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冷淡到偷笑 (1千字)
发信人:jarvisdd
时 间:2003-7-1 18:18:13
阅读次数:20
详细信息:

從冷淡到偷笑

正凡:

李雪菱看出李敖對人很冷淡, 在某些情況下, 其實是一種頗為敏銳
的觀察. 她說李敖的笑容"都假假的, 意思意思就算了", 說"意思意思"
, 確有此笑, 但並非"假假", 而是恰如其分. 基本上, 我對人評價都不
高, 見到對方友善而來, 只好量笑而為. 笑是一種友善, 一種適度的"
知道了 ", 一種"垂憐". 用"垂憐", 並非自大, 而是對不同境界的對方
某種程度的肯定, 雖然在內心深處, 自覺所肯定的似乎不多, 外張內弛
之下, 於是"意思意思就算了". <<論語>>中"夫子莞爾而笑"; <<楚辭>>
中"漁父莞爾而笑", 我想都屬這種, 實有"垂憐"存乎其中. 你答覆雪兒
的話, 都很敏銳, 深覺你知我之深.
近三十年前, 一位老鄉長(齊世英)請我和杜維明吃飯, 飯後對我說
, 他不大同青年人交朋友, 因為青年人變化太大, 你不曉得他後來變成
什麼樣. 如今他死了, 杜維明變成了更明顯的學術妄人, 我回首他的話
, 覺得豈止青年人, 甚至和他那種老年人交朋友, 也是多餘的. 人是那
麼混, 交朋友太累了, 我連"意思意思"都吝於為之了.
也許這正是李敖不近人情處, 我有自知之明, 所以每以"意思意思"
之笑, 拒人於咫尺之外, 雖然我拒人之道, 頗有人情味--我會笑笑,
而殷海光之流, 卻板著臉呢, 殷海光他們太生硬了, 反倒假假的, 因為
裝腔作勢儼然教主, 就是一種假.
我對人冷淡, 吝於花時間交遊, 的確不夠循循善誘, 但是真正有慧
根, 不死心的人, 卻可從我縱跡大綱的天羅地網下, 得到"不言之教"或
"以不教教之"的啟示. 正凡之道, 冷淡其實是一種法門. 約翰生一直對
包斯威爾冷淡, 但後者不以為異也不以為忤, 寫出了千古名著<<約翰生
傳>>. 所以, 我從不對人太好, 反倒常常"偷笑"--雪兒看不到李敖的
"偷笑", "偷笑"保證必真真的, 可惜你們觀察不到.

李敖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日

jarvisdd按

原名<答正凡書>收在<<狂飆的思想--一位向李敖挑戰的青年手記>>
陳復 聯經文學119 9502
現收在<<李敖大全集>>的<<李敖書啟集>>

我之前也打過一篇序 可互相參看

陈复的一封信 (1千字)
发信人:且人
时 间:2003-6-30 11:14:31
阅读次数:36
详细信息:

陈复此人,读其给李敖之信,有重点心得如下:
一、“中国近代史上,随着世变日亟,西方文化剧烈激荡着传统的中国,有一批以自由主义相号召的知识分子,各自在不同的时期为了祖国文明的改造与新生此仆彼起的奋斗。他们不以“师承”的名目作为思想抄袭的掩饰,却共同秉承着自由主义的知识态度,树立了他们所身处的时代活泼、乐观与进去的知识分子典型。”

二、“这个(自由主义)道统,由梁任公开其绪,胡适张其大,李敖玩其放,陈复得其合。”

三、“李先生,在中国文化史上、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在中国近现在研究史上,你做了不少积极的贡献,历史将会有你难以磨灭的地位。”

四、“随着我们相识的加深,我已愈来愈不想只从批评的眼光来看你”

五、“如同当年你写《胡适评传》的心情,世上真能写《李敖传》,并且能写得好的,大概只有我一人!原因无他,somebody 的心情,不是nobody所能写的。”

六、“-------而此工作的意义与重要性却不下与传记——那就是替你写一部《全方位》的年谱,一步包括了你的生平、亲人、师友、学术贡献与所身处的时代背景的年谱。如果你能提供材料与意见的话,我相信它将会成为后世研究李敖最精简扼要的一部导读与入门书,对你那浩如烟海的著作,不但可以略有梳理之功,抑且有期一日如真有机会撰写《李敖传》的话,这将是一次‘打地基’的工程呢”

七、陈复(陈正凡)1994年6月28 日。(5日断续完稿)最后(六)点里边,所记《全方位》的年谱,jarvisdd似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