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病了,仍嬉笑怒骂 (4千字)
发信人:我想搞个原子弹
时 间:2003-11-30 23:02:52
阅读次数:55
详细信息:

11月25日的参考消息刊登了香港《亚洲周刊》11月23日报道《他病了,他仍嬉笑怒骂》(记者 童清峰)

台湾知名作家李敖最近时运不济,不但官司连连败诉,身体也大不如前,就像他自己所说,“一日衰一日,一年老一年”。他去医院检查,发现罹患前列腺癌第二期。生性乐观的他,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不是致命的病,第二期怎么样,表示不是第四期”,自己可以媲美蒋宋美龄,活到106岁。

以现在发达的医学水平,癌症已非不治之症,但生活不能离开女人的李敖显然作好万全准备,就算“做鬼”也要“风流”。他请无党籍“立委”陈文茜帮他介绍17岁的女生,陪他一起“殉情”。陈文茜认真地问:“女生要不要死?”“当然,否则我就是谋杀!”

官司不断

李敖少有败诉。他打官司从不假手他人,自己上法庭,写状子,不请律师,自己辩论。若有人胆敢招惹,他绝不善罢甘休,非告至对方讨饶认输为止。他以“有力量的好人——善霸”自居,被他“整”的对象,不分中外,不分老少、不论省籍、不论生死,凡是被锁定的,套句李敖的话,“就难逃吾网恢恢”。因此,在台湾很少有人敢得罪这位“文化大哥大”。

但风水轮流转,一向告状像吃家常便饭,而且获赔金额可观的李敖,现在开始尝到当被告的滋味,渐渐打破官司不败的“李敖神话”。

曾担任第一届“立法委员”的作家胡秋原,指控李敖诽谤并求偿800万元一案,经过10年缠讼,台湾高等法院判李敖败诉,须赔偿胡秋原160万元,但全案仍可上诉。

《李敖自传及回忆》等书中指称,因为胡秋原致函给当时的台湾大学校长钱思亮,导致当时台大著名教授殷海光失去教职,甚至因此抑郁而死;此外,李敖在文章中指称,胡秋原曾请警备总部监视殷海光的行踪。法院从殷海光自己的记录文献中,提及当初离开台大与其思想因素有关;后来死亡也是因为罹患胃癌多年,根据现有证据而言,看不出殷海光的去职与死亡与胡秋原有关,因此认定李敖损及胡秋原的名誉。

视蒋家如寇仇

蒋宋美龄辞世,引起海内外不同评价,《亚洲周刊》说她的价值观及生活方式反败为胜,“赢得历史最后的微笑”,反对者指她“专横、傲慢”。李敖向来视蒋家如寇仇,当然不可能给蒋夫人掌声。他引述已故美国总统杜鲁门的话说,“他们(指蒋介石夫妇)是贼,美国给中国的钱,都被他们偷走了”。

李敖说:“盖棺论定,这些人根本祸国殃民,有什么好说的!她个人多么能够养生长寿,或者对左右的亲信多好,那是另外一回事情,对国家而言,他们有什么了不得的功劳?没有!”

对于台北市长马英九指蒋宋美龄争取美国协防台湾有功,李敖甚不以为然。他说,《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跟蒋宋美龄没有一点关系,这是“国府”驻美“大使”顾维钧去谈的,就像《与台湾关系法》是有“非洲先生”之称的“外交”老将杨西昆谈的。“杨西昆到了美国亲口告诉我,宋美龄叫他不要回台湾,台湾没有希望了。”

李敖在他书中指出:“我向来认为这老太婆(蒋夫人)俗不可耐,毫无第一夫人的气质。只要拿她跟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比,就看出这老太婆不但没有气质,并且还土得很。”李敖的批评向来不留余地。“宋美龄是我最看不起的人之一。蒋介石是令人厌恶的人,但按知识程度比例,有个比他更令人厌恶的人,就是宋美龄。蒋介石没受过良好教育,是流氓出身,他满脑袋不知自由民主为何物,是我们可以想像的,但宋美龄却不然。她受过良好的西方教育,但却也不知自由民主为何物,这就更不可原谅了。”

评选情犀利无比

虽然退出政治江湖,2000年曾代表新党参选“总统”的李敖对政治仍保持相当敏感度,谈起“总统”选情,依旧犀利无比。

“连宋再这样搞下去,是搞不过阿扁的。”他说,“搞选举就要炒作民气,但你炒作不起来,每个主题都挨打,都是在解释、辩驳、澄清,整天都在干这种事怎么行?现在连宋完全是防御性的,你要打到人身上才行。”“总统”选战的议题全由陈水扁主导,这是问题的主要焦点,“你搞政治搞得很被动,就没得玩了”。

连宋跟扁的支持率呈拉锯之势,连宋合作以后一路领先,最多时达十几个百分点,但日前《中国时报》民调显示扁领先1个百分点后,泛蓝的选战动作开始加温。李敖预测,“我看是五五波”,如果陈水扁会赢的话,他会用正常情况打选战;如果他很危险的话,他会跟李登辉闹翻,现在捉放刘泰英就是对付李登辉,新瑞都案可大可小,小的话就关刘泰英,大的话李登辉跑不掉。

古人讲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李敖自况:“有人说我立言,你有没有搞错,我是立德耶,我是一个伟大人格的榜样。在这个环境里,你不加入任何党,从来没有加入任何党,包括我当新党的“总统”候选人,也没有入党,高难度。”在国民党一党独大时代,没有做国民党,是高难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苟子有一句话,“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意思是有了它不怎么样,没有它就不行。“什么东西?国民党党证。你是国民党党员,不稀奇,满街都是,比野狗还多,如果你不是,就很难混,所以我一直洁身自爱。”

68岁的李敖近年挨了好几刀,1997年疝气动手术、2001年因胆结石,开刀去胆,成了无胆之人,3个月后再把总输胆管结石切除,吃了不少苦头,肋骨下方留有一道14厘米的伤口。如今又面临生死攸关的前列腺手术,听到这消息,那些对李敖恨得牙痒痒的人一定很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