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李敖新作紅色11 鎖定白色恐怖

  陳文芬/專訪 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年滿六十八歲的李敖,昨(十六)日由
他的李敖出版社出版新作,一部探討白色恐怖年代夢饜的劇本「紅色11」。說
到為什麼鎖定白色恐怖主題來創作,李敖說,「沒有人比我更能抵擋白色恐怖,
為什麼我不站出來把許多受難者的故事寫出來呢?」

  不久前,才因為十七歲女生事件,而被狗仔鏡頭追蹤,當時聲稱是為了撰寫
「赤裸的十七歲」年輕族群小說,需要與年輕人接觸的李敖,忽然在很短的時間
內,寫出這部嚴肅的文學作品,李敖依然戴著劉德華藍眼鏡,精神奕奕。

  他說,自從「上山‧上山‧愛」情慾小說,已經有兩年沒有新作品,心裡很
著急,對一個以寫作為志業的人,很有愧疚感,而最快能融入寫作滿足感的,就
是回憶白色恐怖期間人性的殘酷,並探索紅色共產信仰者的理想,這段時間他與
妻子關係頗不好,原因是「我寫作很入戲,離開書桌時,就像歐尼爾子女描述爸
爸離開書房,是淚流滿面那樣的哀戚。」

  今年一月七日,李敖想好了寫這個劇本,閉關八十天寫成,書名紅色十一房
就是警總軍法處看守所,劇中有一位作家受難者「龍頭」是李敖的自我投射,與
共產黨的真匪諜、無辜入獄的假匪諜共處一室,還有一位是調查局史處長也入獄
,象徵白色恐怖時期權力鬥爭系譜的荒謬。

  李敖直接點名參考與改寫許多人的個案,包括謝聰敏、魏廷朝、許曹德、黃
怡、顧正秋等,他寫到紅色十一房囚犯議論顧正秋的丈夫任顯群案情時,任顯群
被羅織罪名是知匪不報判刑七年,軍法官宣判後,告訴他不服可以上訴,任顯群
一臉謙卑,雙手下垂向法官鞠躬說:「不敢,不敢。」李敖說,他描述的這些細
節確實是當年政治犯之間流傳的故事,當時雖有法律可上訴,但任顯群知道一旦
上訴會判得更重更重,才傳出他的反應是不敢,這是很人性的細節。

  類似的情形也在崔小萍身上,據傳崔小萍被判刑後,在庭上情緒失控罵軍法
官沒有良知,軍法官回答她,「我是有良心的,否則判妳死刑!」李敖讀崔小萍
回憶錄,卻沒有這個故事,李敖說,今天能去檢視對照這些片段的人,也只有我
這樣的人了,究竟我們的人格臨界點在哪裡,他說,文天祥如果也被下藥、喝汽
油、電刑,他的氣節又將如何?這使他想起明朝有詩「狹巷短兵相接處,殺人如
草不聞聲」。

  李敖未來寫作計畫,還有「戰犯」、「革命先烈」、「老兵」等會採取類似
的創作方式,論說他所認知歷史的缺角,他很強悍也堅持要繼續走文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