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北京法源寺(六)


李敖 秘密書房

這一陣子由於選舉的原因
使我上次在談到北京法源寺這部小說的時候,我本來要連續性的把它講完
結果呢,中間插播了一段選舉,使我講北京法源寺,把它中斷了
所以從這一集李敖秘密書房開始,我把北京法源寺這一專題把它講完
北京法源寺是我寫的一部小說
有人說,你李敖寫了這麼多的書,小說部分寫的很少,是不是?

因為有的人呢,他並不是把他的著作集中在寫小說上面
我舉兩個例子
一個就是西班牙記者,美國人桑塔耶那,他是一個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也是有名的哲學家
可是他寫小說只寫了一本,沒有寫很多本
像是英國的哲學家羅素,他一輩子都寫的是哲學性的著作,思想性的著作
可是呢,他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啊,他就奇怪
他說,為什麼不給我和平獎?
什麼原因呢?
因為他認為他的著作更有助於人類的和平
他沒有寫過任何小說,可是呢,他得到了諾貝爾文學獎
換句話說,諾貝爾文學獎給的標準是很寬的,並不限於你小說的部分
可是哲學家羅素他有沒有寫過小說呢?
他寫過
他偷偷摸摸寫過一本小說,然後用懸賞的方法叫別人站出來,你們猜猜看這誰寫的?
英國人大家都猜,猜張三猜李四,可是從來沒有人猜出來這個是哲學家羅素化名所寫的一部小說
換句話說,他那部小說寫的並不算成功
我的長篇小說只寫了一部,就是北京法源寺
我還有其他好多長篇小說的構想,我還沒有把它完成
我想在餘生的過程裡面,我會把它完成
譬如說,我有一本小說叫做"第七十三烈士"
大家都知道黃花崗與七十二烈士,事實上是不只,可是籠統的數目來算,是按照七十二個人來算
我曾經講過,以七十二烈士作標準的時候,我們把他們七十二個人的籍貫查一查,就發現了,從來沒有浙江人,這裡面都是浙江省以外的人
我從這個統計來做一個挖苦的結論,就是浙江人蔣介石他們在幹什麼?
在革命的時候,他們在開小差,他們在東京抱女人,搞日本女人
真正革命的時候,他們逃掉了
所以蔣介石在別人革命成功以後,就跑回來接收革命的成果
所以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裡面,沒有浙江人
雖然如此,當時七十二烈士在三月二十九那次革命行動,也沒有全死掉,有的人也跑出來了
其中有一個人叫做莫紀彭 [感謝網友jarvisdd訂正錯誤,原字幕是莫季鵬]
莫紀彭這個人他後來寫了很多書法對聯
我在義助章孝慈校長的時候,我有義賣過
莫紀彭是個奇怪的人,他活了高壽,最後死在台灣,八九十歲死在台灣
可是他二三十歲的時候,參加了黃花崗這件義舉,並且他還是隊長
結果呢,他沒有被打死,跟黃興一樣,跟黃克強一樣,他死裡逃生了
可是他此生的一個回憶都鎖定在他二三十歲的時候,在黃花崗這一件事件上面
中華民國成立以後,他被出局了,怎麼樣出局呢?
大家看一看這一次選舉,看到有一個忽然後來選舉後面登了一個廣告,半版的廣告,叫做林弘宣 [感謝網友jarvisdd訂正錯誤,原字幕是林宏軒]
他是什麼人呢?
他是美麗島的被告,他在美麗島案子裡面也是站在前面的被告,他是個牧師
結果呢,雖然他坐了牢,他整個的努力都泡湯了
什麼原因呢?
都被陳水扁這些美麗島的辯護律師他們給掠奪了,搶走了,給偷走了
真正美麗島的英雄,像林弘宣這些人,整個出局了
林弘宣出局以後,我跟他吃過兩次飯,跟他談,他有那種感概,覺得他們努力的成果已經被人偷走了
同樣的我們可以看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革命的功勞被偷走了
被誰偷走了?
被國民黨給偷走了
那個時候還沒有國民黨,可是現在到國民黨的黨史裡面,就把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變成他們國民黨的黨史
而蔣介石他寫的歷史裡面,也把這個資料,把這個黃花崗的利益,全都給吸收走了
在這種情況底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革命怎麼樣被掠奪
而當時參加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革命的莫紀彭,他最後老死在台灣
以什麼身份老死的呢?
以國民黨黨史會的一個協修,一個閒職,老死的
當時協修是給兩個人
一個就給了莫季平,一個就給了最近死掉了傳記文學的老闆劉紹唐
所以劉紹唐就跟我講,他說在黨史會他都不好意思,自己掛名在黨史會,另外是一個革命元老,那麼大年紀了,莫紀彭來做這個職務
幹什麼呢?
揹個閒差,讓你吃碗飯而已
可是莫紀彭一輩子,他離開了黃花崗以後,他一輩子回想的事情,就是這個當時革命的場景
他一輩子沒有再做其他的事情,就是想這場景,都是想這場景
所以我的小說叫"第七十三烈士"
就是啊,他應該死在裡面,他沒有死在裡面
因為沒死,所以因為他長壽,看見了逢生,看見了革命以後的成果,看見了七十二烈士死後,中國的這個亂局,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我一本小說是以莫紀彭做背景的,寫第七十三烈士
我還有很多類似的小說要寫,所以我會用我的餘生寫這些書
談到了北京法源寺,它是我寫的一千五百萬字裡面的唯一的長篇小說
這部長篇小說由於今年由牛津大學他們出版了英文本,所以有一個機會就送到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審委員會
他們也有信過來,就是接受了這個等於說提名
這個小說就是我這次,算是一本九年前的小說忽然被中國人注意起來了

不管在台灣,不管在大陸,都是很多人印這個書,並且關心這個書,我也覺得很高興
這個九年前就寫的一本書,也被我印出來,也賣過上萬本的一個小說,最近又重新被肯定,大家也買來買去,我覺得是滿有趣的
像大陸最近的一個版本,就是出了北京法源寺的一個版本

可是我們不要忘記,在大陸以前也出了一個版本
就是北京的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法源寺的版本

這個版本在大陸已經絕版了
最近他們人民文學出版社又找我,希望我同意他們印新的版本,我也同意了
可是原來我給大陸出版的李敖大全集這個版本,李敖大全集裡面的這個版本,第一本就是北京法源寺

他們叫做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他們又把這個書出了一個版本,出了版本以後,我仔細一看才發現有趣的現象
就是這個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的北京法源寺,裡面有刪
不是改喔,我講好不是改,我可以因為政治原因使你們不方便,你們也許可以刪,他們就有刪
可是很有趣,在這個當年北京法源寺,這個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法源寺,反倒沒有刪
我覺得很奇怪,什麼原因呢?
就表示說他們言論控制的標準是不一樣
誰在刪的呢?
就是這個書有刪的原因,就是他們中國友誼出版公司,他們的負責人認為緊張的部分,他們把它刪掉了
可是當時北京法源寺這個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負責人,他認為不嚴重就沒有刪
這就告訴我們什麼呢?
告訴我們叫做一個懸崖理論
什麼叫懸崖理論
就是你這個山,山在這裡,下面就是懸崖
你人走過去的時候,走在邊上,掉下去了
可是你為了恐懼,怕掉下去,到了懸崖邊緣,你不會到了緊邊緣,你會向後退幾步
什麼原因呢?
因為你真正的走到最後一步,雖然那時候你不會掉下去,可是你很緊張,所以你保留一點安全距離,向後退幾步
這個理論叫做懸崖理論
就是說懸崖是政府的標準,告訴你,你碰到那個尺度,我要查禁你的書,我就捉你這個人,所以你會害怕
怎麼辦呢?
還不到那個邊緣,我自己先有一個標準,向後退幾步,更表示安全
換句話說,你心裡面這個標準比政府給你的標準還嚴,還緊,還退縮
這就是告訴大家,過去在台灣有警備總司令部,查禁書刊
事實上,警備總司令部有兩個
一個呢,就是真正的警備總司令部
第二個就在你心裡面的警備總司令部
這個剃刀邊緣在這裡,你怕碰到這個邊緣,所以你向後退
那個退的標準就是今天在海峽兩岸這些人,他們認為那種嚴重的標準
在香港也有這種標準出現,就是報社的編輯,文字的作者,撰稿人或者記者們
他們寫稿子的時候,他們心裡面先定標準,這個標準會不會超過那個官方標準
為了避免這個情況出現,我們向後再退縮一點
所以我們看得很清楚
北京法源寺你看到沒有,在這本書堶惕畯怓搢
在尾聲的這一部份,掘墳這一部份,看到沒有

"查辦之說,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後......來個括號,略
誰略的呢?
編者就略掉了
這就是我跟他們訂的契約裡面,訂得很清楚
要刪你們可以刪,不過刪的話你們要註明是你們刪的,不是我李敖刪的,不然上下文接不上去的
所以你看到沒有,這段話裡面就是"不了了之了"以後,然後"......略編者"
然後呢下面接下去就是"所有地面上活動的,都化為塵土",看到沒有

可是我們看看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當年出的這個書裡面,看到沒有,掘墳這一部份,大家看

看到沒有,"也就不了了之了",然後"所有地面上活動的,都化為塵土"
這裡面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七行,沒有刪
看到沒有,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它沒有刪
當年不刪,現在刪起來了,這什麼意思啊
這表示說,當年這個書在大陸也沒有被刪啊,幾年以前也沒有被禁啊
表示說它可以通過,而這個中國友誼出版公司的這些編者們,他們的懸崖理論比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懸崖理論還緊,它覺得緊張就刪掉了
懂我的意思嗎
這告訴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可以通過的書,有這部證明
到了今天,在中國友誼出版公司的編者的眼裡,覺得我們要緊一下,就刪掉了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就是剛剛我所說的,有懸崖理論的時候,就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而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原因呢,不完全在政府打壓,而是你編者,報紙的編輯,必要時報紙的社長,他們本身內心的恐懼也構成了一個言論自由的一個網,來打壓言論自由
所以我覺得很好笑,這有趣的現象,同樣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樣在北京,兩個出版社出同一本書,一個就要刪,一個就可以不刪
結果那個不刪的人,書也沒有被查禁,那你刪的什麼意思呢?
證明你的判斷增加了懸崖理論的一個最有趣的例子
下一次呢,我再陸續跟大家談這方面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