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書呆子也談什麼教育改革

(早期節目沒有下標題,感謝網友郭大少 提供標題)


李敖 笑傲江湖 又來了

最近呢有一個偽君子,他的家本來搬到了苗栗,現在呢又要搬回台北了
這個人呢就是李登輝口袋裡面的人物,叫做李元簇
他被李登輝擺了一道,在這個副總統丟掉以後
他自己啊假惺惺的跑到了苗栗,住在苗栗
那麼李登輝這次跑去看他,送他一個拐杖,送他一雙球鞋
並且讓他回到台北,不要再住在苗栗了
這個李元簇,我過去在黨外時代辦雜誌的時候,我用兩個字給他定位
叫做酷吏
酷吏,就是很殘酷的官吏

酷吏呢,在歷史上面,我們在這個中國歷史書裡面
有個酷吏列傳專門寫這些很殘酷的這種官吏
李元簇他以前是這個軍法的頭子,他是酷吏
所以這一次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11月11號中國時報訪問他的時候

就訪問李元簇,就談到這個酷吏的事情
那李元簇還解釋
"至於被形容是酷吏,李元簇反問說,你覺得呢?"
"他說,他是一個公私分明,做事要求嚴格的人"
"是不是酷吏,可以彼此的相觸來認定"
換句話說呢,當然他否認
可是呢最早用這兩個字來論定李元簇的,就是我李敖
還有一部份呢,他講說他自己這個房子問題
我們也談到,我在黨外時代我也曾經說李元簇霸佔政大的校長公館不肯放
他呢也在解釋這段,事實解釋半天
還不能夠,還是不能夠擺拖他霸佔住了政大這個房舍的事實
所以呢,他解釋半天也是白解釋
還有一點呢

他說,"他一生行事從未為職位求過人"
就是說,他一切好像是完全憑本領辦出來的
所以他"隻身來台,由法官做到副總統已經很夠了"
這話是個很不要臉的話
為什麼不要臉呢
因為他可能如他所說的,沒有為職位求過人
可是啊,這不是憑他大腦,而是憑他的生殖器
什麼叫生殖器啊
他討了一個老婆,這個老婆的爸爸,就是他的丈人啊,是司法界的大員
這個人還是我李敖的老師,名字叫做徐世賢
徐世賢是什麼人啊
我在台灣大學第一年唸法律的時候
他教我中國司法組織,中國司法組織的課就是他開的
他就是當時的法務部的次長
所以呢,因為他的女婿是李元簇,他一直提拔他
所以李元簇才能在司法界裡面脫穎而出
所以李元簇有今天
事實上,他是靠了他丈人的原因,把他提拔起來的
我早就講過國民黨本身是一個大的內婚集團,是個生殖器串連
你搞我,我搞你,這樣的串連集團
所以呢,李元簇因為進入這個集團,他才有今天
他把他自己描寫得很好,說他自己如何如何
憑自己白手起家,憑本領
其實呢,這不正確的


我談這事情幹什麼呢
又轉到另外一個主題來
就談談最近很多教育部長
歷來的教育部長大家開會
有的死掉了,有的呢,像老賊陳立夫還在
他們開個會
我舉目前四個教育部長做例子,給大家分析一下

第一個李元簇做部長的時候
李元簇是酷吏
施啟揚做部長的時候
施啟揚是官僚
郭為藩做部長的時候,郭為藩是個呆子
現在吳京做部長了
吳京呢是個書呆子
這個郭為藩是呆子
吳京是書呆子,並且是一個冒失鬼
我在電視裡面曾經公開的談到了吳京是個冒失鬼
這個記者們在這個電視裡看到了,就訪問吳京
就問吳京說,李敖說你是冒失鬼怎麼樣
那他當然就含糊其辭,他當然不承認是冒失鬼
可是事實上我們看到啊
整個是冒失鬼
冒失鬼的情況跟這個教育改革有根本的原因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另外一個書呆子叫做李遠哲
他們搞了一個教育改革的改革的會
這個會花了人民幾千萬塊錢
現在總算做成了結論了,提出來一個報告,所謂報告呢
就是提供了五十二項的建議,如何改革的台灣的教育問題
請問這五十二項裡面我們看看,原來都是老生常談
從李遠哲以下搞了好幾年,花了幾千萬,原來得來的結論呢
都不過是在教育的體制以內做了一些要求改革
而改革的這個方式也是大有問題的
換句話說呢
李遠哲我講過,他是一個在化學的某一個單項上面
他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可是呢,我們常常以為一個人在某一點上出類拔萃的時候啊
在另外一點呢就無所不知
錯誤的
李遠哲本身是一個書呆子
所以呢,他們搞教育改革
最後他們這個會提出五十二項建議以後,現在就告一段落
事實上,吳京所出來的教育改革這些意見也是大有可議的
問題在那裡呢
問題啊,他們並不真的知道台灣教育癥結所在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基本上這批人都是留學生
留學生的時候,他們過去啊講他叫鍍金,留學生是鍍金
有人跟我談到鍍金,我曾經開玩笑的講,什麼叫鍍金呢
你本身是金屬,你才能鍍金
如果你本身是一塊木頭,你留學回來還是一塊木頭
大部份這些留學生,他們本身是一塊木頭,到了外國鍍了一層金回來,結果還是木頭
所以呢,他們對整個的了解,教育的改革
我們看到了,由李遠哲他們花了幾千萬搞了幾年所提出來的五十二項的建議啊
我們就恍然大悟
原來這些人都是紙上談兵的,都是在制度跟皮毛上的改革
真正在教育的本質上跟精神上的改革,這些人無能為力
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不了解真正台灣的問題在那裡


真正台灣的問題在那裡呢
我們可以看看
先基本的觀念
基本的觀念呢,我們現在很顯然的,不錯,年輕人呢有二個問題
一個就是升學主義,一個就是文憑主義
這個對年輕人來說,不能算是錯
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
我李敖雖然台灣大學畢業,我這張文憑一直沒有用過
十年沒用過,二十年沒用過,三十年沒用過,直到最後
我們為了在台灣辦雜誌
所以要申請辦雜誌的時候,才用到我的文憑
說是要大學畢業生才可以辦雜誌,我們才用到
所以這文憑對我們沒用的,為什麼沒有用呢
這個文憑主義對我沒有用的
我才在台大研究所唸到一半,跑掉了
根本不要唸,老子不要唸了
所以這個碩士對我也沒有意義,沒有意義
可是我承認如果我沒有這個文憑
請我出來混,更不好混
雖然有了,我沒有用它,可是沒有它的時候呢,對我更不方便
中國的古代的一個哲人叫荀子,他講過一句叫做
有之不必然,無之必不然
這什麼意思呢,好像身份證
我有身份證,不必然,沒什麼稀奇
張三有,你也有
可是沒有這身分證不得了了
那警察就要找你算帳
你有這國民黨的黨證,不稀奇嘛
國民黨比野狗還多,你有國民黨有什麼稀奇呢
可是你不是國民黨
啊~過去不得了了,那你要被注意了
有它沒有什麼,沒有它就不行
叫有之不必然,無之必不然
在我李敖眼裡看起來,什麼文憑啊,就是這些東西
對一般青年人,如果他不用功的話,也是這些東西
所以呢,我們以為什麼好的學校什麼的,沒什麼意義
很多人呢好這個東西
譬如說有的人現在拿到了博士還不死心,還要拿雙博士
像這個邱彰,叫雙博士,很了不起的兩個博士
可是呢,在我李敖看起來,凡是涉及這種談到思想的,或者這個宗教的部份,人生的思想部份
邱彰就是木頭
她頭腦就是木頭
為什麼原因呢
你看她相信那個妖僧,林雲大師
競選立法委員的時候,都不做活動了,為什麼呢
林雲大師說你會當選的,所以她就準備當選了
兩個博士啊~
頭腦是漿糊啊~
我們可以看到的
所以唸博士是沒有用的,要看人
在中國古代也有這個標準
我們大家看,中國古代三個境界

一個是做秀才,然後做舉人,然後做進士
進士的第一名就是狀元
當時呢,有一個陳漢章字倬雲
他呢,京師大學堂
注意啊,就是北京大學的前身
中國最好最早的大學,也是唯一大學
請他去教書
他不要教,他說我不要做老師,要去做學生
為什麼呢,因為當時京師大學堂的學生畢業以後,賞個進士
政府給你一個進士資格
你雖然沒有考取啊,政府給你一個資格
所以呢,他去京師大學堂史學門去唸書
有這麼有趣的事情
給他做老師,他不做,他要去做學生
為了做學生以後,有這個文憑,愛這個文憑
所以我們可以看
這種遺憾叫什麼呢
我們叫做瓊瑤式的遺憾
什麼叫瓊瑤式的遺憾呢
你看看瓊瑤寫這些歐巴桑的文學
這個也寫的蠻多的
可是呢,瓊瑤談話的時候,常常無意間就流露出一個遺憾
什麼遺憾呢
我瓊瑤中學畢業,沒有唸過大學
如果我瓊瑤能夠到大學,好比說台灣大學中文系,唸個畢業,多好
這就是瓊瑤式的遺憾
就是你不需要唸大學了,可是呢,她還覺得唸大學對她多麼重要
這就是,這種遺憾就是
古代的人呢,就像陳漢章
還有一個人呢,有趣,大家都知道他是誰
就是左宗棠

左宗棠當時他這個三階段裡面,他只得到舉人沒有做過進士
所以左宗棠一輩子耿耿於懷,沒有這個資格
我沒有台灣大學畢業的這個招牌
怎麼樣呢
後來他在清朝做了大官了
在前線打仗,忽然請假,我不打了,為什麼呢
北京城裡要考進士了
我要回去考試了,這個仗我不打了
總司令要辭職,不打了
那清朝政府還得了嗎
你這大將軍,總司令在前線不打仗了
那好了,你不要回來,我們送你一個進士好了
就送他一個進士,就停止了,就繼續打仗
所以你知道,這種文憑主義多麼深入人心
因為深入人心,所以很多人拼命的在搶這個文憑
這個嚴格講,也未可厚非
現在這個冒失鬼的教育部長吳京
他們要用這種什麼選系不選校,後來又改口了
這種種方法來打倒這些明星學校
事實上呢,這是錯誤的
為什麼是錯誤呢
因為嚴格講,據我了解的這些青年人,我也做過青年人
當時像我李敖為了第一志願去考試的這種人比較少
一般人有奶就是娘啊
你管我什麼系啊,我考上台灣大學什麼系我都唸
你能考取就是第一
當然這個系也不能太聽起來太莫名奇妙的
好比說,中國文化大學過去有個系叫做蠶絲系
蠶吐絲啊,叫蠶絲系
那就我是中國文化大學蠶絲系畢業的,聽起來也很彆扭
所以他們學校後來也改了,就改成紡織工程系
也有這種笑話了
換句話說,只要這個名義過的去,去唸了也罷了
像我李敖,我唸台灣大學
你要叫我去唸政治大學,我告訴你我不唸的,為什麼
中山大學我是不唸的,中正大學我是不唸的
什麼意思啊,好好一個大學,什麼政治大學
這是跟著國民黨的中央政治學校出來的
這是什麼鬼名字
什麼叫中山大學啊,什麼叫中正大學啊
根本這不能叫人忍耐的
所以換句話說呢,只要名義上過的去,就去唸了
為什麼
混個資格出來算了
所以我認為年輕人為了他們的虛榮心也好
為了他們進入社會的方便也好
他們呢,有奶就是娘
很少有人去為了第一志願,非第一志願不唸的
很少很少
至於說什麼是第一志願,他們也不了解
我請問你
李遠哲是第一志願嗎
不是啊
李遠哲是化工系的,進台灣大學的,跟我同屆
然後呢,他有一天晚上經過台灣大學化學系的門口
看到夜裡面燈光很亮,他很感動
他說,原來化學系的學生這樣用功,我們化工系的學生都在玩
所以他就轉化學系
所以李遠哲後來唸了化學系
都不是第一志願
有幾個第一志願
像我李敖從小我就知道我要唸什麼,我要幹什麼的
一般年輕人那有這種堅定的看法呢
沒有
所以對這些年輕人,小毛頭說起來,有所謂的第一志願嗎
他們希望能夠很拉風的唸到一個好的學校就是他們的目的
現在李遠哲,吳京,這些書呆子們亂給年輕人設計
控制他的系,控制他的校,諸如此類


可是基本的問題沒有解決
就是年輕人跟我們那個時代最大的不同
至少跟我李敖,李遠哲時代最大的不同
我們那個時候沒有那麼多書好唸
學校的功課壓力沒有這麼大
所以我們可以有很多的時間去看課外書
這樣子我們思想很靈活,我們可以照自己的意願志願去發展
我們養成一個主動的研究的和讀書的習慣
可是現代教育的最大問題,不是他們所說這些
也不是教改會什麼五十二項建議所說這些
現在年輕的人最大的問題,也是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
是你這個教材沒有趣味,使年輕人不感興趣,從小就不感興趣
結果呢,他只有死背,你逼他死背,他也死背
死背的目的是應付考試
所以一旦考取了,書丟掉了再也不要看書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你看我離開台灣大學這麼多年
除了在警備總部被抓那幾天強迫不許看書以外
我們都在看書啊
除了作預備軍官頭幾天,入伍訓練沒有時間看書以外
天天看書
我們是自己自動自發養成一個好學的,喜歡研究的,這麼一個習慣
可是這個習慣在今天的教育底下,給破壞掉了,培養不起來
所以年輕人根本對教科書內容不感興趣
因為教科書越滾越大,內容越來越豐富
豐富什麼東西呢,垃圾,不該記的垃圾都給年輕人丟來記
我們可以看到中國過去
像我小的時候,我們唸小學的課本,沒有這麼複雜
現在我們看到美國學校,他們唸的這些課本裡面非常生動
看到日本的教科書,內容非常生動
絕不是台灣教科書這些東西
可是呢,台灣如果不從教科書來改革,任何改革都是失敗的
如果教科書本身有趣味,問題也不在大班小班啊
如果你做一個標準的設計,找一個最會講課的人講這一課
然後錄影錄下來
大班什麼60個人,120個人都可以上課
老師在旁邊指導
然後用錄影帶的方法使大家看到一個最好的老師給你上這堂課,上得特別有趣味
不是記黃河多長,這個阿里山多高,這個沒有趣味
換句話說,真正的教育改革的一個起點是從教科書內容改起
可是今天我們看到了,他們五十二項的建議
還有吳京整天在東打一拳啊,西踢一腳,冒冒失失在做
他們都忽略了從教科書上面培養起小學生的這個趣味,中學生的趣味
這才是真正教育改革最根本的問題
可是現在教科書編得太糟糕了
所以我們的問題才整個的出現


現在我們才可以知道整個的問題出現在那裡
出現在整個的標準也跟著亂了
好比說,最近台灣大學這個校長陳維昭跟這吳京有心結
有什麼心結呢
陳維昭是個官迷,他想做教育部長沒做成
結果被這個成功大學校長吳京搶到了教育部長
那吳京[註:口誤應是陳維昭]有心結
所以當時報上登這個事情
然候陳維昭就解釋,他說這個教育部長,他沒有心結
並且他還說吳京是他的上司
你看了沒有,"陳維昭吳京瑜亮情結"

陳維昭說,"部長是上司"
像陳維昭,我舉個例子
他做了台灣大學的校長,他的腦筋還是個混蛋腦筋
什麼原因呢
教育部長絕不是台灣一個大學校長的上司
我們舉個例子看,當時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

他為了反對教育部長彭允彝,他辭職不幹,罵這個彭允彝,不幹
為什麼呢,蔡元培是中華民國第一任的教育部長
他自己做過教育部長,然後不做,後來做了北京大學校長
所以他們的地位,大學校長地位是非常高的
他罵這個教育總長然後呢
大家注意,當時北京大學怎麼樣對付教育部
你教育部給我錢我收,因為政府的預算轉給我的錢,我要
然候啊,教育部給北京大學的公文全部退回
跟你拒絕往來戶
我們大學是大學,跟你教育部不來往的
人家北京大學是這樣有氣派的大學
校長是這樣有地位的校長
絕不像你台灣大學,這陳維昭像個賊一樣,偷偷摸摸的跟吳京這樣鬥法
絕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舉這個例子告訴什麼呢
告訴我們不但是在知識的教育失敗了
在人格的教育也失敗了
堂堂的台灣頭牌的第一名大學,一個大學校長,這個混蛋陳維昭
居然不能夠很清楚的認定他的身份
他以為教育部長是他的上司
我舉這個例子給大家看
證明啊,這麼混蛋的一個人居然做了台灣大學的校長
換句話說
這些無恥的人,沒有身份的人,不曉得自己是老幾的人,忘了我是誰的人
他們居然在主持台灣的第一流的大學
所以我說呢,我們不但是知識教育發生了問題,我們的人格教育也發生了問題
請大家看看
你看到了沒有
不但是台灣大學,中興大學,看到沒有

中興大學"77週年校慶,場面盛大隆重,興大表揚徐立德等傑出校友"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所以我說,"台灣大學馬屁精,校長陳維昭","中興大學馬屁精,校長黃東熊"
他們眼裡面只有政治人物,行政院副院長啊
他們不會表揚一些,其他對社會有貢獻的校友
你看到沒有,台灣大學51週年校慶

"連學長"連戰,"方學姐"方瑀,被連戰打來打去的這個白痴姓的老婆
在"椰林大道沸騰",看到沒有
[註:左1方瑀,左3連戰,左4陳維昭]
連戰,方瑀,不要臉的台大校長陳維昭
陳維昭幹什麼呢
哦~原來大學校慶你只會請這種國民黨的官僚來
請來跟在屁股後面拍馬屁啊
你們大學是這樣子去辦的
你們大學校長是這樣子沒有身價的
比起五四時代的蔡元培這些校長來,你們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我舉個例子
當你們高等教育的負責人給小毛頭,給中學生,小學生,大學生示範
原來你們眼裡面的大人物就是國民黨這些官僚
從行政院院長到行政院副院長,還包括行政院長的老婆
都是你們捧的,所拍馬屁的對象,主持校慶的對象
請問,還有什麼學術尊嚴呢
這全都是政治掛帥,沒有學術尊嚴了
就如我所說的,我們現在真正台灣的問題是兩個
一個是教材的問題
教材上沒有趣味,沒有趣,編得太壞了
第二個是這個人格教育的問題
根本發生了兩個問題
人格教育問題,尤其是被啊,給毀掉了


至於吳京的部份,我講過
我的好朋友潘毓剛教授給我的信

他說的很清楚,"世界日報說,吳京部長點子很多"
"其實他的點子都是照抄美國的陳飯"
"辦自費軍校,大學第一二年不分系,義務教育由地方負責"
"都是美國行之有年的陳飯"
所以呢,像吳京並沒有什麼點子
只是個冒失鬼,把美國東西抓來就往裡塞
不錯,美國有很多的優點
可是優點你有沒有抓到呢
美國從基礎教育,小孩子那麼樣的天真活潑,那麼樣的有研究的心態,研究的習慣
而不是填鴨式的給他這樣考試
這美國的優點你吳京難到沒有看到嗎
看到的話要從根本來解決
你花了幾千萬搞了幾年的李遠哲的教改會,教育改革委員會
你們搞了五十二項建議裡面有沒有看到這一點呢
換句話說呢
你真正的在這方面能夠解決,從扎根方面能改革教育的時候
台灣教育才有起點,才有希望
否則的話,在你們這些書呆子的手裡,完全沒有希望
我曾經在我節目裡面,應呂俊甫政大教研所的先生之請
他希望來到我節目裡面來談談
後來他寫篇文章,"給吳京一個教改的機會"

後來有人寫信來,讀者寫信來罵我
說你怎麼請呂俊甫來呢,他是個書呆子
那麼現在等我看了這個"給吳京一個教改的機會"的時候呢
我承認好像呂俊甫先生啊,他可能,他本人也沒有看到這個問題的真相
所以呢,今天我把真正台灣教育的根本問題
談出來,請大家想一想

今天呢 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