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和《孙子兵法》

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国军队将一份九十页的英译本《孙子兵法》配备到人手一册,用来武装其海军陆战队将官,以至于一时形成“一位看不见的中国人指挥美国人将取得海湾战争的胜利”的舆论;兵败滑铁卢后的法国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拿破仑偶然间看到法文版的《孙子兵法》,无限感慨地说:“如果二十年前能见到《孙子兵法》,历史将会是另外一个结局。”美国最负盛名的军事院校西点军校一直以来均把《孙子兵法》作为必修课的教科书;日本许多企业家把《孙子兵法》作为商战指南,取得不少商机,获益良多。

这部被尊奉为“兵经”、“百世谈兵之祖”的《孙子兵法》产生的社会背景如何?它究竟有着如何的哲学思想和战略战术思想?中国“和平崛起”的外交思想与孙子的和平主义有着怎样的联系?他的战争思想给现代战争又带来了怎样的启示?这部兵书又有何局限性呢?

2005年7月9日上午,由福建省图书馆主办的《中国古代先贤文化沙龙——兵圣·孙子》沙龙中,来自福建武警指挥学校的欧孝喜教官为我们给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当天来参加沙龙的读者人数众多,将福建省图书馆多功能厅挤得水泄不通。在沙龙开始之前,我们先看了一小时的视频,了解孙子其人其书。随后,在场读者争相提问,欧教官一一作出回答,时而引经据典,时而阐述自己的观点,将气氛提升到一个又一个高潮,掌声不时雷鸣般响起。

孙子,名孙武,字长卿,春秋末期吴王阖闾的客卿。《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记载:“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闾。阖闾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然而,关于孙子的出生地,以及是否有其人,在史学界曾经存在诸多争议,以钱穆为代表的一些疑古派史学家甚至怀疑孙武与后世的孙膑为同一人。1972年4月,在山东临沂银雀山的古墓里,出土的古代竹简中,赫然有《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证明了孙武确有其人,而且与孙膑不为同一人。约公元前535年,孙武出生于齐国乐安(即今山东惠民),具体生卒时间不详。其父孙凭做了齐国的卿,成为齐国君主以下最高的官员。贵族家庭给孙武提供了优越的学习环境,使他有机会接触古代军事典籍《军政》,春秋时期频繁的战乱也使他获得了许多耳濡目染的经验,加之他祖父与父亲都是善于带兵作战的将领,这些都为少年时期的孙武的军事思想奠定了基础。

孙子十八岁那年,一场意外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当时齐国的内部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内乱日甚一日,齐国公室同田(即孙武家族)、鲍、栾、高四大家族之间的矛盾以及四大家族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孙武的叔叔田禳苴在家族纷争中抱病而死,其祖父、父亲也受牵连。为避开政治斗争,孙武离开乐安,来到颇有新兴气象的吴国。

孙武来到吴国后,在吴都郊外(即今苏州市)结识了从楚国投奔吴国的伍子胥。两人相谈非常投机,结为密友。公元前515年,吴国公子光派专诸为刺客,刺杀吴王僚,自立为王,称阖闾。阖闾即位后,礼贤下士,四处搜集网罗人才。隐居吴都郊外一边耕种一边写兵法的孙武认为时机成熟,乃请伍子胥向吴王引荐自己。从此展开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篇章——这十三篇兵法即为举世瞩目的《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奠定了以智谋为代表的兵法,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兵书,也是中国兵学的奠基之作。此书共十三篇,从战前的准备,到战争的具体环节以至将士的士气等都有所述及。虽为兵书,重视战争研究战争是《孙子兵法》关于战争理论的主要内容,但其“慎战”思想又是针对战争所带来的后果而提出的,隐喻了作者的和平主义的思想。

第一《计篇》中即提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对战争的重要性、战争的必然性以及战争的功利性和残暴性作出阐释。这较当时儒家提出的“道路之以德,齐之以礼”、道家提出的“兵者,不详之器,非君子之器”、墨家提出的“兼爱非攻”思想等在战争的认识上更胜一筹。书中并提出“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者也。”对战争的利害关系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在现今世界经济、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战争以及战前的准备是必须极为重视的国之大事。不加强军备建设,不注意战争的重要性,则国家的安全是值得顾虑的。

孙子的重战思想又是与慎战思想紧密联系的。虽然篇中没有“慎战”二字,但每篇中又都透出此思想。重战,并不是频开战争,穷兵黩武,既然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既知战争之利,又知战争之害,所以必须慎重对待战争。军民一气,同仇敌忾,战前物资的储备,天时地利、将士的士气、赏罚等都是战前必须作充分准备的,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贸然出战,则必败矣。“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战前对双方军事实力也应孙子的慎战观不仅考虑战争是否胜利,还要注意战争胜利后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处置方法。“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在决策战争时,不能因为战争可以取得胜利就盲目出兵,还应考虑战争胜利后引起的实力对比变化以及战略格局的演变。在以和平与发展为时代主题、局部战争为战争主要形式的今天,孙子的这一慎战思想也是我们必须引起重视的。孙子还提出“主不可以怒而兴军,将不可以愠而致战”、“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这些都是这部兵书中“慎战”思想的体现。可以说孙武不是为了战争而写《孙子兵法》,而是为了避免战争写下此书的。

“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由此可知孙子对于战争与和平的态度,他并不提倡“伐兵”,他认为“伐谋”是上策,主张通过政治攻势、外交手段等先瓦解对方意志,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这是他“全胜论”的集中体现。无独有偶地,孙武的名字“武”在当时象形字中即“止戈”两字组成,这在某种程度上与他的战争思想是不谋而合的。

《孙子兵法》在战术运用中的思想核心又可归结为知彼知己、知常知变、避实就虚。孙武在《谋攻篇》中提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光辉思想,对双方军事实力有所了解之后,再提出实战措施:“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同时又提出因地制宜,因势而变。在《军争篇》中又提出避实就虚的策略:“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毛泽东对《孙子兵法》中的这些思想都是极为推崇的,他曾高度评价道:“孙子的规律,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仍是科学的真理。”

另外,《孙子兵法》还强调谋略的作用,认为“故兵以诈立”,也非常强调士气的作用,提出“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第十三《用间篇》也可看出孙武对间谍战的重视,他认为“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

《孙子兵法》13篇各有侧重,实战性强,在冷兵器时代对战争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在当代核战争的时代,也不失其思想意义,它从哲学的高度对战争起了提纲挈领的归纳,1722年第一次被引进欧洲,后来被翻译成不同语言,流传在国外。美国人对这部著作理解最透彻,所以译成The Art of Wars(《战争的艺术》)。《孙子兵法》在企业界、体育界等不同领域也有广泛应用。
当然,成书于春秋兵荒马乱时期的《孙子兵法》也有其局限性。孙武在兵书中提出“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他指挥的柏举之战体现了“以迂为直”的战争思想,也检验了他的军事才能。但它正是一场“陷之死地而后生”的战役。“能愚士卒之耳目,使民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民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这些愚兵之策暴露出其剥削阶级本质和唯心主义英雄史观。

现场有读者提出《孙子兵法》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意义。欧教官对此问题的回答特别震撼人心:一、要加强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以中国目前的军事实力而言,解决台湾问题并非难事,但这是下策;二、要从经济上加强交流,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回答《孙子兵法》的意义时,欧教官认为学习研究《孙子兵法》就是用来指导我们的行动,而不是在事后再去钻研我在上一场战役中运用到了兵法中的哪些谋略哪些观点。这是科学而认真的研究态度。

这场别开生面的讨论渐入佳境,气氛也越来越浓烈,这种引导读者从平面阅读到立体阅读的方式也渐渐为人所喜。然而孙武本人却在吴国霸业蒸蒸日上之际,悄然归隐,息影山林。或许,在他的内心中,吴王夫差骄纵跋扈、穷兵黩武的态度以及好友伍子胥悲惨的下场,与其军事思想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他义无反顾,隐居乡野,只给后人留下身后之谜和这部享誉世界的兵经——《孙子兵法》!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