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订了几本李敖的旧书,大多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陆出版的李敖作品。在当时那个资料极其匮乏的年代,要从卷帙浩繁的李敖作品中精选文章并编辑成册实属不易。那些编辑们甚至不清楚李敖究竟出版过多少册书的情况下,就凭着满腔热情出版李敖作品集,勇气可嘉。当时他们能收集到的有李敖文章的书籍也只是凤毛麟角而已,有些通过朋友那里借来的藏书进行披沙拣金,编选而成。这也是大陆第一批出版李敖热的作品。(我在《大陆研究李敖综述》中对这批书也有所提及。)这些书我在大学期间曾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看过。今天收到其中的两本:《千秋评论》(湖南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和《我将归来开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0),看着这些年代久远已显陈旧的书重新映入眼帘,心中自然不免感慨万千。虽然我现在已拥有大陆版《李敖大全集》(1-40)和台湾版《李敖大全集》(1-20,再次感谢bear兄无私馈赠)以及各种各样的李敖作品数十种,而且这几本书中所收录的文章现在已不再稀罕,我也早已读过数遍,现在看来它们在李敖的所有文章中也不一定算得上是最上乘的,今天拆包时,我还是忍不住饶有兴致地翻阅起来。今天所读的几篇文章,让我产生如下几个感想。

当年李敖带领党外向国民党争自由的时候,李敖是站在世界第一流人的境界去与国民党抗争的,如他在《党外不可帮国民党擦屁股》一文中说:“党外不可帮国民党擦屁股,也不可跟着国民党去把‘爱心’乱送,这种送法,是‘妇人之仁’,不是社会救济的正道,党外应该把义卖所得,用来组织煤矿灾变赔偿委员会,协助受害人家属请律师、办宣传、搞活动,向国民党政府追究责任、讨回血债,要求‘国家赔偿’(像样的赔偿,而不是点缀式的赔偿)等等,换句话说,党外应该指导穷苦大众去争人权与权利,并提供争的时候必要的经费,是像吕洞宾一样,一方面以飞星宝剑替天行道,一方面以点化神指自度度人,这样做,才是党外该作的。”“党外人士在国民党恶贯满盈的当口,实在该把棋下对,当知许多场合,送火把比送炭重要得多。义卖之事,如果结果是跟着国民党路数作秀,显然是一着错棋。”当年的党外尚有一些识大体之人,所以还能与李敖同一声气,同一步调,做一些导航式的大事。现在李敖仍在独立苦苦支撑他所一贯奉行的第一流思想家的标准,做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大事,为了阻止军购,不惜状告美国总统,不惜在台湾立法院喷催泪瓦斯;为了针砭民进党的无所作为,不惜在立法院“丢鞋问政”,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的无能之举。而当年那些跟随李敖一起抗争打拼的人,早已换上另一副嘴脸,摇身一变成为今天的统治者。他们跟着国民党路数作秀的手法比起国民党尤有过之,倒行逆施的程度更远甚于当年他们所反对的国民党,比李敖写《民进党研究》时也更为堕落,简直一副群魔乱舞的场面。所以李敖被孤立、被边缘化,是在所难免的。这次的“丢鞋问政”事件,看到林国庆朝李敖砸鞋子以及上台推搡拉扯李敖,让人看了尤为寒心。


林清玄在《我所认识的李敖》中,这样写道:“二十年前主张全盘西化的李敖,眼光确有独到之外,那时不知有多少人围攻他,骂他太保、流氓,甚至疯狗,可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形势比人强,李敖的许多论点都不幸应验。但是他为了坚持,也付出了不少代价。可见看得远和看得巧,都会使人变成孤独的强者,不免要忍受强者的孤独。”的确,李敖也承认自己早生了五十年,他的很多预言式的观点,在若干年后,都一一得以验证。今天我想起两个诸如此类的例子。


其一、李敖在《骆驼背上最后一根草》这篇文章中写道:“国民党虽然洋洋得意,或快或慢,高兴怎么整人就怎么整人,可是,国民党之命运并非中国之命运(虽然国民党一直以为是),国民党作恶多端,最后年纪老大之时,恶有恶报的情况,也就呼之俗出。”在李敖写下这段话的
16年后,国民党就被一场“小病”给拖垮了。拖垮他的,正是骆驼背上甚至连草都不如的阿扁。不过,如今阿扁及其民进党杂碎,也是作恶多端,多行不义必自毙,肯定也有一天会无疾而终的。马英九这棵“名草”(不是“名花”)估计可以将他们一举拿下。


其二、
1995年,魏明伦到访台湾。他去拜访李敖,顺便请李敖去看他最后一场《潘金莲》演出,李敖一听地点在台北附属于中正纪念党的“国家大戏院”时,就摇头:“那是蒋家庙的嘛!对不起,所谓纪念‘领袖’的地方,我李世民敖决不会去。”讲完这句话,李敖又开始展开其先知式的神奇预言了。他赠言给魏明伦:“新世纪即将来临,你下一次再到台湾,那个时候,各地塑立的‘领袖’像大约已通通拆除了!”不知魏明伦最近是否还去过台湾,但是蒋介石像却还是无法避免被拆除的命运。今年三月份开始,民进党掀起的一股拆除蒋中正铜像迅速在台湾展开。目前,就连台军各部队,机关营区的铜像都已被拆除。这种事,在我们大陆人眼里似乎是非常难以置信的。所以魏明伦回到客栈,会“夜不能寐,久久思考……”。但它却在一片“去蒋化”的民进党政权内部顷刻实现,而国民党也敢怒而不敢言,不敢横加阻挠。且不论此事出于何种目的,孰是孰非,单以预言的角度来说,李敖又一次证明了自己高瞻远瞩式的预见性。
fashion 2007年4月14日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