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厦航索赔

5月24日中午12:25,我们从青岛流亭机场乘厦航MF8524飞机回福州,此次航班在宁波经停一次。飞机起飞前滑行过程中一切正常,离开地面后,机舱下传来一阵“喀吱喀吱”的声音,这令机上的人捏了一把汗。不过还好,银鹰还是窜上了天空。在空中偶尔有颠簸,我们相信这是大气层的影响,也没有太在意。

一个多小时后,准备降落到宁波栎社机场。飞机在缓缓地向地面靠近,就快要与地面发生亲密接触了,飞机起飞和降落的七分钟是令人心惊胆寒的时间,被称为“黑色七分钟”。起飞时发生的不正常声响让我们再次把心提到嗓子口。果然,这次担心不是空穴来风的,只听到“啌咔”一声巨响,伴随着这巨大的响声,飞机也狠狠地震动了一下。13:50,飞机还是安全着陆了。不一会儿,播音员提示我们下机,宁波下机的旅客先出舱门,前往福州的在另一个门进入候机厅等待上机通知。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在候机厅里苦苦守候,指示牌上永远都是那句“等待上机(transit passenger waiting)”。没有一声广播通知我们几时能登机,也没有任何一位工作人员来解释让我们苦等三小时的原因。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就去问机场人员,这时机场人员才说由于机械故障,飞机暂时无法起飞,让我们耐心等待。连机场人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飞,却要我们继续坐在那里傻等,有人要求到酒店去休息。16:30左右,他们用大巴把我们从候机厅接到空港大酒店休息。

我们买了两副扑克牌,在酒店客房里打跑得快,我们多么希望能快些跑回家啊。近六点时,有人打电话问总台我们可不可以下去吃饭,总台回答说可以去吃饭了,我们飞奔下楼。餐厅里的饭菜都是自助餐式摆放在那里,每张桌上也摆了一个盛了饭菜的快餐盘。服务员引导我们到桌上就餐——原来自助餐是给那些自己掏钱住酒店的人准备的,我们只能以快餐解决温饱!端上来的一碗汤竟然又是我们一路上早就吃厌了的紫菜蛋汤——出差8天,我们已经吃了16顿紫菜蛋汤和西红柿蛋汤了,没想到还要吃第17餐。快餐盘里的饭菜不够吃,吃完的人又过去添饭菜,这时工作人员走上前来,将我们碗中的饭菜倒回去。不一会儿,餐厅里人多起来了,服务员来不及分饭菜了,就叫客人排队上去,由他们帮忙盛饭菜。每个人端着一个铁盘,像乞丐一样依次上前装饭,这种镜头我只在演监狱情况的电影中看过,没想到在这里能躬逢。

饭后,我们在大厅闲聊,这时过来几个厦航的工作人员,我们立即围上去,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因为机械故障,而宁波机场没有此配件,需要从厦门将零件捎过来,而厦门又没有直飞宁波的飞机,他们得送到上海,再从上海用车送到这里来。他并安慰我们说,车已经开出上海了,估计晚上九点钟左右就能到达。听到这番话,我们又只好沉住气,回客房打牌。

19:40,总台来电话告诉我们可以去机场候机了。我们迅速收拾行李,乘大巴去候机厅,指示牌上写的仍是“waiting”字样。等待的时光是最漫长的,好不容易捱过了一个小时,登机的消息仍是in the air.再等,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的情绪开始激昂,有人开始寻求索赔途径了。我们的导游说她下午请了一辆车去接我们,车钱都已经付好了,后来只能叫他空车回去。还有不少人有类似的情况,他们去找厦航驻宁波机场的机场代表,厦航出来一位年轻人,面对我们的质询,什么也没说。

再过了一会儿,机场通知我们去登机口领可乐。既然叫我们去领可乐,可见一时半会是肯定无法登机了。我们又开始沸腾,也拒绝去领可乐,一定要机场代表出来交待清楚再说。机场代表出来了,我们人声鼎沸,主要集中在这几个焦点问题上:

1、究竟几点可以出发?刚才说零件已经从上海运过来了,为何三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到达?

2、飞机究竟是什么故障,作为旅客,我们有没有知情权?

3、既然不能登机,为何要把我们从酒店早早叫过来?是不是酒店不够住了,要把我们捻到候机厅来?

4、这飞机修好后,没有试飞行,谁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5、厦航方面迟迟没有给出索赔方案,是不是想瞒天过海?而且连声道歉都没有,难道这就是厦航的服务质量?

6、换机。谁敢保证飞上天后不再出别的故障?何不如调一部飞机过来。

这位名叫洪骍的机场代表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老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人群开始愤怒了,他只好解释说飞机发动机旁一个零件坏了,会漏油,刚才用备用零件装上去,以为可以了,所以把我们从酒店叫过来,没想到还是会漏油,这是他们工作衔接失误所致。而赔偿方案,得等到起飞通知时确定延误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至于何时会起飞,他心里也没有一点底。不少旅客掏出数码摄像机,将现场嘈杂的场面全程拍下来。我说如果不把我们从酒店叫出来,我打牌或许能赚个上百万呢,耽误的钱应如何赔给我?

对于厦航的这种解释,我们很不满,这次的不满主要集中在赔偿方案上:依照规定,只要不是无法抗拒的因素造成的延误都是要给旅客赔偿的,而且这些方案我们相信航空公司肯定早就拟好了,为何还不给我们通过?难道是想趁一些旅客急于登机的时候蒙混过关?我们并不想提出过分的要求,只需要依循惯例获得我们必须得到的补偿即可,所以我们一致要求厦航立刻把赔偿方案公布出来。

十多分钟后,一位空姐抱了一叠纸出来,这位机场代表叫我们过去把地址写在这张印有“致歉函”字样的地址栏中,等几天后他们再将钱寄到我们手中;或将银行帐号写下,他们再转账给我们。这种空头支票式的承诺谁也无法接受,一位老大爷站在椅子上,振臂高呼:“如果今天我们没拿到钱,大家都别走!”众人拍手称快。厦航开始派出工作人员到各个阵营中去游说说现在福州的天气情况越来越恶劣,希望我们早点上机。我们说既然这样,就干脆回酒店,明天再走得了。有三个人过去领了这份表格就开始登机了。我们建议厦航干脆把这三个人拉到空中去试飞行一下,如果安全无事,再回来接我们;或者直接把这三个人送回福州算了,我们明天再走也不迟。

我们这趟航班有三四个团队,而我们这个团队最大,还有一队老人团,全部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由一个和尚带队。只要我们几个团队能够团结起来,我们还是能争取到胜利的。我们要求厦航代表请求上层,写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书给我们,以保证我们能在下机后领到赔偿,或是直接把钱发到我们手中我们再登机。他们以没那么多现金为由,要我们按照他们的方案办理。偌大个航空公司居然没有这区区几万块现金?我们谁都不信,谈判陷入僵局。

再等下去,对双方都不利。我们急于回家,他们急于起飞,基于这点共识,谈判重新进行,最后大家互退一步。我们答应等到福州时再领钱,条件之一就是由他们用手写一张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书给我们。他们也答应派机场代表作”人质“,陪我们到福州,一到长乐机场,我们就可以领到自己应得到的赔偿金:从青岛起飞出发的获400元赔偿,从宁波起飞出发的获200元赔偿。住在福州市区的旅客,由他们负责送到市中心,而一些不能回到家的旅客可以免费住在长乐机场酒店,次日再回去。

条件达成后,23:00,我们开始登机。25日凌晨0:25到达福州长乐国际机场。空姐通知可在机上领钱,也可以在机场大厅领钱。12:50,领到钱。1:10坐机场大巴离开机场。2:05到达福州。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