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29 公投辩论 今天登场
2004.02.29 李敖:要趁此机会 教训政院
2004.03.01 李敖讽台独 先正名再谈判
2004.02.29 中国时报 930229 李敖言辞锋利 谢长廷招架乏力
2004.03.01 李敖:台独只是另一个神话
2004.03.01 没反方的辩论 李敖“比正方还要正方”
2004.03.01 謝:公投不能敗 李:台灣先正名
2004.03.01 公投辩论从场内呛到场外 李敖在“飞碟早餐”再放炮 赵少康:反方大赢 李敖:高金素梅比我好
2004.02.29 花絮/李敖不改本性频频搞笑 中场让谢长廷一度低头语塞
2004.02.29 公投辩论/谢:让台湾走向国际 李:勇敢台湾人都不支持
2004.02.29 公投辩论开火 正方步步为营 反方打族群平等牌
2004.02.29 李敖:我表現100分!
2004.02.29 对等谈判结辩》李:主张台独 为何不台独
2004.02.29 李敖:執政黨應提出台獨公投
2004.02.29 李敖:好玩變責任 要撥亂反正
2004.02.29 第二棒 李敖:謝穿開襠褲的資料都有
   

公投辩论 今天登场
2004.02.29 中国时报
公投辩论 今天登场
张瑞昌/台北报导、许文媛/高雄报导


由中选会举办的公民投票辩论,将于今日下午正式登场。这项颇具历史意义的电视辩论,分别由代表正方的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与代表反方的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对辩“强化国防”,随后的“对等谈判”辩论组合,则由高雄市长谢长廷与作家李敖两大名嘴,各自代表正、反方捉对厮杀。

第一场的公投电视辩论,由华视举办,下午三时率先上场的“强化国防”辩论会,正方为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反方为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四时三十分的“对等谈判”辩论会,正方为高雄市长谢长廷,反方为名作家李敖。


李敖宣称闭关二天,准备与谢长廷的首场公投辩论。高雄市长谢长廷则表示,他平常心看待。

李敖:要趁此机会 教训政院
 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argue2004/vote/93021801.htm

决定以民间人士身分参加公投辩论会的作家李敖昨天表示,他参加的不是“辩论会”而是“教训会”,他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行政院代表,他同时表示自己会参加“公投教训会”是因为台湾没有说真话的人,所以他要站出来讲真话。 李敖昨天下午到和信医院复检,随后召开记者会接受媒体访问,对于即将以民间人士的身分参加 公投辩论会,李敖显得信心满满。
 他说,其实自己非常支持公投,但是这次公投的题目、时间、内容都有问题,根本就是陈水扁总统为了总统大选时增加个人选票与势力而特意设计,不是为了民主理念,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讲真话,即使反对党也没有人站出来直接与陈水扁政府辩论,因此他们这群勇于说真话的人要跳出来,将真相公诸于世。

 李敖说,以这次反方代表的风度、口才、气魄和人格,对付政院代表绰绰有余,根本不用设定假想敌是谁,也不需沙盘推演,只要在辩论场上随机应变即可,他强调,要趁着这个机会给政院代表来场“机会教育”。

 不改言词尖锐的作风,李敖直指真正该办的 公投是核四公投,但是政府却不敢办,只会将“防御性公投”换成“和平公投”欺骗民众,因此他提醒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应该找民进党负起核四公投停办的责任,因为核四公投已经被陈水扁技术性消灭。

李敖讽台独 先正名再谈判
谢长廷:公投失败谈判软弱无力 2004年03月01日

--------------------------------------------------------------------------------

【吴燕玲、徐佩君╱台北报导】作家李敖对上高雄市长谢长廷的公投辩论,昨天在万众瞩目下登场,谢长廷首先诉求,如果公投失败会让中共、国际错误解读台弯;但李敖却挑明台弯应先正名,推动台独公投。过程中,李敖还“亏”谢长廷,“一辈子都被陈水扁欺负,连党主席都被他抢走了”。

2004总统大选
台弯政治史上第一次的公投辩论,昨天下午在华视举行,第一场由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和立委高金素梅辩论“强化国防”;第二场则是李敖和谢长廷辩论“对等谈判”。
首先申论的谢长廷一开始就给李敖戴高帽子:“李敖先生的嘴吧就是最厉害的武器。”
接着他采取“清空战场”策略,承认在法律技术、选举实务、题目文字上,“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应该跳开来,从台弯人利益着眼”;如果公投失败再去谈判,就会变得软弱无力。


李敖“奇袭”进击
李敖却采取“奇袭”策略,一上场就先质问,两岸谈判要由“什么人、什么身分谈?用中华民国还是台弯共和国?”他主张要公投就该玩真的,台弯应先“正名”,他甚至要求谢长廷应该回到南部去推动台独公投。
李敖不改其一贯拿出各种资料的作风,先是拿出谢长廷在中国五星旗下的照片,要绿营支持者别给他戴帽子。
然后李敖又拿出谢在九六年与彭明敏搭档时所出的文宣,指前总统李登辉过去曾出卖共产党同志,“如果届时李登辉代表我们和中共谈判,我们怎么能放心?”
面对李敖拿出谢过去攻击李登辉的文宣,谢长廷随后回应说:“人是会进步的,有些事情了解后就知道真相。”
在回答学者提问时,李、谢两人也在二二八问题上出现交锋。谢长廷适时地以前天百万人手牵手活动非常成功回击说,“希望主导议题的大师们,不要制造新的仇恨”。当李敖质疑当天活动没有外省族群时,谢立即以也有一些“老芋仔”、高雄市议员赵天麟等人参与来澄清。


谢长廷感性回应
李敖不断质疑民进党不敢举办台独公投,谢长廷则感性地说:“谁不想堂堂正正要中共撤飞弹?但这些问题拿出来,国际会认为我们挑衅,这是弱者的悲哀。”讲到这些,谢长廷甚至一度哽咽。
七十分钟辩论会后,李敖声音明显沙哑露出倦容,不过他仍自豪地为自己打了一百分,还很懊恼很多黑资料还没拿出来;至于对手谢长廷,“坏题目怎么讲得好”,他“勉强”给谢打了六十分。


谢暗批李资料凌乱
谢长廷不愿对自己的表现评分,但认为李敖“气势没有如想像的”,甚至暗批李敖“拿出的资料有点凌乱”,“如果一一反驳,会很浪费时间。”
李敖随后在参加《飞碟早餐》节目预录时说,他和陈文茜事前抓准谢长廷“抗压力差的性格”,采取施压叫阵的策略,使得谢表现相当回避,“来的像个分身”。


谢长廷主要论点
◎320公投虽在法律技术、选举实务、题目有不同意见,但应跳开这些,站在台弯利益着眼。
◎公投若失败,国际社会会认为台弯人民内部分裂,中共就会拖延、拒绝谈判,甚至拉高谈判筹码。
◎谁不想堂堂正正要中共撤飞弹?但国际会认为我们挑衅,这是弱者的悲哀。
◎目前宪法确实很像一中架构,所以我们才会提出新宪的问题;但修宪很困难,要四分之三立委通过。


谢长廷小档案
学历:日本京都大学法学硕士
现职:高雄市长
经历:台北市议员、立委、民进党主席、高雄市长


李敖主要论点
◎两岸谈判要由什么人、什么身分谈?谈判的人会不会出卖台弯?而身分上究竟以中华民国谈还是台弯共和国谈?
◎台弯应该先正名,要办就办台独公投,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为什么不敢办?
◎如果不修改宪法,我们宪法是一中架构,必须要先修宪才能谈判。
◎谢长廷应有道德勇气,推动台独公投;如果独立不能过,就去谈统一。
资料来源:《苹果》记者采访整理


李敖小档案
年龄:69岁
学历:台大历史系学士
现职:作家
经历:电视节目主持人、第十届总统候选人

李敖:台独只是另一个神话


 徐孝慈/台北报导、何博文/台北报导 三二○公投“对等谈判”辩论的反方代表、作家李敖昨天指出,台湾独立是继蒋介石声称要五年反攻大陆之后的第二个神话。他表示,陈水扁(新闻、网站)总统发表一边一国谈话,提出要用公投决定台湾前途,而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用公投决定台湾前途,原因就在于很多人根本是玩假的。

 他也认为,台湾必须先做到内部的族群融合,如果组成真正代表族群融合的和平团队与对岸谈判,不见得如外界所看他强我弱。他说,台湾只要有如谢长廷这般有道德勇气与口才的好代表,两岸谈判不一定会输,台湾还是有机会。

 李敖昨日在回应东华大学教授杨开煌有关三二○公投是否能导引台湾在讨论两岸议题时,更为理性与包容时指出,有诚意就可以感动别人,但问题在于有些人是玩假的,像谢长廷曾告诉大家,陈水扁总统不会实施台独党纲。

 李敖说,为何会如此,就是因为陈总统是玩假的,民进党只会大声嚷嚷,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台独分子,为台独坐牢的只有彭明敏、谢聪敏和他本人。

 他说,如果以陈总统的“一边一国”,对岸是不会和我们谈判的,必须要我们承认一中架构,谢长廷也曾说过,不能排除和大陆统一这个选项,但究竟我们承不承认一中架构呢?

 李敖拿出“李登辉言论集”,指前总统李登辉表示,“大陆是台湾经济发展的腹地”,又说,“台湾未来经济发展不能局限在这一小岛…大家认清历史文化与经济意义以后,所谓台独当然得不到人民支持”。他又拿出谢长廷过去的文宣,上面写着“投票给李登辉才是悲哀的台湾人”。

 李敖说,今天与李登辉这么密切的陈水扁,不知在谢长廷看来,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他要对谢长廷说,“我们不是敌人,你和我是同一个麦克风,因为你有道德的勇气”。

 李敖表示,他奉劝谢长廷登高一呼,联合南部同胞,要求台湾独立,如果不成功,那就老老实实谈统一,不要玩这个假的、骗人的公投。

 他说,谢长廷是最聪明的台湾人,他希望谢长廷能带领我们走一条和陈水扁不同的道路,否则等到他(李敖)含笑九泉,谢长廷也垂垂老矣,当钟声已尽,掌声已歇,谢长廷会因自己没有一个轰轰烈烈的决定,而感到冬天的寒冷,“我不希望我的长廷小老弟走到这一步”。

 首场历史性公投电视辩论昨天下午圆满落幕,高雄市长谢长廷与作家李敖在“对等谈判”议题上时有交锋。但李敖惯常携带资料上萤幕佐证发言的动作,被谢长廷视为携带“道具”出场,提出严重抗议。虽经中选会秘书长蔡丽雪转知主持人中选会委员赖浩敏,最后仍决定,在不妨碍会场秩序情况下,辩论代表的行为以“从宽认定”为原则。

 辩论时,李敖一会儿拿书、一会儿拿出谢长廷过去参选副总统时的文宣品,不断在萤幕前展示。谢长廷的陪同人员非常不满,抱怨中选会不公,没有制止李敖“携带道具”。蔡丽雪虽认为并无不妥,但在谢长廷方面连连抗议下,将该意见反应给辩论会主持人。

中国时报 930229 李敖言辞锋利 谢长廷招架乏力
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argue2004/vote/93022902.htm

李敖言辞锋利 谢长廷招架乏力

单家骏/台北报导】 由中选会主办的10场三二○公投电视辩论会,今天下午针对两个公投题目分别举行了第一场辩论会,其中由行政院正式公布的公投第二项题目是:“您是否同意政府与中共展开协商,推动建立两岸和平稳定的互动架构,以谋求两岸的共识与人民的福祉?”,正反双方的辩论代表,则分别是谢长廷与李敖,双方激烈言辞交锋,但绝大部份的言论,两人都未针对公投的题目作辩论,谢长廷虽招架无力,但仍勉力推销公投,而李敖则多集力火力在两岸谈判时,台湾应以什么身份来谈,并多次藉机反讽民进党已离台独党纲越来越远,质疑民进党是否还想要促进台湾独立。
谢长廷在辩论中强调,若从台湾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公投的意义很重要,自从台湾退出联合国后,处处受中共打压,这一次是第一次有机会让世界知道,让中国知道,台湾有追求和平的善意,但假使公投未通过,虽然仍要协商,但我们的态度会变得软弱无力,台湾处境会更艰难,很多人说爱台湾,但爱应是“爱的人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愿意站出来”。强调“去公投不代表支持哪一个总统候选人”,而是展现台湾的意志。


李敖则在辩论过程中,数次提出谢长廷过去的竞选文宣,除了质疑谢长廷及民进党台独的决心,也巩固“两岸要谈判必须先决定台湾要以何种身份谈判”的理论依据。

李敖在辩论过程中,先强调自己爱台湾,表示自己为了台独而坐牢,并连续在台湾住了53年,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台湾,更没有回去过大陆。李敖除了拿出谢长廷访问北京时,在五星旗前指的照片反讽外,并拿出当年谢长廷与彭明敏竞选总统时的文宣,当年的文宣指出,李登辉曾在警备总部招出共产党的名单,并因出卖同志而苟活,质疑民进党是否能相信李登辉,并与李登辉站在一起。

李敖并表示支持泛绿阵营的台湾正名活动,表示按照民进党党纲及台湾前途决议文,应公投将台湾更名为台湾国,来与大陆谈判,因此应该先公投改国号,正名后再来与大陆谈判,尤其是阿扁在提出“一边一国”后,对岸根本不愿谈,从法律观点来看,必须修宪改国名后再与对方谈,“上谈判桌前,要先确定身份”,台湾人应先确定要那一个身份。谢长廷回应时亦承认,现在的宪法是“一中架构”,因此民间有“制宪”的要求。但修宪门槛高,有困难。

李敖除了拿出谢长廷在北京指的照片,亦拿出陈水扁在北京坦克车前拍的照片,指若两岸谈判,阿扁不适合担任谈判代表。李敖并表示民进党从17年前开始宣传“台湾独立”,但台湾人民今天所面对的是主张台湾独立的执政党要不要独立,“今天民进党当家作主了,为什么不台独?”。“一边一国”时说要以公民投票来决定台湾独立,但现在又推出这样的公投;而谢长廷曾指出阿扁的“四不一没有”已冻结了“台独党纲”,证明陈水扁台独“玩假的”。

李敖并在过程中“挑拨”长扁关系,指民进党党纲是谢长廷所草拟,“是真正对民进党有大功劳的人”,但可惜谢长廷“一辈子被陈水扁欺负,连党主席的位子都被抢走了”。

李敖除了质疑民进党的台独决心外,并批评昨天手护台湾的活动,没有外省人参加,不但明显没有族群融合,且有挑拨族群之嫌,并指金美龄的书中,前面指二二八死了2万多人,后面又变成死了5万人,“前后不一”,而二二八补偿一延再延,却仅有几千人登记,李登辉时代公布的二二八死亡名单,仅有800多人,其中仅有2人是外省人,但是当年在高雄地区,本省人杀外省人从2月28日一直杀到3月10日,怎么会只死了2人。

没反方的辩论 李敖“比正方还要正方”

本报记者范凌嘉


“对等谈判”公投辩论中担任反方的李敖,用了“比正方还要正方”的立场,让正方的谢长廷瞠目结舌,不知所措。李敖出奇招,固然增加了辩论的精采度,然而一场没有反方的辩论,却难以达到“真理越辩越明”的境界。

以辩论学理来说,李敖采取的立场是“相抗计画”,亦即跳脱反方原本被预期的立场,改当另类正方。譬如“我国应设立色情特区”辩题,反方本应反对色情、反对特区,但反方若采“色情全面合法,因此不需特区”的立场,就是相抗计画,等于辩论场中“第二个正方”。

李敖“第二个正方”的策略,立场比正方还“独”,确有石破天惊的效果,使“第一个正方”谢长廷穷于应付。对谢长廷而言,挟持台独当人质的李敖难以攻击,回应不当等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辩论起来自然理不直、气不壮。 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两造的策略与论点固然值得检讨,但追根究柢,题目缺乏歧异性才是辩论失焦的元凶。失衡的辩题,让正方本来就占优势,行政院先自封为正义的正方,又硬贴在野人士邪恶的反方标签,反方若不当“第二个正方”,就难逃被民粹围剿的命运,十足的“请君入瓮”桥段。

无论是辩题与氛围,让反方有不得不采相抗计画的苦衷,一旦成为与多数人想法不同的反方,随时会被戴上“台奸”、“反民主”的大帽子。少数立场者被迫噤若寒蝉,多数意见才能畅所欲言,这在标榜多元民主的台弯社会,不啻是最深沉的讽刺。

【2004/03/01 联合报】 @ http://udn.com


謝:公投不能敗 李:台灣先正名

记者范凌嘉/台北报导】

第二场公投辩论由高雄市长谢长廷担任正方,作家李敖担任反方,辩论对等谈判的议题。谢长廷认为公投若失败将不利于两岸谈判,也会让国际社会解读为内部有分歧;李敖则说执政党不该以一中为前提谈判,应举办台独公投。

谢长廷在申论时表示,台湾自退出联合国后,声音就很难被国际听见,三二○公投可以让台湾人民表达心声。

谢长廷说,二二八的活动,国际传媒都大幅报导“台湾人民用自己意志表达反飞弹、爱和平的决心”;三二○公投的结果是国际极为关注的事项,若三二○公投“对等谈判”未过半或不成立,将让国际社会解读为台湾分裂且缺乏共识,无法展现追求自由与和平的国民意志。他更指出公投失败将使两岸谈判任人宰割,处境更困难。

李敖则在申论时先强调自己是唯一为台独坐牢的外省人,五十三年来没去过中国大陆。他拿出谢长廷访问北京时在共产党旗前的照片,表示若照片里是李敖,就会被戴上不爱台湾的帽子。他接着出示谢长廷一九九六年参选副总统的文宣,其中质疑李登辉“会不会在关键时刻出卖台湾人的利益?”但现在执政党却走李登辉路线。

李敖说,要代表台湾谈判的人一定要可靠,谈判身分与议题也很重要。首先面临的就是“一中”的问题,如果台湾接受一中,就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混淆,应该要变更国号,才能坐下来谈。

首先提问的政大教授赵建民说,陈总统要推动两岸和平稳定架构,两岸可以互设联络办事处,画定非军事区,展开三通等谈判,如果谢长廷与李敖能代表北京,是否同意和台北对等谈判?

李敖表示,两岸谈判最重要的是要以什么身分谈,究竟是以中华民国的身分?还是以台湾共和国的身分?陈总统公布的公投题目中,说是要与中共谈判,但中共只是一个党,政府是什么政府呢?连这个都搞不清楚,所以他赞成正名运动,用中华民国政府去谈会出问题的。

谢长廷则回应,两岸谈判协商有三个要素,一是中共内部整合状况及权力斗争,二是台湾内部团结,三是国际社会情势。如果这三要素都对台湾有利,则中国可能会让步。

中山大学大陆所所长林德昌提问,因为中共不放弃使用武力,对台湾处处打压,使台湾在试图展开两岸谈判协商受阻。在政治议题外,那些重要议题有助推动两岸现阶段的协商与合作?

谢长廷表示,两岸协商谈到政治问题就卡住,可在政治与民间商业外寻求中间性质议题,例如城市、民意机关等交流。他认为对等协商公投如果失败,中共可能在有限讯息下作错误解读。

李敖则回应,台湾若能组成真正代表族群融合的和平团队谈判,不一定会输。他批评二二八的定位,外省族群被打压,却不敢说话,民进党口口声声说族群融合,但老把暗扣锁住外省人,应该真正用族群平等的条件去谈判。

东华大学教授杨开煌提问,目前台湾内部讨论两岸议题常陷于情绪性与对立性,类似三二○公投的辩论或公投本身,有无可能导引台湾内部在讨论两岸议题上,慢慢趋于更理性、更包容?

李敖表示,谢长廷草拟民进党党章时主张成立柔性政党,后来民进党却成为刚性政党,陈水扁又抢走党主席,谢长廷真的很可怜。他质疑陈水扁玩假的,不照台独党纲“用公投方法成立台湾共和国”,反而用技术性问题不让台湾共和国成立。

谢长廷回应,以前也有泉漳问题、闽客问题,现在有本省外省问题,但他相信时间会解决问题;命运共同体的精神就是尊重历史的偶然,出身无法选择,因此他只卑微要求能“台湾优先”。

结论时谢长廷举偷拍光碟的例子,站在加害者、被害者或旁观者的角度,解读将有所不同。因此三二○公投必须用台湾整体利益,以命运共同体的一分子来看,不能用旁观者的角度来诠释。

谢长廷指出,虽然公投题目看起来可能有人不能接受,但若考量到台湾的处境,这就是无力者与弱者的悲哀。谁不想堂堂正正要中共撤除飞弹?他语带哽咽说,有恶邻是台湾无可选择的命运,但我们不要认输,虽然全世界朋友都受到中国的压力而反对,难道台湾也要因压力而反对?

谢长廷说,台湾必须要找寻一条让台湾生存、有尊严的道路,虽然辛苦,但总算等到实行公投的一天,希望不管各种族群,都要珍惜这次公投机会。

李敖在结论时说,蒋介石以前喊“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但五年后中美共同防御条约马上显示这是空头支票。他认为,蒋介石之后的第二个神话就是台独,十七年前民进党开始宣传台独,今天为何不用公投决定台湾前途?

李敖拿出文宣与书本,表示谢长廷以前说“不能顾忌中共威胁就苟且偷生”,李登辉也说“台独当然得不到人民支持”。同样一个人说不同的话,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

李敖说,中共国务院前副总理钱其琛说“从没说一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共说过“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也是台湾的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挑拨?这种公投是不是骗人的?

【2004/03/01 联合报】 @ http://udn.com

公投辩论从场内呛到场外 李敖在“飞碟早餐”再放炮 赵少康:反方大赢 李敖:高金素梅比我好

发稿日期时间: 2004/03/01 11:16:25
在第二场“对等谈判”公投辩论中语惊四方的李敖于辩论会结束后直奔飞碟电台接受“飞碟早餐”赵少康访问,“飞碟早餐”制作单位表示,这次访问原先也邀请行政院正方代表谢长廷市长共同参加,但谢市长回覆因时间无法配合不克加入。

赵少康一开场便引用了李敖作词的“忘了我是谁”歌词,质疑正方代表谢长廷好像一反平日的犀利“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不敢正视李敖,表现得有些温吞、缺乏攻击力。李敖表示,事前与战友陈文茜对谢长廷的性格判断准确,认为他虽然聪明、辩才无碍,但是抗压性弱,所以事前叫阵跟施压的战术发挥了功效。 对于李敖在辩论会中大声呼吁公投题目应该改为台独公投,赵少康提到正方代表之一的郭正亮在事后评论到李敖直接碰触到民进党最基本的问题,李敖答道:“陈文茜事前曾提醒我不要引起台弯人对我的反感,我觉得我是唯一因提倡台独而坐牢的外省人,而且从没离开过台弯,所以决定逆向操作,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赵少康也同意的确有不少民进党人士虎视眈眈地等着扣李敖的外省大帽子。李敖还笑说他也搜集到不少郭正亮的黑资料,可以提供赵少康参考。

赵少康问李敖:“在现场有没有注意到谢长廷好像一度哽咽?”李敖立刻回答:“他不能哭,他一哭我就输了。”赵少康笑问:“如果他真的哭了,你怎么办?”李敖说:“我会抱着他一起哭,不然好像我欺负他!” 对于前二场的公投辩论,赵少康认为反方大赢,因为高金素梅清楚表达了国防预算应投注在原住民教育的立场,而李敖则直捣了民进党最核心的价值与信仰。李敖除了为自己评100分、谢长廷60分外,对于反方第一场代表高金素梅的表现,他说:“她表现得比我好,因为我学问好表现好是应该,她倒是比预期中的好。”

谈完辩论话题,赵少康话锋一转,提到李敖长女李文最近因大闹北京很出风头,李敖立刻说:“她是个恐怖份子!她如果来,我就立刻逃!”不过李敖仍不改他的幽默,说道:“你看,大闹北京、反攻大陆的都是我们外省人!”

“飞碟早餐”赵少康与李敖的精彩对话完整内容,将于3月1日上午七时播出,另外,第一场辩论反方代表立委高金素梅,亦将于八时接受“飞碟早餐”连线访问。

花絮/李敖不改本性频频搞笑 中场让谢长廷一度低头语塞

http://www.ettoday.com/2004/02/29/319-1594005.htm


记者陈心怡/台北报导

李敖与谢长廷对辩这场“对等谈判”公投辩论,一开始就让在场记者相当期待,果不奇然,主持人赖浩敏在介绍辩论代表时,一般辩论代表都以鞠躬致意,李敖出乎人意外举起右手挥动向大家打招呼,在场外聆听辩论内容的记者全都笑翻了!

谢长廷一开始就不示弱,先把李敖揶揄一番,他说,辩论现场规定不能带危险东西进场,“李先生带嘴巴进来就很危险了!”谢长廷此话一出,在场记者不分电子与平面,都睁大眼睛准备欣赏这场可能擦出的“笑果”与火花(比起上一场高金素梅对林佳龙,记者的好奇确实有天壤之别)。


李敖带着惯有的蓝色墨镜出场,他首先表示“感谢谢长廷这位小学弟”,因为两人都是台大法律系的学生,甚至他还讽刺谢长廷没为台独作过牢、还去过中国,反而是他“爱台湾比大家爱得更辛苦”,因为他是唯一的外省人为台独坐牢。他还准备一堆道具,包括谢长庭与彭明敏搭档参选总统时的政见、谢长廷发行的“谢长廷通讯”等,用谢长廷的言论批判谢长廷言行不一。

辩论进行到第二阶段时,电视画面切割左右两边,两人同时在萤幕上出现,结果画面上看到的是:谢长廷回答题问时,李敖自顾自的低头为自己准备资料,完全不理会谢长廷;当李敖回答时,萤幕上的谢长廷一脸不自然的模样,一会儿露出牙齿傻笑,一会又双眼盯着天花板,还有嘴角勉强往上扬、但却一脸苦闷的滑稽模样。在场记者忍不住不约而同发出疑问:难道谢长廷不知道自己在正萤幕上?

这场辩论令人意外的是,原本记者期待高金素梅会以流泪攻势,但是高金没流下眼泪,泪水只在眼眶里打转,反而是谢长廷在中场回答时一度语塞,低头不语。记者一同发出该有的“警觉性”,大家一直在纳闷:谢长廷哭了吗?后来大伙的共识是“谢长廷只有鼻头红红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谢两人同时呈现在画面上的对比太过滑稽,原先在提问人问答的阶段,画面同时会呈现正反两代表,但后来李、谢在分别回答时,却只保留回答者的画面。

李敖还不忘吃谢长廷豆腐,不断用学长姿态教诲着这位小学弟,他甚至还一副怜悯口吻“安慰”着谢长廷长期被陈水扁欺负。李敖不断追着谢长廷打,让谢长廷原先信心满满的气势直直落下。

尽管李敖在这场辩论中明显占了上风,但是他年事已高、体力不若过去也是事实,他经过最耿耿于怀的摄护腺手术之后,虽然仍能在媒体上继续李敖风格的犀利幽默,不过从他频频眨眼、不时口吃、频频用舌头舔舐嘴唇(说实话,有点像装了假牙的老伯伯),最后他还得在陈文茜与助理两人各搀扶一边缓步离去的模样,都呈现了一项事实:李敖真的老了!

公投辩论/谢:让台湾走向国际 李:勇敢台湾人都不支持

记者陈东龙、陈书孜、陈诗婷/台北报导

中选会29日下午举办的首场公民投票电视辩论,第一场公投辩论正方由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担任,反方由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担任,两人将针对“强化国防”展开对辩。第二场则是以“对等谈判”为议题,由高雄市长谢长廷担任正方、作家李敖担任反方。谢长廷表示“若公投失败再去协商谈判,台湾的地位更加艰难。”但名嘴李敖则立即反击“我是外省人,但却是唯一因为‘台独’而多次入狱的。我都不支持公投了,台独的人还有什么立场说不支持公投是不对的。”

今天的第二场公投辩论是由谢长廷和李敖对决。命题是“对等谈判”进行辩论,正方是高雄市长谢长廷,反方则是作家李敖。


谢长廷表示,我们相信参加228手牵手的人都是微笑入梦的,但现在我们办公投,是因为台湾人民要选自己的路,而公投也是让台湾走出国际的一个最直接方法。他也说,台湾人民不是没有信心,若公投失败再去协商谈判,台湾的地位更加艰难。

谢长廷认为,大家都说爱台湾,但什么是爱,“我们要的不是哲学家的爱,我们要的是出自自己力量的爱。”“我们需要宝贵的一票去支持自己的爱。”

李敖则则是一开口就表示,“我是外省人,但却是唯一因为‘台独’而多次入狱的。我都不支持公投了,台独的人还有什么立场说不支持公投是不对的。”

李敖进一步指出,“我们就算承认‘一中’架构,但中共方面却仍然不理你,但我们不修宪却搞公投,这与‘带来动乱的李登辉!却被民进党肯定’有什么不一样。”

他更提高分贝说,“我是台湾人,是勇敢的台湾人。”

公投辩论开火 正方步步为营 反方打族群平等牌
记者陈东龙、朱蒲青、陈心怡/台北报导

公投辩论29日开火,代表正方的绿营步步为营,扮演反方的高金素梅及李敖则打族群平等牌。第一场是以“强化国防”为,议题由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对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第二场则以“对等谈判”为题,高雄市长谢长廷对上名嘴作家李敖。正方的林佳龙、谢长廷两人步步为营,坚持公投的必要性及适法性。不过反方的高金素梅及李敖,则一再经由原住民生存权及二二八情结打出族群平等牌。在说到激动处,高金素梅及谢长廷都曾出现哽咽情景。

“强化国防”议题的辩论在29日下午3时登场,由中选会委员赖浩敏担任主持人,分正反申辩、发问人提问及正反结辩三阶段,3位提问人分别是政治大学大外交系教授李登科、淡江大学战略所所长王高成以及东吴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罗致政。


林佳龙并没有与高金素梅先握手即开场,他在个人申辩表示,公投是在创造历史,不管立场如何,只要参与就是贡献,台湾唯有跨出这一步才能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320公投兼具解决问题与凝聚共识两功能,不仅合法合宪,也有其必要与急迫性。

他举1989年波罗的海三小国的例子,强调“台湾在面对中共近500颗飞弹的威胁下,需要藉由公投向国际表达我们反对飞弹的决心;通过强化国防的公投,是在预防战争,以民主促进和平,而公投内容中的增购军备,是为因应中国增加部署对台飞弹,属于防卫性质而非攻击性武器。”

反方的高金素梅在个人申辩中强调,自己是在为“台湾真正的主人─原住民”发声。她说,不管公投与否,扁政府都会花费7000亿元购买军备,用以支持美国这个老大哥的国内企业,如此一来,只会把台湾打造成世界军购的第一大国。她说,军购就是“以战制战”,不是和平;军购会毁灭下一代的希望,让政府债台高筑,造成两岸军备竞赛。

她还更语出惊人的提出购买武器的替代方案,即“向中共买1枚导弹签10年售后服务。”

在提问人发问的第二阶段,李登科教授问,“中共对台部署的飞弹是否对台湾安全构成威胁,台湾真有需要购买价格昂贵、准确度上不足的爱国者三型飞弹吗?”王高成也提“持续增购反飞弹装备,对台湾有多少防备力?”的质疑;罗致政则提出“透过公投,台湾便真有自我防卫的决心与能力吗?”以及“国际支援台湾的可能性”。

高金素梅首先承认,自己对第一个问题并无专业,且问题也不是短短5分钟就可以解决。她说,“即使公投未过,飞弹照买”,自己真正想讲的不是公投,而是失业者、弱势族群以及原住民的福利问题;且军购不能保护全台湾,只能保护台北市。

林佳龙则说,“中共军备近年的军购是以每年两位数字在成长,台湾的军购预算并没有成长;爱国者三型的准确度已在波湾战争中展现,当时伊拉克发射的9枚飞弹都被美国的爱国者拦截。”他强调,7000亿元的军购案是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即规划,军购也不会演变为军备竞赛,且台湾也可以自行研发武器提升国防战力,增加谈判筹码。

不同于高金素梅坦承对军购案的不专业,林佳龙对军购侃侃而谈,他强调,将增购6组爱国者三型,分10年付款;购买武器,是要达到吓阻、防卫功能;台湾要争取国际支持,最省钱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公投。他说,飞弹攻击台湾是不分族群、地域与性别的,希望大家支持“强化国防”公投。

林佳龙在结论时强调,公投的失败就是中共的胜利;话锋一转,他批评“连宋反公投,是不相信人民的人。”不过,他十分钦佩高金素梅对原住民的努力。

高金素梅则说,两岸问题不能和平解决,就是政府失职;而“武”字的最高的境界,就是“止”、“戈”,即放下武器。她在最后呼吁民众,不领票拒公投,制裁政客。

在公投辩论进入第二场“对等谈判”,是由高雄市长谢长廷对上作家李敖,分别担任正反两方代表。

名嘴对名嘴,李敖不改一贯风格,身穿红色夹克、眼戴深色眼镜出场;谢长廷则西装革履。谢长廷首先开辩,他说,从台湾整体利益来看,公投有其正当性,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有机会让中共知道,台湾反对飞弹、要求和平的决心;如果公投失败,中共就会解读为台湾分裂,台湾人民对自己没有信心,到时谈判,台湾只能任人宰割。

谢长廷也调侃李敖的嘴巴就是中选会委员赖浩敏所谓不能带进场的“危险东西”。谢长廷说,“公投可以让台湾生存又有尊严,爱台湾就是参与公投,公投超越总统大选。”

李敖则从自己讲起,称自己是“唯一为台独坐牢的外省人”,细数谢长廷与彭明敏搭档参选总统时的文宣内容,指谢曾批评李登辉是出卖台湾的人,但扁政府现在却走上李登辉路线,届时两岸谈判时,要以“出卖台湾的人”代表台湾谈判吗?他说,公投如通过对等谈判,台湾就得变更国号为“台湾共和国”;台湾正名就会变成事实,而不是游行、口号而已。

李敖说,“两岸如果要对等谈判,台湾就得正名,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320干脆公投台湾建国。”

在谈到“两岸除了政治议题外,还能谈什么?”的议题时,谢长廷说,城市之间可以谈永续经营、生态、打击犯罪以及民间机关的交流,重点是双方要互信。他说,“如公投失败,中共会解读为台湾执政者的失败,台湾人民对自己没有信心,希望不管是本省人还是外省人,只要是深为台湾的一份子,都要支持公投。李敖则说,唯有台湾形成一个各族群融合的团队,在谈判时才能获得对方的尊重。”

谢长廷表示,“反公投是台湾的悲哀,台湾有中共这个恶邻居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但我们不能认输,台湾需要的是找一条路可以生存又有尊严的道路,即公投。她说,现在我们所爱的台湾需要我们的参与,公投的重要性绝对超越总统大选。”

当李敖发言后,整场辩论不断以“长廷”、“小老弟”称呼谢长廷,在结论时更是以个人一贯发言风格,语出惊人地向谢长廷表示,希望拿出他个人的道德勇气,“回南台湾登高一呼,联合南部的民众独立建国去,不要再搞公投了。”

李敖:我表現100分! (2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4-3-1 8:26:28
阅读次数:23
详细信息:

  李敖指出兩岸談判的先決條件,第一是談判代表的忠誠問題誠意問題﹔第二是身分──我是誰?的這個「正名」問題﹔第三是談判的信心問題。李敖的結論是,「不要再挑撥兩岸的感情了」。
  
  第一點,談判代表的忠誠問題誠意問題。李敖強烈質疑從李登輝到陳水扁這些人的人格純度,他藉由1996年彭明敏謝長廷搭檔競選總統的文宣資料,藉由謝長廷近年來的談話,來證明了李登輝陳水扁這些人是有問題的、是有可能違背,甚至出賣台灣利益的。
  以最近「二二八」作為一個例子,陳水扁口口聲聲是「族群融合」,「族群融合」,可是,今天我們很清楚地看到歷史被偽造了,謊言到處都有,包括最近那個吳豐山主持的「公視」也假造照片﹔我們很清楚地看到外省族群被打壓,被抹煞,這絕不是融合,而是挑撥,這樣的一個執政團隊,我們認為事實上是沒有誠意的、是不會令我們得到幸福與安全的。

  第二點,身分──我是誰?的這個「正名」問題。李登輝的所謂228台灣正名運動,被陳水扁接收並且轉移目標了。今天台灣的問題,在於既不修憲又不公投,台灣沒有一個身分來和中國大陸進行談判。台灣,如果按照現行憲法一中架構,就是中華民國,如果按照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就是台灣共和國,你陳水扁要不要執行你民進黨的主張?你現在是執政黨,你可以宣佈「台灣獨立」,敢嗎?你不敢!因為,你們這些所謂台獨分子是「玩假的」!「台灣獨立」跟蔣介石的「反攻大陸」一樣,是個空頭支票,是個神話。有「道德勇氣」的謝長廷,他已經拆穿你陳水扁「有條件凍結了台獨黨綱」。
  我們要求,必須有更高層次的標準──「玩真的」!不能再用兒戲,用耍嘴皮子,用挑撥,來造成使得兩岸動亂和不安。就如有「道德勇氣」的謝長廷所說的,我們不能再等待了,我們也不能苟且偷生,我們必須認真地勇敢地面對這個問題。

  第三點,談判的信心問題。就國共談判史,說明了在當時的共產黨曾經在三次談判裡,在其中的兩次,是以弱者地位來佔到了便宜,這證明談判是可以有機會的,對台灣有利的。像我一再提到的,我們可以在談判桌上要求改國旗,改成「青天白日旗」﹔改國號,改成「中華民國」。
  李登輝在他的言論集裡面曾經講過,「大陸是我們經濟發展的腹地」。李登輝又說,不能侷限小島,我們在認清歷史文化和經濟利益之後,台獨自然灰飛煙滅、消失無蹤。
  今天整個結論就是,我們不要再挑撥兩岸的感情了。錢其琛說的很清楚,所謂一中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jarvisdd再補充
  這次李敖先生再度展現他的大手筆,他的「雄深雅健」,以及他的高人一等。我的心得,除了以上轉述之外,我所要指出的是,李敖先生在講演裡頭展示了有理想主義、有「求真斥偽」、有「辨冤白謗」、有軟硬兼施、有隔山打牛、有動之以情、有說之以理,在在顯示了他作為一個大思想家、大歷史家、大文學家,乃至於法律、政治、外交。。。等等各方面的才華,當然,最重要最偉大的是他的道德勇氣。
  以上我所嘗試的「李敖寫真」一定是有未盡之處,大家不妨多看幾遍李敖先生的講話,一同來思考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前途吧!

李敖提到了Kings Row (1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4-3-2 8:39:47
阅读次数:6
详细信息:

  請參看http://v.tfol.com/html/film/1117/index.shtml

  去年在公視的「周二不讀書」,蔡康永訪問時,李敖就提到了Kings Row這部曾拍成電影的美國小說,中文名字叫「金石盟」。李敖在這次辯論最後也以此來勉勵老朋友謝長廷。「不悅學」的台灣並不會注意這種玩意兒,我引一段蔡康永訪問給大家看:

蔡:好!所以文以載道這個態度,你是不打算改了?如果年輕人虛無到說沒有什麼道好載了、不要載了,你也...
xxx
蔡:所以像『紅色11』現在銷售並不符合理想的情況之下...
xxx
蔡:那如果年輕讀者覺得這些只是李敖覺得重要的回憶,對他們來講已經不重要了,你還是要這樣子寫?

李:我想外國一個小說叫『金石盟』它裡面有一句話,它說「一個人老的時候,回想當年他年輕的時候,沒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他會覺得老年很冷。」現在這些小孩子們,整天在華納威秀前面走路的小孩子們、玩名牌的小孩子們、唱卡拉OK、KTV的小孩子們,他們這些人如果有一天會老,在飽經人生憂患之後,他們會覺得冬天對他們是冰箱,除非接受我李敖的洗禮,否則對他們來講,冬天太冷了,可是他們知道的時候都太遲了。(http://www.pts.org.tw/~web01/tuesday/p_044.htm)

  談到「冷」,我記得在最近文茜小妹大,李敖曾開玩笑地說,陳文茜的下場就像是過去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他在垂垂老矣之際,吩咐僕從一句話,請為我的小狗蓋上毯子,別教他凍著了。陳文茜回說,我要是老了時候,我會幫你蓋毯子。(<四記文茜小妹大>)
  
  拉雜扯這些話,供大家一笑,為人生一笑。哈哈。

对等谈判结辩》李:主张台独 为何不台独

中央社记者冯昭台北二十九日电


对等谈判公投辩论反方代表李敖今天在辩论会上,形容台独是继反攻大陆之后的第二个神话。他质疑,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已经当家做主,为什么不台独?他还呼吁正方代表谢长廷登高一呼,带领南部民众要求台独。

公投辩论会今天登场,首先上场的强化国防公投辩论正方为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反方为无党籍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紧接在后的对等谈判公投辩论则是高雄市长谢长廷和作家李敖同台。两场次都由中选会委员赖浩敏主持,华视转播。

李敖用一连串的问号作为七分钟结论。他指出,一九四九年先总统蒋介石到台湾喊出口号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但这是一张空头支票。五年后,口号被拆穿了,因为签署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条约中写着,不以武力反攻大陆。 李敖指出,蒋介石之后的第二个神话就是台湾独立,从十七年前开始宣传,民进党成立至今整整十七年,比蒋介石的五年神话长三倍又多二年。

李敖认为,今天我们所面对的是主张台湾独立的执政党要不要独立?他说了个小故事,有个厨子习惯偷东西,回到家还要偷菜,他的太太骂他,这是你家,偷东西干什么?李敖接着说,今天民进党当家做主,一个主张台独的政党为什么不台独? 李敖表示,五百七十六天前,陈水扁总统发表谈话,台湾与对岸中国一边一国,要用公投决定台湾前途。他质疑,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用公投决定台湾前途?

他说,谢长廷刚才说有美国压力等,但谢长廷以前的文宣写着,不能顾忌中共威胁就苟且偷生。李敖问,现在怕中共威胁是不是苟且偷生?

李敖拿出李登辉言论集,指前总统李登辉曾表示,大陆是台湾经济发展的腹地,又说,台湾未来经济发展不能局限在这一小岛...大家认清历史文化与经济意义以后,所谓台独当然得不到人民支持。李敖质疑,同样一个人,他是进步还是退步? 他又拿出谢长廷过去的文宣,上面写着投票给李登辉才是悲哀的台湾人。李敖问了第五个问题,今天与李登辉这么密切的陈水扁,在谢长廷看来,是进步还是退步?

一连串问题后,李敖说,结论是不要挑拨两岸人民的感情。他说,中共前副国务总理钱其琛说得很清楚,从来没说一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共说过,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中国也是台湾的一部份。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挑拨?这种公投是不是骗人的?

李敖继续指出,谢长廷当民进党党主席时,在美国之音公开说很多事可以用公投处理,不用再等待,但他现在还在等待。

李敖对谢长廷说,我们不是敌人,因为你有道德勇气,应该登高一呼,联合南部可爱的人,要求台湾独立,不成功就老老实实谈统一,不要再耍嘴皮。

【2004/02/29 中央社】 @ http://udn.com

李敖:執政黨應提出台獨公投

中央社台北二十九日電


作家李敖今天在中央選舉委員會舉辦的公投辯論時指出,如果兩岸要進行對等談判,首先面臨的就是一中前提,與其在一中的問題上打轉,不如執政黨先提出台獨公投;既然要公投,就舉辦一場真正的公投,成立台灣共和國。

中選會下午舉辦三二0公投辯論。第二場對等談判公投辯論,由中選會委員賴浩敏主持,正方代表為高雄市長謝長廷,反方代表為李敖。

李敖首先在申論時間指出,為何他的小學弟謝長廷說他可敬,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愛台灣,愛台灣還坐了牢,他是唯一為台獨坐牢的外省人。他連續五十三年沒離開台灣,更沒去過中國大陸。他拿出謝長廷過去在北京訪問時的照片指出,謝長廷還在中國共產黨旗前照相,如果今天在照片裡的是他,就會被戴上通匪、不愛台灣的帽子。

他同時出示謝長廷一九九六年擔任彭明敏副手,參加總統大選時的文宣指出,當時彭明敏指李登輝屈服蔣氏政權,在當年台大四六事件時,李登輝的自白書招出共產黨員名單,使部分台灣人被槍斃,你能相信他會不會在關鍵時刻,出賣台灣人的利益?李敖說,當初謝長廷如此質疑李登輝,今天的執政黨卻深受李登輝政治路線所影響。

李敖說,要代表台灣與中國大陸談判,一定要是可靠的人,談判議題也同樣重要。如果要與中共談判,首先面臨的就是一中的問題,如果台灣接受一中,就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混在一起,與其如此,民進黨為何不依照黨綱,在陳水扁總統勇敢的領導下,乾脆先舉行正名公投,將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共和國?

他表示,昨天二二八時既然有百萬人手拉手的機會,這一百萬可敬的台灣人為何不提台灣正名?他願意追隨謝長廷回到高雄,立即勇敢地提出台獨公投的主張,不要玩假的,要玩就玩真的。

【2004/02/29 中央社】


李敖:好玩變責任 要撥亂反正

記者邵冰如/台北報導


公投辯論今天舉行,第二場是李敖對謝長廷,一向辛辣又瀟灑的李敖說,面對這一仗,除了之前感到的「好玩」之外,他其實已深感自己責任重大,尤其昨天的二二八手牽手護台灣活動,看著綠營操弄族群議題,更讓他決心要撥亂反正。

十多天前答應陳文茜出任辯論的反方代表,李敖說,「真的只因為好玩」,他連公投題目、為什麼要辦公投辯論都搞不清楚。不過,這幾天下來,他對辯論已胸有成竹,更有了責任感。

【2004/02/29 聯合晚報】


第二棒 李敖:謝穿開襠褲的資料都有

【記者邵冰如/專訪】

今天下午,李敖將和謝長廷正式交手,在李敖眼中,謝長廷這個「小老弟」是民進黨裡最聰明的人;為了今天的辯論,李敖笑稱他連謝長廷「穿開襠褲」的資料都已備妥,而辯論會中,他這個劊子手會視情況決定砍人的方式。

自從日前宣布參加公投辯論之後,李敖就不再公開露面或發表談話,直到昨天深夜才接受記者訪問。他說這幾天都在閉門思過,但思的是「別人的過」,蒐集了不少謝長廷的「黑資料」,「包括謝長廷穿開襠褲的資料,我都有!」

李敖細數和謝交情,他記得,約莫十幾二十年前,民進黨還沒成立,那個時代很多「黨外」人士都和他熟稔;李敖笑說,那時謝長廷就是「自己跑到到李敖家朝聖」,後來兩人愈來愈熟,還曾同遊陽明山,李敖至今仍保有兩人同遊的照片。

後來民進黨成立,李敖開始批判民進黨荒腔走板,「比國民黨還國民黨」。李敖說,包括謝長廷在內的民進黨主流人物,在他眼中,都是一有了權力便不成人形,從「人面獸心」變成「獸面獸心」,近年他更與謝長廷漸行漸遠,沒有接觸。

但觀察政治數十年,李敖今天仍讚許謝長廷非常聰明。他很認真的分析,謝長廷是民進黨裡最聰明的人,但是因為他太尖酸刻薄,聰明過頭,「才會讓陳水扁給搶到前面去!」李敖想想又補充: 「謝長廷其實每個單項都比陳水扁強。」

而這次公投辯論對上謝長廷,是「李大哥」和「小老弟」多年來首次重逢;李敖嘿嘿一笑,只說自己沒什麼太大感覺,因為「對劊子手來說,所有的脖子都一樣」。不過,李敖也強調,「砍頭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一刀落地,一種是讓人求死不能」,他會視下午的情況調整刀法;如果謝長廷仍尖酸刻薄,「就會被宰得很慘」,但如果他保證自行了斷,「劊子手就會很溫柔」。

一生在政黨體制外敢言敢罵,笑傲江湖,李敖今天是首度走進體制裡,正面迎戰執政當局的菁英,但李敖看得十分淡然;他說自己只是堅持,既然身為知識分子,就要反對和挑戰當權者,提出批判,一生一世不屈服、不退縮;至於用辯論或其他方式表達,對他來說,不過是第二層次的問題。

李敖也說,四年前的總統大選,只有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但這次有了候選人辯論,今天起還有公投辯論,台灣畢竟進步了,而他身為一個知識分子,絕不放棄任何讓台灣進步的機會。

【2004/02/29 聯合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