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李敖的几个问题(fashion 2005.05.31)

刚才台湾《中国时报》的记者王先生打电话给我,他是前天在北京时与李文一起吃饭时知道我的电话的,当时李文给了他一句话:“如果要问有关李敖的事情,fashion可以给你满意的答复。”所以他刚才拨通了我的电话。

他问了我几个有关李敖的问题,一是李敖在大陆生活的时间以及他在大陆就读的学校;二是我为何喜欢研究李敖?是从他的哪一本书开始的?三是大陆的李敖迷真的多吗?四是李敖会来大陆吗?如果李敖来到大陆,会不会比连战更受欢迎?五是如果李敖来大陆,我会去北京看望他吗?六是大陆还有哪些李敖的书没有出版?是否全公开发行了?七是李敖的读者多还是他电视节目的观众多?

除了第一个我回答得比较到位以外,其它几个问题都是见仁见智的,而且这些问题都问得非常不错,我把它公布出来,希望各位喜欢李敖的网友来回答吧。

我的回答大致是这样的:

李敖出生于1935年,在离开大陆前在北京生活了十一年,所以他对大陆最好的记忆而且最有感情的地方也就是北京了。所以我想写一篇《李敖的北京情结》,如果有可能,我想再写〈李敖的大陆情结〉和《李敖的台湾情结》,无论是对大陆还是台湾,李敖都是喜欢的。他在北京时住在内务街甲44号,上的小学是新鲜胡同小学,后来以第一名考入北京四中。他离开北京后在上海读了半年书,然后就随着父亲去了台湾。

我当时喜欢李敖是从林清玄的〈我所认识的李敖〉和魏明伦的《台湾识李敖》中看到的,当时心想这世界上真还有如此特立独行的人,当时的我刚上大学一年级。后来看到他的〈十三年和十三月〉,讲述他的身世和遭遇,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现在的我应该不算是喜欢李敖的狂热分子了。后来从2001年开始做我的“李敖研究,研究李敖”论坛和网站。当时从网上得到李敖的消息并不多,就像我96年开始找李敖的书也不多的情况相类。

大陆的敖迷应该是非常多的,很多是从李敖的节目而喜欢上他的。也有一些是看书而喜欢他的。不过人数虽众,很大一部分还是停留在“喜欢”或“不喜欢”的层面上,接触的李敖的作品也不多,所以很难客观地评价李敖。

我觉得李敖是不会来大陆的,一是他一直强调的“重温旧梦,就是破坏旧梦”,另外一点就是他来大陆的目的与连战是不相同的。连战来是有所图,而李敖图不到连战所想要的东西。李敖来大陆除非是作为台湾代表来与大陆谈判,否则他如果单纯来作演讲或是来祭祖,这与李敖的个性是不符的。

李敖如果来到大陆,应该会比连战更受欢迎。但我肯定不会去北京看望他。因为他不会单独接见我,而且也有很多人去看他了。

李敖的书大多已经在大陆出版,但还是少数文章还是未能与我们见过面。李敖的电视观众可能会比读者多,因为很多人不爱读书了,看电视是多么好的一种方式啊。大家都喜闻乐见。

下面是网友的回帖:

白云一笑:呵呵,李敖的影响力广泛地存在于大陆中层以上的知识分子中,网络对他们的影响是有限的~
者敖之宴:对于李敖这么早回大陆,吃惊之余,也只得支持了。 因为李敖一定是有原因才这么做的。
郭大少:当年我看了《十三年和十三月》,反应与楼主相似。李敖这篇“自白书”,真是里程碑式的文章。
almo:我想fashion兄发表这段访谈内容的目的或许是抛玉引砖。仔细看下来,其中的几个问题还颇有典型性,大家也可借此机会交流一番。

七个问题如下:
一是李敖在大陆生活的时间以及他在大陆就读的学校;
二是我为何喜欢研究李敖?是从他的哪一本书开始的?
三是大陆的李敖迷真的多吗?
四是李敖会来大陆吗?如果李敖来到大陆,会不会比连战更受欢迎?
五是如果李敖来大陆,我会去北京看望他吗?
六是大陆还有哪些李敖的书没有出版?是否全公开发行了?
七是李敖的读者多还是他电视节目的观众多?

? ? 首先感到第一、第四个问题应该是记者用来询问李文女士的,李敖大陆的生活他的回忆录等文字中已经说得明白,似乎不必再考据深究;目前来看李敖归来开放即将成为现实。
? ? 第二个问题,我看到李敖的第一本书是《白眼看台独》,是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的一本李敖作品选集,书名吸引了我,可是内容更让我大开眼界、叹为观止,比如介绍索尔兹伯里著作的书评《长使长征泪满襟》、描述台湾监狱黑幕的《监狱学士城》、评论人物的《我最难忘的一个官僚同学》,还有他回忆同胡适、钱穆交往的文字。因为此前最多看到龙应台、柏杨等人的部分杂文,可是看到文笔如此犀利、语气如此自信、知识如此渊博、才华如此横溢的文字还是有种惊艳的感觉。至于研究李敖,我觉得目前自己尚无如此能力和水平。我是工科出身,阅读只是业余爱好,知识积累、文字功底都相当浅薄,李敖的思想给了我许多启发,当然也不会盲目认同他的每个观点。
? ? 第三个问题,这涉及“敖迷”的划分问题。就像是以前我的舍友将那些只在大赛时看看实况转播,平时决不下场踢球的同学称为“伪球迷”一样,如果只是知道李敖大名,被李敖电视节目所吸引的人士,在大陆的绝对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能够推而广之,主动搜集李敖著作欣赏了解的,应该有一些的,比如我就勉强在内滥竽充数。至于理解李敖思想精髓,并能身体力行的人物,建议到“李敖研究”论坛找找看。
? ? 第五个问题,李敖曾经说胡适只是关照那些他认为有才华的人士,比如李敖父亲求助时就被拒之门外,可后来主动托人给青年李敖带了一千元台币以示关怀。据说胡适早年曾经以二千元之巨接济过出国的林语堂,可见还是亲疏有别的。李敖两千年大选后在公共场合出现时彪形大汉的保镖不离左右,我想能入他眼的人才也不会很多。现代资讯如此发达,即使在大陆也可以听到李敖的演讲录音,看到他的节目影像。我将密切关注李敖的大陆行程,至于看望他本人就不奢求了。
? ? 第六个问题,李敖著作等身,由于大陆出版政策所限,《李敖大全集》40卷这样的著作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正式引进公开发行,可是不得不说该书的责任编辑没有出版李敖作品的水准,对原作删略甚多,比如《北京法源寺》的“尾声??掘坟”一节,关于康有为、谭嗣同墓受到损毁的实情便被莫名其妙地横加删节,大大破坏了作品的意境,同属大陆官方的人民文学出版此书时则保持了全貌,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至于大陆没有出版的书有《上山上山爱》、《红色11》等近作。时代文艺出版社曾经出版过8卷本《李敖文集》以及后来的《李敖新文集》,虽然内容相对完整,可是据了解没有获得作者授权。
? ? 第七个人问题,从受众来看,当然电视节目的观众多一些。虽然播出《李敖有话说》的凤凰卫视、凤凰资讯在大陆的许多地方没有落地,但经过口耳相传,通过网络共享的方式仍然吸引了非常多的爱好者。可我以为,李敖读者的忠实度更高一些,若干年后,中国大陆可能有收视率更高的个人脱口秀节目,但一定会有人在认真了解学习李敖先生的著作。

fashion:诚如almo兄所言,〈白眼看台独〉这本书也是相当不错的,虽然错别字很多,当时这种系列的几本书:《白眼看台独》〈李敖性命研究〉、《李敖情书集》的错别字都很多,后来友谊出版公司又出了〈李敖对话录〉《书信集》两册,错别字现象稍好了,但删掉的内容还不少。〈白眼看台独〉书中《长使长征泪满襟》一文确实不错,最近解放军出版社也出版了此书,书名叫〈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isbn:7-5065-2587-9,我也在这附件中提供给almo兄一阅吧。

1916年,袁世凯去世,黎元洪当了总统,许多社会名人推荐蔡元培担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朋友对于此事执两种不同意见。蔡元培就说:“友人中劝不必就职的颇多,说北大太腐败,进去了,若不能整顿,反于自己的声名有碍,这当然是出于爱我的意思。但也有少数的说,既然知道他腐败,更应进去整顿,就算失败了,也算尽了心;这也是爱人以德的说法。我到底服从后说,进北京。”

现在的北大也早不是当年那个腐败的北大了。当年的北大很多学生都是冲着当官这条路来的,很多师生都去逛八大胡同的窑子。这种情况是在蔡元培来北大后改观的。虽然北大有所改观,但对于李敖来大陆,我们不妨把北大扩大为整个大陆。目前存在的两种观点也无异于当年支持或反对蔡元培进北大的情形。有人希望李敖一如既往地保持他“不合作”的精神,延续他不想“重温旧梦”的好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担心李敖说错话,或说违心的话,改变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我也曾经或多或少有这种观点。)另一部分人当然是希望李敖以他独有的魅力征服大陆了。如果李敖来到大陆,我想我不一定会去看,因为我们通过视频看过各种形态的李敖了。但我支持他来,毕竟他来大陆所起的轰动效应不是视频所能企及的,个中的意义也不仅仅是视频所能涵盖的。

蔡元培是李敖《最佩服的一个国民党》,或许他可以用蔡元培这段话来作为他进入大陆的理由。张学良自从离开大陆后,一直未再回来过,当然此东北人与彼东北人的情况有天壤之别。

almo兄所说的李敖近来的书。〈上山上山爱〉是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的,我相信这肯定不是李敖授权出版的。《红色11》倒是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了。想前两年我还跟燕度寒潭等人谋划把这书给“盗版”呢。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