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研究的前程往事 ——李敖研究论坛三周年纪

  1944年,郭沫若写了《甲申三百年祭》,深刻总结了明王朝崩溃的历史成因和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建朝后旋即失败的教训。一个甲子后,今年不巧又是甲申年,本来这篇文章也差点被我写成《论坛三周年祭》。起因是今年六月初论坛遭遇不测被关闭了。一时之间,“泪飞顿作倾盆雨”,许多网友给我发来“唁电”,叹息者有之,愤慨者有之,支持者有之,希望我另立山头者亦有之。然而正如许多网友所言,三年来一直习惯了的页面,突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岂是我感情上所能立即接受得了之事?谁想数周之后,“忽报人间曾伏虎”,在heavenboy(毕竟是天堂来的男孩)的悉心努力下,论坛竟恢复了,重新展现在我的眼前,展现在所有敖迷朋友们的眼前。于是,写好的祭文《李敖研究的前世今生》被神采飞扬的手推进了万恶的火坑,欢畅明快的文字随之迅速被键入电脑,以庆祝它的劫后馀生、死后新生、三年活生、百年重生、千秋长生、万载永生……

  三年前9月7日中午,荷塘塘主ami在聊天中得知我想找一个有个性的论坛时,她毫不懈怠地帮我出马找到了heavenboy,希望能在他的世纪青年论坛群下帮我新开一个“李敖研究,研究李敖”论坛。Heavenboy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此请求。从此,李敖研究论坛诞生了。此前个把月,我在易趣网曾申请了一个同名论坛。我戏呼此二坛子为李敖研究大小老婆。就像李敖回忆录有大小老婆之分一样。新论坛创立后,大老婆很快就被冷落关门大吉了。现在可能只有游子兄还能想起我这个“糟糠之妻”,因为当时他在易趣同样也有一个类似的李敖在线论坛。

  Ami亲自帮我处理页面中的图片、文字、背景等。她说当时突然喜欢上灰色背景与黑色文字搭配,我遵从了她的选择。后来,这个颜色搭配竟成了一种品牌,与李敖笑傲江湖中的红夹克一般。在顶端的图片上,我用一行字表达了研究李敖的不易:“李敖是一个复杂的动物……”的确,要想客观地研究评价李敖,光靠剪刀、手术刀、阉割刀、屠宰刀是不够的,还得有纤云弄巧、庖丁解牛的娴熟技术和敏锐的洞察力才行,另外,没有感同身受的情感互通也是不行的。后来的事实证明,一些段章取义、挥舞着阉割刀、屠刀,妄图细化宰化李敖思想的人,无疑都在做着“挥刀自宫”的蠢事,聪明的人还是脚踏实地地做着持剪刀的细活,散播李敖思想,将李敖鲜为人知的一面展现给世人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在我的大学毕业册中,我自封了一个头衔——李敖研究协会会长。想不到毕业一年后,凭借网络的东风,我就开始走马上任了。一般而言,以个人作为研究对象建立的论坛尚属少数,大多以学科为角度或以思想挂帅研究一个领域的成就。而李敖是特立独行的,他一个人绽放的光芒就足够耀眼了,他洋洋洒洒一千五百万字的大作和一千多集的电视节目要看完就要花好一阵时间的了,他旁征博引的资料和证据也决非泛泛之辈所可比拟。而正因为李敖锋芒毕露的言论风格和唱反调的玩世心态,使许多人忽视了他的幽默、忽视了他的善良、忽视了他的正义、忽视了他的傲骨、忽视了他的旧道德。我以他为研究核心也就呼之欲出了,我希望这种“但开风气不为师”的行为能为自己多增加些了解李敖的途径,打开我研究李敖的思路。多年后,我得知安阳师范学院陈才生副教授在所任教的中文系开设“李敖研究”课程,油然生起不谋而合之感。

  早在李敖研究论坛建立之前,有关李敖的网站就有不计其数。Liao.neto是李敖网站的最早版本,后来为配合李敖出版电子报以及竞选台湾“总统”,此网站再摇身变成leeaoweb.com.tw。这两个网站都是李敖身边的朋友帮他策划制作的,很多资料都是从李敖书房一手得来的。大陆方面也有“李敖天地”以及游子兄建立的“李敖在线”,资料也非常翔实。留言板、讨论区也一应俱全。这新诞生的李敖研究有生命力吗?从当时网上找到的文章数量与质量来看,数量不多,言论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很多网友只是泄私愤式的谩骂,而有些网友又吹捧得过头,还有一些只注重李敖的情爱生活,正如另一些人只注重李敖的骂人功力一样。李敖是冰山,是大象,只看到冰山一角或只摸大象一条腿都是有失公允的。而要想还原李敖真实的面目,都应首先对李敖的著作及其言论有充分深刻的认识和了解,这样才能透过文字表面深入到李敖的内心,从而公正地评价他的得失,继而发扬其优良传统,摒弃其不良作风。李敖著作对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很多主题都有涉猎,不认真爬梳就无法知其研究的博大精深。如果说李敖研究偏重于李敖的思想,那么研究李敖就侧重于他的亲朋好友、读者甚至他的敌人对他的评价,这两部分都是必要的,都要以研究者的心态去挖掘珍贵文章。这就是论坛名称“李敖研究,研究李敖”起名时的初衷,后来很多网友嫌这个名字太长,只用“李敖研究”称呼。于是,全称就被腰斩了,只剩下前半部分在神龙活现,后半部分几近销声匿迹了。

  论坛乍建之初,每天来访的常客只有三人:ami、芥子和我,当时我们将它戏呼为“酒坛”。每日里饮酒作乐,互相逗乐,也颇为优游自得。我非常耐心地将李敖义助慰安妇拍卖的字画古物的图片一一发到论坛上,也常详细地向她们介绍李敖的生平,当然偶尔也憧憬一下网友遍天下时的光景。

   当论坛中资料越来越多时,我心越来越不安。在那时网络遭遇寒冬的季节,我害怕哪天醒来,这些资料就全变成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需要寻找一个能保住有价值信息的方法。芥子乃自告奋勇,自新西兰返重庆后,帮我设计了“李敖研究”主页,将论坛里的信息复制到主页中,并请她的书法家干爸帮我题了“李敖研究”四个字。2001年年底,主页开通。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论坛里人气越来越旺,两岸三地不少网友聚集到这里来了,众人提供的文献也就多了起来,讨论的话题也越来越丰富。最初由我牵着走的局面已经改观,网友的热情主宰着论坛的动向。帖子的内容也不仅仅限于转载推荐了,而有更多的原创作品加入其中。论坛创办以来的三年时间,让我记忆犹新的有这些事和人。

  游子兄除了建李敖在线外,还建了自由梦想社区,自由梦想社区迅速发展成海内外自由梦想的先驱,只可惜去年因张国荣歌迷事件自由梦想社区第一次被毁之后,未及恢复元气即再次被毁,“流毒”才渐渐散去,当时网罗的许多高手也各自抢占山头去了,很难再聚于“梁山泊”共商大计,所以后来模仿自由梦想社区建立的自由梦想社区无法达到当初壮大的规模。

  浴霸yubar先生讲话条理分明,除李敖书籍之外,任何与李敖有关的书他都一律不购。这位当年主持邀请过李敖到他学校演讲的于叔叔博闻强记、热心,常解答入门者提出的问题。他希望每人回去看李敖的书,然后写读后感,作为下次交流时的重点讨论的话题。可惜此事未能坚持多久,如果能持续至今,研究成果应该远不止于现今水平。
Jarvisdd兄很早就以其真名注册为用户混入论坛中,2003年元旦期间换了马甲重又莅临。随后他发表了许多有参考的目录、索引、文摘。并把李敖书中外人很难看到的文献打字打出来。如李敖大学女友罗君若写的《还给我吧,请你!》、王尚勤离开台湾时杂志上发表的《我心伴你同飞》、李敖老师方豪的《挤!挤!挤!挤!》等,还找出李敖书中言论的背景资料。他看书无论巨细,均作札记。后来他自立山头,成立“究研敖李”,可谓独树一帜。

  David兄是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网友,他数次建言,希望能将论坛中各网友的佳作收编成书,thanks兄也早有此愿望,但终因条件不成熟未能如愿。

   Jiaopw兄曾在信中答应送一套他从地摊上购来的《李敖新文集》给我。后来不知何原因,竟未能在论坛中再见他的身影。

   Creazywang兄将李敖笑傲江湖节目和李敖秘密书房中的节目一一打字整理,并配上图片,funlin兄则将李敖大全集中的文字一一打字整理。这两人的默默奉献精神无可匹敌。

  且人兄为坛子奉上了大量的原创作品,他的笔力之健令我汗颜。

   一剑穿过忧伤兄、我想搞个原子弹兄、飞过海洋兄提供了不少可供下载的视频地址,让许多没看过李敖音容笑貌的大陆网友一饱眼福。今年三月开播的李敖有话说更是风靡大江南北,我们终于真正见识什么是犀利的口才和机智的脑袋。

   卓虞的《李敖的意义》、congming的《从谭嗣同形象看李敖的大丈夫人格》钟钱钟书的《李敖的“不敢”》以及武彪的《李敖是如何炼成的?》等几篇文章都是非常优秀的,有些则是以论文的形式完成的。

  此外,坛子中还蜇伏着许多不写长篇大论却常一语点醒梦中人的高手们。还有几位热爱李敖的MM,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无私奉献的,像bear72721千里迢迢自台湾为我寄来两张李敖演讲光盘以及李敖新作《红色11》,经过funlin的打字,此书才得以在网上流传开来。他们的奉献精神尤其值得称道。

   因为坛子的缘故,我得以结识了李敖之女李文博士。她与其父一样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当李敖研究网站和论坛面临生存危机时,她总希望能为我们做些什么,甚至她要将此事纳入其投诉领域,为我争取权利。今年三月份,趁李文给浙江卫视做节目的机会,我前往杭州与之会面一回。在杭州,我和纸鹞、tomfang的会面同样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就像去年在肇庆与Rosa会面的情景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一样。Percy自台湾来大陆工作,他到大陆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能与我共同奋斗,虽因客观环境限制,我们还没有走到一起,但在我心里,论坛中的各位网友谁又不是与我在一起很久的感觉?

   三年时间并不算太久,但珍藏在心里的点点滴滴也非笔墨所能一一形容,三年来所取得的成绩也微乎其微,但毕竟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不敢奢想未来,但今天之后就是未来,一不小心还是会想到它存在的样子,一不小心还是要想想它今后的样子。我只有通过加倍的努力,创造一个更宽松更自由的环境,希望能吸引到更多有价值的文章。在论坛中我希望自己永远跟在众人的背后,这样我就有机会举着鞭子监督偷懒的人。期待三年后我们的努力能使李敖研究真正成为一门学科!


                           Fashion
2004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