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晤李文 (5千字) http://bbs.21red.net:8080/forum/liao/6096.html

首先感谢纸鹞兄为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会见李文的机会。他一再催行,我才下定决心到杭州。

李文这次到杭州是为了参加杭州卫视的《生活新主张》节目暨《我和李敖一起骂》新书宣传活动。临行前,我写信给李文,告诉她我去杭州看她。她将行程安排告知于我,并要我打电话给她。当我拨通她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的分机号码,她一下就猜出了我是fashion,并问我来杭州还有没有别的事,我说没有了。她说“那你就跟着我吧,也好更全面地了解我。”末了,她加上一句“我没见过你,你应该能认出我吧?你直接来找我就行了。”还要我给她带去几份当地有介绍此次活动的报纸。

第二天中午我和纸鹞、tomfang早早地来到“纯真年代”书吧。这家书吧人文气息较浓,它的老板是浙江某大学的文学院院长,老板娘也是该大学的英语教授,所以他们经常在书吧里会见著名的作家及文人。这次李文的所有活动都安排在这里举行。书吧只允许受邀的记者和老板的朋友入内,其它媒体和读者都暂被拒之于门外,我们向老板娘说明来意,她说李文已经来了,正在二楼化妆,让我们到三楼等候。三楼坐满足了各报记者,我们坐在角落的位置上。那些记者都在谈笑风生,我们却紧张得有点不知所措。我想打电话告诉她我已经来了,又想这种小事何必劳烦她?过了一会儿,二楼的门开了,身着白衬衣黑裤子红外套的李文和她的助手走了出来。我不敢确定走在众人面前的这个娇艳照人的女士即李文本人,乃轻声叫了一声“李文”,声音细得连我自己都有点无法辨清。唰!周围的人顿时将目光转向我,他们都称呼李文为“博士”或“老师”,而我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她面前直呼其名。空气霎时凝固了,我的脑袋也一片空白。只听到一个声音传来:“谁在叫我?”我站起身,向她走去说:“你好!我是fashion。”她友善地跟我握手,微笑着说:“fashion,我们终于见面了。”并吩咐她的助手帮我们三人安排位置。

我发现陈列在橱窗中作为背景的书中,其中有一本《我来揭文人的底》是冒充李敖的作品,遂走上前去告诉李文,她当即叫工作人员将此书换下来,说如果被她爸爸看到岂不是要挨骂了。
节目录制就要开始了。李文叫书吧老板找来一捆胶带,利索地将它反绕在手上,用她“母老虎”般的利齿将它咬断。在场所有的人都被她此一举动惊呆了,只见她用胶带迅速地沾裤子上的灰尘,然后整理一下衣裳才对摄影记者表示OK。她首先表示自己的中文不好,或许会夹杂一些英文,但这并不是她故意的,请在场的人包涵。这两件小事足以证明她是个的细致入微的人。她准备了许多材料给观众看,有她家被砸坏的玻璃,有董歌星家的禁狗,有别墅区奔驰车旁外晒的内衣,有菜地、西瓜园,也有她与物业管理公司签订的合同和物业管理公司赶她的文件。主持人显得比较拘谨,问的问题都不是太敏感,但李文却非常放松,主持人问的问题她认真回答,没问的事她也一一抖出来。甚至主持人说到“董女士”时,李文也愤愤地说:“叫什么董女士,还是叫董文华吧!她和我可不是一个level的!”像李敖一样,她的讲话比她的“文章”好,她的为人比她的讲话好。她极快的语速、双手抱拳举在头顶的姿势、拍案的动作以及“你知道我的意思吗”的语调在在都有乃父之风。她思路清晰,讲话层次明确,让对她书中内容不明白和不理解之人,也很容易就感受到她的直爽以及她言论的主旨。她说自己畅销的书甚至带动了李敖的书,所以她开玩笑地说要向她爸要四分之一的版税。她说自己所做的投诉是“播种”,或许在她有生之年并不能看到果实,但她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她说“我要坚持投诉下去,没有投诉就没有改变,没有改变就没有改善,没有改善就没有伟大的社会。”她的一番连珠妙语博得满堂喝彩。

休息时,她走过来问我她刚才讲得如何,我答曰非常精彩。这时,前排一位记者递给她一张名片,她与李文居然同名同姓,这让李文大感意外。我身旁的一个读者问能不能提一些刻薄的问题,李文大声对众人说:“你们要温和点啊,不要问太多让我伤心的事啦!”又一次让人感受到了她的率真。纸鹞一直鼓动我发问,可我连话筒都抢不到,而且我要提的问题很多很细,还是将这短短的时间留给那些充满好奇的媒体记者吧,也算从侧面了解外界对李文的认识究竟是何等水平。结果几个发问的人都是针对李文的“骂”而展开提问,对她的幽默、温情以及不屈服的精神丝毫没有提及。最后提问的是一位与李文差不多同龄的女士,她是书吧女老板的同事,与李文也算是同行,她问的问题是关于中国英语教育方面的,李文的回答也与众人所想大相径庭。她认为中国人学英语走入了一个误区——从小学时就开始让学生接受不是自己母语的语言。她并劝初学者少看纽纸时报等书面语,而将这些时间用于听和说来得更实际有效些。不愧是专家!她或许不知道“八股文”三个字代表什么含义,但她的回答分明指出了中国新八股文的弊病。

节目录完后,接下来的时间是媒体见面会与签名售书活动。一些被挡在门外的记者和读者纷纷涌进现场,与李文合影,索要名片和签名。我站在她身旁,看她彬彬有礼地摆pose,签名。气质风度丝毫不让于当红的歌星影星。她的名片只发给记者,我没有向她要,她名片上的所有信息我都尽在掌握了。我将水递给她时,她抬头看到了我,又一次惊呼“fashion,我们今天终于见到了。你好小哦,长了一张娃娃脸。”明珠新闻台的记者采访李文时问她投诉什么?为什么要投诉?李文当即答道:“我投诉什么你都不知道?你太不尊重我了,你没看过我的书,刚才我两个小时的讲话你也没听,这样来采访我,太不负责了。”那三位记者悻悻地离开。

李文很希望能有机会与大学生进行互动的沟通,以便学生更能了解其教育思想,可是所联系的浙大高层以学生为就业事易引起骚乱为由拒绝了。浙大分校城市学院两个学生想请李文到该校演讲,但因李文时间紧凑,无法抽身前往。她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深觉为憾。

等众人稍散去,我们三人才决定与她合影。可惜相机不争气,总是卡壳了,浪费了她好几次的表情。纸鹞乃抢拍了张她签名时与我的合照。接着纸鹞与tomfang轮番与她合照。照完后,只听她大叫一声:“我饿呀!快来喂我!”她总是毫不掩饰其真性情。甜点端上来后,她邀我们一起吃,我们谁也没动手,看她抓着小饼手舞足蹈津津有味地吃着。纸鹞告诉她我坐了十来个小时的火车去看她的,她既感动又显得有点得意。

晚上,摄制组知道李文小时候随东北老太太一起生活,喜欢面食,遂请她去奎元馆吃面。李文邀请我们共进晚餐。摄制组的夏部长曾在七、八年前作为大陆最早的电视媒体赴台采访过李敖。席间,他讲述了当年采访时的经历:李敖滔滔不绝地讲了四个小时,谁也辩不过他。李文则沉浸在回想刚学会的 “愚公移山”、“枪打出头鸟”两个成语之中。我没来得及告诉她另一个成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和毛主席说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她就又将我坐十几个小时车去看她的“得意事”告知在座的人,当然她说这话时还是充满感动神情的。她告诉他们我所作的“李敖研究”是全世界最好的研究李敖的网站(以前只说是全亚洲,这次更让我飘飘然不能自持),她希望我们在合作海外版新书时能做得很棒。

饭后,该分别了,虽然还有许多话没说,还有许多话想说。她又一次握住我的手,然后双手抱拳,举过头顶。还是那句话:“fashion,我们终于见面了,好高兴!明天祝你一路顺风!”我也在心中默默地希望李文此行永远顺利。

fashion写于2004年3月30日(与李文见面后第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