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開”死”面--給鄧維楨的信

維楨:

  你過生日,我沒禮物送你;但老蔣過生日,我倒有禮物”送”他.老蔣後天冥誕,我出版了一冊”蔣介石研究四集””送”他也算別開”死”面也!
  書的封面加印”蔣介石賣國!蔣介石賣國!”斜帶,這樣做,原因之一是我對國民黨的報復.國民黨查禁我的”孫中山研究”說封面”孫中山賣國!孫中山愛國?”斜帶構成刑法上妨害秩序罪,因而將我移送法辦.我乃決定趁機槓上開花,把中山賣國斜帶,移贈介石.唯一不同的是,孫中山尚有”孫中山賣國?”一句可資斟酌,但蔣介石卻除再一次”蔣介石賣國!”加重語氣外,別無異說矣!
  人類學上有一種名詞叫戲謔關係(Joking Relationship) ,這種關係是一種友情和敵意的混合,它的特色是人可交相戲謔,從而使情感”純化”(purification).對我說來,我的”戲謔關係”最後卻往往純化為玩世式的報復,並且只單向向敵人行使之.正因為是戲謔性的,所以我對敵人的攻擊,變得分外有力,此劉福增等蛋頭沒世而不知也!
  本月十七日”政治家”上劉福增發表西藏論,譴責說:
    中共為使西藏漢化,實施大規模的移民,大概已有七八百萬的漢人移民西藏
  ,而藏人本身只有六百萬人,這種”以大吃小”的方式,是對少數民族的不尊重
  ,也不會使藏人心悅誠服.

  但我奇怪:三四百年前來台灣的漢人(包括劉福增的祖先),對高山族”以大吃小”,又”尊重”了誰?又使誰”心悅誠服”了?劉福增為什麼不說話?劉福增應知學術也要講理的,他太偏執了.
  今天是你五十大壽,我這樣的人,能交到你這樣的好朋友,快何如之!即祝
壽星快樂
                        敖之
                          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九日
  信的字體,本該工整一點,可惜我寫了一天的字,手都累了,快寫之下,有的字不成字形矣.

(附錄)鄧維楨五十賀聯
  賀鄧維楨五十大壽
比下有餘,跟白雪公主同歲;
比上不足,少文化太保兩年.
        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九日


jarvisdd後記
1.李敖寫”劉福增應知學術也要講理的”
是個pun
蓋劉有一書,名為”政治也要講理的”(遠流出版)
2.可知鄧維楨之年紀矣
3.可知此文被略去之因矣(誰跟你講理啊?”老子就是有理”!)