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看两不厌”的李敖——写在李敖大陆行之前/FASHION

李敖终于要来大陆了,近半年来沸沸扬扬的各种版本的传说也终于落到实处了:他将于本月十八日前来大陆。1931年9月18日,东北三省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沦陷于日本鬼子的铁蹄之下。1935年4月25日,李敖出生于当时完全被日本鬼子控制下的“满洲国”的哈尔滨,他一生下来就成了“遗民”。今年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李敖选择“九一八”这一天前来内地,其痛恨日本鬼子之心昭然若揭。今年9月18日正好又是中国传统节日的中秋佳节,在这个“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日子,李敖将踏上他返回故乡的旅途,他不必望着明月来思念故乡了,因为故乡就在他的眼前,就在他的脚下。

关于李敖,我们不必作太多的介绍,因为他的著作早先于他本人来归。在大陆,他的大全集以及一些单行本早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版过。从去年三月八日以来开播的“李敖有话说”节目,也通过凤凰卫视在大陆引起巨大的反响。他反传统、反台湾当局而两次入狱仍锲而不舍、越战越勇的精神也早已在大陆家喻户晓。这次,他选择自己亲自前来,分别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开三场演讲,继续散播他的思想。这对许多梦寐以求想得睹其芳容的读者来说,李敖这次行程无疑是思想界、学术界的一大喜讯。他曾引用过钱钟书的话说大家看到鸡蛋就好,不需要看到老母鸡。李敖不是老母鸡,他是一只金凤凰——这次他的大陆行,就是由香港凤凰卫视安排的。

李敖也曾在不同的场合中说过“重温旧梦,就是破坏旧梦”来推诿他不愿作大陆行之托辞,他早年对大陆的印象——心目中的旧梦——现在已经没有了。而此番又决意要来大陆访问,究竟有哪些原动力驱使他前来的呢?他的大陆之行又能为海峡两岸造成怎样的影响以及有何意义呢?我们且再听一次李敖究竟有何话要说。

海峡两岸时局促成李敖大陆行

2005年对于海峡两岸的关系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国民党、亲民党和新党三个台湾政党的主席分别率团访问了大陆。这三个台湾的反对党希望通过其“和平之旅”、“搭桥之旅”、“民族之旅”增进两岸的关系,给顽固不化的陈水扁一个外压力,让民进党这个执政党感受到压力,从而改变两岸政策。自从2000年台湾“总统“大选之后,陈水扁及其民进党登上了执政党的位置,他们通过一系列小动作来达到“台独”的目的,并且整天制造两岸的仇恨,制造对大陆十三亿人口的仇恨。这是极其危险的玩火行为,对台海两岸的关系也极为不利。因此李敖希望能有一个清楚的声音出现,来揭穿陈水扁及其民进党的真面目。敢于发出这种震聋发聩的声音且有能力作出如此狮子吼的人,唯有李敖当之无愧。他在台湾居住了整整五十六年,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也深深地了解台湾的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等状况,并为台湾的民主政治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1999年,他参加台湾所谓的“总统”选举,他参选的政治主张就是“一国两制”,拥护两岸统一,他是台湾第一个提出“一国两制”的人。他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短短五十多年来,在解决贫穷以及避免挨打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使中国人扬眉吐了气。因此李敖希望海峡两岸的领导人能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举行谈判,进行协商,甚至他还希望自己能成为谈判的代表。此次大陆行,虽然不作为两岸和平谈判的代表,但李敖希望自己能向大陆广大民众传达一个声音,让大陆人民更好地了解台湾当局的丑行以及台湾民众的心声。

演讲比赛——“相看两不厌”之旅

今年四、五月份连战和宋楚瑜分别率团来内地,并且都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发表了演讲,北大和清华学子对连宋的演讲都报以极大的热情和掌声。李敖认为连战的口才并不好,并且讲稿中也出现了不少细微的差错,李敖戏称连战的演讲为在殡仪馆念祭文一般。而大陆的学子和民众由于习惯了作报告式的一成不变的演讲风格,突然间听到不同风格的演讲,故而误以为是好的演讲。因此李敖用善戏谑兮,不为虐兮的戏谑的语言来挖苦连战,并希望能到北京展示自己真正好的演讲,让北大清华的学子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的演讲。李敖认为自己本像一颗钻石,是多面发光的人物,可是由于环境的原因,他的光环被单一了、被小化了。许多熟读李敖著作的读者只知道他是写文章的高手,是骂人的高手,却不知道他在许多方面都是高手,其中口才以及他的温柔细腻就是他被人忽视的强项。李敖是个极会讲话的人,谈吐幽默、反应快速、头脑灵活,片言可以解纷,当然也可以兴风作浪,其口才其实比他的文章更动人。“李敖笑傲江湖”、“李敖大哥大”、“李敖有话说”以及李敖来台四十年、五十年、五十五年等演讲都引起极大的轰动,也让一部分有幸看这些节目的观众领教了他以证据入眼、以口舌开心的千古一绝的口诛本领。李敖在节目中表现??悍个性的同时,也不时地向大家展示其温情的一面。他希望此番来大陆可以让大陆读者不仅领略其一以贯之的侠骨风采,并领略其“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的柔情。因此,他借李白《敬亭山》的诗句将此次大陆行定位为“相看两不厌”之旅,又引宋朝爱国诗人辛弃疾的诗“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他希望他到北京看看,大家看到他很高兴,他看到大家也很高兴。

“难忘我是大陆人而已”

1991年,李敖完成一部大著——《北京法源寺》,他在书的后记中写道:“今印此书以归故国,沧海浮生,难忘我是大陆人而已。”而今,李敖可以堂而皇之地来到大陆,身归故国,而不必“归骨于昆仑之西”。他始终认为并不止台湾出了个李敖,而是中国出了个李敖,他是真正属于大陆型的知识分子,虽然久困台岛。李敖认为在台湾生活居住了五十多年,台湾在其眼里实在是太小了,与子偕小的后果就是他不得不花很多精力和时间来对付台湾那些不入流的政治斗争。他更希望多花些精力在世界性、永恒性的世界名著上,“挺进大陆,威而刚世界”,《北京法源寺》就是他这种努力的结晶之一。

李敖十四岁去台,拜蒋家王朝列管之赐,始终未能出境,后来蒋家王朝人亡政息,他可以获准出境了,可他忽焉老矣,也不想出境了。他在台湾,本是时代与地方的交错,属于阴差阳错的浮海而至。他曾说,对大陆了无乡愁,对台湾也不曾寄旅。这不过是强悍的李敖不愿承认自己感情方面的脆弱而已。实际上,他对大陆,尤其是他生活过十一年的北京仍有着千丝万缕的怀想之情,对台湾这个他的成长之地,他也有着相当浓厚的感情。但在地缘上和政情上,台湾只是他的工作所在,是他的战场,不是他的敌人也不可能是他的朋友。他以东方朔的“恐侏儒”的玩世与愤世,跟这个岛周旋,跟这个岛上的恶政与小人周旋,但在心境上,他却更向往那个空间上和时间上遥远的所在,那个“江湖寥落尔安归”“飘洋入海乃怀陆根,我虽不往一往情深”的所在。现在,原本那个寥落的江湖已经欣欣向荣了,李敖也可以“乘机”安然归来了。

北京情结

李敖与北京有着深厚的渊源,他对北京也怀有浓烈的怀想之情,甚至他的著作与言谈中都将北京作为大陆的一个缩影。在他的心里,北京就是大陆的一个象征,所有的印象都离不开北京这座古老而文明的都市。

一、? ? ? ? 童年李敖生活在北京的情景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人民泪尽胡尘,饱尝做亡国奴的痛苦与辛酸。李敖的父亲李鼎彝开始计划全家离开东北,进入关内,不受日本鬼子的统治。1937年,他终于做出了举家南迁的大手笔,一家十九口浩浩荡荡,迁到北京,完成他的了“出满洲记”。此后,李敖在北京居住生活达十一年之久,对童年的他思想的定型起了很大的作用。那时他住在北京东城内务部街甲四十四号。几十年后,李敖妈妈张桂贞回去看这里的房子,一回去就哭了,她发现原来她们家十口人家,现在仅有她一人能回去,而且原来的十口之家现在也变成了十户之家,变成了大杂院。1942年,李敖就读于新鲜胡同小学,这是他的启蒙学校。在这里,他从“天亮了”开始学起,背熟了《陋室铭》、《归去来辞》、《桃花源记》等古文,最后以状元的名份考上北京四中;在这里,他学会了画汽车、刻印,也学会了唱《飞》、《好大的西北风》等歌曲;在这里,他结识了拜把兄弟詹永杰,也有了日后令他魂牵梦萦的神秘初恋情人张敏英;在这里,他当选了学校图书馆馆长,又建立了私人的理化实验室;在这里,他开始了写作,并在北京《好国民》杂志发表了《妄心》、《人类的冷藏》等文章。考上四中后,李敖还计划写一部《东北志》的书,并开始收集资料。可惜时局的影响,北京岌岌可危,李敖父亲又决定南逃。随家人到天津后的李敖为了取回他的书,只身搭火车返回北京。

幼时的李敖喜欢读课外书,在北京图书馆的阅览大厅常常出现李敖父子对读的场景。李敖也常去逛书店和旧书摊,他常去琉璃厂开明书店的北京分店买书,《开明青年丛书》、《开明文学新刊》、《开明文史丛刊》、《中学生》月刊、《开明少年》月刊等等,都是他最喜欢的。至今他还常怀念当年北京书店里一幕温情的画面:店里的伙记总是客气地招呼来看书的读者,并为他倒上一杯热腾腾的茶,不管对方买不买得起书。李敖常路过北京的天桥,看到天桥上杂耍的艺人和相声演员,也去过北海溜冰,看到给慈禧太后作冰上表演的老头,也看到老北京的一些趣事。离开北京半个多世纪,李敖的口音仍是地道的北京蓝青片子。

二、? ? ? ? 北大系、北大情结
李敖虽未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但他与北大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其家学、师承都来源于北大系,他的自由主义以及百折不挠的精神也与北大精神有着惊人的相像。

李敖的父亲李鼎彝于五四运动后一年即1920年考上北大国文学系。那时的北大,蔡元培是他的校长,陈独秀、胡适、鲁迅、周作人、钱玄同、沈尹默等是他的老师。他的同班同学,后来较有成绩的,有搞中国文学史的陆侃如、冯沅君,有搞国语运动的魏建功,同届的同学有周德伟、陈雪屏。李鼎彝从北大毕业后,回到家乡,做了东北大学讲师,并且立刻被聘为哈尔滨吉林六中校长,还在吉林女子师范、吉林大学兼课。举家迁到北京后,李鼎彝在北京法部谋得一份小差使,后来又升为华北禁烟总局下太原禁烟局的局长,到台湾后成为台中一中国文教员。李敖念到高二,因痛恨教育制度斫丧灵性,自愿休学在家,李敖的父亲充分具备北大那种“老子不管儿子”的自由精神,乃跑到教务处为李敖办理休学手续。李敖父亲对儿子的教育也极为重视,尽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但他从来没拒绝李敖向他要钱买书,也从来不干涉李敖想要看的书,也从来允许李敖自由意志的自由发挥。在流亡上海期间,他坚持李敖的学业不可中辍,于是在姊妹都没钱念书的时候,李敖仍能独自上学。李敖自初中二年级起就要移风易俗,不过旧历年,李鼎彝通达地对他说:“好小子,你不过就不过吧,你不过,我们过!”李敖父亲在性格方面对李敖颇有影响,只可惜他英年早逝,1955年即病逝了。公祭的时候,李敖因为受了原北大教授胡适的影响,坚持丧礼改革,当众不掉一滴眼泪,也不磕头、不跪拜,这让他背上了“不孝”的罪名,甚至有人说李敖的父亲是被他气死的。李敖的老师、原北大教授姚从吾反驳说:“我知道李敖的父亲是我们北大毕业的。北大毕业的学生,思想上比较容忍、开通。李敖的父亲若能被李敖气死,他也不算是北大毕业的了!”今年上半年,北大一位副校长去拜会李敖,特别将李敖父亲当年在北大就读时的一些记录送去给李敖,这令他感动不已。

李敖于1954年考上台湾大学,先读法律专修科,后退学重考,考入台大历史系。当年的台大在师资的配备上几乎可说与早年的北京大学是一脉相承的。在困学求变的过程中,李敖结识了诸如胡适、殷海光等蛟龙式的人物。胡适的文化思想、治学理念、倡导民主、争取自由、呼唤法制以及关注社会甚至写白话诗等方面都对李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而殷海光的个人魅力使李敖甚至动了转入哲学系的念头。穷李敖一生的斗争轨迹,无不受胡适和殷海光思想的影响,而且在许多方面超过了这两位前辈。姚从吾教授也是李敖大学期间关系较密切的老师,他为李敖拜访胡适穿针引线,对李敖的生活也颇为照顾,并将李敖招为自己的“国家讲座”研究助理。他的“白首下书帷”的生活以及最后死在研究室里给李敖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李敖决定不走姚从吾为其设计好的皓首穷经的路子。设若李敖当年没有迁往台湾,他也一定能考上北京大学的。而半个世纪以后,李敖因缘际会,即将踏上北大这块土地,为北大学子作演讲。此前,李敖也委托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捐款近三十五万元人民币给北大作为制作胡适先生铜像的专款专用建设基金。

三、《北京法源寺》的背景
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北京法源寺》是李敖写的一部世界性、永恒性的著作,它以北京法源寺为背景,以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戊戌变法”为主轴创作的一部小说。李敖在《我写〈北京法源寺〉》中写道:“《北京法源寺》以具象的、至今屹立的古庙为纵线,以抽象的、烟消云散的历朝各代的史事人物为横剖,举凡重要的主题:生死、鬼神、僧俗、出入、仕隐、朝野、家国、君臣、忠好、夷夏、中外、强弱、群己、人我、公私、情理、常变、去留、因果、经济(经世济民)等等,都在论述之列。”李敖将自己的理想寄寓于书中两位伟大的人物谭嗣同和梁启超身上,一个舍生取义,一个却选择常人更难完成的任务——留。李敖的一生也以自己孤高卓绝的行为不断演绎着“去留肝胆两昆仑”,为理想而身体力行、孤军奋战,像一个孤独的侠客。

虽然这部小说写得很好,被章孝慈誉为“才子之书”,但李敖却从未到过北京法源寺,他托朋友许以祺为法源寺的现状照相画图,又托北京作家出版社李荣胜代为寻访袁崇焕坟墓资料,陈兆基帮他查找梁启超、谭嗣同故居现状,再加上他丰富的天文地理历史知识,卧游千里的想象力,将这部小说写得有血有肉。此番李敖来到北京,不知会否前往法源寺一睹真容,但不论如何,法源寺因其这部书而名声日益彰著。

四、看望居住北京的女儿李文
李敖之女李文博士于2002年平安夜来到北京,并在北京开始从事教育工作,后来因为与邻居以及物业公司的关系,前后搬了数次家,投诉上百起,官司也打了多场,书写了近十部,并且收到过“死亡威胁”,不过有其父必有其女的李文秉承李敖坚忍不拔的个性,遇不符现代文明礼仪的行为必定投诉的作风也让她获得女勇士的称号。她从小不在父母身旁,跟着奶奶奔转于亲戚家,这也培养了她刚强不屈的个性。李敖第一次坐牢期间李文尚年幼,无法理解父亲为何坐牢,而李敖觉得有愧于女儿,乃在国民党的黑狱中写了许多信给这位女儿,后来结集成书,就是《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李文已有多年没回台湾,但她依然关心已达古稀之年的父亲。在李敖七十岁生日时,李文托东森电视台送上三件贺礼。在得知父亲要来大陆之际,表示将挑选十二名美女前往接机。李敖在台湾得知女儿在大陆的生活状况后也对她颇为关心,有时在节目中为其声援,有时在电话中为其献策,当然也不忘幽她一默。此次前来,李敖也可以看看这个“冰河期的幸存者”是如何与不文明斗争了。

九月份的北京对于因坐牢而超级怕冷的李敖来说,冷热适宜。对于刚开学的北大、清华、复旦的学子来说,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有幸与李敖“相看两不厌”确是一桩美事。有飞机恐惧症的李敖表示只要机上有漂亮的空姐,他就不会感到恐惧了。这当然是他的戏谑之语,但对于五十六年来没有离开过台湾一步的李敖来说,回到故乡不知会有何感慨。他曾说过他不想离开台湾的原因之一是他怕从其它美丽的国家回到台湾后发现台湾变得更丑了。希望他此行能顺利圆满,“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
Fashion
2005年9月4日应李文之托花whole night写成

且人:本来且人这几天,正在着手写一篇《老子回来了》
呵呵,不幸在凤凰论坛上看到FASHION的这篇新文

拜读之下,感觉且人一旦写成,
则FASHION的这一篇,就太通俗了
所以且人决定把原来腹中草稿略加修改
再“略人之所详,详人之所略”写成

fashion:怎么会跑到凤凰论坛去了?昨天上午本来也是发在这里的,后来被我删了,在百度吧叫他们帮我删掉,结果没删,反而越传越远了。
国宝:fashion的大作是越传越远了,收也收不回呀!!
almo:

是篇内容丰富、特色突出的介绍,
不过向转载者“且人”提点意见:

1.内容重复,比如2楼“北京情结”重复贴了3次;3楼的“北大系、北大情结”同4楼重复,
? ?估计是多次转载后忙中出错,希望可以参考原文更正一下;

2.有个别文字不解,例如1楼的:
……,陈水扁及其民进党登上了执政党的位置,他们通过一系列小动作来达到“***”的目的,……
其中***三字何解?是否在其它地方发表时被过滤了?
(fashion按:该文写完后,我贴在论坛及百度李敖吧,结果被人转载到凤凰论坛,而且没有注明原作者,就这样被转载者窃为己有了。且人在凤凰论坛看到此文后,又将它转回到论坛来。在被人转载至凤凰论坛的时候,转载者将我的文章一篇分为三篇贴出来,三篇中有些内容重复了;而且将原文中的“台独”两字改为“***”,可能是凤凰论坛不允许“台独”字眼之故。)

almo:
猜测李敖在三所大学中可能的演讲主题

臧否人物一直是李敖的拿手好戏,
我以为他演讲时会在这些人身上旁征博引:
北大:蔡元培、胡适、傅斯年;
清华:梁启超、孙立人、吴国祯;
复旦:严复、李登辉(刚刚看过复旦百年的节目,他们的老校长同国民党前主席同名同姓)。

fashion:
早上来我重新排了一下版,把原文重贴了一遍。这篇文章的起源是这样的:上周五早上,李文发短信来问我能不能去查信。因为那天是台风后的第二天,街上一片狼籍,我们单位不用上班。我自己的电脑又没装宽带,所以我告诉她会去查,但可能要迟些时候,她干脆就打电话来,叫我帮她写一些介绍李敖来北京的背景资料:诸如李敖在北京时的一些趣事、李敖来到大陆的目的、李敖演讲后的意义等。她说最迟周一要,那我就拖到周天晚上才开始动笔。上次去北京时就想写一篇《李敖的北京情结》了,那时还拟好了提纲,并且整理了不少材料,可惜都放在办公室里,不然还可以写得更详细些。写好后我在论坛里发了一遍,又把它贴到百度李敖吧中。周一时李文打电话来,说写得还不错,可以拿去发表了。但她说如果还没贴在网上的话,最好先别发。因为一切都还得等凤凰卫视公布,要不凤凰卫视有可能告她的。于是我把这里的原文删掉,又到百度李敖吧叫者敖之宴给我删掉,没想到还是来不及禁止,已经传播开来了,而且就传到凤凰网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almo所言极是,***就是被过滤的,我可不避讳这些字眼。讲到演讲主题,我相信会讲一讲历史,也会讲一些与李敖关系比较亲近的人物。我觉得在清华时应该还会讲到王国维和陈寅恪吧,或者会讲到更多的人。

昨天且人又建议干脆举行一次征文活动好了,大家意下如何?如果要搞,我想联合jarvisdd一起来发动海峡两岸的网友一起参加,争取将它做好一点。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