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重談呂安妮事件

(早期節目未下標題)

(本集無字幕)

  昨天我談的節目堶情A在「李敖笑傲江湖」堶惕睍籵魽A我說這一次在演習的過程堶情A有記者冒充軍人穿軍裝,還戴著軍階。這個現象並不是記者的個人行為,也不是小人物的行為,而是從蔣介石早期開始,他們就開始把這個軍方的位階,軍裝做了手腳,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我今天補充一下。蔣介石在抗戰的時候,他只是三顆星,抗戰的時候蔣介石只是三顆星。你看看領章,一、二、三,三顆星。

不但他三顆星,所有有名的將軍都三顆星,像陳履安的爸爸陳誠,三顆星;何應欽將軍,三顆星;陳濟棠將軍三顆星;李宗仁將軍三顆星;閻錫山將軍三顆星,這都是三顆星,蔣介石跟他們都一樣的。可是後來呢,蔣介石就把自己加了一個情況,就覺得他忽然一個打戰打到了延安,就陜西那個共產黨的首都,他打進去了,打進去他覺得很神氣,就忽然就給他自己加了星,就加到五顆星。請你們看看圖片--
(註:鏡頭未拉近)
這個斗篷上面有五顆星,就加上去了,偷偷加的。加了以後呢,就不太好意思,所以當時開國民大會的時候,他又把五顆星改回三顆星。請你們看

這是國民大會講話的時候,又變回三顆,又變成三顆。後來到了台灣以後呢,就是老下臉皮,乾脆就五顆,索性五顆星。所以到台灣我們可以看到,這是「襄陽演習」,這個演習我參加過的,我那個時候做預備軍官第八期做排長,這個演習我參加的。在「襄陽演習」堶情A你可以看到蔣介石這邊是五顆星。可是最奇怪的呢,旁邊有一個人穿著斗篷,就是宋美齡,她的斗篷邊上面四顆星,加上四顆星,這是很不要臉的一個行為。

蔣介石呢好歹他還是個軍人,蔣介石他在日本是做上等兵的。上等兵到了民國元年那,咚!冒出什麼了?冒出少將,由上等兵一跳,跳到少將。所以後來在辦黃埔軍官學校的校長的時候,就冒出中將。所以他雖然是假的,也是不按照正式的戰功來升的,可是至少他還是軍人。戴著三顆星也戴了很久了,可是到了台灣以後,就變成五顆。一般別人打敗了戰,應該是星要減掉的,或者打敗戰不好意思再掛的,像孫立人將軍,他就覺得我們整個跑到台灣來,都沒有面子,軍人打敗戰了,所以他都不肯掛,掛到中將為止,都不肯掛的。可是蔣介石不但掛,還掛了五星。

  什麼叫五星呢?五星就是,跟著美國學的,你看美國的元帥們,艾森豪將軍、布萊德雷將軍、麥克阿瑟將軍都是五顆星。五顆星最早是在一九一九年九月間,美國在援助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美軍統帥叫做潘興將軍,他很有戰功,所以在一九一九年九月給了他五顆星,就開始有五顆星。後來艾森豪將軍在二次大戰以後,都變成了五顆星。蔣介石就跟他們學,五顆星就是元帥,四顆星是上將,在美國標準。他跟我們不太一樣,我們一顆星是少將,美國二顆星才是少將,三顆星是中將,四顆星才是上將,五顆星就是元帥,就五星上將。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像是法國,這是法國後來的總統,當時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在英國組織流亡政府的,就是戴高樂將軍。請大家看,他只是少將,可是他的帽子上面是兩顆星,是少將。

他做法國總統的時候,他可以把四星上將、五星上將都抓起來,當時法國的薩蘭將軍叛變,他可以把他抓起來,可是他自己呢只是少將,為什麼呢?為什麼少將?少將就表示我台灣大學畢業,他不能冒充的,你是學士就是學士,博士就是博士,你有五顆星、四顆星、或是更高的位階,你不能夠改的。所以你可以抓四星上將,可是你自己就是少將,不能改的。所以你看有個利比亞的狂人叫格達費,他也可以抓將軍的,都可以的,可是他是什麼階級呢?到今天為止,上校。

人家規規矩矩的,外國的人對這個軍階規規矩矩的。到台灣以後呢,才開始從蔣介石以下,才開始混亂。

  所以我才講出來,到今天這個記者們胡搞,原因就是從李登輝來的。李登輝在巡視海軍的時候,他有一個下船的鏡頭,看到沒有,戴個帽子。這個鏡頭放大以後,原來就是這個鏡頭。原來他已經一二三四五,五顆星。李登輝沒有受過正式的軍事教育,我們不曉得他有什麼軍事階級或履歷,搖身一變,五顆星。所以我們想想看他簡直比四顆星的宋美齡還不要臉,多加了一顆。你當上了總統這樣子亂搞,你怎麼能怪記者們亂搞呢?記者們穿著軍裝亂搞,當然也是不稀奇的事情。就因為大家都亂搞,所以我們在整個名詞上的解釋都改變了。好比說這一次演習,這算什麼演習呢?唯一的動作就是小跑步,唯一的聲音就是放禮砲,這算什麼演習呢?完全靜態的,為什麼不敢動態呢?因為怕共產黨翻臉。所我們覺得我們台灣整個都給搞亂掉了,這是我們感到很氣憤的一點。

  我下面談的呢,就是因為亂掉了,所以引起我再重新談到呂安妮事件。呂安妮事件也是台大在教育方面的一個混亂,我剛才談到的是軍事方面的混亂,呂安妮事件是教育方面的混亂。它混亂到什麼程度呢?混亂到一開始呢是台灣大學本身的黑暗所引起來的。台灣大學代表什麼?好比我們說台灣教育黑暗,這說法太抽象了,不具體。怎麼樣表達得具體一點呢?具體一點呢,我們看台灣大學。台灣大學是整個台灣教育的指標,說教育部黑暗,這個不稀奇的。可是台灣大學代表整個台灣教育的指標以後,台灣大學黑暗,就值得我們研究整個教育的情況。台灣大學的黑暗不是從現在開始,很早很早就開始了,那時候在國民黨剛到台灣的時候,國民黨到處抓人,可是當時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他是胡適的學生,他還比較有點肩膀,他可以抵抗這個現象。傅斯年是唯一一個在蔣介石面前,可以翹起二郎腿抽煙斗的一個人,一般的人在蔣介石面前絕對不可以的。文官的話呢,他坐只能坐三分之一的屁股,兩個手放在膝蓋面前,椅子不可以坐滿;武官呢,不管你是中將少將一律站在這裡跟我講話,不許坐下來,蔣介石很威嚴的。所以當時在松山機場,蔣介石去接當時的代總統李宗仁來的時候,大家都去,傅斯年也去。傅斯年在會客室堶情A沒有人敢坐在蔣介石面前,都站在附近,站在旁邊,文官武官,只有傅斯年過來坐在蔣介石面前,二郎腿一翹,就拿起煙斗就抽起來了,所以當時台灣大學的校長還有這個氣魄。在古代這個太學祭酒就等於相當於大學校長這個位置的人可以跟天子分庭抗禮的,天子尊敬知識份子,所以知識份子很有權力。可是到了傅斯年他們死了以後,台灣大學在錢思亮校長治理之下,就開始沒落了,這種氣魄完全沒有了。不過那時候錢思亮被胡適撐腰,所以他還,在會議開始的時候,他可以好比說唱國歌什麼這種,他還可以把它撇開,叫司儀趕緊過去,這一段不要了,過去了,後來他也不敢。那後來錢思亮膽小到什麼程度呢,當我跟一位立法委員胡秋原打官司的時候,當我舉出來台灣大學藏書堶情A有證明了一九三三年胡秋原他們在福建搞閩變叛國的時候這個證據。結果胡秋原寫信給錢思亮就質問他,說你們為什麼把這個書借給李敖?那錢思亮台大校長就回信給胡秋原,說我們台灣大學根本沒有這個書。書還借在我手堙A上面還蓋著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印,台灣大學校長說我們沒有這個書,可以公然的作偽證,留下這個可恥的記錄。

  後來錢思亮去了中央研究院,後來台灣大學校長可以說是一屆不如一屆,到了今天陳維昭。陳維昭是我台中一中的小學弟,他比我晚二、三年,陳維昭的本領是把忠仁、忠義兩兄弟這個連體嬰切開兩半,分割的,他是好的醫生,好的外科醫生,可是絕對不是一個好的校長。所以他在前年當了校長以後,就開始作秀。第一個秀呢,就談到了台大哲學系事件,他要平反這個案子。台大哲學系事件呢,當時很多台大哲學系的老師被解聘了,被趕出去了,他要平反這個案子。當時我就寫了一封信給陳維昭,我就告訴他,我說你不要忽略了,哲學系事件表面上看是個學術自由不自由的鬥爭,骨子堣ㄛO,骨子堶惇O國民黨的一群教授們跟另外一批國民黨的教授們一個內鬥。內鬥的時候,另外一批像陳鼓應他們這批人鬥垮了,被趕出台灣大學,所以變成一個學術的自由不自由的事件,當然也有這一部份啦,被趕出去了。事實上呢,是國民黨的教授鬥爭,一批成功了,一批趕走了。我就寫信問陳維昭,我說你想想看,當年如果你不是國民黨的教授,你根本就不可能做教授。所以現在關鍵不是說一批人鬥垮了趕出來,要調查,要平反,而真該調查的,真該平反的,而是那些當年根本不是國民黨而他們有學問的人,根本不准進台灣大學的這一批被害人在哪裡?怎麼樣的補償他們,這才是台灣大學該做的事情,當然這批人包括我李敖在內。結果陳維昭收到我的信以後,信都不敢回,這我兩年以前我給他寫的信,他信都不敢回。今天發生了呂安妮事件呢,根本毫不稀奇。

  這個事件本身發生了,就證明台灣大學所累積的多少年的黑暗。在外國大學堶情A教授這一年我要交論文,寫一篇或兩篇,第二年還要寫論文。論文表示什麼?論文表示你不斷研究的成績,要每年展示出來,如果交不出來論文,印不出來論文,對不起,解聘,或者你不好意思再幹了。可是台灣大學的教授就不是這樣了,他寫了一篇論文,或者寫了一本書,或者到別的地方抄來一本書,有了教授資格以後,今年是這個樣子,明年還是這本講義,後年還是它。然後呢,絕對不再進步了,然後幹什麼呢?打麻將。所以台灣大學的老師們可以一本講義吃好幾十年,直到退休為止。所以這個證明了什麼呢?證明了完全不合乎學術界的學格,根本不合乎國際標準的。那麼台灣鬧了這種笑話也並不稀奇,現在呂安妮事件就證明了什麼呢?證明了台灣大學發生了這些教授們他們可以不進步,可是呢他們可以不退休,然後變成什麼呢?變成像法官一樣,就是法官是終身職的,他永遠不退休。所以台灣大學這些教授們呢,要達到退休以前,他可以不寫論文,歪哥到底,好比說三十五歲做教授,他可以到六十五歲再退休,這三十年他可以不寫論文,就這樣子,你趕不走我。趕不走我以後呢,他們在整個的台大堶情A就變成一個盤據的勢力,他們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像這一次呂安妮的事件,呂安妮在筆試堶情A她分數是其他四個人最高的,也是報名的十八個考生堶掖怜牧滿A他們計算的方法是呂安妮得了50.5分,而其他錄取的四個人只是44分多少,比她差了六分之多。那台大這方面怎麼做呢,台大這方面就是發現呂安妮在論文方面跟筆試方面可以有這麼好的成績,這兩個成績佔百分之七十五,台大方面就在口試上面把呂安妮作手腳,把她拉下去了。

  所以今天我給大家展示一個東西給大家看,你們絕對想不到的這種東西,這種東西是什麼呢?就是呂安妮當時筆試的兩個試卷,我都能夠,在我李敖手堻ㄞ鈰鬙X現。請你看看這個筆試的試卷,她成績拿的都是很好的。你可以看到,一個是唐教授跟邱教授給她四十六分,這是「個體經濟學」的部份。另外一部分,「組織理論與管理」這一部分,洪明洲教授跟江炯聰教授給她六十七分。

大家注意喔,給她最高分數的洪教授,就是口試上面把她刷下來的同一個人。我覺得這件事很有趣,為什麼筆試給她最高,而口試給她刷下來?當然筆試密封的,他們並不曉得這是呂安妮的試卷,可是給她最高,然後她就被刷下來了。所以我認為,上一次我分析過了,我認為洪教授他可能有很好的動機,他的動機是為了維護學術的尊嚴,他認為呂安妮可能不適合做一個研究工作者,所以我對洪教授這方面我也非常肯定他。我只是奇怪的就是說,如果為了學術的標準呂安妮不能錄取,這個標準對老師適不適用呢?像台灣大學另外一個口試老師陳希沼,上次我拿了他的書給大家看了,他可以公開抄襲別的外國教授的作品,像這樣的老師,在學術標準上要不要把他趕走?所以我認為,如果學術標準對學生適用,那麼對老師們也應該一體適用。

  這時候我舉這個例子給大家看,同時拿一些,今天我還帶了一些文件,這個文件其中一個給大家看。這是教育部的秘密文件,我什麼秘密文件都有,這是教育部的秘密文件。請你看看第一張,教育部的秘密文件堶情A教育部的主任秘書孔秘書,他寫了秘密文件給高教司,踢皮球,把呂安妮事件,因為呂安妮陳情嘛,陳情到教育部,踢球踢給了高教司,高等教育司。

然後請你們再看這個高教司他們批公文,踢來踢去的,這也是秘密文件,我也抓到了。請看怎麼樣把皮球踢給台灣大學,可見教育部這些官僚,從郭為藩底下都是官僚,非常可惡的官僚。

那現在踢給台灣大學以後,現在台灣大學自己內部來作檢討。我們看到檢討了,第一個,檢討報告出來了,說是那個抄襲的部份,陳希沼教授抄襲的部份,抄襲的部份並沒有影響他教授的升等,那意思是說他教授升等的時候,並沒有抄襲這個書,所以現在抄襲沒有關係。第二呢,他是說這是做教科書之用,所以就沒有什麼事情。這是台灣大學很無恥的一個辯護,難道說當了教授以後,就可以放膽抄襲別人嗎?絕對不可以的,台灣大學可以做這種無恥的解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大學黑暗這一面,可是這個案子本身呢,另外使我感到一些感想。這個感想就是說,我上次說過了,我懷疑有些地方是雙方互相打擊,可是也互相隱暪。我始終覺得洪明洲教授他很忠厚,他對王文洋的部份,他保留了很多。至少王文洋錄音帶堶情A第二個錄音帶到今天為止,他還不給任何人看,這表示他還是為了保護王文洋,不願意他在台塑方面受到更大的傷害,他很夠朋友在保護王文洋。可是有些問題我始終都不能夠了解的,就是說好比說等一下我放一個錄影帶給大家看,這個錄影帶就是洪明洲家堶情A他那個新房子把它新粉刷過以後呢,被潑漆,潑那個機油,潑油漆,然後家堣S被撒冥紙。現在我們就花一分鐘的時間看錄影帶。

〔開始播放錄影帶〕















〔播放完畢〕

  這怎麼解釋這個錄影帶,洪明洲家裡面被潑了油漆,被撒了冥紙,撒冥紙在台灣的習慣堶惇O很嚴重的,等於是警告,要你死,他的汽車也被刮傷。這種情況怎麼解釋這種現象,難道是呂安妮做的嗎?或者王文洋做的嗎?可是另外一方面,呂安妮也向我提供了這個驗傷單的正本,這是仁愛醫院,正本,說她在福華飯店旁邊被人家推倒,還警告她,撂下一句話叫她不要再鬧台灣大學。

這堶惘野k膝蓋、左膝蓋這個傷,公立醫院的證明。

這變成一個羅生門了,難道是洪明洲教授派人去...台灣大學教授派人去整她嗎?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可疑的一個現象在這個案子堶情C換句話說,這堶惘釭漪O,像王文洋就公開說「洪明洲你家堶掉滫o漆是自己做的苦肉計」,王文洋還在中國時報談話說是「你做苦肉計還捨不得花錢,你的汽車只是刮了兩道傷痕,然後你就去外面說被砸掉了」。我覺得這種事情也是非常的值得我們深思的,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現象。不過我個人認為,基本上我...洪明洲他們不會做這種事情,不會說是派人把呂安妮推倒,我不相信。就好像我也不相信洪明洲會被王文洋的太太收買,什麼三百萬說把呂安妮不錄取,我不相信。我認為洪明洲他是為了一個學術的標準,而做了一件冒險的事情,就把呂安妮沒有錄取。

  當然在程序上面,台灣大學也有很多問題,我舉個例子給你看。這又是我拿到的秘密文件,這是台灣大學他們這個系堶情A就是這個「工商管理學系」跟「商學研究所」,呂安妮考這個研究所。這是二十四號他們內部的,其中一個江教授,江炯聰教授,就上次我講到他電傳警告王文洋的這個人,他也是呂安妮剛才我講的筆試試卷堶惜@個評分的人。他談到了,給他們系堶惜熙〞漱@個書面的談話,它堶惘酗G段話很重要,它說這次事件「印證了長久以來若干外界對我們系所整體表現在『師道』與『學格』方面的質疑,似並非無的放矢。」

說外面批評我們也有道理,他們承認他們自己也有錯誤。他也說要求我們在「在服務上,遵守專業倫理」「來恢復這個所的信譽與尊嚴」。然後也談到了有些同學遭受到困擾,我們應該「為這些遲來的處理或補求程序致歉」。

並且希望「能邀請到系外的相關系所以及老師、學生團體參與了解,以為監督跟見證」。

這是他們內部的一個反省,表示他們這堶惘酗@些問題出現了。我的意思,他們應該請我李敖這種人來幫他們了解、幫他們反省,因為他們這個所的保密程序太糟糕了,二十四號的談話,我立刻就取得了。可見如果他們懷疑呂安妮拿到試題,我覺得你們保密是這樣的保密的話,也不難,別人要拿到你們試題也不難。我這個隨便講這個例子。

  當然有很多複雜的現象,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當時他們系堜菻搯O者的時候,當時我就找到這個照片,請你們看。這什麼照片呢?這是,當時呂安妮告訴我,這是九月二十六號,呂安妮告訴我第二天他們要舉行記者招待會了。我說:「妳去好了」,她說:「我不敢去」,我說:「怕什麼呢?台大教授能夠打妳嗎?不可能的事情,旁邊都記者包圍的」,我說:「妳去」,她說:「去幹什麼呢?」我說:「去正好可以把鏡頭給轉移一半,大家也會同情妳。」結果去了以後,我才發現,後來發現這些證據,請你們看這些證據。


什麼東西啊?這些人,大漢,怎麼這些大漢跑到了台灣大學的記者招待會的現場去了。原來是呂安妮的保鏢,保護呂安妮的人,什麼人派出來的?這很有趣的一個事情,值得我們想。難道是王文洋,還是什麼人?當然沒有惡意的,可是我們可以發現呂安妮不簡單的這一面,我們可以看到。所以整個的問題我覺得,我現在也拿出來當時他們所堶悸熙q訊錄,原版的,請你們看看這堶掃籵鴔f安妮這一部份呢,只是一個人名,其它部份都沒有了。可見得呂安妮她的神秘也的確是非常神秘的。

  我覺得這是,整個的目的,我談到台灣大學的這個案子呢,值得我一再提供這個秘密資料給大家看,證明這堶惇O個羅生門。不過有一點我覺得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呂安妮的程度不是他們所說的那麼壞,而洪明洲是一個可以被尊敬的、可以信任的教授。

[感謝網友jarvisdd指正錯誤]

主  題: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重談呂安妮事件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4-12-30 21:42:49 

陳義堂[?]將軍三顆星 

陳濟棠

主  題:Re: 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重談呂安妮事件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5-01-02 16:03:23 

軍式教育-->軍事 

遭糕-->糟糕

主  題:Re: Re: Re: 李敖笑傲江湖又來了--重談呂安妮事件 
發 表 人:dd 
公告日期:2005-01-04 21:09:39 


陳覆安--->陳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