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的保镖

今晚的中央十套播出一档节目为《我给名人做“保镖”》,邀请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杨先生,另一位则是去年十月份李敖作“神州文化之旅”时的安保人员者美杰先生。在节目中,者先生通过讲述如何为李敖做保镖,介绍安保的一些专业知识。

首先,者美杰先生展示了李敖写给他的一幅字:“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者先生在讲解这幅字时,引用上稍微出了一点错。这句话出自《孟子?公孙丑上》,而者先生将它说成出自庄子。当然这话也不是孟子原创的,而是孟子引用齐人所言。隐喻成功除了必备的条件外,时机也是非常重要的。

接下来,者先生和杨先生讲了一些安保时应该注意的事项,首先要收集一大堆信息进行分析,再决定如何制定安全保卫的策略,比如说周围的环境、行程安排、主办方派出的人、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观众的情绪、食品的卫生等。讲到观众的反映时,者先生说李敖喜欢他的人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他的人又恨得不得了。所以在进行安保时,要格外注意那些恨他的人的反应。者先生为乔丹、贝克汉姆等大牌明星做过安保工作,他们的经验足以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哪个人是对受保护对象不利的人。因为这个人的举动跟当时气氛下大多数人的举动是不同的,凭着他们的敏锐,就可以重点盯防这类人。他讲李敖在北大演讲时,因为只有一个门,一开始进来听演讲的人群得到较好的控制,后来现场已经控制不住了,进来了好几百人。退场时,很多学生把守在门口等待签名。这时,这群保镖们和凤凰的工作人员就围成一个圈,然后另外安排两名安保人员在别的房间虚造声势,假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引开人们的注意力,然后他们再保护李敖往外冲。最后,李敖顺利地出了会场,而保安们则没能全身而退,有些人步话机的绳子被拉断了,有人衣服被撕破了。

者先生又讲了李敖在北京法源寺时的安保情况。他说北京法源寺从安保的角度讲,是个不利于安全保卫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道路狭小,地方也比较窄。所以他先问寺庙方面有没有对人群进行控制,对方回答说有。但后来情况还是没能得到控制,大量的人涌进去,场面根本就是失控的。(按:怡红公子和西蒙去年就是爬围墙进去,这事还被王纪言写在了《快意还乡——李敖神州文化之??》书中。)者先生就发现一个人的神情与常人特别不相同,他是极端讨厌李敖的,第一次想抓李敖的衣服,第二次则想抓李敖的头发,这时保安人员已经一个擒拿手将其拿下。而李敖以及现场的其它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电视记者也很少有人看到,因为他们都在跟踪李敖等大队人马了。后来对那个人进行询问,断定他是个极端神经过敏的疯狂者。

接下来,者先生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小秘密,也算是一段趣闻。者先生跟李敖成为了“忘年交”,所以他们在闲聊时,者先生说他想写一本书,写他给名人做保镖的经历,其中会涉及一些名人的隐私,所以他问李敖,怕不怕把他的隐私公布,李敖很坦诚地说:“你尽管写出来”。从这可以看出李敖真是不怕被“揭短”的人,也足可证明其坦荡的个性。在上海时,当时东方卫视做了一个访谈。有东方卫视和凤凰卫视的记者在场,东方卫视记者拿出一位北京的女学生拍的法源寺里的照片。在法源寺里头有几口大的铁钟,铁钟上铸满了一个个人名,其中有一个人名非常熟悉,就是“李敖”,后来她就去问住持,住持说这些钟是明朝时一些宦官因为乐善好施,捐钱物给法源寺,所以寺方铸几口钟,将他们的名字永镌下来。住持还说李敖先生前世可能就是那个叫“李敖”的宦官。因为他前世救济苍生,所以才会种因得果,现世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因为他前世是宦官,所以今世才有享不尽的美女。后来者先生将这段话拿去问李敖,李敖听后紧张地说:“背脊都凉嗖嗖的”。

者先生替乔丹做过一次保镖,并且得到乔丹亲笔签名的篮球一个。在这次作保时,他曾与一位日本保镖较量过一次。这事缘于一次偶然的聊天,那位日本保镖练过空手道,人也非常粗壮,他们聊天时者先生说日本空手道源自中国武术。那位日本“武士”听了不以为然,要和他过招,者先生用太极拳“四两拨千斤”将其按在墙上。后来两人因此以武会友,成为了一对朋友。皇马来中国时,也是者先生一行人为他们作安保工作。他说一些球迷看到贝克汉姆等偶像,为之疯狂,推拉挤捅,造成混乱现场。这些爱之适足以害之的球迷,如果行为不那么激烈,可能安保工作也会轻松一些。

fashion 2006年9月5日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