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的歌声 (4千字)
发信人:fashion
时 间:2003-8-26 15:10:20
阅读次数:35
详细信息:http://bbs.21red.net:8080/forum/liao/4774.html


近日来广州出差,住在天河区郊外一家酒店里。晚来无事,便到楼下瞎逛。这里附近一大片都是民工聚集的地方,到处都是衣衫不整的务工人员,有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的,也有独来独往不苟言笑的。在一多购物中心门口,店家推出一套移动的投币音响,音响两旁各挂两个音箱,上头摆放着一台彩电,周围放着几张桌椅,桌上放着两个麦克风。附近打工的异乡人纷至沓来,尽情地在这个露天卡拉OK屋檐下一展歌喉。投入一元硬币即投入自己在广州打工的心情和感受。

歌手们姿态各异,有的神采飞扬,有的潇洒自如,有的全情投入,有的郁郁寡欢,他们无不透过歌声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或者抒解自己的思乡之情,或者打发无聊的时光,甚或宣泄打工生涯中遭受的不快。

我站在人群中,静静地聆听汇入耳畔的歌声。一位中年务工者激情四溢地用广东腔唱着《英雄泪》、《任逍遥》等歌。在观众报以热烈掌声的时候,呷一口左手端着的可口可乐,并踌躇满志地连呼“多谢多谢”,意气风发之状不亚于巡回演唱的香港歌星;一位年轻人用稍嫌嘶哑的嗓子唱出《心声》,唱到“妈妈呀妈妈呀,儿今天叫一声妈”时声情并茂,手舞足蹈,俨然把自己当作呼唤母爱的失足少年了;更有一位用跑了十万八千里的调儿唱《兄弟》“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他的歌声令人忍俊不禁,人群中许多双眼睛对视时即会心而笑,我想就算有人敢跟他称兄道弟也未必敢跟他同唱这首歌,不过他自娱自乐浑然忘我的境界却也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我身旁站着一位穿着极酷的青年,颈上挂着个坠子,衬衫只扣了最底下那个钮扣,衣袖捋在肩膀上,袒胸露臂,眉头皱出许多大括号小括号。只见他趿着拖鞋走到音响前,虔诚地投入一枚硬币,并极其熟练地按下了想唱的歌曲代码,然后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等待自己的上场时间,过了一会儿他又点了一首,又酷酷地重复了以上的动作。轮到他上场了,他镇静地走到人群中,清清嗓子,拍拍话筒,用低沉忧郁的嗓门唱着《离家的孩子》和《梦你》。这两首歌均为打工歌手陈星“流浪歌”系列的,前一首歌词讲离家在外打工的孩子思乡却不得归乡的惆怅,后一首则描述梦中相遇曾在一起打工奋斗如今天各一方的兄弟的情形。两首歌的歌词都很能牵动异乡人的心弦。而今的我不正是离家在外的游子吗?他唱完后一言不发,拨开人群即扬长而去,我想追上他的脚步与之聊数语,他的流星大步还是让我望而却步了,同时我也觉没必要,因为我已从他的歌声中了解了他的心境。我转过身去望着广州郊区的天空,望着川流不息忙碌的人群。旁边有警察在拦车,许多人望着那块“警察查车”的牌子大老远就将摩托甩回头了。看看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也挺好玩的,所以我又津津有味地观望着。当我想回酒店写下这件事时,转身赫然看到这个唱歌的青年又站在我的身边了。

我轻轻地捅了一下他的肩膀,笑了笑,告诉他我挺喜欢他唱的两首歌,并问他有没有空,想与他边坐边聊。他问我是不是记者,我笑言记者可没有此兴致站在这里听歌,他们都去天河体育馆听歌星唱歌或在包厢里听领导唱歌了。他听我此言,不禁笑了起来,也打破了我们之间的陌生。我买了两杯可乐,以他的拖鞋作垫,席地而坐,就这样聊开了。他首先告诉我他的另一个朋友没来,所以他只能点两首歌,因为他只带了两个钢蹦出来。不然可以请我一起唱歌的。我询问了一些他的家庭情况和他来广州的情况。他说别人打工都很累,但他打工并不累,他在一家纸盒厂做制模,他高中毕业后即来广州,一到广州就跟一位老乡学做这种技术,现在他能独挑大梁,一个月固定工资1300,而且经常不用上班,不像一般打工的人按件取酬。他一个月的开支在200元以内,每个月能省下1100元,一年下来就有一万多,现在已经在家乡武汉汉口盖了一栋房子,老婆前个月回家了,家里六岁的儿子交给父母管教。他说来广州六年了,对广州的环境已经相当熟悉,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而家乡十年都不会有任何变化。他说家乡的人固守贫穷已经习惯了,但他们对在外打工而无分文积蓄的人又极度瞧不起。随着话题的深入,我们不再拘束,而是放开话匣子,他冷酷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热切的心,多年的打工生活让他外表看上去坚强冷峻,但他原本纯真的心灵并没有受到多少改变。我也向他介绍了一些自己的情况。我告诉他明天我就要离开广州了,能在离去的前夜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也算是人生经历的一个累积。他将姓名告诉我,并希望我下次来广州时能再次相遇,在这里就能找到他了,他几乎每晚都会来这里转悠的,他并邀请我合唱《梦你》。我帮他投了一枚硬币,点了这首歌,听他唱,既算是为他献上的,也算是为自己献上的。歌声结束时,我向他挥一挥手,返身回了酒店。

早在九十年代初,首批民工潮纷纷涌向广东时,我也对打工生涯充满向往。那时深圳特区的建设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在我的心中,深圳就是我的梦想天堂,走在街上即可能有许多奇遇。我非常希望在某个暑假亲身体验一下这种生活,在我那个小心眼里,背井离乡也是一种感受,身处异地想念父母的感觉远比在家中好多了,我还想着有朝一日成为“打工皇帝”,衣锦还乡。然而高中繁重的学业使我梦想无法成真。后来当我真的背井离乡,独自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求生活的时候,我丝毫感觉不到打工者的浪漫。看着街上围坐在一起打牌聊天等工做的民工,我的心中充满了敬意与同情,他们最起码向城里人证明了自己是不偷不抢的劳动者,比起一些蜗居在城市中的盗窃犯抢劫犯来说,他们是真正流血流汗的苦力,是通过自己的双手获得一份收获的奉献者。想到此,我心中暗藏的梦想又再次萌发,如果我有一个月的假期,我一定携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里,不计报酬,克勤克俭地像普通打工者一样磨炼意志,期满时再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意图,然后和工友们一一挥手道别。

兄弟,你为我歌唱,我为你喝彩。我们会再次相逢的,我们的心灵会再次碰撞的。

2003年7月12日写于广州汇东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