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上山·爱》遭遇盗版
李敖怒起追杀李鬼

苏万柳

对于许多人乱写李敖的情爱故事,甚至把李敖写成西门庆的说法,李敖只有嘲笑。李敖说:“《我为卿狂———李敖的三次惊世婚恋》(北方文艺出版社)等书,也极尽加油加酱胡说八道之能事,光看书名就领教了,我只结过两次婚,何来‘三次惊世婚恋’?不过,这类《李敖和他的女人们》(台海出版社)的书,还算客气的,比起《和李敖一起疯狂》(署名‘内蒙古文化出版社’)一类的书来,你就恍然大悟了。”

李敖告诉记者,他在美国的好友打电话给他:“说你李敖可不得了啦,你在大陆变成‘西门庆’啦!”我笑问怎么回事?他说:“大陆出了一本《和李敖一起疯狂》的书,乱写一通,把你写成了一个大淫虫、大淫棍啦。我寄给你见识见识,认识你老兄几十年,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西门庆’。”李敖收到样书之后,翻了两页,果然发现自己成了“西门大官人”。

近日,李敖第二部长篇小说《上山·上山·爱》未在内地出版就遭盗版,对盗版一直持宽容态度的李敖再也忍不住了。6月5日,李敖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他将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要求追查盗版,同时写檄文予以强烈声讨盗版分子的不良行径。而令人欣喜,6月6日,有关方面已经查到了盗版的窝点和印刷的工厂。

内地出版社给李敖的紧急传真

6月5日,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总编助理安春海给记者发来传真:

“有事告急,《上山·上山·爱》一书,我社正在专报专批。不料昨天发现盗版书。据悉,沈阳、北京等地也看到了。影响恶劣,错讹百出,冲击我市场,损害李先生权益,希望你在媒体广为传播,予以迎头痛击。”安春海先生还告诉记者,该书版权页和封面是一样的,而扉页则不同。

李敖第二部长篇小说《上山·上山·爱》,在4月25日、李敖66岁大寿期间在台湾出版,迄今10万册已被销售一空。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准备出版内地版,目前正在向新闻出版署专门报批。估计一周后,批复才下来,没想到胆大妄为的盗版商,提前行动了。安春海告诉记者,他已经向各地反盗版机构举报,同时把有关消息电传给李敖。 盗版、伪本、编造故事是三种“吃李敖”的方式

事实上,近年来,各路神仙以不法的方式“吃李敖”,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种。第一种,盗版。据圈内人士不完全统计,现在李敖图书的盗版本不下200种。第二种就是出版假冒“李敖著”的伪本。第三种就是以李敖的爱情故事为题材,编造扩大,甚至不惜把李敖写成“西门庆”。

在这之前,李敖对盗版持宽容态度。记者曾问他对盗版的态度如何,李敖说:“我觉得也无所谓了,因为我在台湾的书,我写了100多本书,在台湾国民党伪政府把我查禁了96本,这是个世界记录,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一个人的书被查禁这么多的。查禁这么多还在写,我有很多书黑市在卖,他们抓不胜抓。所以我认为盗印本有它的功能,只是这钱我拿不到而已,赚的钱作者拿不到以外,其它都还好吧。”不久前,记者问是否考虑打击盗版,李敖笑道:“算了,太小家子气了。”但《上山·上山·爱》的遭遇最终使他忍无可忍了。

李敖一怒盗版现行

这一次,李敖真的生气了。 6月5日下午四点,记者与李敖打通电话。李敖告诉记者,他目前正在和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联系,准备进一步了解情况。李敖明确表示了他对这次盗版的无比愤怒。接下来的消息是,李敖已经拿到了全国扫黄打非办的电话,准备发传真,要求查处盗版,同时将专门发表声讨盗版的檄文。

6月6日,安春海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有关反盗版机构已经查明:盗版窝点和印刷厂均出自广东。目前,有关部门正准备一举端掉这个窝点。这正是———李敖一怒,盗版现形。

《江南时报》 (2001年06月12日第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