

我認為章孝嚴很可惡的!根本不該出來選的!他違反他蔣經國的遺命,蔣經國說蔣家後代不會從政。當然可能是指「合法範圍」之內。我是「意圖使他不當選」。

我是鯊魚型的,那種機會主義者。你在海裡不動或著不流血,我也不動﹔但是只要你動流血了,我立刻抓住機會就咬上了!

陳文茜笑李敖不怕警察,但他一對兒女怕警察。女兒長得跟林青霞一樣,但是比林青霞胖多了。兩小孩吵架時,威脅說要打電話找警察抓人。

我對他們而言是祖父輩的。我是全校家長第二老的,女兒不准我陪他上學,嫌太老。我想我對他們是「有保護性的影響」。他們的好學,我也許是有一點點影響,因為我比較用功。

談談北京的大女兒。陳文茜說她當年曾經支援胡因夢反對李敖。

談她的鞋子好幾百雙。「這是女人的問題,不是我女兒的問題。」你可以看到女人能有多「囂張」。我覺得她是這種「美國人式的」,不大了解苦難的窮困的中國。

被人民大學解聘,因為沙士來了,全校只有她這個老師不去上課。李敖說,「該解聘!」

這樣的抗議不好。不該與鄰居搞不好,搞到磚頭飛進來,會「睡不安枕」。

2會不會回大陸?

陳文茜說,鳳凰衛視的新節目「李敖有話說」,播三個月就風靡了中國大陸,尤其在李敖的家鄉,待過十一年的北京。在北京上海的餐廳都在談論李敖的節目,總裁劉長樂被十五六歲的北京小妹妹吵著要簽名照。李敖曾經在陳文茜生病時送了一個酷酷的簽名照,黑白,沙龍式的,還有個皮飾相框,當時李敖笑說,如果嫌不好看,可以只留相框。陳文茜說她交到她最近不大愉快的媽媽那兒,還說可以避邪。

李敖笑說,這是「老來騷!」

這出乎他們意料之外,但我心理很篤定,只要讓我登陸,我就會贏!他們是擋不住的。我們這種人很精明的,包括陳文茜妳和我,我想台灣不超過十個,只要大陸開放,我們就能突破,能夠見縫插針的。我也認為有這個責任,來發出正確的聲音。

我的言論是很技巧的。「情欲信辭欲巧」﹔「能令公喜能令公怒」。能夠操弄感情的就贏了。像我能夠談「六四」,只被剪掉四個字──「吾爾開希」。他們有很多方法,像蓋台,廣東省最會蓋台,像我幾集談人權,他們就先蓋住,內部先研究這個節目內容,然後再放行。

並且,大陸網路上那種的,文革式的語言還是存在的。有時候可能暫時不要理它,先緩一緩。但台灣應該面對這種情況,不是什麼說,要去炸長江三峽大壩,找死嘛!

所以我跟他們說,「毛主席」毛澤東那麼英明!可是他當年也主張過湖南獨立,過了十個月後,他參與成立中國共產黨,才放棄地方主義式的獨立的主張,「毛主席」那麼的英明!也要花十個月才轉彎,能不能給台灣一點時間?台灣歷經了日本人統治五十年,國民黨統治五十年,現在又過了五年,能不能給台灣一點轉彎的時間?

我去東森錄影有兩個問題,一是碰上記者採訪(陳文茜笑說,李敖碰上了東森記者就故意一直喊「打倒王令麟!」結果就播不出來),一是碰上對妳比對我殘忍的周玉寇,呵呵呵!她節目也講我,可是不提名字,指說一個台灣主持節目的人在香港教大陸打台灣。我的確講過,我的意思是,要打台灣,不要殺人好不好?可以打那一萬八千個電塔其中之一,就能造成類似「九二一」大地震的效果。

陳文茜曾經去大陸,到了北京,也找了李敖的舊居。她笑笑的建議李敖去當北京法源寺的住持,可以像法輪功一樣,對抗共產黨。李敖回說,我會當和尚只有一個理由,要看我是否愛上尼姑!他又講,我從來沒去過北京法源寺,但是靠著「想像、神遊、臥遊、意淫!」也能夠寫成書,寫成一部小說。

陳文茜透露,劉長樂有意思請李敖七十歲的時候到北京講演,不過她認為李敖不會去。陳文茜嘲笑李敖不敢坐飛機。李敖說我不是怕坐飛機,在二十七八歲曾經坐過那種小飛機,六個人的,從台北飛到台南。台南機場還是那種碎石子路的。也許我有個不願意講的原因。

陳文茜說,你要是去大陸或著我們這種人去大陸的話,很快地,共產黨就發現他們應該恨陳水扁一樣地恨我們。李敖回說,所以你知道,我這種是多麼精明!我永遠是魂兮歸來,永遠是音容宛在。嘻嘻嘻!

像張學良不回大陸,可能是一個他不願講的原因,就像是項羽的「無顏見江東父老」──他無顏見東北同胞﹔而我跟項羽一樣的,是──「此天要亡我非戰之罪也」。指最近這次開刀住院的事。

3身體恢復得怎樣?

李敖答,這需要時間,你要知道,我的年紀是七十歲了。陳文茜說,當時李敖住院時,她做節目曾去訪問張醫師,最後索性問他,李敖到底還行不行啊?張醫師說,妳不要一天到晚造謠啦,宣傳說李敖不行啊。呵呵!陳文茜又建議李敖說,你搞錯了,是六十九。而像雷根只過四十歲生日,永遠只說第幾個第幾個四十歲。

談了一個與侯佩岑私奔的笑話。在中天做節目的時候。跟汪用和開玩笑,去買樂透,要是中獎的話,妳拋棄妳的老公,我們私奔吧!結果汪用和就跟同事們講,當時侯佩岑聽了,去問李敖,那我怎麼樣?李敖說,那別買了,我們直接跑吧!侯去跟汪講這個話,汪笑說,啊!不行,我機票已經買好了呢!侯佩岑又向李敖報告,李敖回答,別理!我們去買船票!李敖補充說,侯佩岑被媽媽管得很嚴,連跟男朋友接吻都得先報備。李敖認為會耽誤她的事業。

最愛莫文蔚嗎?只是覺得她有個人的特色。像大陸標準也不大一樣,像王菲是唱歌的,她的老公是寫歌的,大陸的認定是,能寫歌的要比唱歌的高一級。(按:老公指的是誰啊?我個人覺得竇唯跟謝霆鋒都很有才氣,我偏愛竇唯多些。)

最後,給宋楚瑜的建議?

講台灣島內的政治形勢。李敖提出所謂外省族群應該放棄參與這種一次選舉,包括正副總統兩個位置的爭奪。不值得這麼做了,佔不到便宜。應該以所謂周恩來式的「老三哲學」,以優秀的美籍猶太人定位自己。(按:這讓我想到當時李敖也提議新黨該讓賴士葆當家,這個邏輯是一貫的。)李敖特別強調,宋楚瑜是最後一個,那樣勤政愛民的外省人,卻得不到小氣的台灣人認同,至少跟祕魯能夠選個日本人當總統比起來,小氣。現在是所謂「族群問題,一抓就靈」(過去共產黨所謂「階級問題,一抓就靈」)。沒有機會了,不要再去作這種奇怪的夢了,就像過去被蔣介石騙,整天說要反攻大陸一樣,遲早會夢碎。

宋楚瑜應該先靜下心來,認清事實,就像是美國第一流人也不見得當上總統的,像是史帝文生、像塔虎脫、像韓福瑞。而有的可能碰上機會,像是詹森,是甘迺迪的副總統,因為突然甘迺迪被幹掉了,他就當了美國總統。

宋楚瑜應該現在先搞好一個反對黨,以後有機會要是台灣從總統制轉為內閣制,他可能就是內閣總理。還是有機會的。另外我認為,最近的合併案,很可惜的,連戰動作太慢,沒有把宋楚瑜立刻拉到國民黨裡去。結果現在雜音不斷。要是宋楚瑜坐在那個位置,情況就不一樣了。連戰動作太慢了!

最後ending放音樂的時候,陳文茜又挑撥說,「打倒李慶安」。李敖笑笑講說,我是「上男廁所的李委員」。(040614增訂)

附錄

改大宅門二片尾曲

 由來一聲笑,情開兩扇門*,
  亂世風雲亂世魂~~
  平生多磨礪,男兒自橫行,
  站住了,是個人!
  有情意有擔當,無依無傍我自強──這一身傲骨,敲起來錚錚地響!
  有情意有擔當,無依無傍我自強──千萬言,要為中國人導向(航)!

 *想到李敖大全集那兩個耐人尋味的書名──你是景福門,我是天安門。李敖可是兩岸和平的橋樑啊。

x x x

......
   六十三年前的抗議者,如今變成了開槍者,中國人民只會被殺殺人,不會明白。只有我明白。

  中國古人的賦裏說:「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我想,中國人民必須有暇自哀,以此為鑑,知道了自己的對錯,然後抗議者和開槍者才都各得答案。否則的話,不論賢或不肖,終歸於盡。長則百年、短則數載,在我這天安門前,依舊周而復始、改朝換代而已。

  多可憐呀!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

from:
http://64.77.54.18/principle/11.html

台長 : jarvis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