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印象 (10千字)
发信人:fashion
时 间:2003-10-27 11:27:35
阅读次数:181
详细信息:http://bbs.21red.net:8080/forum/liao/5054.html

港游纪行

要说香港,得先从过关开始说起,香港与内陆之间仅隔罗浮桥,过了这个标志性的桥,我们就算踏上香港的地界了。深圳与香港两边海关在服务质量、效率以及嘈杂程度等方面竟似两重天,虽然都排着队,但在出关前,队伍却像散兵游勇一般,在香港海关,由于有专人在维持秩序,大厅显得更庄严些,香港的海关办事效率也高,过关的旅客很迅速地就按次序办完过关手续了。

从香港海关出来,坐上开往红磡的列车,列车三分钟即一班,我们人到站时,刚开走一班,在等下一班的时候,我们正好看到从北京开来的列车,我惊讶于这趟列车的寒酸。应该说这些年的大陆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已经相当完备,但为何开往港九的火车却偏偏如此破旧?难道为了显示内地人谦虚的精神?香港的列车与广州的地铁差不多,宽敞明亮,车上分别用粤语、英语和普通话报站。中途上来许多香港青年,他们几乎都手持一份报纸,坐着或站着翻阅,偶尔掏出时尚新潮的手机,小声地聊着天,全然没有大陆人大声讲电话浑然忘我的气概。七八十年代,港人来到大陆,我们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香港人,因为其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现在的香港人,我们也能一眼认出,倒不再是因为其身上的衣服了,更在于其身上透出的一种气质,笔挺的西装里包裹的是他们掩饰不住的自信。

从红磡火车站出来,接待我们的旅行社的车已经候着多时了。停车场上一群扛着“法+轮大法好”等标语的人迎着我们派发传单。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特区,一般地,在公共场合,警察是不管市民说些什么的。香港的福利制度好,所以街上甚少出现乞丐,更没有全国各城市广泛存在的职业乞丐。这些举着标语牌的人虽然不像内地的职业乞丐一样向游人伸手乞求什么,但他们追着你派发传单的样子却一样烦人。通常他们也是受雇于某个组织,专门针对大陆来的旅客派发传单。

在香港与在大陆旅游,其中一个极大不同的特点是导游通常不带客人先住店,总是马不停蹄地玩足一整天之后晚上九时左右才送客人到酒店休息。这也是由香港人的工作状态决定的,他们通常早上九点开始上班,中午休息一小时,下午六点下班后还要拖一点时间,为了让老板看到自己的良好表现,而他们的家也相对较远,等回到家中煮好饭菜开饭时,也就八九点钟了。因此,登上旅游大巴,我们的旅程就算开始了。大巴载着我们在街上逛了一小圈,十几年来在香港电影录相、粤语歌中看到听到的地名一一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九龙塘、尖沙咀、海底隧道、维多利亚海港、皇后大道东、黄泥涌大道、旺角、中环、庙街、铜锣湾、浅水湾、青马大桥等早已深藏在心中的地名,终于像梦境般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了。虽不及下车闲逛,但脑海中却像过电影般以往所看的各部影片都再次浮现,也算过足了一把瘾。

在香港会展中心,我们看到了一朵盛开的紫荆花,那是中央政府送给香港特区的礼物。旁边即是著名的维多利亚港,海湾中的水碧绿怡人,清洁异常,没有任何油污泛在水面上。全球华人小姐坐在敞蓬车上,扭动婀娜多姿的身段,向我们挥手致意。众佳丽超凡脱俗的美貌令我们宛若置身于瑶池仙境中,如痴如醉,如梦如醒。

去海洋公园算是香港最大的旅游项目了。在海洋公园,最有乐趣的当然不真正是海洋中的一切了,诸如海洋馆、水族馆、鲨鱼馆等对于我们从海边来的人当然不算稀奇,与之相较,吸引我们的更是刺激的山上机械城了。我们常说“玩的就是心跳”,而在这个机械城,玩的就是心不跳,几个项目都会让你的心静止下来,呼吸屏住了,心凝固了,悬在空中。为了让自己有个适应的过程,我从最和缓的摩天巨轮开始,巨轮慢慢升空,然后慢慢下降,即使有轻微恐高症的人也能适应这种变化。飞天秋千就能令人体会到一些刺激了,每次荡起来总有被甩出去的感觉,身体侧着半倚在秋千绳上,张开双臂,随着众人一起呐喊,所有的心情均被抛出九霄云外。疯狂过山车更是让人捏着一把汗,当你正襟危坐在过山车上时,突然轨道就倾斜了,我总担心斜斜的身体随时都会坠地,倏而又倒挂在车上了,脚压着头,整个人弓成一个圆周,还没有将头伸展开来,又得体验倾斜了,如此三番颠来倒去,每一种身体姿势都极不舒服,心更是冲到喉口,当车转到平轨并慢慢刹下来后它才转到原来心房所处的位置。极速之旅又被同行的人称为“跳楼机”,人坐在椅子上,被送到十多米的高空,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极目所及,整个海洋公园的人或物都变得那么渺小,还未作好心理准备,整个椅子就极速下降了,下降过程中,人与椅子完全脱离了,四脚扑地,裤管扑扑的声音清晰可闻,伴随着邻座女人的尖叫,心已经冲出嘴巴宛然不在自己身上了,脸颊也早已变形了,虽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在这种痛苦的过程中,却仿佛是几千年一般,巴不得赶快降到最低点。体验完惊险之后,坐在海洋剧场的排座上,欣赏乖巧可爱的海豚海狮惊彩绝伦的表演,情绪才慢慢放松。下山的时候,坐在滑浪飞船上,看着小船拍打着水浪,黄昏夕照倒映在水中,有一种静谧的气氛,船滑过一个小山洞后,跳楼的感觉又来了,一段大概七十度的水坡,飞船急剧下降,人仰在船中,巨浪冲到身上,滑稽的嘴脸被自动相机拍了下来,像哈哈镜中那副模样。

浅水湾谐音“千岁湾”,是香港富人居住的地方,导游指着路旁一些有点类似大陆收一毛两毛的建筑物告诉我们这是香港特首董建华的私家住宅,那是邵逸夫的别墅;这是香港首富李嘉诚的住宅,那是澳门赌王何鸿 四姨太在香港的楼房。占地面积都不算大,外观与内地的别墅相比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富人的别墅尚且如此,一般市民甚至贫民的住房条件就更是不堪想象了,一家人挤在四十来平方甚至十几平方的鸽子笼中,卫生间只有一个蹲位的大小,洗澡也是踩在蹲位上,卧室里更是摆放着双层架子床,另类同居状态。这种压抑感真不是我们能想象的。而大多数香港人一辈子的奋斗目标也就是供一套楼而已。一个笑话颇可说明香港紧张的住房状况:老师在课上说香港的房子是建在花岗岩上的,而且香港不处于地震频发带,所以那些依山而建直冲云霄的扁小高楼能坚固地屹立在香港的山间滩头。第二天学生即对老师所说提出疑问,一位学生质问老师既然不会地震,为何昨晚他家的床震得那么厉害!

尽管住宿条件不尽如人意,但香港人却对香港怀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他们平常照样过着轻松潇洒的生活,并不刻意省钱存钱供房。九七之前大移民的许多人也迁回香港居住了。尽管大楼林立,但放眼望去,各幢大楼错落有致,风格迥异,不会有逼仄挤人之感。我们一些城市中的高楼虽然看上去很新很漂亮,但由于过于整齐划一,没有个性,且不够洋气而不耐看。

浅水湾同时又是香港女孩子向往的地方,她们渴望嫁入豪门,住入浅水湾的豪宅中。据说一位年轻妇人嫁入浅水湾后,五十二岁的丈夫仅十天即不堪其扰,死于非命(看来千岁湾并不名实相符。),她继承了二亿多港元遗产。这让许多年轻貌美的少女看到了希望,她们希望能结识这些富豪们,并且希望对方年龄不是五十二岁,而是六七十岁,一夜即能搞掂。

香港夜景相当迷人。站在太平山上好望角俯瞰港都夜景的确有另一种韵味,白天节奏感强烈的街头此刻宁静了,密密麻麻的窗口透着万家灯火,温馨浪漫。维多利亚港色彩斑斓,煞是绚丽,难怪当年殖民统治时期太平山顶只有上层社会人士才能出入。

疯狂玩足一天后,晚上回到酒店,打开电视,我们耳中所听到的都是广东白话,连刚当选加州州长的斯瓦辛格都用粤语夸夸其谈着。香港人口中,广东人占大多数,其次为福建人,但在本地的福建人不再讲福建话,都改学广东话去了。香港酒店客房与大陆有所不同,大陆地区最常见的是标准房,而香港通常是豪华的小套房,供一家几口人旅游居住。大陆居民旅游通常是由单位组织的,而香港人更注重家庭观,出游往往携家带口。难怪香港导游对我们提出要标准房的要求时觉得惊讶了。

无论两日游抑或三日,第二天的固定行程安排就是跟导游去购物。香港号称购物天堂,世界各地各种物品应有尽有,而且大多数商品不收关税,因此,与其它国际性大都市相比,这里的商品显得更是物美价廉了,加之这里购物环境与服务名列世界一流,在这里“血拼”(shopping)绝对称得上是一种休闲享受,也是许多人去香港的目的。但前提条件是不能跟着导游去购物。香港导游也如内地导游一般,将游客带到关系户店里购物。在车上,导游就开始不停地向游客灌输资本主义的消费方式,待到下车后,一些跃跃欲试的游客就开始疯狂大出血,首饰、手表、电器、服装、香水、药品,全部网罗备至,真应了“到了香港,口袋掏光”的宣传口号。或许花港币比花人民币让他们更不心疼,为了捞便宜,不管需不需要,抢购了再说,港币花完了,人民币出场顶一阵,反正各大商场都打着“欢迎使用人民币”的标语嘛。比如服装,他们也不怕自己将名牌穿土了。此时,只有香港导游在一旁偷着乐。在景点不断催我们快走的导游此时对时间全没了概念,他很有耐心地等最后一个客人离开卖场,然后他算完钱才出来。香港人一方面希望大陆游客多为他们作嫁衣,一方面又瞧不起大陆来的。这几家店里的员工通常都是聘请大陆过去的人,她们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就是冲我们大陆人的钱包而来的。可怜我们千把块钱的工资,来到这底线一万三的特区,要多少同胞留下血汗钱才能使其经济复苏啊!

香港印象

香港高楼鳞次栉比,高耸入云,霓虹灯广告密布在楼外街区,更是衬托了它的繁华。街道窄小,所谓“资本主义道路,越走越窄”也。大多只是双车道,但地面非常干净,清洁程度绝不亚于我房间。路面像经过巨大水柱冲刷一般,不染俗尘,光着脚丫走路也不致弄脏双脚。尽管路面不宽,但交通秩序却非常好,私家车、公家车均匀速行驶,不疾不徐,不争先,不抢道,不随意停靠。公交车总是不差分毫地停在站牌下,不似我这个城市,在公交车牌附近一百米,各路车挤成一团,车上乘客前拥后挤,随车东倒西歪。在路口维持交通秩序的警察也非常耐心。只见他用非常柔和非常标准的手势指挥着过往的车辆,如果以我们内地现有的交通管理水平去指挥香港路面上的车辆,保证道路分分钟都是水泄不通的。

香港人讲求效率,从小事中即能管窥一斑。香港多山,用电动手扶梯代替弯弯曲曲的山路,实在是一种高效的交通方式。他们没有时间慢悠悠地打太极拳,也没有时间拖腔拖调地唱京剧。他们敬业,从事各行的人都非常努力,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在资本家手下干活,注重的就是自身的素质与能力,关系两字只能令自己四处碰壁。他们实际,对金钱与物质的追求不遗余力,并敢于将此想法表达出来。他们在上中学时就通过给低年级学生补课以及寒暑假打工赚取零花钱,培养独立的经济意识。当我们游客购物不够“大方”之时,导游的脸上立刻写出不满的表情,而当我们大肆购物时,他又喜形于色地一再向游客说“谢谢、谢谢”。用诸多名牌包装起来的香港青年新潮时尚,他们不用刻意打扮就显得气宇轩昂。

香港人信神,并非常注重风水。集佛儒道一体的黄大仙祠香火终年旺盛,成了香港市民的一种精神寄托,政府官员、影视明星以至普通善男信女都对其顶礼膜拜,逢年过节更是热闹异常。香港人举凡重大事件诸如婚丧嫁娶、乔迁新居等都要请先神明指点,普通穷困的老百姓也是守着皇历过日子。街边市井更是流传着许许多多有关于风水的传说,每个市民对于风水都能说出一二。

香港社会福利制度健全,上医院先治病后付钱,只要花二十元挂号费即可免费得到医生开的任何药品;住院的病人一天也只要花六十八港币就能打发一切,连三餐都可享用。九年免费教育更是让所有学生受益匪浅,学生只需出钱购买校服和课本,连这笔钱都支付不了的还可由学校提供资金给他们。

香港注重人权,绝不允许使用暴力,对于丈夫殴打妻子或家长殴打的刑罚非常重。注重言论自由,每周日正午的“城市论坛”是香港特色的时事辩论会,市民可与演讲者辩论。同时注重环保,汽车停在街上,必须将发动机熄灭;酒店里使用的沐浴用品也是对水质影响最小的那些。

香港等级制度森严。蓝领与白领区分得一清二楚。香港汽车司机的待遇与内地的汽车司机真有天壤之别。在大陆,司机的地位是极高的,一个单位里书记是一把手,吃饭时坐在书记旁边的通常就是司机了。而香港司机则截然不同,大陆司机引以为傲的三个重要职能认路、开车、保密都不成其为优势。香港地小,且几乎人人都会开车,认路与开车并不稀罕。他们一般不与乘客同桌进餐,等游客进餐完了后由导游带盒饭给司机,司机将游客送至目的地后才开始蹲在街上吃饭。由于许多地方不能停车,也为了开着的空调不用关掉,司机只好开着车兜圈子,工作既忙且苦。

香港人看重吉祥数字,电梯里没有13、14层,上菜时也是七菜一汤,以凑成双数。广东或香港人用餐前都爱喝汤,所以女人要成为别人妻子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煲汤,因此,香港人俚称妻子为“汤水”,而家外情人被称为“糖水”,糖水较甜,汤水营养。

2003年10月19日动笔,2003年10月24日凌晨1时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