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在上一集的笑傲江湖裡面,我曾經談到我的一個老朋友,陳之藩教授,他的一些事情
我表示我不贊成他寫文章的方式,雖然他是一個寫的很好的文章的一個人
我認為他的文章裡面沒有戰鬥性,對黑暗沒有打擊,只是高高在上的,飄在蔚藍的天裡面,飄在春風裡面的,那種文章
我認為是不夠的
同時呢,我要點破了,我覺得我在...
陳之藩他如果永遠是用第一層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來要求別人,那麼我們也沒話說
可是他的言行之間有一個落差
譬如說他在美國生病的時候,要急救、送醫院,一個王博士救他,開車救他,把他送到醫院,等於人家救他一命
結果呢,他跟這個王博士的太太發生了婚外情
現在這個王博士的太太跟王博士結婚了二十多年以後,現在到了香港,要求跟王博士離婚
離婚是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大家注意啊,他們美國人的離婚標準,她不但離婚,這個女方還要你把十四歲的小孩子,把小孩子要走,把這個房子也要走
而正不巧地這個王博士的老母親,也就是這個王夫人的,這吵著要離婚的王夫人的婆婆,她住在這個房子裡
現在眼看就要被掃地出門了,這個婆婆實在氣不過,婆婆就寫這封信給我,她在美國就寄了很多文件,都寄來給我,還有這個一袋的快信寄給我,然後寫了一封信給我

這個王婆婆講,她說:"李教授,本人是您最忠實的讀者,您最令讀者敬佩的就是您的正義感與愛心,好打抱不平,我也就是獨子小犬王教授的80高齡的寡母"
"小犬是一位愛妻子、孩子而又教順父母的年輕人,無任何不良嗜好,他很單純又很善良,忠厚老實,偏偏遇上了狼心狗肺的妻子"
"自從他與陳之藩通姦以後,就心不在家"
怎麼怎麼樣...
最後呢,她要把她趕出來,這麼一個事情
我所了解的這件事情是這樣子的
這個救命恩人在陳之藩危險的時候救了他
然後,陳之藩就勾引了這個救命恩人的老婆,這個老婆目前吵著要離婚,目前是這個狀態
我感到不能了解的是,陳之藩勾引別人老婆還寫了很多的情書
這個情書呢,當然啦沒有收在他現在這些書裡面,什麼《在春風裡》呀,《陳之藩散文集》啊,當然都不會收在這些書裡面
可是我們不妨看一兩段,看看什麼意思呢?
看看陳之藩的文體,我曾經談過他的文體,公開批評他的文體跟他的風格
請看他的一個情書,請看這一段

他說"你看這篇廣告,是梁捧余",梁實秋捧余光中,捧余
就是梁捧余光中,梁實秋捧余光中,"說是舉世無兩",全世界也只有他們兩,沒有第二個人
"而余光中捧梁實秋呢,也是秋之頌",歌頌的頌
"我剪給你",剪給你這個廣告給你看
"是想起你罵這兩個人",這王夫人你罵這兩個人
"怎麼會那麼正確",罵得那麼正確
"至今我仍不解",不了解妳為什麼看他看得那麼準

"我與梁實秋、余光中是有來往,只有一個相同點,就是覺得他們兩個都反共,其餘的行徑,實在看不上",看不上梁實秋、余光中
"這兩個人都很卑鄙",看到沒有,這個陳之藩在信裡面,可以用到這麼樣的,看起來不像是那種很和平的字眼
"也許我下的字眼太重了一點,說不出來的一種氣味,我實在不喜歡"

"比如這次廣告吧,這種賣弄不是很卑鄙之尤嗎,跟李敖又相去幾何",他的情書裡面還罵起我李敖來了,他不是找死啊
你看看啊,然後講了這一套,"為了賣幾本書,就是不登這種廣告,不是也可以賣書嗎,我就不讓遠東登這個廣告,我覺得跟梁實秋登在一起是很不舒服的"
他是這個意思
我們現在看,為什麼表面上非常和平的陳之藩,寫起情書來就一點都不和平呢?
所以我們覺得,我李敖也非常不解
他說不登廣告也可以賣書
那一個條件,什麼條件呢?
你的書沒有被查禁嘛,你在大學教書做教授嘛
如果像我李敖這種遭遇,如果是在大學裡面,除了東吳大學沒人敢請我,那還是...請我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
我的書被查禁了九十六本,我要登廣告都登不出來的時候,請問我們要促銷我們的書,我們用什麼辦法呢?
當然用廣告,用很聳動的廣告詞來賣
難道陳之藩不能夠體諒我們的處境嗎?
他罵梁實秋、罵余光中,我沒意見
可是罵到我李敖,他不公道的
另外一方面,我們再看看陳之藩他這個優美的文體,我們來看看,請大家看
他在情書裡面說,他這時候這個...

"還有六天就回去了,也許這封信比較我飛回去還晚",我人先到了,信還沒到
然後怎麼樣呢?他字不太好認
"當然想起撫摸",我摸妳
和我那個...用嘴巴吸妳,吸什麼地方?來,你來看
"同時那種幸福狀態,一想到這些事情,我就受不了了",我就感到受不了了

"我給妳也買了條棉褲",給王夫人買了棉褲
"好像很不錯,因為妳在電話中說很冷,我就忽然想起這個棉褲來了,給妳買褲子最性感,妳早就知道我這個老毛病",喜歡給女人買褲子,這個老毛病
當然我們這裡看到陳之藩文體以外的另外一種思想方式
請我們再看他這個情書,再看他這個情書,請大家看這一段
為什麼我要公佈這些東西呢?
告訴大家,他的文體是什麼,文字結構是什麼
同時給大家看,我們再看,在一九六五年陳之藩寫給我的信

看到,"如姐寫信來",「如姐」什麼人呢?
如姐就是現在陳之藩的太太,她的名字叫做王節如
這他太太也寫信給我,請大家看的,希望我替他們找資料的,這當年寫給我的信,叫王節如

王節如
這位女士是很了不起的一個女士,現在年紀很大了,有快可能八十歲了,很多年沒見到了
如姐寫信來,談到這個事情
現在呢我們再看,看什麼呢?
看一封信,大家看

"好了,快回去了,可以抱在一起又很浪費時光了,至少剛見面的時候會如此"
他說"浪,小乖",稱呼王夫人叫乖乖,小乖
"浪,小乖好浪,尤其妳吃的時候,吃我的時候",看到這邊,她吃的時候
"我簡直受不了,妳怎麼能這樣子激情,看不出來啊,吻遍妳,尤其雙峰",妳的乳房,"摸一個,吃一個",妳的兩個奶子,我摸一個吃一個
這就好像現在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一樣,他對台北市政府跟台灣大學就是摸一個吃一個,這邊做台北市政府的副市長,另外台灣大學的教授職務還不放掉,就是摸一個吃一個看一個這種
我感到很奇怪的,大家特別注意這個字,請大家看這個字
我講點中文給大家看

這個字念疽,疽什麼的呢?
是皮肉肉裡面的,肉裡面深處的長了膿瘡,叫做疽
還有一個字呢,念癰,什麼是癰呢?
就皮膚表面的長了膿瘡
所以我們講的說人,一個人呢說是這個「吮癰舐痔」,「吮癰舐痔」什麼意思呢?
就是另外...一個別人啊,這個皮膚長了膿瘡,你用嘴巴去吮,去吸他,把膿吸出來
然後他長了痔瘡,你去舔他屁眼,舔他肛門,拍馬屁,很無恥地拍馬屁,叫吮癰舐痔
還有一個字呢,叫做吮疽
吮疽什麼意思呢?
大家知道在當時古人有一個吳起將軍
吳起什麼意思呢?
他有一次給一個阿兵哥,阿兵哥身上長了膿生了膿,他就給他吸
吸的時候,阿兵哥的媽媽就來了,一看到大將軍,總司令,在吸他兒子的身上的這個膿,那麼樣的愛護他的士兵,總司令那樣子愛護他的士兵,這個媽媽就哭了
人家說:妳哭什麼啊
她說:我兒子活不了了
為什麼活不了呢?
他的總司令這樣子吸他身上的這個膿,他覺得總司令對他太好了,他就會為他賣命,就會打死,受了感動以後,拼命會打死
證據呢?
證據啊,我這個兒子的爸爸,就是我的丈夫,當年打仗的時候也受了傷,傷口生了膿,總司令就來吸過我丈夫身上的膿
所以我丈夫就很感動,拼命作戰,打死了
現在這位老總司令又在吸我兒子身上的膿,那我兒子也活不成了
有這麼一個故事
所以注意啊,這個一個口字邊,一個允許的允,這個字嚴格講唸吮
叫吮疽,吮癰舐痔,吮
所以我們再看看這個陳之藩的情書
"好了,快回去了,可以抱在一起又浪費時光了,至少剛見面的時候是如此"
"浪,小乖好浪,尤其妳吃時吮時",一邊吃我的時候,一邊用嘴巴嘴唇舌頭來吸我的時候,吸什麼地方大家去想
"我簡直受不了,妳怎麼那麼激情呢?"
"若看不出來啊,吻遍妳,尤其雙峰",兩個乳房,"摸一個,吃一個"
像這種情書,陳之藩,《之藩散文集》我們是看不到的
你李敖公佈什麼意思啊
公佈給大家看,兩個意思
第一個,我們看看,陳之藩他的文字技巧的另外一種技巧,我們看看他的國文是什麼樣子的
另外一方面呢,不對啊,你陳之藩還有老婆啊,現在的如姐,王節如女士還在啊,還跟你住在一起啊
人家那個女孩子是王夫人啊,是你的救命恩人的老婆啊,你怎麼可以給人家寫這種信呢?
我覺得從道德層面來看,好像是不太對勁
你們整天談的是人間最高一層的道理,談到的是仁義道德
可是你們對別人老婆可以這樣做,可是對一個救命恩人的老婆這樣做,我認為不是你私德的範圍,而是屬於我們善良風俗的範圍
涉及善良風俗的範圍呢,我覺得我李敖就要站出來打抱不平,並且也可以講一點點話
我們再看他的情書,真是多得不得了,請大家看

"好多的日子沒有吃奶了",沒有吃妳的乳房了
"昨晚看電視,有通乳丸的廣告,我忽然想起來,妳說通乳丸的故事,我想如同歇斯底里",我精神不能控制的,歇斯底里
"然後就趕快到洗澡間去,用冷水洗了臉,洗了以後才好一點,太好吃了",吃什麼?就是吃妳乳房太好吃了
"乖乖,妳就不知道妳是怎麼想的,大概正如我不知道妳吃我的時候,妳有什麼感覺一樣,也許一樣",就我吃妳跟妳吃我感覺是一樣的
"妳想想吃時的這個暈,我吃妳的時候也可能暈了,同樣吃著一個摸著一個",還是乳房啦,吃著一個,摸著一個
"被摸的那種感覺,好醉啊,愛妻,我的小妻子",我的太太
這顯然是不對勁的,因為你有妻子,你的妻子是王節如女士
愛妻,人家是別人家的老婆,妳怎麼稱人家做愛妻呢
所以我覺得,我們覺得很奇怪
並且我覺得像陳之藩這樣子,寫起文章來,用最高的標準,最高的境界,仁義道德
那麼做起事情來,對救命恩人的老婆是這樣子的
對待自己的老婆應該怎麼樣子呢?人家是你老婆啊,王節如女士那麼偉大的女士是你的老婆啊
王節如親口跟我說過,當年啊,她說她到台灣來被蔣經國派人把她看住,跟蹤她,防礙她的自由
為什麼呢?
因為她會俄文,她會講俄文
當時來台灣,會俄文都被蔣經國注意,都要監視他
所以呢,她是在那麼艱苦之中培養陳之藩來唸書的
陳之藩外號叫做陳大刷子
什麼叫陳大刷子?
就頭髮亂亂的,像個刷子一樣
為什麼呢?
他完全不能夠料理自己的生活
所以那時候陳之藩在美國唸書在英國唸書,王節如寄去,不但要寄去寫信勉勵他,寄去錢給他,甚至要給他寄牙刷
牙刷如果用壞了,幾根毛了,陳之藩照樣刷,他不會去買牙刷的
他對自己生活完全不能夠照顧的,完全靠如姐,他的王節如來照顧他
今天他這個樣子的對王節如,是正人君子幹的事情嗎?
他這個樣子對恩人的老婆,是正人君子幹的事情嗎?
是成功大學教授應該幹的事情嗎?
我李敖感到很懷疑
我的懷疑就是說,你們都是形象很好的人,所謂清流人士,高高在上的社會賢達,是知識份子,是學術界的高層人士
你們這種行為怎麼解釋呢?
我想起英國的一個作家叫Ruskin
Ruskin講了一句話,他說你看一個作家的文章,就看他的文章好了,千萬不要認識他這個人,認識這個人以後,你會很失望
所以我們看到陳之藩,那麼多的讀者擁護他,那麼多的小女生崇拜他,包圍他,請他簽名
有一次我在書展裡面,遠遠地看著他在那邊簽名,我就覺得這樣子陳之藩是最好的陳之藩
可是呢,我們當跟他實際接觸以後,發現,至少他的救命恩人發現,噢∼原來你陳之藩是這樣子對待我這個救命恩人的
像我李敖也不敢跟你交朋友了,因為什麼呢?
因為你,從文星結束以後,你三十多年都不敢跟我來往,現在好像沒有這個朋友一樣
所以呢,你們是高高在上的,形象一點都沒有損傷的,這些知識份子
可是這些事情,對不起,不是別人做出來的,就是你們做出來的
我們講這種事情啊,多得很,這種情書啊,左一段,右一段,多得很
所以我唸也不去唸,並且他們從美國寄來的也相當多
為什麼這些情書落到了王博士的手裡,落到了王博士的母親的手裡
證明了這位王夫人太不注意了,把東西丟在那裡,然後就去了香港,然後就寫了律師信,叫律師出面打離婚官司,律師出面把這個房子要走,律師出面把八十歲的婆婆要掃地出門
目前呢,正是這種狀態,要把她...情況是很危急的一個狀態,所以呢他們求助於我
我也不曉得怎麼辦,我只是表示出來我們要在電視裡面呢,看一看陳之藩的他的文章跟他做人的一個落差
我們講言行合一,至少陳之藩,至少在這種事情上我們看到陳之藩的另外一面,而那一面在《陳之藩散文集》裡面,我們是看不到的
好比說,我們看這個情書,看

"想起來就高興,與妳在一起做什麼都是高興的,當然,何時抱著小Baby",什麼時候抱著我們兩生的小孩
"這小孩子又像妳,又像我",像誰呢,"還是全部像妳比較好,像我的脾氣就可以了,我這個人沒有脾氣,對盈",對妳,"更是一點脾氣也沒有,只有愛"
所以呢,我們就可以看到陳之藩另外這一面
這一面說來說去,就是說我李敖的感覺就是不相稱,跟你的言行不相稱
好比說英國的哲學家羅素,羅素他是公開提倡,注意啊,他寫《婚姻與道德》這個書,公開提倡,丈夫外面出去可以找女朋友,太太出門也可以臨時跟別人尋歡
他公開提倡這個事情,他不談仁義道德
他,羅素,哲學家羅素,他是公開主張這個的,雖然也被人家譴責

可是呢,羅素還維持一個標準,就是說他不做虛偽的
我是本來就是這樣子,我寫書宣傳這個婚姻制度是有問題的,我們可以要有通姦的自由
可是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陳之藩在這方面做過這樣子君子坦蕩蕩的一個宣傳,而他做的這個事情是...我覺得是很可議的,可以評論的
尤其我講過,這不是他的私德的範圍,是他對他的救命恩人的老婆所做的事情
他對他的救命恩人怎麼可以這樣子恩將仇報,我認為是做得太重了,是不可以這樣做的
所以呢,我認為陳之藩的這個作風,今天我必須在我的節目裡面加以譴責
並且希望陳之藩先生懸崖勒馬,知道反省

今天 講到這裡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06-28 10:07:37 

君子蕩蕩-->坦蕩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